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一个国家的悲痛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50章 一个国家的悲痛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御医是被架着进了福宁殿,当他们到时,曹皇后已经控制住了福宁殿及周围。

    “马上诊治!”

    曹皇后坐在床的另一边,赵祯的嘴张开,发出一串无意义的声音,目光中带着惶然在看着她。

    “安心,官家,安心。”

    御医们见赵祯的面色青紫就慌了,赶紧诊脉,然后有人喊道:“生火!”

    生火熬药!

    另一人却等不得了,喊道:“针灸!马上!”

    银针被取出来,艾绒被点燃

    曹皇后亲自把赵祯的衣裳脱开,过程中两人各自有一只手在握着。

    御医咬牙看了赵祯一眼,然后下针。

    赵祯的嘴角流出了一抹白沫,有御医绝望的喊道:“艾绒!快,点燃了!”

    赵祯在看着曹皇后,眼中的惶然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曹皇后感觉他的手指头在动,就低头道“官家,您要说什么?”

    赵祯的眼神平静,带着些微笑,用食指在她的手心上缓缓写着

    “针弯了,谁有?谁有?”

    “快,官家的脉乱了!乱了!”

    那根食指在曹皇后的手心里缓缓移动着。

    曹皇后凝神看着,感受着。

    “章章”

    她认出了一个章字,可后面那个字却有些复杂,赵祯的手指渐渐无力

    “官家!”

    曹皇后抬头看去,说道:“臣妾臣妾认不清。”

    “药好了!”

    外面忙乱了起来,接着有人端着碗冲进来。

    赵祯的手无力垂落,他看着曹皇后,微笑着无声的重复说着一个字

    曹皇后定定的看着他的嘴,喃喃的道:“娘娘”

    章,后面那个复杂的字就是懿。

    他的生母李氏的封号便是章懿皇后。

    一个御医扶起赵祯,另一人扒开他的嘴,然后开始灌药

    赵祯已经不能吞咽了,药汁从他的嘴角流淌下来。他偏头看着曹皇后,眼中有期冀

    曹皇后的眼睛睁着,泪水缓缓滑落。

    她吸吸鼻子,点头道:“太后娘娘那里,臣妾会让人去禀告!”

    儿子要去了,他想和母亲在九泉之下相会,于是要遣人去通禀。

    赵祯的眼中多了欢喜之色,竟然灌进去了些药。

    “官家喝药了!”

    狂喜的声音中,赵祯缓缓移开目光,看着虚空。

    他从小就没有母亲的宠爱,他一直以为这是正常的,直至有人告诉他,那个女人不是你的生母,你的生母一直在默默的看着你,却不敢和你相认。

    刘娥那个恶毒的女人啊!她活生生隔开了我的母亲。

    他想感受母亲的温暖,却只能看着那浸泡在水银里的女人泪如雨下。

    此后他再想看到母亲,就只能从那幅画里。

    他的眼睛动了一下。

    一个微笑的女人缓缓从虚空中走来。

    她在微笑。

    很熟悉的微笑。

    那是母亲吗?

    母亲来接我了。

    赵祯的脸上浮起了笑容,就像是个孩子般的纯真。

    他缓缓抬起手,那几个御医神色哀伤,急忙起身避开。

    有人在哽咽。

    陈忠珩缓缓跪在地上,脑袋一下下的颤动着。他的嘴唇紧抿,泪水划过脸庞。

    曹皇后缓缓站起来,她的脑海里全是空白。

    那只手缓缓落下,赵祯叹息了一声。

    “娘”

    这是他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声音。

    不是大宋。

    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仁君名号。

    也不是那些他一直牵挂着的百姓。

    只是一声娘。

    曹皇后低头,泪水从眼中滴落。

    “官家!”

    那些御医跪下了,泪如雨下。

    “官家!”

    那些内侍和宫女跪下,哽咽声不断……

    曹皇后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丈夫缓缓闭上了眼睛。

    你去了

    曹皇后擦去泪水,吩咐道:“看好医官!”

    陈忠珩爬了起来,“是。”

    有人带着御医们去了偏殿,他们的命运将会在几天之内决定。

    陈忠珩哽咽道:“圣人,该请宰辅们进宫了。”

    曹皇后木然看了一眼外面,说道:“深夜开宫门,那是授人以柄。让人悄然出去,别说缘由,只让宰辅们黎明入宫。”

    “是。”

    “还有,去厨房弄粥来,就说官家饿了。”

    “是。”

    “封住我住的地方,那些内侍宫女谁敢擅自离开,死活不论。”

    “是。”

    曹皇后就站在那里,有人说道:“圣人,可要告知皇子吗?”

    这个时候很敏感,是不是让皇子出来主持大局。

    曹皇后摇头,“他的地位稳固,此刻最好不动。少犯错。”

    她缓缓坐在了床上,看着带着微笑的丈夫,喃喃的道:“你这便去了,我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吃东西太多让你厌弃,可我却不高兴”

    她就这么呆呆的坐着。

    天色渐渐明亮,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圣人,宰辅们来了。”

    曹皇后缓缓转动脑袋,脖颈那里发出了咯吱的声音。

    “让他们进来。”

    宰辅们进来,当看到赵祯时,韩琦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泪水滑落,然后跪倒在地上。

    “官家”

    曹皇后遣人出宫报信,虽然没说具体的事,可他们却都猜到了。

    猜到是一回事,见到是一回事。

    “官家!”

    包拯嚎哭着,他知道自己的君王去了可却舍不得。

    “请了皇子来。”

    韩琦抹去泪水,现在他必须要主持大局,没有时间悲伤。

    赵曙随后来了。

    此时赵祯已经被包敛起来,看着神态祥和。

    赵曙的嘴唇动了一下,然后跪下,“爹爹。”

    这个男人给了他终身难忘的难堪,但最后还是选择了他。

    韩琦忍泪道“请大王随后继位。”

    欧阳修吸吸鼻子,喊道:“给大王更衣!”

    赵曙麻木的站着,任由那些人给自己换上了御服。

    韩琦说道:“马上召三衙都虞侯以上,宗室刺史以上进宫。”

    “召百官入宫!”

    “让王珪草拟遗诏!”

    一道道的命令有条不紊,气氛渐渐安稳下来。

    韩琦走到赵曙的身侧,低头道:“大王,此刻可要通禀天下吗?”

    赵曙微微点头。

    韩琦看看左右,最后指着麻木的陈忠珩说道:“你去,把消息传出去。”

    陈忠珩伺候了赵祯多年,那么最后一程自然也该是他。

    陈忠珩木然点头,然后转身出了大殿。

    一路上他遇到了百官和宗室,他就减慢了速度。

    他缓缓看着这熟悉的宫中,却觉得多了陌生。

    “陛下万岁!”

    一个宏大的声音传来,陈忠珩知道这是新皇登基。

    由于赵祯驾崩的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所以赵曙必须要尽快登基,减少意外。

    可是我的帝王呢?

    他缓缓走过那些地方,身后的内侍和侍卫们都在垂泪。

    被声音惊动的人们走出来,看到陈忠珩的打扮和模样,有人就哭了出来。

    “官家!”

    “官家啊!”

    那些内侍宫女跪在地上,嚎哭声渐渐传开。

    陈忠珩缓缓出去,到了政事堂那边时,那些官吏们都站在外面,见他过来,都缓缓跪下。

    “官家去了。”

    陈忠珩出了宣德门,外面就是御街。

    繁华的御街上人流如织,在看到陈忠珩后,这些繁华都停滞住了。

    “铛!铛!铛!”

    宫中传来了钟声。

    陈忠珩看着这些人,他仰起头,任由热泪滚落下来,奋力的喊道:“陛下去了!”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长长的御街仿佛被人施展了定身法,所有人都在发呆。

    “官家”

    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跪了下去,老泪纵横的喊道:“官家去了!”

    瞬间,御街上再无站立之人。

    “官家去了!”

    百姓们嚎哭着,声音汇聚在一起,渐渐的传了出去。

    嚎哭声从近到远,远处得了消息的百姓也在嚎哭。

    整个汴梁都在悲伤。

    “官家去了,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百姓失去了仁慈的帝王,他们伤心欲绝。

    一条小狗站在跪倒的人群中间,眼前的景象让它有些好奇,于是就顺着跑了上去。

    那些泪水滴落,暮春的泥土贪婪的在吸收着这些苦涩的水分。

    小狗一路往前跑。

    往日它这么跑的话,那些人会叫骂,会踢打。

    可今日什么都没有。

    所有人都在恸哭。

    小狗突然止步,歪着脑袋看着左边一个男子。

    男子双手撑在地上,微微抬着头。泪水挂满了他的脸。他的嘴张开的很大,能看到里面的黄板牙

    鼻涕顺着流淌下来,他没有丝毫察觉,只是用力的呼吸,然后用力的嚎哭

    “官家”

    几个读书人在嚎哭着,再无半点温文尔雅。

    早些年有考生远赴京城赶考,在殿试中落榜,只能归家。可这归途漫漫,寒门學子竟然要一路乞讨归去,有人甚至为此自尽。官家知道后,心痛的说以后的殿试再也不黜落考生了。

    这就是后世殿试不黜落考生的来由。

    无数人在嚎哭。

    这座当世第一的城市在嚎哭。

    无数悲伤在汇集。

    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帝王。

    那位帝王仁慈,哪怕是觉得皇宫局促,可在想扩建之前依旧会和邻居们商议。邻居们拒绝拆迁,他只是笑呵呵的停止扩建,继续住在局促的皇宫之中。

    他听闻百姓受苦会落泪,感同身受。

    下面一旦禀告地方百姓受苦,要求减免赋税,他总是会答应,从不迟疑。

    他总是这般仁慈,对待自己却异常苛刻。

    小狗跑到了陈忠珩的身前,微微摇动着尾巴。

    陈忠珩低头,想起了自己的帝王。

    宫中的内侍和宫女犯错后,若是被官家知道了,他总是笑呵呵的说不碍事,不必处罚。

    宫中人希望他能长命百岁,直至永久

    可是他去了啊!

    他泪流满面的再次抬头,就看到了沈安。

    泪流满面的沈安

    两人静静的相对站立。

    “官家去了?”

    “是。”

    这是沈安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悲痛,他的脸颊在颤动着,继而浑身在颤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