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待诏说的就做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83章 待诏说的就做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夏季的汴梁很热很热闹,这里是大宋的中心,不管是官吏还是商人,这里就是他们心中的天堂。

    你如果是商人,那最好去看看汴梁。那里有许多商机,也能让你大开眼界,想到无数能挣钱的法子。

    你如果是官吏,那最好去看看汴梁。那里有无数高官权贵,但凡能攀附上一个,仕途就会无比顺遂。

    这里就是无数人的天堂!

    常二就是这么一个向往天堂的农户。他原先在文峰村种地,后来遭遇灾害,一村的人都欠债。最后土地被收走,唯独剩下了他一家子。

    那时候常二觉得文峰村就是地狱,他带着一对儿女正在死亡线上挣扎。

    直至他听到了敲门声,见到了当时的赵仲鍼和沈安,他们果真把陈大官给收拾了,还带着他进京见到了官家。

    官家好和气啊!

    常二怀念着赵祯,不禁眼圈都红了。

    “常二,来搬货!”

    这里是一家商铺的外面,常二守着大车,他的雇主袁欣刚谈妥了一笔买卖。

    常二叹息一声,说道:“小人马上来。”

    他不断进出搬运货物,等搬完时,浑身上下都被汗湿透了。

    他把衣襟敞开,心痛的道:“这是大娘才给补好的呢,再被盐浸透就烂了。”

    袁欣走出来,说道:“你在外面等着,某和李员外去饮酒,回来就出城。”

    所谓的李员外,就是这家商铺的主人。员外员外,就是官员的意思,就像是后世大伙儿在外面碰面喝酒,举杯就是‘某老板’的招呼。可实际上大家不是职员就是工人,和老板不搭干,只是一种衬托身份的称呼而已。

    常二应了,袁欣丢给他几文钱,说道:“莫说某亏待你,这钱你拿着,自家去买炊饼吃。”

    常二谄笑着接过铜钱,有一文钱落在了地上,滚进了大车底下。他趴进去寻摸,让袁欣不禁笑骂道:“一文钱罢了,看你和乞丐差不多,无趣!”

    他们二人走了,常二找到了那文钱,吹了一下收起来,喜滋滋的坐在车辕上说道:“回头买些饴糖给斧头……”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叹道:“罢了罢了,也给大娘一些。”

    “……那金肥丹真的那么好?”

    “当然好,一亩地多收了二斗半升,你说好不好?”

    “一亩多二斗半升?你莫不是唬我吧!”

    “唬你某就不是人!”

    常二呆呆的听着这些话,觉得不大靠谱。

    “这金肥丹是沈待诏弄出来的,今日连大王都出来了,还有韩相他们,他们一起去了城外称量,回来时韩相欢喜狠了,就把腰给摔了。”

    常二听到沈待诏时,就扑了过去,拦在了说话的两个男子身前,谄笑道:“小人敢问……沈待诏……那个金肥丹可是待诏弄出来的吗?”

    两个男子被突然出现的常二吓了一跳,本想发作,可见他在谄笑,就忍住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就是这个意思,底层百姓的生存智慧之一。

    “当然是待诏弄出来的,如今开封府府衙外面又贴出来了金肥丹的作法,好些人在听呢!”

    常二喃喃的道:“一亩地多二斗半升?”

    这两人见他呆滞不禁就笑了,“当然是真的,后面那庄上的人说这一茬麦子他们照顾的不尽心,所以才收少了。”

    那个庄子是权贵的,庄户们自然是能偷懒就偷懒,所以收成才少了些。

    “呀!”

    常二一下就蹦了起来,欢喜的道:“某就信待诏,某就信待诏!”

    那两人见他欢喜,就笑道:“待诏还说这些杂学里都有呢!”

    “杂学?”

    常二随口道:“这是待诏的学问,某以后让儿子去学,一定学。”

    这二人见他说的理所当然的,就嗤笑摇头。

    常二花钱请人看住大车,自己一溜烟跑去了府衙。

    “……各种东西都要混在一起,然后用破席子也好,什么东西都好,盖住了,然后……待诏说的什么微生物就会起作用,里面会发烫……隔一阵子记得翻身……”

    几个小吏轮流在大声的念着做法,不懂的还可去边上请教。

    常二也跟着去了。

    边上有几个小吏,常二过去谄笑道:“敢问官人,干草可成吗?”

    一个小吏先是看了一眼写的密密麻麻的纸,然后说道:“好像……有,这里有,草席也好,干草也成。你这个倒是聪明,回头别犹豫,赶紧做了。”

    常二猛点头,转身就跑。

    他一路念叨着金肥丹的作法,等回到大车边时,袁欣已经回来了,阴沉着脸说道:“这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就滚吧!”

    常二先是一惊,然后拱手道:“多谢员外。”

    袁欣愕然,但话已出口,他却不想收回来,就板着脸道:“如你这等卖力气的多了去,你莫要后悔!”

    常二说道:“小人不悔。”

    袁欣心中暗骂,然后说道:“如此剩下的钱就结给你。”

    这里是大宋,这里是汴梁,以后那种赖工钱的事儿很少发生。

    结了工钱后,常二就买了些饴糖,最后还买了一方墨,急匆匆的出城回家。

    他就这么一路走到了文峰村,等到时天都快黑了。那些村民在外面吃饭,见他回来就问道:“常二,你怎么不在城里做活了?别担心,你家大娘把家里照顾的好呢!”

    常二说道:“有好事呢!回头都来某家。”

    他回到家中,女儿大娘正在做饭,见他回来就怯生生的道:“爹爹,大郎在看书呢!”

    常二欢喜的道:“会看书了好!每日都要去读。”

    他拿出饴糖来,在嘴里咬下一小块递给大娘:“这是你的。”

    大娘的眼睛一亮,但却不敢接:“爹爹,我不吃,给大郎吧。”

    常二眼睛一瞪,大娘赶紧接了,然后说道:“爹爹,我去做饭。”

    “去吧去吧!”

    常二的心情极好,稍后村民们来了。

    “家里窄,咱们外面说话。”

    外面宽敞,常二说了今日自己在城中遇到的事……

    “……先前有人问某,说为啥不在城里做活回来了,某就想啊,这一亩地能多二斗半升,某干嘛还在城里干苦力?”

    村民们先是一愣,有人说道:“去年某就听过此事,说是有人用了什么丹多收了二斗几升,当时某还不信,某想这丹药也太厉害了些,怕是假的……”

    “是假的吧?去年有人说什么丹好,让某也跟着弄,某没答应……”

    文峰村在汴梁外围,距离不近不远。去年金肥丹扩张到了汴梁周边时,他们处在最边缘的地方,没有被波及。

    “当时某还说不可能。”

    就好比一个老司机,开了一辈子的车,突然有人告诉他,现在出了一种车,时速六百公里。关键是这种车很好造,而且正在普及之中……

    你信吗?

    他们不信,现在后悔了。

    “常二,是真的?你莫要骗咱们!”

    “就是。若是你骗了咱们,明年收不了那么多……”

    “这不是小事啊!那金肥丹也得找不少东西呢!钱倒是不多,可费工夫,若是假的……”

    常二昂首道:“若是假的,某赔你们!”

    一个老人皱眉道:“常二你疯了?你可知道村里这些人家若是都要你赔,你把大娘卖了都不够。”

    “爹爹……”

    常二正准备反驳,却听到了女儿声音。他回身看去,只见女儿怯生生的站在门内,眼泪在眼中蕴集着。

    “爹爹,我会干活,别卖我……”

    常二本想发火,可看着这张和亡妻很像的脸,心中一酸,就说道:“爹爹不卖你,以后让你嫁个好人家。等你弟弟读书有出息了,让他给你撑腰……”

    那双饱含泪水的眼睛里全是不敢相信,然后才有欢喜之色。

    “去做饭吧。”

    “好。”

    大娘离去时的脚步明显的轻快了几分。

    常二回身,眼中全是坚定:“若是假的,某赔!”

    “你疯了!”

    那个老人见周围的村民都在欢喜,就骂道:“谁给了你好处为这个金肥丹说好话?蠢!”

    村民们想弄,但他们还有些疑虑,若是有常二做担保,那疑虑算什么!

    村民中有人讪讪的道:“什么赔不赔的,只是费些时日罢了。”

    常二说道:“某赔!”

    那老人叹道:“你今日却是疯了,罢了罢了,大家走了。”

    大家回身准备各回各家……

    这是好意,可常二却说道:“此事是沈待诏弄的!”

    瞬间村民们都止步回身,有人问道:“真是待诏弄的?”

    问话的是一个妇人,她牵着一个三岁大的孩子,眼中多了欢喜。

    老人也变了态度:“没假?”

    常二说道:“没假,某听说了之后就去了开封府府衙,那些官人都在外面读告示,说这个金肥丹的作法……某问了,说是待诏弄出来的。你们若是不弄,那某弄!”

    他不知道这些村民会不会跟着,就赌气说道:“话说在这了,随便你们。”

    妇人抱起孩子,说道:“待诏弄的,那没说的,咱们都弄。”

    那个老人走过来,一巴掌打的常二懵逼,然后才骂道:“早说是待诏弄的东西,谁还要你赔?”

    常二笑道:“他们还说这是待诏的杂学里的东西,某想着以后让斧头好好读书,将来去跟着待诏学杂学。”

    “杂学不杂学的不说,赶紧的,叫人来,各家各户的都叫来,有好东西了!”

    稍后村里的人都出来了,老人指着常二说道:“常二进城,得知待诏弄了个金肥丹,一亩地能多收二斗半升,咱们做不做?”

    “是待诏?做!”

    “做,肯定做!”

    “没有待诏哪有咱们的今天?做,待诏让做的咱们就做!”

    老人笑道:“是呢,人要讲恩怨,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否则那和畜生有何区别?那等人,咱们文峰村是万万不要的。”

    常二现身说法:“前年的时候,你们都被陈大官赶了出去,若非是遇到待诏,可会有好结果?”

    “没有呢!若不是待诏,咱们怕是会被安置到别处去,到时候一路会死多少人?”

    “那陈大官厉害呢,前年的时候说谁敢再回来就打断腿,还是待诏厉害,反而打断了他的腿,不然咱们回来也没好处,那陈大官定然会时常找麻烦。”

    常二含泪道:“前年时,待诏对某可真是和气,给了钱粮,还让某见到了官家……某喝骂大娘也被他说了……还让某好生过活,以后给大娘找个好人家……”

    身后的房门内,大娘端着一个土碗站着。她呆呆的看着外面,泪水滑落下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