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吓尿了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701章 吓尿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检查完毕,亲从官有些不解的问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沈安只是漠然。

    亲从官不满的道“很了不起吗?”

    等他看到是陈忠珩亲自来迎接沈安时,心中就有些打鼓,生怕沈安告状。

    “老陈……哈哈哈,你又胖了,怎么走路又撇着腿了?”

    一见面沈安就打趣陈忠珩,陈忠珩自然不甘示弱的道“听闻你家娘子有孕,最近你是要去哪家青楼?小心被某知道了去告诉御史台……”

    两人打趣了一下,沈安指着地上的两个罐子低声道“这是宝贝,被人查验了?”

    陈忠珩知道今日是沈安演示火药日子,所以闻言就笑道“查验就查验了,军中的火药多了去,汴梁就有火药作坊……”

    “那不是火药!”

    沈安淡淡的道“老陈,某拿出来的东西,你懂的。”

    陈忠珩看看罐子,再看看沈安,问道“很厉害?”

    沈安双手抱胸,微笑道“出乎你预料的厉害。”

    陈忠珩一个哆嗦,问道“和神威弩相比如何?”

    “短期神威弩厉害,长期……神威弩只能站后面去。”

    “你莫骗某!”

    陈忠珩的眼中多了厉色,沈安好整以暇的道“你自己掂量。”

    边上的亲从官觉得不大对,正想问问时,陈忠珩喝道“来人!”

    “都知!”

    陈忠珩指着亲从官和他身边的那几人说道“拿下他们,晚些等官家处置!”

    亲从官面色大变,喊道“那东西……”

    “堵嘴!”

    一个军士过去,粗鲁的用破布堵住了亲从官的嘴,那几人也是如此。

    亲从官呜咽着,看向沈安的目光中全是哀求之色。

    沈安摇摇头道“许多东西不能看,许多话不能听,可你却觉着自己了不起,这就是自作自受。”

    沈安和陈忠珩进去,两个大罐子被内侍拎着,一路到了殿外等候。

    “陛下,沈安来了。”

    今日没什么大事,赵曙闻言就说道“走,看看。”

    君臣一起出了大殿,沈安指着两个罐子说道“陛下,这两个罐子里,一个是军中配方的火药,一个是臣自己配方的火药。”

    赵曙饶有兴致的道“那就试试,就在这里吧。”

    “这里?”

    殿前这里倒是空旷,可沈安觉得人太多了些,容易泄密。

    “陛下,人太多了。”

    赵曙看看左右,说道“都退下。”

    “陛下!这不合规矩。”

    陈忠珩没明说,但暗示到位了。

    大宋帝王几乎从未有单独和谁见面的情况,身边得有人。

    赵曙看向沈安,沈安点头,于是他就摆摆手,说道“那就你留下,其他人……退下!”

    等人走了之后,沈安先把一个罐子放在空地上,点燃引线就往回跑。

    “躲进去!”

    众人都躲进了殿内,韩琦探头探脑的往外看,赵曙也有些急切,正准备出来时,就听到了爆炸声。

    轰!

    这个爆炸声听着很威猛,韩琦赞道“这般爆炸能吓坏敌军的骑兵吧。”

    众人出来看了看效果,都夸赞不已。

    韩琦说道“这东西守城时点燃了丢下去,对了,里面弄些毒药和铁片,谁能受得了?”

    曾公亮蹲在地上,摸着被熏黑的地面,赞道“此物当多造,如此汴梁将会固若金汤。”

    都是扯淡的货色!

    沈安想起了后来的汴梁,金兵兵临城下时,君臣都被吓尿了,最后几乎是不战而降。由此可见武器再厉害,可军心士气,君臣的智商才是最重要的。

    “朕方才觉着脚下震动,恍如地龙翻身,果然是军中利器,好!”

    随后就是测试沈安的火药。

    “都进去吧。”

    沈安的神色严肃,可刚才君臣体验过了爆炸的威力,都不当回事。

    韩琦说道“赶紧吧,被耽误了早饭。”

    议事结束后,赵曙会赐宴宰辅们,算是一个隐形的福利。

    沈安认真的道“真的要进去。”

    我不是在和你们开玩笑,这东西真的会出事。

    曾公亮笑道“老夫多年宦海,什么阵仗没见过?只管来。”

    韩琦笑道“老夫当年……罢了,不提当年,不过老夫活够了,你只管来,死了和你无关。”

    都是英雄啊!

    沈安很无奈,他担心一把炸死了大宋的三个宰辅,连赵曙都没法交代。

    想想,大清早韩琦等人就出门上朝,一直在宫中做事,怎么再次见到时就成了缺胳膊少腿的尸骸……

    官家,莫不是你下了毒手?

    沈安看向了赵曙,见他也有些跃跃欲试的,就叹道“官家,退后吧。”

    他没办法,只得妥协了。

    几人退到了大殿的门外,沈安下去把包好的火药取出来,他不敢用陶罐,否则今日大宋君臣一起被炸死在宫中,估摸着会成为一个千古笑谈。

    哥到时候就遗臭万年了。

    沈安小心翼翼的插引线,小心翼翼的点火……

    “看他胆小的模样,哈哈哈哈!”

    韩琦笑的很开怀,曾公亮也豪迈的道“现在的年轻人,哪里知道咱们经历过什么,一惊一乍的,真是好笑。”

    欧阳修在家休息三天回来了,不过看着有些没精打采的。

    沈安点燃了引线掉头就跑,他跑的这般急切,就像是身后有老虎在追赶。

    沈安一头就冲进了殿内,韩琦笑道“胆小如鼠,哈哈哈哈!”

    曾公亮微笑道“年轻人嘛……”

    沈安在里面喊道“挡住陛下!”

    陈忠珩觉得自己展示忠心的时候到了,就站在赵曙的身前,说道“若是炸死,就炸死臣……”

    “轰!”

    话音未落,爆炸就发生了。

    一股气浪冲进了殿内,沈安缓缓探头出去,见君臣都好端端的站着,心想难道是火药装填少了?

    “哎哟……”

    曾公亮突然伸手去抓欧阳修,然后两人一起坐在了地上。

    韩琦站得很稳,缓缓回身,冲着沈安笑道“不错……”

    他的脸上多了几道血痕,笑的很是坦然,但沈安看到他的腿在颤抖。

    兴许是运气不好,陈忠珩在爆炸时被气浪给推了一下,此刻扑倒在地上喊道“有鬼!有鬼!”

    那种眼前突然一黑的感觉太吓人了,以至于陈忠珩有些语无伦次。他随即爬起来喊道“保护陛下!保护陛下!”

    “这便是火药?”

    赵曙的声音有些沙哑,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是啊!”

    沈安一脸正经的模样让赵曙觉得很讨打。

    “住口!”

    赵曙觉得陈忠珩的声音很吵,但念及他先前的忠心,只是踹了他一脚。

    陈忠珩回身,披头散发的模样吓了沈安一跳,他哭喊道“陛下,臣以为……臣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有人谋逆,保护官家!”

    “杀啊!”

    前方一阵喊杀声,却是那些被爆炸惊来的侍卫。

    赵曙指着前方出现的人说道“去拦住他们,拦不住你自己去寻死。”

    在见识了火药的威力之后,赵曙觉得这就是上天赐给大宋的宝贝。

    想想吧,大宋的守军在城头点燃一包火药扔下去,轰的一声,下面死伤狼藉,敌军惶然奔逃……

    但此事却需要保密,提防被敌军拿到消息。

    陈忠珩连滚带爬的跑过去喊道“退出去!退出去!”

    “这不是火药!”

    韩琦的眼中精光四射,哪里还有刚才被吓懵的模样,“这是什么东西?可能大量打造吗?若是装在罐子里如何?”

    沈安矜持的道“这便是火药,打造的话问题不大,若是里面再加些料如何?比如说铁片什么的。”

    韩琦的眼珠子一转,说道“最好在毒药里浸泡一番。”

    两人相对一视,同时微笑起来。

    韩琦第一次觉得沈安这人还不错,竟然和自己有那么多共识。

    沈安矜持的道“若是攻城……”

    韩琦的优越感一下就没了,他眼中放光,冲着赵曙说“陛下,若是攻城时有此物在,那些城门怕是挡不住吧?这就是攻城略地的国之至宝啊!”

    赵曙觉得心跳还有些快,他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爆炸威力,问道“此物还有谁知道制法?”

    “就臣一人。”

    沈安只能打包票,若是旁人也知道,不管是谁,都会被赵曙令人盯住,而且那人不许出汴梁。

    “军国利器啊!”

    赵曙一拍脑门子,然后觉得此举有损自己的威严,就瞪了沈安一眼。

    这和我没关系吧!

    沈安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那边的欧阳修叹息了一声,就像是死人的那种,让韩琦满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吓死老夫了,吓死老夫了!”

    他此刻才从浑浑噩噩的状态清醒过来,等看到边上的赵曙和韩琦后,不禁老脸一红。

    “扶……扶老夫一把!”

    曾公亮也清醒了,他愁眉苦脸的摸着尾椎那里,“好像动不了了。”

    沈安心想难道是刚才坐下去的时候弄坏了尾椎骨?

    不会是瘫痪吧?

    好在起来后,曾公亮忍痛走了几步,看样子问题不大。

    欧阳修惊魂未定,第一件事就是冲着沈安拱手,正色问道“敢问安北,这可是杂學里的學识吗?”

    沈安点头,“正是。”

    欧阳修再问道“敢问是何道理。”

    沈安淡淡的道“先是剧烈燃烧,随后释放大量的热量和气体,在那么小的空间内,热量和气体一起发生剧烈膨胀,随后就是嘭……爆炸。”

    “热量……气体?还膨胀?”

    欧阳修懵逼了,沈安微笑道“都是杂學里面的學识,某的學生都知道……欧阳公想學學吗?”

    欧阳修叹息一声,说道“这是国之利器,却是杂學里的學识弄出来的,老夫惭愧!”

    他躬身下去,沈安避开了,但眉间依旧冷淡。

    避开是礼貌,不代表他原谅了欧阳修。

    欧阳修抬头,见他避开,就再次拱手,说道“老夫……错了。”

    欧阳修竟然认错了?

    赵曙觉得很难得,可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沈安微微皱眉,说道“这只是一件小事罢了。”

    “小事?”

    韩琦觉得沈安怕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就问道“难道杂學里还有更厉害的學识?”

    “当然。”

    沈安站在那里,意态闲适,仿佛是在欣赏风景。

    当然有,那些东西一旦释放出来,你们会被惊掉眼珠子。

    众人看着他,不知怎地,竟然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深不可测的气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