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想来那是极为快活的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872章 想来那是极为快活的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民国谍影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我在明朝当国公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     在大伙儿的眼中,杨继年大抵就是个无用之人,半辈子木讷,浑浑噩噩,遇到事情从不敢冒头,只是躲在后面冷眼看着。

    这样的人很多,多不胜数。

    人生而自私,自私到了一个程度之后,就会摒弃这个世界,只关心自己的喜怒哀乐,渐渐就会冷漠呆板。

    这种人不会惹事,所以大伙儿渐渐的就当做是没这个人。

    在吴极的眼里,杨继年这等人大抵就是个混日子的,不吭不响,就是御史台里的一个摆设。

    可今日这个摆设却爆发了。

    哥就弄你了,你要怎地?

    城府太深没意思,算计太过没意思……

    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你吴极就是个老阴比!

    众人都傻眼了。

    谁敢这么和上官说话?

    别说是老阴比,老家伙你也不敢说啊!

    当众挑衅吴极,杨继年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吴极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冷冷的道:“你和上官就是这么说话的?”

    要处置杨继年,得先拿住他的罪名。

    你这是蔑视上官,不,是诽谤上官啊!

    大伙儿都看到了啊!这杨继年当众诽谤某城府深沉,算计太过,过分了吧?

    弄他!

    这是程序,程序对了他就是正义的化身。

    杨继年要悲剧了。

    官场上虽然没有军中的阶级之法,但冒犯上官的罪名可不轻。

    就在此时,杨继年上前一步,沉声道:“你就是这么坑苏轼的?”

    卧槽!

    杨继年疯了!

    吴极坑苏轼这是上官的权利,别说是他,就算是官家也坑过人啊!

    你坑我来我坑你,这样的官场才有趣嘛!

    你把这事儿揭穿了有意思吗?

    “什么十日必须要弹劾一位重臣,这是哪家的规矩?”

    杨继年目光锐利的盯着吴极,“御史台历任御史中丞和侍御史,谁这么逼迫过下属?谁?就只有你吴极!别的上官爱护下属,只有你,恨不能把下属都变成你升官的台阶,踩在脚下。可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可配吗?”

    卧槽!

    众人不禁要刮目相看了。

    老杨竟然这般犀利?

    吴极心中恼怒,但面色却渐渐平静,“冒犯上官,某处置你,你可有异议?”

    某是上官,某有权处置你,你有意见?

    杨继年冷笑道:“某大不了回家教书,但却见不得你吴极这等小人!”

    小人,当这个词从杨继年的嘴里蹦出来时,这事儿就没法善了了。

    吴极要是不当众处置了他,以后威信扫地自不必说,上官也会觉得这人没出息,被下属逼得窘迫。

    “杨继年!”

    吴极语气森然,正准备说出处置方法,那边在醒酒的苏轼却猛地醒来,醉眼朦胧的道:“先前包相说……说……他说吴极那人太过深沉,算计太……太多,不是为官的料,去做生意还行……”

    呃……

    这是包拯说的?

    苏轼举手道:“某发誓……若是撒谎,一生不得吃肉……”

    这位是狂热的肉食爱好者,顺带还是酒鬼的候选人。

    众人看向吴极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是来自于宰辅的点评,而且还是包拯。

    有这个点评在,下次你吴极想升官怕是难了。

    除非包拯死了,否则你就在御史台蹲着吧。

    这对于一心想升官的吴极应当是最大的打击。

    可他却冷冷的道:“包相回家了。”

    包拯都被赶回家去了,你还把他当大腿,傻不傻?

    苏轼愕然,“包相……包相半个月后就回来了……”

    哦……

    众人不禁齐齐哦了一声,心想怪不得老包会和苏轼喝酒,原来这弹劾别有内情啊!

    苏轼好运气!

    众人在艳羡苏轼,可吴极却脸色发白。

    包拯竟然这般说某?

    以包拯的尿性,以后吴极有升官的机会,他铁定会出面驳斥。

    为人深沉,算计太多……

    这吴极就是个老阴比!

    完蛋了……

    ……

    “包拯的身体如何?”

    御医回来了,赵曙第一时间召见。

    “包相的身子骨还行,就是那个心脉的毛病有些棘手,幸而归信侯弄了那个保心丸,算是稳住了。不过包相不能太过劳累……”

    御医提到保心丸时明显的多了敬佩之色。

    那可是重金砸出来的方子啊!

    可沈安就这么扔了出去,还给那些医馆补贴,让他们低价售卖,堪称是活人无数。

    仅凭着这个,沈安就该被尊敬。

    可赵曙想的却是别的事。

    “三司的事繁琐……”

    朝中他可信赖的人不多,而三司是财赋重地,非心腹不能执掌。

    “好生给他调养。”

    赵曙想来想去,还是没想到能平稳接班包拯的人选。

    “沈安啊!”

    回到后宫之后,他把烦恼说了,高滔滔第一反应就是沈安。

    “那人会弄钱,脑子活,先帝在时就玩笑说让他执掌三司……”

    “是啊!可他却太年少。”赵曙有些无奈的道:“朝中为官要资历,沈安……太年轻了。”

    “那耶律洪基呢?还有李谅祚呢?”高滔滔说完就捂嘴偷笑,“臣妾说错了。”

    “那是帝王。”赵曙没有生气,笑道:“耶律洪基也有个皇太叔,好不容易弄死了这位皇太叔,内部也不消停,今日谋逆,明日造反,刚来的消息,有人说萧观音偷人……”

    呃!

    高滔滔呸了一口,“不要脸!”

    ……

    “不要脸!”

    帐外有人在喝骂,随后帘布被掀开,进来一个仆妇。

    “娘娘,外面传的越发的厉害了,说什么您……说您……”

    一个小香炉上,烟雾缓缓笔直升起。

    案几上笔墨纸砚齐全,萧观音微低螓首,纤纤玉手握着毛笔,笔走轻灵……

    良久,她叹息一声,放下了毛笔,拿起那张墨迹淋漓的纸来。

    “那位盐菜扣肉怎么就不肯多写呢?就写了两章,如何够看?”

    仆妇低声道:“娘娘,外面说您偷人呢?”

    “粗俗!”

    萧观音没有抬头,仔细看着自己抄写的石头记,叹道:“可就是这么两章,却让我心神动摇,如风中之柳……”

    “那尤二姐本是零落人,却一心喜欢富贵之处,这本是第一错。”她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红唇微动,“在宁府和那父子厮混是第二错,名声已坏,富贵之处如何会接纳你?这便是痴心妄想。”

    仆妇摇摇头,觉得这位皇后大抵是痴人,就过来给她泡茶。

    “第三错她不该进那个地方……富贵人家外面看着光鲜亮丽,那些富贵人看似一脸正气……可大多都是伪君子,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她和贾琏背着凤姐偷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想着做什么二夫人,痴人,被富贵迷住了眼睛的痴人……”

    听到她说什么偷人,那仆妇抬头道:“娘娘,如今外面就有人说您偷人呢!”

    萧观音盈盈起身,负手在帐内走动,一股暗香在缓缓流动。那身姿轻盈,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拥入怀中。

    “只是那凤姐却太过歹毒,既然不肯,直接就闹起来就是了,她却假意欢笑,把那尤二姐哄进了府中,这便是请君入瓮,凤姐若是男子,凭着这些手段倒也适合去领军。”

    “那尤二姐一心想着富贵,结果富贵没有,她认的姐姐却阴使人缓缓逼迫……一日一逼迫,到最后孩子也掉了……这便是绝境……”

    “那位盐菜扣肉果真是大材斑斑,最后竟然让二姐吞金自尽。你既然爱富贵,那便死于富贵……这笔仿佛有摄人心魂之力,看到这里我浑身冷汗,只觉得世间都是虚幻,情义皆是镜花水月,不可恃,不可信……”

    “朕也不可信吗?”

    外面一声冷哼,那仆妇跑过去拉起帘布,谄笑道:“陛下回来了,娘娘是在看书呢!”

    外面正是风尘仆仆,一脸冷峻的耶律洪基。

    他大步进来,身后的帘布垂落,帐内重新变得昏暗起来。

    “你在看什么书?”

    耶律洪基盯着萧观音,哪怕是分开了差不多半年之久,可他的眼中却没有情义。

    萧观音抬头,目光扫过耶律洪基,淡淡的道:“石头记。”

    “石头记……什么书?”耶律洪基大手一伸,就抓起了桌子上的手稿。

    “嗯……什么顽石补天……什么宝玉……男女情爱,无趣!”

    他随手把手稿扔在案几上,手稿散落。

    萧观音面色冷淡,俯身下去捡拾手稿。

    她的身体因为弯曲而丰腴,可耶律洪基的眼中却丝毫没有动心。

    对于帝王来说,女人只是调味品,若是把女人当做是主菜,那就是昏君。

    比如说前唐的李隆基,在耶律洪基的眼中,此人就是把女人当做是主菜的蠢货,结果把盛唐变成了衰唐。

    “告诉朕,可有?”

    萧观音回身,脸上因为俯身有些红霞。

    她皱眉道:“无稽之谈。”

    什么偷人,那不过是有人在搅混水罢了。

    耶律洪基点头,“浚儿那里要看好……还有,这本书听你念叨过多次了,可是喜欢?”

    “是。”从他进来开始,萧观音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那种梦幻般的神色让她多了些少女感,极为动人。

    耶律洪基心动了。

    “那位盐菜扣肉的文笔老辣,寥寥数笔就把那个世界勾勒的无比清晰,无数人的命运在其间变幻,家国天下……”

    耶律洪基觉得好笑,“那朕派人去把她弄过来与你朝夕相伴如何?”

    萧观音欢喜的道:“若是如此,臣妾愿与她抵足而眠,昼夜谈论这本书……那想来是极为快活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