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那是沈待诏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777章 那是沈待诏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民国谍影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室内,韩琦站在边上,万商有些拘束的站在另一边。

    韩琦眨眨眼睛问道:“你说是谁说的?”

    万商说道:“是沈待诏。”

    “你何时听来的?”韩琦觉得有些热,不禁拉了一下衣襟。

    “那次……”万商回想了一下,“那次邙山军在城外和人演武,下官也在场……事后邙山军大胜,下官过去……下官本想和沈待诏套个近乎,可他正在回答问题,好像是个乡兵在请教何为忠心……然后沈待诏就说了那番话。”

    他不知道那番话是否能让韩琦满意,但自己却觉得很好,很贴切。

    “韩相,下官用这番话在军中教导那些军士,极好。”

    韩琦摆摆手,万商告退。

    韩琦转身推开门,进了大堂。

    大堂里很安静。

    曾公亮等人在看着沈安。

    赵曙也在看着沈安。

    赵曙点点头,“你很好。”

    那些臣子都喜欢用华丽的词藻来标榜自己的忠心,可沈安却不会,他只会用最贴切的话语,最简单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原先还有人说邙山军三百余人的规模不可小觑,该抽调到别处去,大伙儿都有些意动,今日之后,赵曙再无此念。

    “旁人都恨不能把忠心当面说出来,而你却悄然说,并且是说给了那些乡兵听。”赵曙真的很满意,“为国效命,为国种地,为国经商,这便是忠心,这便是为国效力。”

    “大宋官吏千万,能用心如此的有几个?”赵曙唏嘘道:“你年轻,但却有勇有谋,难得啊!”

    沈安没说话,微微低着头。

    从寇准开始,这个时代的文官就在走下坡路。

    寇准至少敢拽着真宗去亲征,哪怕后来因为政争离开政治中心,但他的胆略依旧光耀千古,能与后世的于谦交相辉映。

    寇准之后还有范文正。范文正看到了大宋的危机,他大声疾呼,痛斥那些弊端。而赵祯也察觉到了那些危机,于是君臣一拍即合,开始了革新……

    革新失败了,大宋的文官至此开始了下滑。

    曾经的新政排头兵韩琦等人堕落了,成为了官僚。那些既得利益者在弹冠相庆……

    关键是赵祯在领略了强大的反对力量之后,他陷入了沮丧之中。

    帝王沮丧,重臣堕落,这样的大宋一直下滑,直至赵顼登基,重用了王安石。

    王安石疾风骤雨般的新政就是大宋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这根稻草却载不动大宋的国运,跟着一同沉没了。

    现在是嘉祐八年年底,即将到来的是治平元年。

    新帝王,新年号……

    这是一次机会。

    原先在登基时发狂的赵曙好端端的在这里,他正在看着外面,身形挺拔。

    原先坟头草三尺高的赵允让依旧健在,叫骂声依旧让人胆寒。

    濮议没有了,君臣和谐。

    这样的大宋如何?

    沈安感觉成就感爆棚。

    这就是我带来的改变和影响,未来的大宋将会走向何方,他心中渐渐有了些谱。

    赵曙回身问道:“你今日的进谏风险不小,你可想过我会发怒处置你吗?”

    “想过。”沈安说道:“但有的事必须要去做,不然臣会寝食难安。”

    赵曙笑道:“你说的是国事……还是大郎?”

    国事你就是效忠我,大郎那边你就是选择了情义。

    沈安和赵顼年少相识,在宫外时就和兄弟一般的相处,情义自然深厚。

    可赵顼是帝王,作为臣子你沈安自然该选择效忠帝王。

    至于情义,这玩意儿对于官员来说就是个奢侈品。

    官员会检讨自身,去发现自己的缺陷,而情义就是缺陷之一。

    对手会利用你重情义这个缺陷设下圈套,然后给你重重一击。

    所以情义不适合沈安。

    同时这也是赵顼想重用沈安的信号。

    效忠朕,朕便重用你。

    韩琦有些小嫉妒,他想起自己在沈安的年纪时才刚中进士,可沈安就已经要飞黄腾达了。

    年轻人,果真是前途无量啊!

    沈安抬头,微笑道:“臣今日进谏,为的是……大王。”

    韩琦猛地看过来,觉得沈安怕是昏头了。

    赵曙看着他,眉头渐渐皱起。

    沈安含笑,态度坦然。

    “为何?一般的臣子听到这等话,马上就会向我效忠。而你却不同。”赵曙突然笑了:“说说,我很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沈安说道:“人生百年,总得要坚持些什么。功名利禄是很重要,蝇营狗苟在其间自得其乐。可若是为此丢掉了情义,盖上十床棉被臣都会发抖……”

    “有所为,有所不为……”赵曙点点头,“今日我见识了人心,那么谁来告诉我,以后的军中怎么防备人心变动?”

    所谓的人心变动,就是军队的心不在大宋这边,不在皇帝这边。

    韩琦说道:“臣以为可以鼓动。”

    他看了沈安一眼,“军中就像沈安说的那样,用最简单的话去鼓动军士,年年岁岁,那些将士们的忠心只会越来越多。臣想起了一件事,当年臣来京城考试时才十七岁,那时臣有些胆怯,觉着怕是要空手回家……”

    “韩卿当年也是才子。”作为首相,韩琦在他登基的路上居功至伟,赵曙自然不吝夸赞。

    韩琦老脸一红,“那时臣胆怯之极,甚至都没法去考试,当时可把臣给急得……后来臣就想了个法子,每日就给自己鼓劲,说些什么此科必中之类的话,起床说十遍,饭前说十遍,临睡前说一百遍……后来开始考试,臣自信满满……最终那一科得中进士。”

    “这就是自我暗示。”沈安没想到韩琦竟然有这种经历,不禁大为好奇,“韩相这便是无师自通啊!”

    这等手法在后世屡见不鲜,但在此时知道的人却不多。

    焦虑症和抑郁症患者就是自我暗示的‘高手’,每一件事都往坏处想,没事也找事出来往坏处想,堪称是脑补的天才。

    赵曙看着韩琦,想起了自己生病的经历,不禁生出了些认同感来。

    气氛有些那个啥……有些温馨,直至富弼突然问道:“官家,可要给神勇军上下说说话?好歹也让他们知道您的仁慈。”

    这是一个及时的建议,赵曙点点头,富弼嗖的一下就消失了,速度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稍后外面传来了鼓声。

    “官家,这是点兵。”

    鼓声隆隆,脚步声渐渐密集。

    稍后苗年全身披挂出现在门外,拱手道:“禀告陛下,神勇军集结完毕。”

    赵曙见他精神,就点点头。

    众人出了大堂,前方的阵列一下就乱了。

    “那是……那是官家!”

    “那是富相,还有韩相他们。”

    “……”

    这个排场太大,将士们不知道是好是坏,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就没人认识哥呢?

    沈安觉得自己很失败。

    “那是沈待诏!”

    一片嘈杂声中,有人喊道:“当初就是他来镇压的神勇军。”

    瞬间神勇军的阵列里就安静下来了。

    “安北,你的名声竟然能让他们噤声吗?”

    曾公亮有些艳羡,于是就难免想起上次出征被包拯抢了主帅的事儿,觉得包拯就是去蹭功劳的,而且还蹭成功了。

    沈安笑道:“只是侥幸罢了。”

    韩琦看了他一眼,心中的遗憾潮水般的涌来。

    要是当年西北之战胜了,老夫今日也该有这等威慑力吧。

    赵曙走了过去,沈安自然而然的随行。

    “这不合规矩。”

    韩琦皱眉道:“官家要迎接将士们的欢呼,沈安去做什么?”

    欧阳修老眼昏花,茫然的道:“当然是护卫官家。”

    韩琦苦笑道:“是了,神勇军现在人心不稳,再没有比沈安更好的护卫人选了。”

    “当时他一人一刀就逼退了神勇军,今日一出来就让全军谨慎,可见名将还是有好处啊!”

    说这话的就是富弼,三个宰辅闻言回头瞪着他。

    呵呵!

    富弼呵呵微笑,照样回瞪他们。

    两府之争早就开始了,现在大家是对手,该膈应你们时老夫可不会手软。

    前方赵曙感觉到身后有人陪伴,眼角瞥了一眼,发现是沈安,就微微颔首。

    “朕今日来到了神勇军,见到了一些将士,听到了他们的一些话,朕感慨万千呐。”

    赵曙的开场白缓和了气氛,“有人说神勇军要谋逆,可朕却不信,一点都不信。”

    帝王必须是说谎的高手,否则迟早会完蛋。

    宰辅们一脸的理所当然,甚至还很欣慰。大抵是觉得赵曙说谎说的这么自然真是妙极了。

    阵列里的将士们一下就被这个巨大的惊喜给击中了。

    他们从未想过谋逆,可朝中的判断却让他们喊冤无门,大家都绝望的等待着处置。

    回家能干什么?

    而且还顶着个叛逆的名头回家,想必当地官府的名册上会重重的记录一笔,以后被重点盯防。

    大家都绝望了,可官家却突然现身,并说不相信他们会谋逆。

    这……

    一个军士突然振臂欢呼道;“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欢呼声直冲云霄,声势骇人。

    赵曙向前一步,沈安并未跟随。

    这是帝王独享尊荣的时刻。

    他微微昂首,喃喃的道:“这个大宋……真是让人欢喜啊!”

    ……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