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天命不在你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55章 天命不在你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宫中渐渐稳定,有人劝赵曙打个盹,他拒绝了。

    他很清楚,这一段时间里,许多人会盯着他,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新皇是什么样的人?

    是强硬还是和先帝般的软弱?

    赵曙在登基的那一刻就有了觉悟:帝王必须要板着脸,什么情绪都不能轻易外露,否则臣下会依此揣摩你的秉性,进而会谋求夺取你的权利。

    君臣之间的斗争从来都是不见硝烟,但却惨烈。

    先帝庆历革新失败了,从此被臣子压制。

    那么朕呢?

    赵曙的嘴角微微下撇,看着有些冷酷之意。

    “陛下,沈安求见。”

    那下撇的嘴角恢复了正常的角度,赵曙点头,眼中多了些满意。

    沈安进来,还未行礼,赵曙就微笑道:“如何了?”

    “神勇军都虞侯秦展亮是……”

    沈安看了一眼周围,赵曙冷冷的道:“都滚出去!”

    那些内侍和宫女纷纷退了出去。

    沈安微微皱眉,说道:“一个叫做小山先生的人教唆谋逆,秦展亮带着一百余心腹在军中挑唆鼓噪,神勇军炸营,臣侥幸赶到拦截……”

    他说的很轻松,可李璋却知道不轻松。

    韩琦也知道,谁都知道,这些简单的话语里隐藏的危机。

    若是当时神勇军失控,沈安就会被乱刀砍死。

    赵曙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说道:“为何行险?”

    行险?

    沈安一直没注意这个,此刻被提醒,他不禁有些后怕起来。

    “臣当时忘了。”

    “忘了?”

    赵曙不禁失笑,说道:“旁人大抵会吹嘘自己多无畏,多忠心,可你却说忘了……”

    宰辅们也笑了起来,包拯说道:“陛下,沈安年轻,说话却直爽。在那等时候,他估摸着也没法去想为什么。等想到了,估摸着也怕了。”

    赵曙讶然,“是了,朕却问的有些傻。”

    就如同是后世那些傻缺记者追着见义勇为者问话:“请问您在救人之前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

    想个屁!

    那就是本能反应!

    如果想了,多半就会犹豫,或是旁观。

    曾公亮笑道:“臣当时在邕州,沈安蛊惑臣上阵杀敌,臣当时记得……他说谁是大丈夫,男人的东西可还在……臣就看到他冲了上去,浴血厮杀,臣就脑子一热,什么都没想,就这么提着长剑上去了。”

    老曾当年在邕州追杀敌军,消息传来时满朝文武震惊,都觉得他算是开了文官杀敌的先河。

    现在他披露了当时的心路历程,大家以为会有些让人热血沸腾之处,没想到竟然这般平淡。

    韩琦好奇的问道:“事后呢?”

    “事后?”

    曾公亮笑道:“老夫吐了战马一头一脸,还跌落马下,幸而被人救了。事后老夫就在想啊……发现当时确实是挺大胆,若是不上去杀敌,定然会后悔,一辈子都会后悔。”

    就那么简单?

    不杀敌就会后悔。

    曾公亮点点头,表示这就是自己的心路历程。

    赵曙赞道:“虽然并无动人心魄之处,但这却真实,让朕都想临阵观战。”

    众人都面面相觑,心想你可别去弄什么御驾亲征。

    当年真宗被寇准逼着来了个御驾亲征,大宋军队果然士气大振,然后扛住了辽人,最后辽人无计可施,只得索要了钱财离去。

    那就是澶渊之盟。

    不论澶渊之盟的对与错,单说御驾亲征,这效果确实是杠杠的,可风险却不小。

    若是战败,帝王被俘,大宋就可以收拾收拾,洗洗睡了。

    不会再有第二个寇老西了,也不会再有第二个无能没主见的真宗了,所以御驾亲征就该成为绝响。

    包拯看沈安身上没伤,就问道:“城中杂乱,果果他们呢?”

    韩琦皱眉道:“这里是宫中。”

    现在是公事时间,你扯什么孩子?

    包拯振振有词的道:“他为了官家去拼命,家中的妻小谁来照看?还不得提心吊胆的?”

    韩琦别过脸去,不想和他较劲。

    “还好,如今她们在城外。”

    这些事迟早会被人说出来,所以沈安选择了坦然。

    “那个小山先生……”

    赵曙的眼中多了冷色:“是哪里人?”

    沈安说道:“北边那位郡王的人。”

    大宋没有什么东南西北方向的封爵,北边的郡王,那就是北海郡王赵允弼。

    赵曙的眸子一缩,冷冷的道:“他先前想逼宫,朕还在想他哪来的底气,原来底气就是神勇军啊!”

    韩琦后怕不已,“陛下,此事要赶紧,否则那人怕是会跑。”

    赵曙笑道:“赵允弼跑不了。你是说那位小山先生?沈安,可觉得辛苦吗?”

    他并未使唤张八年,可见对宫中和军中的力量目前依旧不大信任。

    沈安是他潜邸时的旧人,对郡王府多有帮助,在此刻自然是他最信赖的人。

    沈安说道:“臣也想见见那位小山先生,想看看他为何动这等心思。”

    赵曙点头,“去吧。”

    ……

    今日的汴梁城中灰烟冲天,每家每户都在烧纸,烧香烛。

    北海郡王府里没有烧,但外面的灰烟依旧飘飘洒洒的落进来。

    春天来了,万物都在生长,庭院里的花树新芽嫩绿。一泓池水里,鱼儿悠然游动。

    赵允弼的脸颊青肿,但却神色从容。

    他松开手,一把粟米落进了水池里,几条鱼儿疯狂的扑了过来抢夺食物。

    “先前悠然自得,看似山中隐士,可一见到食物就矜持全无,可见世间的高洁大多是假。”

    赵允弼搓搓手,黏在手上的粟米落下去,又引发了一轮争抢。

    他侧身对张文说道:“当时你说应当要果断,最好是让秦展亮斩杀了韩德成,然后裹挟神勇军冲进宫中趁乱杀人……”

    张文的马脸上全是从容的微笑,他拍拍手,抬头道:“郡王,历来这等事都要果决。当年的太祖皇帝亦是如此。当年在陈桥时,他若是迟疑两日,这个天下可能还是周。上溯千年,无数人在谋反,不管是为了理想还是贪欲,他们用尽了手段……”

    “可成功者有几人?失败的为何会失败?”

    张文微笑道:“失败者或是没有这个实力,但最多的是用错了法子,或是不够果决。”

    赵允弼的目光中含着内疚之意:“老夫却犹豫了……”

    “老夫想试探一番,若是能兵不血刃最好不过,可……赵曙竟然神态自若,宰辅们都站在了他那边……那些郡王多在装傻。”

    张文笑道:“既然都登基了,那些臣子不是傻子。另立新君的风险有多大?大到会掉脑袋。当时某说此事不可为,可……某并未怪责于您,这便是……命……”

    他俯身伸手在水池里搅动了一下,那些鱼儿竟然不怕,反而是围拢过来,啄食着他的手指头。

    “这些鱼儿习惯了没人杀它们,渐渐就忘却了危险,于是以为这样能行,那样不行……可这个世间终究还是要用刀枪来说话,谁的刀枪更锋锐,谁就会赢。”

    他弹动了一下手指,那些鱼儿猛地四散而去。

    “某看过一本书,叫做什么石头记,里面写了不少有趣的事。”

    张文负手站在那里,自然有潇洒之意。

    “某最喜欢那几句,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某在郡王府里正是期待那一日。”

    赵允弼微微叹息,唯有苦笑。

    “如今某知晓没了那一日了,那石头记里却又有几句……”

    他缓缓走向自己的房间。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他的声音清朗,并无半点惶然绝望。

    赵允弼失败,作为郡王长辈,赵曙自然不会杀他,不过以后就只能在府里煎熬度日。可张文作为智囊却逃不过那一刀。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张文微微抬头看着密布灰烟的天空,说道:“帝王能至此,当流芳千古。”

    整个汴梁都在为了赵祯悲痛,稍后消息传出去,这个天下将会恸哭。

    这样的人生怎能让人不羡慕?

    赵允弼就羡慕了,可他再无机会。

    “可有人却会遗臭万年!”

    张文回身,看着带人进来的沈安笑道:“待诏这是来要某的命吗?”

    沈安点头道:“今日你等若是得逞,汴梁将会成为血海,他是郡王,靠着会投胎逃过一劫,可你却不行。”

    赵允弼盯着沈安,眼中的杀气再也无法掩饰:“你竟然能压住神勇军,为何?”

    他们只是得知沈安率三千人压住了神勇军,却不知道具体情况。

    “心急如焚了?不,是五内俱焚了?”

    沈安看着他,鄙夷的道:“你的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知道为何吗?”

    赵允弼摇头,沈安说道:“当时最妥当的手段就是蛊惑那些将士们斩杀了韩德成,这样大家都上了贼船,这股子力量谁能挡?就算是挡住了,死伤必然惨重。”

    赵允弼看着张文,先前的些许不信任全数消散,“铭桓,老夫错了。”

    张文洒脱的一笑,“郡王无需自责,某说过了,这便是命。”

    天命不在你,所以你自然错漏百出。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