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咱们的人也不少啊(为‘风起叶落v’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801章 咱们的人也不少啊(为‘风起叶落v’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逆流伐清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太學的大门外,郭谦和陈本面色轻松的在说话。

    “……沈安坚持杂學的课程要占一半,仅此一条就能让那些學生望而却步。”

    邙山书院开门之后,在国子监的官吏眼中,沈安就渐渐变成了对头。

    既然是对头,那么邙山书院的情况越差,按理陈本就该越高兴才是。

    可他却微微皱眉,惋惜的道:“他为何要这般固执呢?要想实现自己的目标,首先就得學会弯腰……秋季金黄,春夏的辛劳迎来了收获,可即便是如此,农人也得去弯腰……从未有趾高气昂的收获者,他还是太年轻了呀!”

    马上就要到午时了,门外渐渐云集了许多小贩。

    太學的伙食还不错,但人类永远都是贪得无厌之辈,饭菜总是别人家的香,有换口味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

    郭谦叹道:“上次他被挤兑,一怒之下就带着那十三人出了太學,老夫当时心中难过,可也难免有些如释重负。你要知道,太學首要是为国育才,若是陷入争斗之中,被宰辅重臣们厌弃,那我等就是罪人……”

    “若是太學的學生们站错了地方,以后即便是过了进士,可为官之路也不会平坦,那些官吏会向他们疯狂的进攻,各种构陷,各种排挤……那些初出茅庐的學生可能挡得住?”

    郭谦偏头看着陈本,再次问道:“那些學生可能挡得住?”

    “某一直以为您是忘恩负义……”陈本释然的道:“沈安有重振太學之功,于我等就是再造,他的性子看似温和,可却刚烈,只是被人挤兑了一番,他就悍然出走……这样的人,我太學该给他最大的支持,可您当时却漠然……”

    他点头道:“此时某才知道您的用心良苦。太學是太學,沈安是沈安。太學感激沈安,但不会跟着他去历险……”

    郭谦赞赏的道:“你能有这个认知,等老夫致仕之后,也能放心的把国子监和太學交给你了。确实,沈安是沈安,他若是遇到艰难,老夫可以伸出援手……但不能把太學绑在他的身上……”

    个人是个人,个人不能因为私人原因带累集体。

    这是郭谦的观点。

    陈本问道:“那沈安如今就遇到了困难,咱们怎么帮他?”

    这话带着些许不信任,郭谦笑道:“老夫家中有个侄子,學业也还行,本想弄进太學来……老夫让他下午就去邙山书院报名……”

    陈本好奇的问道:“祭酒,那您不担心他考不上进士吗?”

    “考不上?”郭谦笑道:“他在邙山书院學他的杂學,回家老夫自然会教授他太學里的學识,那些卷子……”

    说到卷子,他和陈本都笑了起来。

    那是沈安弄出来的题海之术,让太學,让天下读书人都为之痛恨,但却极度依赖。

    郭谦有些赧然的道:“那些卷子多做做,虽然比其他學生更辛苦些,可做人就得辛苦,否则你来世间作甚?”

    他是祭酒,习惯了去总结人生经验,然后传授给學生们。

    可陈本却是司业,司业就该刻板不留情面。

    “是……”陈本难得的微笑道:“下官准备让犬子去……”

    “嗯!”

    郭谦讶然道:“你那儿子聪慧,可是好苗子,你竟然舍得送去沈安那里?”

    陈本的儿子算是个小天才,年岁小了些,大家都以为过两年就会进太學。

    可他竟然舍得把这个聪慧的儿子送去學杂學?

    郭谦震惊了。

    “做事不可急切啊!”郭谦觉得陈本太冲动了些。

    “没有急切。”陈本说道:“他沈安舍得把题海之法,还有筛选考题的办法教给咱们,这等胸襟如何?”

    郭谦正色道:“让老夫佩服之至,仔细思量,觉着自己远远不及。”

    “他既然有这等胸襟,那某就舍了儿子去學他的杂學又如何!”

    陈本的话让郭谦不禁捂额,“你……老夫远不及你啊!”

    这时里面的校舍突然开门,學生们蜂拥而出。

    “年轻真好啊!”

    學生们脚步矫健,小跑起来看着整个身体都在轻盈的蹦跳,这让觉得身体沉重的郭谦不禁生出了些感慨。

    “去看看待诏的书院!”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顿时就引发了學生们的赞同。

    “对,听闻今日邙山书院招生,好些人都看不上杂學,我等好歹也去为待诏造势才对。”

    “同去同去!”

    學生们冲了过来,却遇到了两个人的拦截。

    郭谦皱眉道:“莫要去添麻烦!”

    邙山书院的开门是一件大事,汴梁城中的读书人和官吏们都会看着。

    太學绝不能掺和进去,否则眼前的这些學生们在以后的宦途中将会遭遇大麻烦。

    “祭酒,待诏孤立无援,我等去也能壮声势,为何不能去?”

    “待诏都出了太學,难道咱们还要忌惮什么吗?别忘了题海之术可是他弄出来的。”

    “咱们若是置之不理,那就是忘恩负义!”

    “某不能坐视待诏被人欺凌,祭酒,今日某定然要出去!”

    “……”

    沈安接手太學之后,第一重视的就是纪律。

    从早上的操练到每日一个學生杀鸡,这些都是强制性的,潜移默化的让老师的权威根深蒂固。

    以往这些學生们都很听话,郭谦他们不明所以,就以为是自己的教化有功,感召了这些年轻人。

    可今日邙山书院之事,却让这些學生们抛弃了那些纪律,露出了年轻人该有的叛逆。

    “某要出去!”

    “不去的就是忘恩负义,某誓不与他同窗!”

    “走!”

    “走!”

    怒火在集聚,若是沈安在的话,绝对会马上疏导。

    “退后!去吃饭!”

    郭谦逼近一步,想用权威来压住他们。

    “冲出去!”

    一个學生振臂高呼。

    “冲啊!”

    有人带头,學生们疯狂冲了过来。

    “祭酒闪开!”

    几个教授把郭谦和陈本拖了过来,學生们就从他们刚站立的地方呼啸而过。

    “好险啊!”

    一个教授不禁后怕的道:“刚才若是不动,怕是会被踩踏而死。”

    “回来!”

    郭谦想起后果,哪里还管什么危险。

    教授赶紧抱紧他,劝道:“祭酒,他们血气方刚,如今血气上涌,别说是杂學,就是叩阙也敢啊!”

    郭谦的身体一僵,颓然道:“那些官吏会认为他们是沈安的那一派,会排挤他们。”

    想到这些學生们在以后的宦途中被排挤,郭谦就心急如焚。

    陈本渐渐平静下来,突然说道:“祭酒,可……可咱们的人也不少啊!难道会怕了他们?”

    呃!

    郭谦一怔。是啊!那些官吏不少,可太學的人也不少啊!而且还有许多支持杂學和革新的人……

    怕个鸟!

    这时有人来禀告道:“祭酒,司业,隔壁那边来了好些人。有汝南郡王,有宰辅的家人……”

    郭谦愕然,“他们都去了?”

    官家的生父去了,这就是表态。

    在赵曙登基之后,赵允让就很少表态,生怕给儿子带来麻烦。

    可今日他竟然来了邙山书院,这就说明官家是支持沈安的。

    那些人看不透这一点,所以还以为邙山书院没前途。

    而宰辅们派人来也是表态,证明他们对杂學的支持。

    杂學弄出了那些宝贝,别人不知道对大宋的好处,宰辅们却一清二楚。

    这样的杂學,他们不支持谁支持?

    君王支持,宰辅支持……

    尼玛!

    这样的邙山书院……他有前途啊!

    郭谦心中的感觉大抵很复杂,来人却喘息之后继续禀告道:“还有……华原郡王府的小郎君去了隔壁报名了,说想學本事……”

    郭谦捂额道:“老夫有些头晕!”

    陈本也瞠目结舌的道:“竟然这样?”

    一个宗室子竟然去报名,而且还说要去學本事,说明了什么?

    “杂學……杂學是本事,咱们太學教授的是什么?”

    陈本苦笑道:“传出去太學可丢人了。”

    郭谦眨巴着眼睛,呼吸急促了些,“那个沈安……竟然那么多人支持他?”

    他原先对沈安充满了愧疚之意,甚至准备把侄子送去书院读书作为支持,可现在的书院还需要这个支持吗?

    “祭酒……”

    一个學生飞奔而至,兴奋的道:“皇子来了!”

    卧槽!卧槽!

    “他竟然不顾皇子之身……他竟然来了?”

    皇子更不能轻易表态,最好就是装傻。

    可赵顼竟然出宫了,而且还去了书院。

    陈本也很激动,然后唏嘘道;“皇子和沈安原先在外面是好友,如今他成了皇子,却冒险出来为沈安站台,这是什么?”

    “热血。”郭谦脱口而出道:“年轻人的热血。”

    “不,是情义!”

    陈本艳羡的道:“多年前下官也有这等朋友,只是被漫长的岁月给消磨了……如今看着这样的情义,下官心中也难免激荡啊!”

    “去看看?”

    郭谦突然提议道。

    陈本诧异的道:“您不担心被误解吗?”

    “让那些蠢货去误解吧。”郭谦突然爆了个粗口,“老夫欠了沈安的情义,太學欠了他的情义,怕个逑,走!”

    呃……

    陈本没想到郭谦竟然会爆发,一时间愣住了。

    郭谦走出两步,回头见他发呆,就催促道:“还等什么?走,让那些蠢货看看咱们的人也不少!”

    “好!”

    陈本突然觉得眼前都是光亮,不禁就笑了起来。

    门子心痒痒的也想去,可职责所在,被郭谦指了一下,只得苦着脸留下来。见陈本笑了起来,就惊讶的道:“某到国子监好些年了,从未见司业这般笑过……”

    ……

    晚安,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