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榆林巷,反杀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25章 榆林巷,反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而回到家中的沈安却有些头痛。

    一只小狗可怜巴巴的在厨房外站着,而在另一边,花花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同类,大有一口咬死它的意思。

    果果正抱着花花在嘀咕:“……不许你咬它,你做它的爹爹好不好?”

    花花的眼中全是不屑,狗头摇晃一下,还打了个响鼻。

    曾二梅从里面弄了一碗粥放在地上,小狗摇着尾巴凑过去,先是嗅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舔食起来。

    “哥哥。”

    见哥哥回家,果果马上就说了一通再养只小狗的好处,可沈安只是摇头。

    “不是咱们家养不起,而是花花这性子会和小狗打架,到时候家里鸡飞狗跳的不得安宁。”

    沈安前世养过狗,两只狗在一起时,那破坏力真的会翻倍。

    好不容易劝好了妹妹,沈安决定把小狗送人,苏晏来了。

    苏晏带来了礼物,还带来了一群學生。

    十多个學生站在院子里,沈安笑道:“某怎么看着有些兵强马壮的意思呢?”

    苏晏说道:“待诏,他们即将参加春试,说是来请您教诲。”

    庄老实在边上撇撇嘴,心想今日可是初一,在这个时候上门,铁定是来混脸熟的。

    “平日里好好學习了,那么此刻就无须担心什么。”

    沈安并未觉得有上进心是什么坏事,这些年轻人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他们憧憬未来,迫不及待的希望能过了那一关。但他们却有些担心,所以来寻求鼓励和认同。

    一个學生说道:“待诏,外面的學生大多都學了咱们的法子,今年……”

    他低下头,这是不自信的表现。

    沈安看着这些學生,笑道:“别担心这个,虽然都是多做题,可我们做的题和他们不一样。”

    學生们整日埋头苦读,对外界关注的不多,所以有些不解。

    沈安说道:“放心,题目不同,结果就不同。”

    这些學生明显不相信,沈安笑了笑。

    學生们坐了一会儿,沈安给他们开导了一番,至少他们告辞时看着精神不错。

    哥有做心理医生的潜质啊!

    沈安很是得意,等大门关上后,他的眼中多了冷色。

    “玛德!辽使这是疯了?”

    墙头上的陈洛双手一松,人就落了下来。

    “郎君,最少有三人。”

    沈安冷冷的道:“去问问黄春,嘉祐八年的第一天,可是偷懒了?”

    陈洛点头,悄然从后门出去。

    闻小种也悄然出去了。

    沈安站在正堂前,目光幽幽的看着关上的大门。

    庄老实在他的身边说道:“郎君,辽人的密谍……让皇城司的人出手不好吗?”

    “好是好,可此刻大宋需要用雷霆万钧的手段来震慑辽人,以免他们错误的以为这是个机会。”

    庄老实低头想了想,“郎君,您说的是官家一病不起吗?”

    “对。”

    沈安淡淡的道:“所谓席间演武,实则只是辽使想激怒大宋,然后看看官家的病情。如今他冒险启用了不少密谍,目的同样是如此。若是官家的情况不好……辽人定然会怂恿西夏人出手。”

    三国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但互相牵制是肯定的。

    “郎君,闻小种摸出去了。”

    “不管。”

    ……

    榆林巷的一户人家里,主人一家五口被绑在了卧室里,此刻只能无助的呜咽。

    而就在大门边上,一个男子趴在墙头上看斜对面的沈家。一个男子坐在下面,在警戒。

    “出来一个,是……陈洛。”

    “那个闻小种还是没动静?”

    “沈安喜欢游玩,这几日他们肯定会出门。”

    “那要不要干掉沈安?”

    “这里是汴梁,谁敢那么干,张八年会发狂,然后上天入地的追杀咱们。”

    坐在地上的男子问道:“你说若是咱们弄死了沈安,张八年会不会叫人去刺杀咱们的官员?”

    “肯定敢,否则皇城司就成了缩头乌龟。”

    男子摇头,漫不经心的道:“可和咱们没关系……嗯?”

    他觉得眼角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就偏头过去。

    一个小钎子高速飞了过来,本来是瞄准了他的太阳穴,此刻却因为他的偏头而变成了眉心。

    小钎子扎进眉心里,围墙上的男子听到了动静,就低头看了一眼,然后腰腹用力,准备翻出去……

    一个黑影正高速冲来,他必须要在黑影近身前翻出去,哪怕被人发现也好。

    黑影的手一扬,一个绳套就准确的套住了男子的脖颈。

    噗!

    男子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他双手抓住脖颈上勒的越来越紧的绳子,眼中不禁流露出绝望之色。

    闻小种边走边收绳子,近前时,单膝重重的跪下。

    噗!

    咽喉遭此重击,男子的眼睛翻白,剧烈的挣扎起来。

    “这就是闻小种?”

    就在隔壁一家的围墙上,几个皇城司的密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他躲在那里半个时辰,就等着这两人松懈的一刻,这耐心……”

    “他若是要刺杀谁,估摸着谁就得如芒在背。”

    “该我们动手了!”

    几个密谍点头,其中一人问道:“多少人?”

    “九人。”

    “地方!”

    “榆林巷五人,寺桥四人。”

    “发信号,动手!”

    “啊……”

    一个密谍仰天长啸。

    “动手!”

    “动手!”

    榆林巷瞬间就沸腾了起来,墙头上,树上,皇城司的密谍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冲了出来。

    几个男子装作顾客在对面吃东西,见状他们把摊子一掀,有人一脚踢翻炉子,顿时引发了一场骚乱。

    他们分开往两头跑,可皇城司的人却堵住了去路。

    几个男子相对一视,却不见慌张。

    他们摸出短刃,凶悍的冲了上去。

    “皇城司的人有弩弓啊!”

    沈安觉得这些人挺蠢的,不,是很傻。

    弩箭肆虐了一通,巷子里多了血腥味。

    沈安看完这场追杀大戏,打个哈欠问道:“辽人要心疼了。”

    “辽人在汴梁的密谍不少,可精锐却不多,今日出来的都是精锐,少了他们,皇城司能省许多事。”

    张八年站在沈安家的大门外,对于自己的手下动用了弩弓有些不满意。

    在他看来,皇城司就该以牙还牙,同样用刺杀的方式来干掉自己的对手。

    沈安却很满意:“能用弩弓杀人,就不要用刀枪。”

    “可这有些示弱。”

    既然是密谍,那就该悄无声息,动用弩弓和军队有何区别?

    沈安看着他,叹息道:“是面子重要,还是麾下的命重要?”

    呃!

    皇城司的人看到自己的都知脸红了。

    尼玛!他竟然会脸红?

    张八年永远都是那张死人脸,别说是脸红,脸都不会白一下。

    这话看来是顶着他的肺管子了,沈安丝毫没有得罪人的自觉,“那个……那些血腥味会吓到小孩子,是不是清扫一下?”

    张八年淡淡的道:“凭什么是皇城司?”

    沈安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有那种很悲痛的语气说道:“你们人多啊!”

    可你家人也不少!

    张八年身为皇城司都知,一般人哪里敢和他这般耍赖,今日一遇到沈安,他算是麻爪了。

    “辛苦了啊!”

    沈安转身进了家门,随即就听到他喊道:“二梅,给张都知弄几条腌肉!”

    皇城司的人面面相觑,都觉得沈安用腌肉来作为报酬真的是太过分了。

    你好歹弄些大菜慰劳咱们一番也好啊!

    众人都觉得自家都知会拒绝,所以有人喊道:“把尸骸弄走。”

    剩下的事儿咱们不管了,有本事你们就叫巡检司的人来干活。

    “叫人洒扫。”

    “都知……”

    众人都觉得张八年怕是病了。

    我皇城司何曾这般低三下四过啊!

    张八年负手而去,他看着天空,突然觉得不怎么看好。

    沈家的腌肉切成薄片,透过这个肉片看向天空,你会发生生机勃勃。

    还有那腌肉的香味……

    有松柏枝,有果皮,有果枝……据说要熏制一天一夜才行。

    这些味道都浸入到了肉里,挂在厨房的梁架上,每日烟熏着……

    ……

    “这个要用淘米水洗,洗刷干净……”

    沈安把洗刷好的腌肉放进水里煮。

    水开,腌肉在里面上下翻滚着。

    “看到没有?那些黑色的东西都被煮出来了,而且多余的盐也会被煮出来不少……”

    “看到了。”

    曾二梅有些赧然的道:“以前奴就想着盐贵,就不肯煮,直接上锅蒸……”

    “盐贵?”

    扯特么丹!

    “盐贵只是因为历朝历代都想借此赚钱,盐铁盐铁,这是官家两大赚钱的利器,可盐缺吗?不缺。”

    一旦放开生产,盐的价格会低的让人感动。

    “一家子吃那么咸的东西,也不怕给咸死了。”

    煮好的腌肉进锅蒸,蒸好后趁热切片。

    “一定要趁热,否则冷了不好吃。”

    沈安一边说一边切肉,一心两用很是从容。

    哥的刀法越发的出色了啊!

    “哥哥,好了没?”

    果果寻味而来,馋涎欲滴。

    “马上。”

    沈安切完最后一片,伸手拈起。

    肉片透明,仔细看去时,里面有许多的细微变化。

    把肉片塞进果果的嘴里,果果眯眼,任由那股子熏肉的味道袭来。

    “好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