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曹家的规矩(为盟主‘原来幸福’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717章 曹家的规矩(为盟主‘原来幸福’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逆流伐清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张八年俯身,再度低声道:“官家,常建仁得罪了任守忠,所以才来竞争水军都虞侯。”

    这些消息瞒不过皇城司,只是没必要让官家都知道而已。

    大宋太大,每天发生的事情多如牛毛,若是每件事都和赵祯禀告的话,他大抵别的事都不能做了,就当个听筒。

    所以各级官府就是过滤器。比如说宰辅们就是奏疏的过滤器,他们会把奏疏分类,觉得重要的给出建议,然后送上去。而他们觉得不重要的就扣下,直接处置了。

    这就是后来票拟的来由。

    当年秦始皇处理奏疏时是论斤,无数竹简淹没了宫中,他就埋身于其中。

    后面还有朱元璋,也是个工作狂人,每日处理的奏疏多不胜数。

    可秦始皇和朱元璋毕竟是少数派,大多数帝王都没法效仿,于是过滤器就出现了。

    宰辅过滤奏疏,张八年过滤情报。

    赵曙不动声色的看着。脑海里在想着张八年是否隐瞒了什么。

    作为帝王,他是需要过滤器,但过滤器是否忠诚和尽职尽责,这需要他去观察和思考。

    只是想了想,他就觉得张八年不敢,于是放松了心神看着常建仁,嘴角微微翘起。

    若是常建仁拖延,那就是趁机报仇,虽然无可厚非,可此人却不能大用。

    只见常建仁飞快的脱去衣裳,露出了半身排骨,然后连鞋子都来不及脱就跳了下去。

    只是五息,常建仁就抓着任守忠的头发浮出了水面。

    “好快啊!”

    “果然好水性!”

    见义勇为不管在哪个时代都值得夸赞,任守忠被拉上来时,刚好听到赵曙说道:“不计较仇怨,难得!”

    噗!

    他觉得自己喷出来的会是一口老血,可全是水。

    原来这事儿竟然被官家知道了?

    他躺在地上,目光转动,看到了一脸淡然的赵顼,还有一脸纯良的沈安。

    刚才就是大王撞的某!

    可谁能证明?

    这个坑他跳定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流露出丝毫怨气,所以就强笑道:“多谢了。”

    常建仁正准备去更衣,闻言说道:“他们说某做事固执,所以在翰林院没人喜欢,但待诏却说军中就需要固执之人,所以某来了。至于你,某却不能见死不救,你不必感谢,只当没这回事。”

    我和你有仇,不代表我能坐视你被淹死。但我救你只是本能,所以你不必感谢。

    恩怨分明啊!

    赵曙越发的欣赏常建仁了。

    沈安和赵顼趁机靠近。

    “刚才你撞的那一下用力过猛了。”

    “好,回头多练练。”

    “嗯,肩头一动即可,你连腿都动了。”

    “常建仁如何?”

    “可以用。”

    两人简单交流了几句,随后就准备开席。

    沈安近前道:“陛下,臣一家子都在前面,臣不恭,那个……”

    赵曙笑道:“今日满朝文武来了不少,但带着家眷的却就你一个,好,来人,送些酒菜去。你自去吧。”

    “多谢陛下。”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沈安出了大殿。

    任守忠换了衣裳出来,头上还在流水,见沈安在前方,就冷冷的道:“大王和某无冤无仇,这都是你的主意!”

    他知道沈安不会承认,所以眼中喷火的道:“你且小心着,如今官家和娘娘渐渐少了矛盾,以后某寻到机会会让你好看。”

    赵曙和曹太后之间的关系渐渐有了些缓和,这算是个好消息。只是任守忠却让人恶心。

    “就是某的主意。”

    沈安丢下这句话,就大笑着去寻家人。

    “他承认了,他承认了!”

    任守忠回身,惊喜的喊道。

    可最近的人都在三步开外,沈安刚才说话的声音小,大家都没听到。

    “这人莫不是疯了?”

    “是了,刚才走路莫名其妙的落水,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说沈待诏承认了什么,果然是疯了。”

    任守忠面色一冷,旋即默然离去。

    “哥哥,先前那人游得好快!”

    果果今日很欢喜,因为苏轼等人对她有求必应,结果就吃了个肚子滚圆。

    “是很快。”

    沈安坐下,稍后有内侍送来了赐宴。

    杨卓雪惊喜的道:“官人,这是立功了吗?”

    “没有。”

    沈安对赐宴没啥兴趣,见苏轼三人在边上喝酒,就让人送了几道菜过去。

    “安北兄来饮酒!”

    王雱喝的面色发青,苏轼依旧热情的在举杯。

    这两个相爱相杀的家伙啊!

    沈安过去坐下,不一会就和他们喝得晕晕乎乎的。

    而在殿内,赵曙心情大好,于是也频频举杯。

    赵顼在宫中没有喝酒的机会,此次出门在外却没人管,于是就敞开了喝。

    酒过三巡,韩琦说道:“陛下,辽人和西夏人最近有些眉来眼去的,臣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同流合污。”

    赵曙嗯了一声,看向了赵顼。

    没有经过帝王教导的太子不是个好太子,有很大几率会成为昏君。

    所以赵曙不时要考教儿子一下,若是对就鼓励,不对就指导。

    赵顼说道:“李谅祚上次在原州大败,回去后焦头烂额,可大宋这边却不肯重开榷场,他必须要找到些安抚人心的手段,和辽人眉来眼去只是手段之一,不过辽人和西夏人之间会互相戒备,所以孩儿以为,这只是权宜之计。”

    赵曙看向群臣,微笑着问道:“如何?”

    韩琦端起酒杯,起身道:“大王见识不凡,臣为陛下贺。”

    “臣等为陛下贺!”

    自己的儿子被群臣夸赞,赵曙不禁欢喜的笑了,然后举杯痛饮。

    大宋的皇子这般有眼光,以后的大宋差不了啊!

    在场的人都含笑看着赵顼,气氛渐渐融洽。

    赵曙心情大好,想起近日曹太后那边频频释放善意,于是就吩咐道:“曹家乃是将门,那曹佾整日憋在家里可不好,让他去府州看看,好歹要对得住朝中发的俸禄才是。”

    这话很是刻薄,可有人却艳羡不已。

    老曹家这是要翻身了啊!

    稍后宴会结束,曹佾那边也得了消息,激动的当场翻了白眼。曹家人想去请郎中,有人说沈安就是最好的郎中,于是管事派人快马去请了沈安。

    沈安也在为曹佾高兴,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些懵。

    老曹,曹国舅,你丫可别高兴嗝屁了,那官家能被气疯去。

    朕想释放些善意,可竟然高兴死了曹国舅,这事儿史书上怎么写都是一笔烂账啊,那些龌龊的读书人会在各种记录里写着这样一段文字:

    ——嘉祐八年秋,帝令佾赴西北,佾惊惧死!

    沈安猜测赵曙此时的面色定然黑得和锅底一般。

    “闪开!”

    一路疾驰到了曹府,门外的管事哭喊道:“待诏救命!”

    卧槽!

    老曹这是嗝屁了?

    沈安下马就跑。

    等冲进去时,就见老曹家的正厅大门洞开,一群下人在嚎哭。

    沈安心中一冷,缓缓走了进去。

    里面摆着一扇门板,曹佾就躺在上面。

    这就是人死后的程序,躺门板。

    沈安有些腿软,想起曹佾的爽快和耿直,不禁哽咽道:“老曹,兄弟来送你一程了。”

    “香呢?”

    他伸出手去,管事说道:“郎君还有气。”

    卧槽!

    沈安回身就是一巴掌,然后冲过去拳打脚踢。

    管事没有反抗,只是蹲在地上喊道:“多谢待诏!多谢待诏!”

    沈安放过他,走过去蹲下,伸手摸摸鼻息,觉得有些凌乱,再一摸脉搏,竟然很是平稳。

    这是啥意思?

    管事鼻青脸肿的凑过来,“祖上传下来的规矩,说是祖上杀人过多,子孙一旦出现像是中邪的模样,就赶紧躺门板上,摆在前厅,这样鬼神见了就以为死了,能逃过一劫……”

    这特么是哪跟哪啊!

    沈安捂额道:“是怎么晕的?”

    管事揉揉肿起的嘴唇,龇牙咧嘴的道:“先前听到去府州的消息之后,郎君大笑了三声,然后就倒下去了。”

    这就是太欢喜了,和马上那个啥一个德性。

    人在过于激动时,身体各项机能会发生巨变,一旦超出人体承受范围,身体就会自动预警,然后嗝儿一声,用晕倒来缓和情绪。

    “弄火锅来。”

    “啥?”

    “弄火锅来!”

    管事觉得沈安太冷血了,可回想起先前沈安眼中的泪水,就出去准备。

    稍后火锅架起,沈安吃得酣畅淋漓。

    “你家的牛肉新鲜,这是刚送来的吧?”

    沈安是大宋头号厨子,能得到他的夸赞,管事也得意不已。

    “是呢,曹家要的牛肉敢不新鲜,回头就砸了摊子。”

    沈安又吃了一片牛肉,满意的道:“确实是美味……这谁的手?”

    一只手从沈安的身后伸过来,端走了他的酒碗。

    他缓缓回身,就见曹佾坐在门板上,手中拿着自己的酒碗,一仰头就干了。

    “痛快!”

    管事欢喜的哭了,“郎君醒来,祖宗显灵了!”

    曹佾坐了过来。他也不嫌弃的抢过沈安的筷子,连续吃了十多片牛肉,这才舒坦的道:“祖宗果然还是显灵了。”

    沈安正准备说你这只是高兴狠了,可曹佾却开始了喋喋不休……

    “当年曹家的祖上在沙场上杀人无数,回到家后,什么怪事都发生过……”

    曹佾看着沈安,正色道:“你别不信,当年某就见过那柄饱饮人血的长刀自动出鞘……”

    “那是卡子失效了吧?”

    沈安觉得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真的很没趣。

    曹佾淡淡的道:“当夜家中就进了贼人。”

    “巧合!”

    对于这种封建迷信,沈安一律反驳。

    曹佾吃了一片牛肉,说道:“当年某幼时曾中邪,神魂不知,有佛道来看过,说是没救了。后来家中拿出了那柄长刀,只是出鞘,某就醒来了。”

    沈安觉得脊背有些冷,他回头看看,门板依旧,可总是觉得不对劲。

    曹佾的事儿传进了宫中,曹太后就想马上出宫去看望弟弟。

    但她想出宫还得要赵曙批准。

    “这事……”

    赵曙也很无语,心想朕是一番好意,可谁知道那曹佾竟然欢喜晕了,怪谁去?

    他正准备答应,就有人来禀告。

    “官家,沈安去了。”

    赵曙不想管了,“后续的报给娘娘。”

    曹太后得了消息,就急不可耐的催促人去打探。

    稍后又有消息传来。

    “娘娘,国舅躺门板了。”

    “这是曹家的规矩,无碍!”

    听闻是这个,曹太后就转身去了后面。

    在后面有一个小房间,曹太后进去,跪在了蒲团上,默默祈祷着。

    “娘娘,沈安在国舅的边上吃火锅,还喝酒。”

    青烟渺渺中,曹太后双腿微微用力,人就站了起来,侧身喝道:“拿刀来!”

    门外来禀告的正是任守忠,他闻言就低头道:“娘娘,怕是不好吧……”

    曹太后近前,一脚就把他踹了出去。

    她走出去,就伸出右手。

    有人快步而去,稍后拎着一把官家特许持有的长刀过来。

    曹太后接过长刀,浓眉一挑,说道:“出宫!”

    ……

    感谢幸福的盟主打赏。

    晚安大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