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因为还有我(为盟主‘我家乐乐最可爱’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48章 因为还有我(为盟主‘我家乐乐最可爱’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邙山一脉……”

    宰辅散去,赵祯叫来了张八年。

    “邙山那边还是没找到?”

    他的神色淡然,眼睛微眯,让人看不到任何情绪。

    张八年心中凛然,说道:“皇城司在邙山常年有十余人在,哪怕是风雪交加也不停止搜寻……他们抓到了不少盗墓贼,依旧没发现邙山一脉的踪迹。”

    上面没有声音,张八年有些不自然的活动了一下手腕。

    他的手就像是被风干的一样,只是一动,就有些阴森森的气息散发出来。

    赵祯微微眯眼,淡淡的道:“不少人说杂學无用,那是因为他们只看到了科举,科举不考杂學,自然无用。可千里眼、神威弩,金肥丹……包括今日的酒精杀毒,这些东西让人震惊……”

    “震惊之余,我在想……沈安弄出来的这些东西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大宋,从军中到农户……”

    张八年微微抬头,眼中有些冷色。

    赵祯笑了笑:“那个年轻人很聪明,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也知道什么不该做,这样的人才能长久。”

    “官家,圣人来了。”

    曹皇后进来,见他精神不错,就喜道:“官家的身体看来恢复了许多,可喜可贺。”

    赵祯点头道:“新开的药方不错。”

    “那就该赏他们。”

    军中就是要赏罚分明,曹皇后是武将世家出来的,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她坐在边上,赵祯看了她一眼,说道:“刚说到沈安,你对他怎么看?”

    “沈安?”

    曹皇后迷惑了一瞬,然后浓眉微微一挑,爽朗的道:“那个年轻人狡黠,开始是拿曹家人立威,这是知道曹家不敢动弹,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可见他平日里的纯良大多是假的。”

    “哈哈哈哈!”

    赵祯忍不住笑了起来,有宫女给他拍背,他摆摆手,笑道:“他那时在汴梁孤立无援,就认识一个包拯。找一个人来收拾,也是想告诉汴梁人,沈家的胆子大的没边了,还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叫做什么?”

    “肆无忌惮!”

    “不,叫做初生牛犊不怕虎。”

    赵祯笑了一阵,曹皇后见他心情好,就说道:“殿试在即,官家要不也走动走动?”

    “好。”赵祯起身试着快走了几步,满意的道:“感觉不到有病,也该出去走动走动了,也好告诉那些人,朕又回来了。”

    官家又回来了!

    这个消息放出去,汴梁城中大多欢欣鼓舞。

    殿试就是在这个气氛中开始了……

    马英坐在殿内,题目出来时他只觉得脑海里平静如水。

    到了此时,成绩并不是第一位。按照沈安的说法,你得把自己的政治观点通过文章表达出来。

    马英闭上眼睛,静静的想着……

    殿内的太學考生们几乎都是这个模样,赵祯低声问道:“这是为何?”

    这姿势就像是得道高僧,这个沈安不会把太學的學生们教的心如止水吧?

    “这是在想题目吧。”

    稍后太學的考生们睁开眼睛,纷纷拿起毛笔书写。

    他们的神色严肃,仿佛是在写着关于大宋前途的文章。

    “太严肃了些。”

    宰辅们偷空也来了,想看看今年可有哪些年轻俊彦。

    赵祯也是这么觉得的,只是不好问。

    一直等到考试结束,陈忠珩谄笑着说去问问,然后恰好抓到了马英。

    稍后他回来了,说道:“臣问了他先前为何这般严肃,他说沈安说过,如果说省试是进入官场的敲门砖,那么殿试就要抛弃名利之想,扪心自问,把自己对大宋的看法通过文章写出来,去告诉官家和宰辅,去告诉天下,太學人是怎么看这个大宋,是想为这个大宋做些什么……”

    赵祯心中一动,就问道:“他想告诉朕什么?”

    陈忠珩说道:“他说道和术当并存,当道不可为时,则用术。什么……把道供起来,用术即可,慢慢的再去改变道。臣不懂这话。”

    “朕懂。”

    “老夫懂。”

    赵祯和宰辅们都懂,所以才有些纠结。

    所谓的道就是当今的主流思潮,革新就是和这些主流思潮碰撞。范仲淹就是败了,在这个主流思潮前碰了个头破血流。

    而马英的想法就是不去理这些主流思潮,咱们悄悄的干,一点点的干。等到了某个时候,整个大宋焕然一新,那些主流思潮自然再无容身之地。

    “他还是在想着新政之事,并通过在太學的教导,教出了这么一批人来。官家,以后这批人就会是新政的支持者。”

    赵祯的神色有些复杂,在范仲淹失败之后,他对新政就再也没有了勇气,所以此刻听闻这些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表态。

    “他们不怕?”

    欧阳修觉得这些年轻人真的是胆大无畏,不禁就有些唏嘘起来。

    陈忠珩说道:“他最后说了什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说完后他发现现场安静了。

    赵祯本在沉思,此刻却微微皱眉,眼中有些情绪,关键是他的双拳紧紧地握着。

    “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对大宋抱着希望,希望这个大宋能变得更好。他们自信,让朕有些沮丧于自己的颓废……”

    赵祯突然笑了:“诸卿,看好这些年轻人,如何?”

    韩琦躬身,“敢不从命……”

    宰辅们齐齐躬身。

    这一刻仿佛是有种神圣的东西在降临,连最不服气别人的韩琦都在感动之中。

    这些就是大宋的未来,而现在他们将会经受自己的打磨,想着这一点,大家的心中就有些激动。

    殿试的结果出来的很快,当东华门外唱名时,汴梁城陷入了狂欢之中。

    沈安就在这个狂欢中进了宫。

    赵曙在偏殿接见了他。

    一段时间不见,沈安发现赵曙竟然胖了些,可见宫中养人。

    “朝中不少人想把自己的子弟送进太學,可却被拦住了。”

    自从太學在科举中发力后,那里就成了香饽饽,许多人都想进去。

    沈安抬头道:“大王,太學是为大宋培养人才的地方,臣希望那里是净土,权利最好不要进去。”

    赵曙看着他,缓缓说道:“我已经拒绝了。”

    那些人上了奏疏没人管,后来就找到了和沈安交好的赵曙这里,想迂回救国,可惜还是被拒绝了。

    “官家对太學多有夸赞,你要好生看着,莫要让那些學生步入歧途。”

    “是。”

    沈安知道这是告诫,让自己关注太學的教學情况,莫要出现歪门邪道。

    赵曙看着他,微笑道:“仲鍼最近的文章大有长进,甚至还秉烛夜读。”

    那么乖?

    沈安觉得这不像是赵仲鍼。

    那小子的腹黑本性被他给激发出来了,文章诗词对他来说只是个点缀,若非是有人盯着,他非得要把那些书给烧了不可。

    这样的一个腹黑小子竟然學乖了?

    沈安抬头,见赵曙笑的很欣慰的模样,心中就为赵仲鍼点了个赞。

    那小子终究还是在宫中把演技给修炼到家了呀!

    “去吧,官家那边要见你。”

    ……

    宫中没有风景,有的只是高墙和殿宇。

    等见到赵祯时,这位皇帝正在外面散步。

    春风微暖,吹的人心旷神怡。

    沈安拾级而上,行礼,赵祯说道:“殿试时听了考生的话,太學你做得很好。”

    “臣惶恐。”

    沈安低头。

    春风吹在他的身后,但却没带来温暖。

    “要慢慢的来,我就取你这一点……大宋急不得啊!”

    赵祯缓缓踱步,沈安跟在侧后方,保持着微微低头的状态。

    “国事纷杂,还有外敌威胁,但凡内部出些事,那些外敌就会趁机要挟或是入侵,所以不能急,要多看看……”

    沈安觉得背有些冷。

    这是对革新的态度吗?

    陈忠珩冲着他使个眼色,示意别闹腾。

    那天赵祯听到了太學考生的话后,看似欣慰,但心中却有些忐忑。

    帝王年迈多病,就不喜欢折腾,最好缓缓而行。

    可那些學生都是年轻人,恨不能朝夕就能改变大宋。

    于是赵祯就叫他入宫,算是给个告诫。

    沈安觉得心中有些冷,赵祯回身,温和的道:“你还年轻,莫急,我会看着你们,缓缓的走。”

    这话里带着期许,很是暖人心。

    “臣惶恐。”

    沈安低头。

    赵祯含笑道:“仲鍼也还年轻,你们都年轻。”

    年轻人,朕看好你,不过目前的局势还是要稳稳。

    沈安告退,路上遇到了王崇年。

    王崇年笑的依旧很傻很天真,看着就想欺负一把的感觉。

    相距一段距离时,他低声道:“小郎君说不碍事……”

    赵仲鍼竟然知道赵祯的态度?

    沈安心中一震,看向王崇年的目光中就多了厉色。

    你敢忽悠我……弄死你!

    王崇年依旧是笑的让人想欺负他,“某办事,您放心。”

    沈安微微点头,心中那丝阴霾散去。

    那个小子还在呢!怕个屁!

    王崇年转了一圈,去要了一个瓶子,然后施施然的回去。

    庆宁宫中,赵仲鍼在看书。

    他单手执书,另一只手在桌子上轻轻叩击着。

    “小郎君。”

    王崇年把瓶子放在桌子上,低声道:“待诏出去了,看着神色自然。”

    赵仲鍼放下手,随手摸了一下瓶子,说道:“早上爹爹就说年轻人不能着急,我就知道有事,后续果然。否则官家不会让他进宫,可见殿试上太學學生的表现引发了些问题。”

    王崇年退后一步,不加置评。

    这是本分。

    赵仲鍼拿起书随手一丢,淡淡的道:“太學的學生不和光同尘,显得格外的有锐气,这让不少人感到了不安,官家也在不安,于是暂时压压,压太學几年。”

    王崇年听到这里就试探着说道:“小郎君,待诏看着没什么异样。”

    沈安的脾气就是不平而鸣,哪怕对方是皇帝,他也能梗着脖子讲道理,可今日这是怎么了?

    他觉得这不是个正常的沈安,所以有些担忧。

    赵仲鍼起身走了出去,用力的吸一口气,让春天的气息充斥在肺腑里,然后昂首道:“因为还有我。”

    ……

    感谢新盟主“我家乐乐最可爱”的盟主打赏,时隔几天又来一个盟主,心情愉悦。

    第三更送上,晚安,顺带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