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齐齐动手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762章 齐齐动手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赵顼是托言急事出的宫,得了消息后就回去了。

    “大王,官家召见。”才进宫,有内侍在等着他。

    ……

    高滔滔很生气,嘟囔道:“果果才多大?粉雕玉琢的一个女娃,怎么就下得去手呢?”

    她看了赵曙一眼,说道:“这等人就该丢到府州去,去和西夏人厮杀!”

    丢府州去,府州是折家的地盘,等折继祖得知是对果果动手,那人估摸着只能祈求自己死快些。

    赵曙慢条斯理的道:“找到人再说。”

    高滔滔沮丧的道:“汴梁那么多人口,不好找呢!”

    赵曙点头道:“是不好找,所以得看机缘。”

    “大王来了。”

    赵顼进来,高滔滔问道:“果果可伤着了吗?”

    赵顼说道:“手腕被那人捏伤了。幸亏她会些棍棒,不然一巴掌下来……”

    那一巴掌要是下去,果果的半边脸就完了。

    “好狠的人!”

    高滔滔怒道:“怎么查到那人?”

    赵曙摇头,“让皇城司的人去查。”

    他不能动用开封府去查,这样就有公器私用的嫌疑。至于皇城司,那是他的家奴,自然可以随意差遣。

    “爹爹,沈安有办法。”

    “什么办法?”

    “画画。”

    “画画?”

    赵曙觉得这事儿有些不靠谱。

    千年以来,画师们画人像都有要求:要画的英俊些、威严些、有气质一些……一句话,最好别像本人,越写意越好,这导致画师们的水平一言难尽。

    可沈安直接砸钱……

    “他悬赏五百贯,谁画得最像就给谁……”

    赵曙有些牙酸,心想这人有钱就是得意啊!只需砸钱就是了。

    高滔滔叹道:“他倒是舍得花钱。”

    赵曙说道:“如此让皇城司的人去查吧。”

    “爹爹,不用了。”

    赵顼很纠结的道:“沈安令人仿画了几十份那人的画像,悬赏……一万贯。”

    噗!

    赵曙觉得自己应该要喷一口血,可最终还是没喷出来。

    高滔滔幽幽的道:“这活得……真是惬意啊!”

    一万贯砸下去会如何?

    皇城司里,张八年恼火的道:“马上年根了,多少人一年到头没挣到钱?这些人会为了这一万贯发狂。沈安倒是舍得,某断定最多三日,那人就会被找到……”

    边上的手下眼神不大对,张八年见了就问道:“这是为何?”

    一个头目是张八年的心腹,大胆的道:“都知,这不快年底了,好些兄弟听到沈安悬赏一万贯……都心动了,您看……”

    反正沈安没限制身份,要不让兄弟们也去挣钱?

    张八年的眼中鬼火幽幽,他缓缓看过去,见手下有的目光闪烁,有的目露哀求之色,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某知道,可你等……罢了,一万贯,这笔钱能人发狂,你等还知道来禀告,可见心中有数,不可耽误正事。”

    “多谢都知!”

    一群头目欢喜的出去了。

    “咱们联手如何?有钱平分了。”

    “对,只要一起出力,不管是谁弄到的,大家平分,好歹这个新年能过舒坦些。”

    “好!”

    ……

    皇城司出动了。

    年底按道理皇城司的人也该歇歇了,可他们却拿着画像在街巷中询问。

    不但是他们,泼皮们也出动了。

    泼皮们的门路显然更多,他们威胁利诱各种手段一起上,渐渐的缩小了目标范围。

    还是那个宅子里。

    中年男子在喝茶,而那个动手的男子坐在对面,面如死灰。

    “某忘记了沈安最喜欢砸钱买消息,更没想到他竟然能把某画的那般像……”

    男子绝望的道:“现在该如何是好?你可有办法把某送出城去?”

    “送不了。”中年男子摇头道:“泼皮们都出动了,皇城司也出动了,那沈安……真特么的有钱啊!一万贯砸下去,什么人都钻出来了。”

    他看着温文尔雅的,突然爆个粗口让人想发笑。

    可男子却没笑,他冷冷的道:“第一,你别想灭口。第二,你不想办法把某弄出去,到时候你也跑不了。”

    这话里的威胁之意很弄,中年男子惬意的喝了口茶水,淡淡的道:“某是宗室,他能如何?”

    男子面色惨白,起身道:“被他惦记着,你以后没好果子。”

    中年男子笑道:“某就在家里等着好了,等沈安何时身败名裂,某再出去。到了那时,某就是功臣,哈哈哈哈!”

    ……

    消息不断送到沈家,黄春带人坐镇,一一派人去核实。

    “都不对。”

    黄春皱眉道:“要快些,不然等新年的那一天,那人很有可能会趁着人多的机会逃出去。”

    门外来了个男子,“某知道那个孙三在哪!”

    “孙三?”

    带他来的乡兵说道:“春哥,此人说那个孙三在一个宗亲的府里。”

    黄春眸色微变,起身道:“说清楚。”

    片刻后他吩咐道:“去查探。”

    消息不断而来,等到了下午时,消息被确认。

    “皇城司的人和一个泼皮同时发现了那个孙三,郎君,怎么办?”

    沈安说道:“一边给五千贯。”

    肆意花钱的感觉……真是爽啊!

    黄春禀告道:“皇城司的人问可要代为出手。”

    “不必。”沈安说道:“此事不好把官家和仲鍼扯进来,邙山军就好。为防夜长梦多,让兄弟们准备一下,马上突击。”

    他回到了后院,杨卓雪和果果在等他开饭。

    “哥哥,有你喜欢的羊排。”

    果果已经馋涎欲滴了。

    “你们吃吧,某出去一趟。”

    沈安交代清楚后,就出了榆林巷。

    “沈安。”

    陈忠珩来了,他带来了赵曙的指示。

    “不要闹得太大。”

    “是,多谢官家。”

    陈忠珩回身指着一个女官笑道:“这是太后娘娘的人。”

    女官近前道:“娘娘知晓了此事,恨不能提刀出来杀人。娘娘说了,这等人就要下狠手。”

    “多谢娘娘。”

    曹御姐就是爽快!

    “安北!”

    更妙的是曹佾竟然来了。

    “有事也不告诉某,若不是大姐派人来传话,某还不知道果果被人给欺负了。”曹佾很不满的道:“你这是不把某当兄弟?”

    哥!你大我好多岁啊!

    沈安笑道:“好,是某的错。”

    他回身看着越发庞大的队伍,说道:“出发,咱们去看望一番宗亲。”

    就在他出发的时候,包拯去了开封府,找到了冯京。

    “包公一向少见,请坐。”

    冯京已经准备回家了,可包拯的到来让他不得不回去,还得叫人泡茶来。

    “茶水就不必了。”包拯拱手道:“老夫来此是有件事想拜托冯知府。”

    老包竟然走后门?

    冯京心中一惊,淡淡的道:“包公请说。”

    这等时候他只能镇之以静,看包拯请托的是何事。若是难办,就托言下衙了,等明天再说。

    至于明天,出来府衙他就会去寻岳父富弼出主意,好歹把包拯搪塞过去。

    包拯说道:“今夜状元楼那边有事,若是有些动静,还请冯知府当做没看见。”

    冯京讶然道:“敢问包公这是为何?”

    包拯握拳,恨恨的道:“有人对果果那孩子下手!”

    ……

    状元楼的前面是刺绣一条巷,此刻黄昏,绣娘们三三两两的从里面出来,神色疲惫,有的还在揉着眼睛,不过却很欢喜。

    年底了,东家多给了一笔钱,算是一年到头的辛苦。

    这些钱对于富豪来说不值一提,可对于这些绣娘来说却能让家里过个好年。

    “呀!好些人!”

    迎面来了一群男子,他们带着长刀,目光警惕的看着左右。

    绣娘们站在边上,低着头,不敢看他们。

    稍后等这些人过去了,有人追过去看了一眼,说道:“好像是去了状元楼。”

    状元楼是一座酒楼的名字,这里靠近朱雀门。

    沈安看着黄昏下的那座宅子,问道:“朱雀门那边如何?”

    “有兄弟和泼皮在看守,保证他逃不了。”

    沈安点头,曹佾说道:“竟然要动手,那就翻墙进去吧。”

    “那人能在陈洛的手中逃脱,可见身手不错。可某既然要动手,那自然是堂堂正正,让汴梁人看看,让那些宗室看看,看看某是怎么收拾那些人的。”

    沈安的眉间全是肃杀,他举起手,身后的邙山军齐齐拔刀。

    呛啷!

    夕阳照在这一片长刀上,金碧辉煌……

    “动手!”

    一脸杀气的闻小种第一个冲过去。

    大门看着很坚实,他抬腿,借着冲势一脚踹去。

    嘭!

    大门洞开,里面站着一个仆役。他呆呆的看着外面的这些人,突然尖叫了起来。

    呯!

    闻小种一刀背就劈晕了他,然后邙山军的乡兵们冲了进去。

    “国舅,你的人要锁住附近。”

    “好说!”

    国舅府的护卫们在巷子里之鱼。

    沈安第一个冲进了后院。

    后院里,那个中年男子负手而立,听到脚步声后回身,淡淡的道:“待诏强闯民宅,意欲何为啊?”

    “孙三呢?”

    沈安问道。

    中年男子摇头:“某不知什么孙三。”

    “真不知道?”

    沈安逼近一步,中年男子微笑道:“某真不知……”

    啪!

    他捂着自己的脸,愕然道:“你竟然敢动手?”

    啪!

    沈安反手一巴掌,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男子养尊处优,哪里是沈安的对手,不过片刻就被打得嘴歪眼斜,喊道:“某是宗室……某要去见官家……”

    “你要见官家作甚?”

    一张脸映入男子的眼帘,他痛呼一声,不敢相信的道:“大王,大王来得正好,请大王为某做主!”

    “我为你做主?”赵顼点头,“也好。”

    赵顼伸脚,猛地踩了下去。

    男子的小腿诡异的弯曲着。

    “啊……”

    男子在惨嚎着,沈安不满的道:“某的功劳积累了不少。”

    赵顼笑道:“我是恨不过,不动手今夜怕是难眠,再说不是还有一条腿吗?”

    “也是啊!”

    男子听到这话也顾不得断腿的剧痛,不断的往后爬。

    沈安跟上去,用力一脚。

    啪!

    他踩的更重,甚至能听到骨折的声音。

    “哦……啊!”

    惨叫声中,一个男子朝着这边狂奔而来,他的身后和左右都有乡兵紧紧跟随着。

    “郎君,他就是孙三!”

    闻小种看了一下画像,对比一下,说道:“一点都不差!”

    孙三看到了沈安,情急之下就喊道:“小人愿意降了……”

    沈安狞笑道:“刚才他喊了什么?某听着怎么像是……杀了沈安……都听到了吗?”

    孙三面如死灰……

    ……

    第三更送上,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