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勇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866章 勇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民国谍影我在明朝当国公龙起南洋     那些黑影追杀着宋军而来,等近些后,能看到他们竟然在结阵。

    军队和散兵游勇的区别就是结阵。

    结阵,一人融入万人之中,这里没有什么个人武勇,要靠大家一起努力才能击败敌人。

    这就是区别。

    所以有人就惊呼道:“是军队!”

    军队参与造反?

    曹佾有些懵,不过反应依旧很快。

    “好了没有?”

    就在他的身后,几架小投石机已经准备就绪了。

    “好了。”

    曹佾指着前方说道:“弓箭手压制,接应兄弟们回来,投石机把那些东西投掷到后面去。”

    弓箭手向前集结,随后抛射箭矢。

    箭矢误伤五人,但成功的迟滞了对手的速度,让那些败兵得以撤回。

    二百余人的阵列没有丝毫混乱,盾牌遮挡下,他们在缓步前进。

    三个男子站在最后面,其中一个冷冷的问道:“是谁领军?”

    “曹佾!”

    “曹佾……”男子握住刀柄,“那不是个酒囊饭袋吗?”

    另一个男子说道:“先生上次在汴梁城外被烧伤,如今算是好了不少,可此仇此恨如何能消弭?杀了曹佾,想来宫中的曹太后会悲愤欲绝,到时候就有热闹看了。”

    “那就动手。”

    三人神色冷漠,齐齐拔出长刀,正准备出击时,就见对面飞来些东西。

    尼玛!

    “这是什么?”

    那些东西杂乱,冲着那缓慢推进的阵列就过来了。

    “盾牌!”

    这支两百余人的队伍就是他们这几年的成果,再多也招不到人了。

    经过几年的艰苦操练后,这两百余人算是有了军队的模样,而且闻先生认为他们的身手比大宋军队强悍多了。

    盾牌顶在头顶上,有人喊道:“冲过去。”

    “好,聪明,果断。稍后击溃宋军之后,记得曹佾尽量要活的。”

    那三人都满意的笑了,然后跟了上去。

    轰轰轰轰轰!

    眼前突然光影猛烈闪烁,接着爆炸声不绝于耳。

    那两百余人的队伍顷刻间就被炸散了。

    接着火光接二连三的暴起,一个个人形火炬在惨嚎狂奔。

    “这是……”

    三个男子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什么勇气都消散了。

    “这是沈安弄出来的火油弹,还有火药弹……他来了,跑啊!”

    三个男子率先跑路,剩下的叛贼也跟着狂奔而去。

    “哈哈哈哈!”

    火把的簇拥中,曹佾大笑着,“什么狗屁的悍匪,遇到了某只有亡命而逃的份,传令,结阵追击,不可落单。”

    刚才那些叛贼的身手给曹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觉得将士们落单了估摸着都讨不了好。

    宋军结阵开始追击,可对方逃跑的速度却出乎意料的快。

    “骑兵来了,跑!跑起来,从两边驱赶他们!”

    关键时刻,安抚好了战马的骑兵追杀而来。

    骑兵从两侧开始追击,那些叛贼慌不择路的开始奔跑。

    “围住!把他们围住!”

    天色渐渐大亮,前方就是酸枣城,曹佾喝令骑兵停止杀戮,而是包围。

    酸枣城里的军士被惊动了,钟声、鼓声、各种莫名其妙的声音中,城头上多了许多人。

    “围住他们!”

    曹佾气喘如牛的赶到了,随即令步卒加入包围圈。

    剩下的三十余人被围在中间,有人凶狠的往外冲。

    “放箭……”

    “不,别放箭!”

    曹佾的战马被吓尿了,他只能一路狂奔,这一路可把他给累惨了。他喘息道:“让两个兄弟上去教训他。”

    “国舅……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曹佾指着酸枣城说道:“让那些人看看,官兵就是官兵,叛贼就是叛贼,叛贼永远都打不过官兵,如此以后有人造反,他们才不会跟随。”

    原来如此啊!

    “去两人。”

    两个军士齐步上去。

    那个叛贼怒吼着冲杀过来,长刀劈砍。

    铛!

    两个军士一人格挡,一人从边上出手,一个照面就把叛贼斩杀当场。

    “知道这是什么吗?”

    曹佾恢复了些体力,说道:“叛贼就是叛贼,哪怕他们學的再像,可和军中的也没法比。军中的配合之法传承百年,岂是这些乌合之众能比拟的?”

    老曹家武将出身,这些东西从小耳闻目染,早就熟悉了,所以曹佾才这般镇定。

    “是国舅率军来此绞杀叛贼!”

    有人去城门下通报了消息,并送上证明。

    随后城门打开,一队军士保护着一群官员出来了。随后就是百姓,他们站在城门外在看热闹。

    “那是国舅?看着果然是器宇轩昂啊!”

    “国舅……国舅不是在家蹲着吗?”

    “天知道,兴许是官家觉着这次造反不是大事吧,所以才了派了他来。”

    “可这些叛贼厉害呢!前日就杀了好几个官吏,一刀一个,那人头滚滚的,吓死人了。”

    “可他们也没敢进城啊!”

    “他们就两三百人,城中有军队,到时候合围就能弄死他们。”

    “看看看,哎!看看,国舅上前了。”

    曹佾上前几步,冲着那三十余人喊道:“此次你等造反,官家震怒,朝中震怒。某曹佾率军来此,按照规矩只除首恶,余者流放发配。是生是死,你等一言而决!”

    这是他第一次独立领军,虽然只有一千人,虽然现在叛贼只有三十余人,可这些叛贼却不简单。

    此刻他觉得立功是次要的,最要紧的是摸清楚这些人的来路。

    两百多训练有素的叛贼啊!大宋以前何曾有过?

    这事儿绝对不小。

    曹佾心中打定了主意,那三十余人里,三个男子走了出来,看着格外的显眼。

    “曹佾,从赵匡胤开始,权贵就彻底糜烂了,曹家也是吃着民脂民膏坐享富贵,你何德何能统军?你有何军功?你可能杀敌吗?”

    男子愤怒的道:“百姓缴纳再多的赋税,可也经不起越来越多的权贵吃喝……我等为何造反?就是被你们逼着走投无路了!不得不反!”

    这话说的很是蛊惑人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曹佾若是无法做出强有力的回应,那么曹家的名声就烂大街了。

    “国舅,某去斩杀了此人。”

    一个将领主动请命,这是最好的办法。

    可曹佾却摇摇头,“他提到了曹家,某是曹家这一代的当家人……若是某软了,躲着了,死后有何面目去见祖宗?有何面目去见汴梁的百姓……糜烂啊!曹家却没有……”

    清脆的拔刀声中,曹佾沉声道;“既然如此,今日某就让你看看何为曹家。”

    “国舅!”

    “国舅万万不可啊!”

    酸枣城的官员们被吓坏了,他们担心曹佾要是死在这里,他们铁定会背锅,于是就准备过来劝阻。

    “止步!”

    长刀对准了他们,那些刚才麻木的脸上多了兴奋。

    国舅要出手了。

    在将士们的心中,将领就是天,可大宋有几个将领能值当他们的评价?

    除去折家和种家之外,称职的将领远远不够,所以才造成了将熊熊一窝的现状。

    曹家呢?

    当年的曹彬可是猛将,如今他的孙子如何?

    别的不提,曹佾敢于提刀上去厮杀就让这些将士们发自内心的佩服。

    坐享富贵那么久,国舅的骨头依旧没有软!

    曹佾持刀缓步走了过去。

    那个男子低声对同伴说道:“某去杀了曹佾,随后你等借着混乱逃跑,回去告诉先生,下辈子某还给他牵马……”

    那两个男子眼中含泪,“好。”

    曹佾被杀,杀他的人自然会被全力追杀,所以他逃不了。

    “某去了。”

    男子拔刀过去,及近,颔首道:“某闻三。”

    此人身上的气息全部收敛,感受不到半点煞气。

    这是死士!

    曹佾盯着他,“某曹佾……”

    “杀!”

    他话音未落,闻三的长刀就闪电般的劈斩过来。

    “卑鄙无耻!竟然偷袭。”

    “国舅小心!”

    曹佾仿佛早就知道对方的打算,挥刀格挡。

    铛!

    闻三的长刀顺势抹下,快的不可思议。

    “这不是军中的刀法,阴狠毒辣,更像是刺客!”

    有人已经看出了闻三的身份,“国舅怕是不行了,快,放箭,弄死他!”

    弓箭手准备张弓……

    曹佾的长刀顺着胸前往下,死死地挡住了对方的长刀。

    两把长刀紧紧压在一起,刺耳的摩擦声中,火星四溅……

    “哈!”

    闻三势尽,就在大家以为他会收刀退后时,这人竟然顺势沉肩。

    被这下撞到,曹佾得背过气去。

    大家都在看着,有人甚至咬住了手指头,眼睛瞪得老大。

    曹佾猛地向后跳了起来,避开闻三的肩撞,顺带收刀。

    闻三的眸色微冷,他没想到自己连续快速的攻击竟然全数落空。

    他身体前倾,竟然边收刀边冲了过来。

    曹佾落地,长刀举起,眼睛瞪圆,须发贲张。

    “杀!”

    这一刻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没有招式!

    曹彬留下的刀法从未有什么固定的套路,有的只是一条。

    勇!

    长刀匹练般的当头斩杀,没有收力,没有考虑后招。

    当你决定要斩杀敌人时,信心要足,别考虑杀不了如何如何。

    你定然能斩杀了他!

    这一刻曹佾的眼中全是杀机!

    闻三仓促之间挥刀格挡。

    铛!

    势大力沉的一刀出乎了闻三的预料,刺客从不喜欢倾尽全力,他们更喜欢留后手。

    他仓促的格挡慢了半步,无法阻碍长刀落下。

    这才是武人吗?

    当长刀从他的肩头砍进去时,闻三在想武人的刀法为何那么简单。

    惨烈,没有给自己留余地。

    这一刀气势煌煌,堂堂正正。

    收刀,再次挥刀。

    人头落地,长刀斜指地面,鲜血缓缓滴落。

    “某曹佾!”

    曹家并未倒下,某还在!

    这一刻他想到了大姐。

    从小大姐就带着他练刀……

    为了大姐,某不能低头。

    在他的身后,不管是武人还是文人,此刻都微微低头,对这个老牌武将世家致意,想国舅致意。

    国舅威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