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自尽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56章 自尽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张文冲着沈安拱手,问道:“待诏从早些时候就和小郎君交好,更是治好了当今官家,若非是如此,此次郡王并非没有机会,比如说官家突然发病……”

    沈安冷笑道:“你们在宫中也安置了人手,若是官家发病,自然会鼓噪起来,可对?”

    张文赞道:“待诏神目如电,难怪先帝会说你有名将之姿,郡王。”

    他看着赵允弼说道:“此事早在数年前便定了胜负,您无需纠结。”

    赵允弼点头,苦涩的道:“从赵宗实的病被那该死的唢呐治好时,老夫便败了。”

    但他随后就冷笑道:“但你等没有证据,能乃老夫何?赵宗实禁足老夫能多久?”

    “一生。”

    沈安丢下一句话,指着水池边说道:“可愿一行?”

    张文笑着点头,两人并肩而去。

    “听闻你很聪慧?”

    “没错。”

    这是张文的骄傲,虽然没有王雱那种嘚瑟,却也颇为自豪。

    沈安赞许的道:“听闻过你的一些事,堪称是智囊般的人物,只是却不懂天时。”

    张文微微皱眉表示不解。

    “先帝乃是正统,于是你们蛰伏。可当今官家也是正统,你们却觉得有机可乘,最后响应的不过是区区一个都虞侯而已,某敢打赌,你事先联络了不少人,可对?”

    张文微笑道:“对,不过某却不会告诉你,若是你以为用刑能让某说出来,那尽可试试。”

    沈安看着他,突然笑道:“某为何要知道?”

    张文好奇的问道:“官家不想一网打尽吗?”

    “你想多了。”

    沈安淡淡的道:“你定然是用许诺和小恩小义去拉拢他们,这等人就是墙头草,从不敢行险,新皇登基之后,他们估摸着要喝酒庆祝并未响应谋反,哪用得着一网打尽?”

    他拍拍张文的肩膀,转身就走。

    赵允弼站在那里,挡在沈安的必经之路上,冷冷的盯着他,“这天下是赵家的,你只是臣子,不管你有多能干,你也只能是臣子。此后见到老夫也要行礼,所以,你得意什么?”

    沈安知道他现在的心中大抵有些侥幸,觉得赵曙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所以要咆哮一下显示存在。

    “你不该冲某发火。”

    沈安的回答很简单,挥拳!

    呯!

    赵允弼倒地,边上的仆役捂嘴惊呼着,却不敢呵斥。

    沈安笑道:“你以为自己是郡王就能得意?那今日某来告诉你,遇到了拳头,你只是个毫无用处的老头罢了!”

    赵允弼趴在地上嘶吼道:“老夫不服!”

    权利再无指望,继而是绝望袭来。

    张文没有管他,而是走了过来,近前后低声问道:“某知道石头记出自于杨家,有人说是你娘子写出来的,某却不信,敢问待诏,是谁写的?”

    沈安愕然,没想到竟然有人去打探这个消息。

    张文笑道:“某假公济私,令人去打听的消息,不过并未对尊夫人有恶意。”

    沈安相信这话,“那书……是某写的。”

    这一刻他默念道:“曹公,对不住了。”

    张文傻眼了,然后猛地大笑起来,转身缓缓向水池走去。

    “果然,果然,哈哈哈哈!”

    他仰头,脚下踉跄,朗声道:“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是石头记里的歌,此刻被张文吟诵出来,分外的应景。

    张文走到了水池边上,然后站上去,举手仰头微笑道:“这个世间啊……”

    噗通!

    他就这么直挺挺的摔进了水池里。

    水池看不清深浅,水花四溅中,那些鱼儿被惊往各处。

    水面渐渐平静,只有些水泡不断涌上来。

    那些鱼儿好奇的汇集过来,然后潜入下去……

    ……

    沈安在城中待了三日,随后就告假出城。

    “快跑!”

    才进庄子,沈安就看到妹妹带着一伙小孩在疯跑,身后是花花在追赶。

    一群小孩大呼小叫的很是热闹,边上的大人见了只是笑。

    “见过郎君!”

    “郎君,他们说您这次是一人就杀光了那些叛逆,保得官家坐稳了江山……”

    “那些什么神勇军,说是被您一声大喝就吓得屁滚尿流。”

    庄户们见到沈安就像是见到了偶像,热情几乎要融化了他。

    “都是传言,不可信。”

    本来是正经话,可是经过几次传递之后,就变成了流言,让沈安有些尴尬。

    “哥哥!”

    果果看到了哥哥,就欢呼着跑来。

    沈安没好气的道:“看看满头的汗,擦擦!”

    随身带着手绢对于前世的沈安来说很娘炮,可在这里,他却觉得理所当然。

    用手绢给妹妹擦了汗水,沈安就冲着庄户们笑了笑,说道:“如今官家登基了,宰辅们辅佐得力,大宋无事。”

    在传出有人谋逆的消息后,庄户们这几天都没出庄子,担心会被乱军波及。

    现在沈安说城中无事,庄户们都喜笑颜开的准备进城采买。

    “官人。”

    杨卓雪在主宅迎接自己的夫君,看那面颊微红的模样,分明就是有些小崇拜。

    “哥哥,什么是叛逆?”

    果果一进家就开始提问题,沈安一一回答了,然后就让陈大娘带她去洗澡。

    “哥哥,晚些要讲故事!”

    果果好几天没听哥哥讲故事了,晚上睡觉都不香。

    “好。”

    沈安安逸的坐下来,杨卓雪喜滋滋的给他泡茶,然后碎碎念道:“他们说茶不是这么泡的,后来妾身却习惯了,觉得这样的茶才好喝。”

    沈安见她面色微红,皮肤细嫩,就取笑道:“这几日可安心?”

    “安心。”

    杨卓雪把茶杯放下,问道:“官人,那些叛逆可凶狠吗?”

    大宋承平多年,哪怕传出有叛逆谋反,可大家依旧没啥感觉。直至多年后,宋徽宗赵佶在位时也是如此。直至金人兵临城下,大家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大宋不行了呀!

    “还行。”

    沈安回到家中,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有些倦意。

    “官人您上阵了吗?”

    “上了。”

    沈安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眼睛。

    “那肯定是杀人了。”

    杨卓雪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自家夫君一人一刀逼向那些叛军,然后挥刀……

    沈安说道:“此次之后,大宋就稳住了,以后……会一直走上坡路。”

    ……

    新皇登基之后的事情很多,许多人以为沈安作为新贵会每日去朝中凑热闹,好歹趁热打铁,让官家看看自己的勤勉。

    可他从出城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新皇登基自然气象不同,那些御医就倒霉了。

    沈安并未管这些事,准备好生歇息一番。

    暮春的庄子里处处都是嫩绿,花草遍地。

    “哥哥,我要出去玩!”

    果果每天早上做完功课后就要出门,沈安对此喜闻乐见。

    “好,不过不许靠近河边啊!”

    “好!”

    果果一声欢呼就往外跑。

    陈大娘说道:“郎君,小娘子这般会不会……怕被人知道了名声不好,说是乡下的。”

    这年头的婚嫁名义上不说门第之别,可那只是说说罢了,中上层的婚姻依旧是要看出身,比如说老包,就为了包绶的婚事在琢磨,据闻和文彦博书信往来频繁。

    没几天传来消息,张昇出人预料的上疏,恳请致仕。

    老张老了啊!

    沈安有些唏嘘,所以当那些商人来恭贺自己立功时就有些懒洋洋的。

    正厅里,各国商人轮流说了一番好话,最后高丽商人说道:“待诏,有人说那个金肥丹……能否用来种花?”

    “能啊!”

    香露的根本就是花,可花的产量大抵就那么多,而且沈安的采购从不扩大范围,就在汴梁周边,让人无语。

    高丽商人笑道:“某听闻大食人在海外售卖香露的价钱……”

    他伸出三根手指头,说道:“太多了,他们赚的钱让人心惊。可我等赚的钱……”

    他伸出小拇指,用拇指和无名指掐住小指尾部,唏嘘道:“我等就这么点,待诏,他们拿货太多了。”

    “这是无耻的谎言!”

    几个大食商人怒不可遏,“待诏,这是谎言,我等在海外历经艰辛,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这个词用的不错。”

    沈安的赞美打乱了他们的节奏,气氛缓和了些。

    “待诏,海外那些地方多是土人,土人能有什么钱?都是穷人。”

    “我等出海也就是赚个辛苦钱,若非是生计艰难,我等也想留在岸上安稳度日……”

    “海外还有各种凶险,不小心就会连人带货沉入海底……哎!艰难啊!”

    几个大食人正说的口沫横飞,沈安突然问道:“土人也包括了那些白色肌肤的人吗?”

    呃……

    众人不知道沈安话里的白色肌肤的人是谁,有人甚至诧异道:“白色肌肤的人?”

    此刻还不是大航海时代,就算是大航海时代,东方依旧很少见到白皮肤的人种,所以除去几个见多识广的商人,其他人都有些不信。

    可那几个大食商人却被梗住了。

    “待诏您竟然知道那些人吗?”

    一个大食商人诚恳的道:“待诏,他们也穷,穷的怕人,还脏。”

    他说的很诚恳,觉得沈安应该会给予自己同情。

    可沈安却在微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