第880章 女人和龙的共同爱好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880章 女人和龙的共同爱好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民国谍影神话版三国我在明朝当国公龙起南洋     “可好打造?”

    赵曙摸了摸玻璃,觉得这东西就是老天赐给大宋的宝贝。

    他想起了坐马车的幽闷,车帘落下,马车里就和另一个世界差不多。

    要是弄个小玻璃窗如何?

    还有书房,卧室……

    这真是宝贝啊!

    “目前有些艰难。”具体的赵顼也不知道。

    “谁弄出来的?”赵曙见他的模样就猜了一下,“沈安弄出来的?”

    “是。”赵顼说道:“此事已经研究了好几年,花费了十多万贯才成。”

    十多万贯不过是借口,赵顼担心因为‘研发费用’太低会引发些不好的后果,就壮着胆子报了个十多万贯的数字。

    实际上玻璃的研发费用,按照沈安的说法,大抵就是富豪们奢靡半月的耗费。

    可不能实话实说啊!

    俗话说得好,爱哭的孩子有糖吃,这时候当然是要往高了报。

    “十多万贯啊!”赵曙叹道:“果然是钱生钱最快。”

    “臣还找来了工匠,可以马上更换窗户。”赵顼觉得自己的准备工作无懈可击,就算是老爹被目睹了秀恩爱,想发飙也找不到借口。

    可赵曙早已被玻璃给惊呆了,没空。他摸着玻璃,喃喃的道:“怎么能弄出这样的宝贝呢?”

    晶莹剔透的玻璃看着就不属于人间,王崇年把玻璃立起来,单手在侧面把稳,这样赵曙就能透过玻璃看到前方。

    “宝物啊!”

    赵曙真的是被惊到了。

    “沈安那人怎么就能弄出这等东西呢?”

    边上的一个内侍觉得这话夸赞太过了,就点了一句,“官家,怕是舍慧道长弄出来的吧?”

    舍慧作为沈安手下的第一高人,近年来被汴梁人民所津津乐道。

    一个闻名汴梁的道士放弃了炼丹这份颇有前途的事业,竟然去帮助沈安炼钢铁,这在当时可是震惊汴梁的消息。

    赵顼淡淡的道:“舍慧不懂这些,都是沈安交代了下去,他那边再慢慢弄出来。”

    舍慧只是执行者,出主意的高人还是沈安。

    赵曙摇头道:“他若是不做官,就去做生意,估摸着也能富可敌国。”

    这样的人就是天才。

    “沈卞生了个天才儿子啊!”

    赵曙抚摸着玻璃,赞叹不已,觉得这东西就不该在人间使用。

    他先是摸,后续又蹲在玻璃前仔细看着透明度,直至沈安来时,他依旧如此。

    “这是你弄出来的?”赵曙盯着沈安的目光有些灼热。

    “是。”沈安觉得官家的眼神太直了些,有些吓人。

    “你娘那边……”

    赵曙指指宝慈宫,剩下的话无需说,赵顼察言观色道:“官家放心,臣马上就去。”

    不就是安抚皇后吗,有玻璃在手,小事而已。

    他带着这块玻璃去请见皇后,沈安没进去,就站在大门外。

    赵曙站在原地看着,吩咐道:“告诉张八年,沈家要保护好,沈安若是出了事,他死不足惜!”

    “是。”

    在见到玻璃之后,赵曙觉得沈安是大宋的财富,不能为外敌所用,更不能出半点意外。

    陈忠珩心中一喜,知道基友沈安终于是上了一个台阶,变成了大宋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赵曙看着宝慈宫,说道:“那小子……怕是会嬉皮笑脸的哄皇后吧。”

    他嘴里的小子此刻确实是嬉皮笑脸的。

    “圣人,这便是玻璃……那个……仲鍼,给圣人说说。”沈安在门外站着,有些懒洋洋的说道。

    现在他很难进后宫一次了,今天还是托玻璃的福气,外加帝后闹翻了的需要,这才破例。

    高滔滔在发呆。

    王崇年举着玻璃,高滔滔站在那里,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

    “娘……”

    赵顼觉得老娘的眼神不对,就试探着叫了一声。

    “闭嘴!”

    高滔滔凶了儿子,然后缓缓走过来,伸手触摸了一下玻璃。随即触电般的缩回手,惊叹道:“这么大的水晶,大郎,你竟然把它磨成了平的,你……你气死我了!”

    赵顼纠结的道:“圣人……这是玻璃,我们弄出来的,不是水晶。”

    “你……”

    高滔滔抬头,用那种‘你又哄老娘’的姿态道:“什么玻璃?”

    “自己弄出来的。”

    高滔滔摸着光滑的玻璃,“闭嘴!”

    她摸着玻璃,那眼神就像是看着情人。

    传闻女人和龙一样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沈安见了高滔滔的模样,顿觉有理。

    赵顼连续吃瘪两次,就用目光向门外的沈安求援。

    这个……帝后吵架还要哥来说和?

    沈安觉得这个任务比较艰巨,想打退堂鼓。但看到好兄弟赵顼可怜巴巴的模样,最后只得叹息一声,上前说道:“圣人,这东西……”

    “这东西做窗户!”

    高滔滔抬头,压根没理沈安。

    “是,圣人英明。”

    飞燕赞美着自己的主子,沈安看着她那肥硕的身材,觉得她该叫做玉环。

    “叫人来,马上把窗户给改了。”

    女人的消费冲动就是这么来的,见到喜欢的东西,一刻都不想耽误。

    “圣人,臣带来了工匠。”

    赵顼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高滔滔赞道:“大郎的心比女人还细……”

    比女人还细……

    这是大喜过望之后的口不择言?

    沈安看到赵顼的脸都绿了,心中不禁感到很欢乐。

    “赶紧改了。”

    高滔滔迸发出了极大的热情,工匠也使出了十二分本事,没多久就把窗户给改造了。

    坐在屋里。高滔滔眯眼看着室内的光线,不断的感受着。

    “到了冬天,再也不担心屋里因为关门而昏暗了。”

    “拿书来。”

    她拿着书,不知道是真看还是假看,沈安发现她的眼神有些飘。

    “这等宝贝……大郎,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赵顼有些窘迫的道:“娘,是沈安弄出来的。”

    “哦!”高滔滔明显的有些失望,但旋即就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想出来的?”

    就像是后世谁突然发明了手机一样,引发的震动和惊讶让人没法平静。

    沈安淡淡的道:“臣觉着冬日里屋里太黑,打开门吧又冷,就想到了琉璃……”

    “琉璃不透明。”高滔滔的眼中多了些莫名的期许。

    “是啊!”沈安笑道:“于是臣就想着能不能把它弄透明呢?”

    高滔滔摆摆手,“此物……罢了,大郎在,我却不管了。”

    什么大郎在,这是想等着她老公来敲竹杠呢!

    沈安告退,高滔滔看着他出去,然后说道:“大郎,此人大才……可怕。”

    赵顼苦着脸道:“圣人……娘,沈安不可怕啊!”

    高滔滔没好气的道:“我说的是他的學识。神威弩开始,他不断弄出了些让人目瞪口呆的东西,我以为差不多了,再也没有了,可他却又弄出来了玻璃……”

    高滔滔有些绝望。

    一个人怎么能那么聪明呢?

    你太聪明的话,会映衬出旁人的平庸。

    高滔滔就觉得沈安太聪明,聪明的让人纠结。

    “你妹妹……”

    这么聪明的小子,怎么就不是我的女婿呢?

    高滔滔忧郁了,旋即就再度情绪高涨。

    “这个玻璃能卖多少?”她问身边人。

    飞燕又抢了先,“圣人,怕是要一百贯吧。”

    这东西看着就像是仙家宝贝,比水晶还漂亮,说一百贯飞燕都觉得低了些。

    高滔滔捂着心口道:“沈安又要发财了……你说他那么有钱……”

    有钱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高滔滔只是幻想一下自己不差钱的处境,就不禁深深的羡慕着。

    而在外面,赵曙也在纠结。

    “……这是臣呕心沥血,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出来的……”

    赵曙看着沈安那**康的脸,压根看不到曾经呕心沥血的痕迹。

    “弄了多久?”赵曙觉得起码三年。

    沈安想了想,本想说三年,可他担心皇城司是不是对此有所察觉。而且老是忽悠人也不好,真的不好。于是就加了点,“差不多两年吧。”

    赵曙想吐血,心想这就是你的呕心沥血和九牛二虎之力?他忍着憋屈,说道:“去吧。”

    沈安告退,他知道玻璃这东西太过震撼人心,赵曙和高滔滔都需要时间来消化。

    沈安才走,赵曙就肯定的道:“这是邙山一脉的东西!”

    陈忠珩觉得也是:“官家,沈安才多大?他就算是再聪明也弄不了那么多好东西吧。臣以为还是邙山一脉的余泽。”

    “对,应该是这样。”

    赵曙心中稍微舒坦了些,至少不会有智商被碾压的郁闷。

    “可沈安还是聪明的……”

    陈忠珩不知道官家在想啥,习惯性的就为老基友说了一句好话。

    赵曙气闷,就说道:“午饭吃火锅,要麻辣的。”

    “是。”

    陈忠珩应了,准备叫人去传话。

    “你也是。”

    这是官家赏赐,陈忠珩心中欢喜,但旋即一夹屁股,痔疮那里仿佛在开裂……

    这个……

    稍后赵顼出来了,低声道:“圣人心情颇好。”

    赵曙心中一喜,板着脸问道:“怎么好的?”

    你小子怎么哄好的?说来听听,下次我也學學。

    赵顼当然不知道自家老爹的想法,很自然的说出了自己的办法:“臣说回头有三成玻璃生意的分红,圣人就好了。”

    原来是钱啊!

    赵曙苦笑着,这个他却没办法,除非他想做昏君,否则宫中的日子只能这么不好不坏的吊着。

    可三成分红,儿子也太有钱了吧?

    赵顼说道:“臣用不了什么钱,那三成分红……沈安说玻璃生意会让人眼红,他可扛不住,所以这分红就是保护费……”

    扯淡的保护费!

    赵曙觉得这话就是借口!

    赵顼见他不以为然,就说道:“官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当诱惑大到了极致,那些人就敢冒险……什么都刚做。”

    这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儿子长进了啊!

    赵曙心中熨帖,正想夸赞儿子几句,赵顼继续说道:“可给出了三成分红,玻璃生意还是太能挣钱了……沈安说再拿出三成来,专门用于杂學的推广……”

    钱太多是祸害,这一点古今中外都一样。

    沈安在开始就做好了消除忌惮的准备,而且是砸在杂學上,很是出乎了赵曙的预料。

    杂學的规模实在是太小了,就和过家家似的,如今沈安砸三成玻璃的利润进去,会是怎样?

    赵曙仿佛看到了那一幕。

    沈安俯瞰着太學,“我就是有钱,怎地?”

    ……

    本月最后两天了,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