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异动,紧张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52章 异动,紧张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沈安出现在了万胜军中。

    “有旨意!”

    沈安看着黄义,目光中带着探寻,“列阵吧。”

    黄义目光坚定的道:“待诏恕罪,某要先看旨意。”

    沈安眼中多了些满意,就出示了旨意。

    看了旨意之后,黄义说道:“某愿听待诏号令。来人,列阵。”

    号角长鸣,折克行单手按着刀柄,低声道:“安北兄请看!”

    营地里传来了催促声,瞬间就多了杂乱的脚步声。

    无数将士从各处蜂拥而出,他们穿戴整齐,全副披挂。

    阵列迅速成型,沈安满意的道:“不管如何,那么快就能集结列阵,算是操练有成了。”

    黄义堆笑道:“多谢待诏夸赞,此事却是遵道在管,某只是占了便宜。”

    沈安和折克行就是亲兄弟般的交情,这时候把功劳丢在折克行的头上沈安必定欢喜。

    至于功劳……折克行的未来在西北,而不在京城,所以这个功劳最终还是会回来,被他黄义受用。

    此人的算盘打的响亮,沈安微微摇头,走到阵列前说道:“陛下去了。”

    他低下头,众人低头。

    稍后沈安抬头,说道:“新皇登基,城中有些异动,城外也有些异动。”

    气氛马上就紧张了起来。

    沈安的目光在军士的身上转动,身后的折克行按刀在盯着那些将领。

    “官家令某看住京城,某第一个就想到了万胜军,你等可能镇压京城!?”

    他的目光锐利,声音肃然。

    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荣耀,此后会成为万胜军的光辉履历。

    “能!”

    六千余人的大喝,声音震耳欲聋。

    沈安满意的道:“官家给了你们争取荣耀的机会,谁想放弃?”

    没有人说话,沈安说道:“那么……今日的皇城将会由你等看守。”

    “出发!”

    军队来了!

    汴梁城中到处都是香案,那些百姓点燃香烛,点燃纸钱,虔诚的为驾崩的皇帝祈祷着。

    无数火焰让这个春天多了些燥热。火头上,纸钱的灰烬被热气流冲了起来,伴随着遮天蔽日的烟雾飞上天空。

    今日的汴梁再无阳光。

    万胜军的到来让这些悲伤停顿了一瞬。

    皇城外,那些百姓轮流在祭拜,军队的到来依旧不能阻拦。

    黄义有些焦躁的道:“待诏,可要驱赶?”

    沈安摇头:“万胜军不是对付百姓的。”

    黄义心中一凛,就指挥麾下站在两边。

    “派人去查探京城各部,若有异动,马上来报!”

    沈安已经进入了角色,此刻满脑子想的都是杀人的事。

    “哥哥!”

    沈安恍惚了一下,抬头四处张望。

    “哥哥!”

    他随着声音看去,就在左边看到了妹妹,还有妻子。

    这个时候出来是找死吗?

    沈安有些怒了,正准备过去,却看到了黄春和严宝玉。

    他们的后面是乡兵。

    乡兵们都穿着便衣,但腰间却有些鼓鼓囊囊的。

    “看好这里。”

    沈安摇着头过去,杨卓雪松手,果果就跑了过来。

    “慢些慢些!”

    周围的人很多,闻小种冲了过去,和过来的黄春一起护住了果果。

    边上突然伸出一只手抓向了果果,闻小种随即挡在果果的身前。

    那只手抓住了他的腰带,手的主人脸上的狂喜刚变成愕然,闻小种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

    只是一巴掌,男子的半边脸就没法看了。

    闻小种的眼中全是红色,他单手抓住男子的咽喉,然后猛地发力。

    “慢!”

    黄春刚想叫他留活口,可却晚了些。

    男子的咽喉被捏碎,呼吸断绝,就和上岸的鱼儿般的在挣扎着。

    这人救不活了!

    沈安走过去,不着痕迹的挡在了妹妹的身侧,顺带把妻子也拉过来,笑道:“你们这是……包袱呢?”

    要跑路怎么会没包袱?

    杨卓雪看着没有慌乱,反而是有些兴奋:“官人,黄春来说怕城中有事,准备护着妾身和果果去城外,只是妾身和果果担心您这边,就说来看看。”

    干得好!

    沈安冲着挡在外面的黄春微微颔首,黄春兴奋的脸上都在发光。

    沈安被找去有事,这是沈家最虚弱的时候,黄春没有得到通知,却带着邙山军悄然进城准备应变,这个反应很快,让沈安很是欢喜。

    这个春哥,可以托付大事啊!

    “哥哥,官家去了吗?”

    果果还不知道什么是去了,但是见众人神色哀伤,就有些感同身受的难过着。

    “是。”

    果果见过赵祯,但却没多少印象,大抵就是一个陌生的老爷爷。

    “闻小种杀气太重了。”

    黄春低声说道。

    闻小种那边已经来了巡检司的人,有乡兵过去交涉,巡检司的人大抵是认出了死者,就说什么要带走闻小种。

    沈安走了过去,低声道:“此人谋逆,你们要为他张目吗?”

    巡检司的人见到是沈安,马上就慌了。

    “小人不敢。”

    “拖走!”

    这等渣滓死了也是白死,沈安拍拍闻小种的肩膀,“你这是在为民除害,杀得好!”

    汴梁的泼皮不少,但是这等敢抢人的泼皮却罕见。

    那几个巡检司的人嘀咕着,大抵也知道那泼皮平日狠辣,就拖走了尸骸。

    闻小种看着前方的果果,嗯了一声,目光渐渐柔和。

    那是他心中的柔软之地,谁敢去触碰,那就是找死。

    几个斥候疾步而来,眉间看着有些紧张。

    “待诏,神勇军里面有骚动!”

    折克行低声道:“神勇军是步卒……有二十个指挥,兵力和万胜军差不多。”

    “带一半人走!”

    沈安带了一半人走了,有人飞快的把消息传了进去。

    赵曙在守灵。

    宰辅们也在,在这个时候他们必须要齐心稳住,只要过了今天,事情就好办了。

    韩琦站累了,就靠在墙上和曾公亮说话:“……宗室中,北海郡王最为阴沉,老夫本就在等他跳出来,亲从官都准备好了,可没想到那位竟然冲进来就是一拳,反倒是让老夫恍然大悟。什么口舌之争都没用,还不如一拳。”

    赵允让的悍然一拳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习惯了用舌头解决问题的宰辅们觉得捅破了些什么。

    曾公亮低声道:“看到那人被打倒时,你觉着如何?”

    韩琦坦然的道:“舒坦。”

    曾公亮揉揉发酸的老腰,偷看了赵曙一眼,说道:“用拳头来说话真的舒坦,怪不得沈安愿意去打断别人的腿来抵消功劳,老夫也有些……”

    两人相对一视,都觉得那种感觉真的舒爽。

    “陛下……”

    陈忠珩很勤快,今天他走的路大抵能让一个正常人瘫软,他可依旧脚步矫健,“陛下,外面传来消息,神勇军有骚动……”

    赵曙本是在发呆,闻言目光一冷,问道:“沈安呢?”

    “沈安带了三千人去。”

    “三千人……”赵曙看向了李璋:“神勇军如何?”

    李璋的眉间多了愁色:“神勇军二十个指挥,差不多七千人。”

    赵曙面色一变,“那他怎么只带三千人去?”

    李璋看了镇定的赵仲鍼一眼,说道:“因为他怕这是声东击西,所以必须要留下一半人看守皇城。”

    “很周全,可那边却有六千余人!”

    韩琦的面色铁青,说道:“调兵吧陛下,臣担心沈安一旦镇压不住神勇军,整个汴梁都会乱起来。”

    赵曙的呼吸紧了一下,看向了李璋。

    这个时候他把李璋留在宫中有几层意思,一是扣押,二是以备咨询。

    “先帝在时,曾在席间赐酒三杯,韩卿。”

    他的神色中多了冷意。

    韩琦躬身:“臣任凭陛下差遣。”

    他早就站队了,而且功劳不小,所以不可能会改弦易辙,赵曙自然信任他。

    赵曙说道:“沈安也有一杯酒,他如今冒险率军去镇压,即便是败了,也是忠心耿耿……”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沈安堪称是勇。

    这样的沈安无法指责。

    赵曙看着李璋:“李殿帅。”

    李璋躬身:“臣粉身相报。”

    赵曙微笑道:“如此就好。”

    他眨动了一下发酸的眼睛,说道:“此刻不能动,一动……就乱了。”

    韩琦还在思考,曾公亮已经反应过来了,“若是调兵,谁都会知道出了大事,到时候那些贼子若是从中作乱,汴梁就乱了呀!”

    “陛下!”

    外面进来一人,却是张八年。

    “陛下,有人翻墙准备进宫,在城头时被发现,已经被斩杀……”

    赵曙的眼皮子跳了一下,“朕这个皇帝倒是做的有趣,才将登基,就来了不少贼人,这些贼人意欲何为?”

    竟然有人硬闯皇宫,这事儿可以和赵祯在时的那起谋逆案相提并论了。

    这是登基没选对日子吧……

    韩琦右手握拳,重重的捶在左手手心上,恨恨的道:“那些贼子都该千刀万剐,可沈安那边怎么办?”

    欧阳修身体最差,此刻已经撑不住了,他气喘吁吁的道:“沈安那边……要不让他回来,好歹守住皇城了再说。至于其它的,看看谁最忠心,捧日军如何?调动捧日军去镇压!”

    “捧日军是骑兵!此次……不能动。”

    步卒就算是要造反,破坏力也没骑兵那么大,所以还是把骑兵给憋着吧。

    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不时长吁短叹。

    赵仲鍼觉得这是活该!

    摒弃武人进入中枢的恶果开始出现了,若是在场的人中间有一位宿将,此刻定然能分析的妥妥当当的,安排的井井有条的……

    可这里谁是宿将?

    韩琦这位名将就别提了,曾公亮是个棒槌,欧阳修更擅长耍嘴皮子……

    枢密使张昇七老八十了,压根不懂。

    最后就是李璋这位殿帅,算是全职武人,可依旧然并卵。

    李璋是由文官转为武将,作为赵祯的表兄弟被看重,并执掌殿前司,专门看守汴梁安全。

    可对于武事他也是大半个门外汉,无法给出正确的判断和建议。

    韩琦如热锅上的蚂蚁在转圈,看得人眼晕。

    赵曙的心情也在爆炸边缘,见他转来转去就有些闷,“韩卿……”

    韩琦止步,“陛下,臣心中不安。”

    “臣也是。”

    曾公亮也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大家面面相觑,才知道彼此都在压力之下有些扛不住了。

    赵曙淡淡的道:“如此,捧日军不动,骁骑军出一千。”

    韩琦点头:“好。一千骑兵,就算是神勇军破围也能冲散他们。”

    他在西北带过军队,知道骑兵对步卒的优势很大。

    “速去!”

    宫中再次有人狂奔,气氛渐渐紧张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