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温酒斩辽人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23章 温酒斩辽人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闻小种出去,辽使点点头,大汉也跟着去了。

    辽使举杯看看左右,微笑道:“本想在此间比试,可却怕宋人见不惯血腥,所以就在外面罢了,咱们听个响动。”

    他说的云淡风轻,那些使者也微微点头,然后举杯共饮。

    辽使放下酒杯,满足的叹道:“待诏这是魂不守舍吗?”

    沈安在看案几上的一块扣肉,闻言抬头道:“不,只是在想着这块肉吃下去会胖多少。”

    众人不禁就笑了。

    沈安弄出了炒菜,如今炒菜不但在大宋发扬光大,在辽国和西夏也出现了模仿者,只是他们的水准有些一言难尽。

    “扣肉肥而不腻,好吃。”

    沈安吃了一块,然后举杯饮酒。

    辽使听到外面没动静,就说道:“该开始了吧?”

    沈安笑了笑,问道:“可听闻过温酒斩华雄吗?”

    辽使茫然,使者们都摇头,连大宋的官吏们都没听过。

    沈安只是微笑……

    呛啷!

    外面几乎是同时响起了拔刀声,众人都纷纷看向外面,连呼吸都屏住了。

    这一战会厮杀多久?

    “哈!”

    一声大喝率先传来,却是那个大汉的声音。

    辽使在微笑,“某赌……十息!”

    沈安也在微笑:“五息如何?”

    辽使问道:“赌注!”

    沈安笑道:“来不及了……”

    辽使冷笑,众使者都在笑。

    赌注都来不及说,你这是在想什么。

    铛!

    外面传来了第一声,这是长刀格挡。

    嗤……

    这个声音紧随而来,大部分使者不解,辽使和西夏使者却在笑。

    “这是割到哪了?飙血的声音这般大。”

    辽使的语气很是轻松。

    噗!

    人体倒地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是尖叫声。

    “杀人啦!”

    有寒风吹来,沈安嗅到了血腥味。

    很臭!

    长刀归鞘,然后有脚步声靠近。

    众人纷纷盯住了门口,但辽使的面色却变了。

    这个脚步声轻灵,而大汉的脚步声却沉重。

    难道……

    难道是旁人?

    脚步声接近,随即闻小种依旧是弯腰驼背的进来。他近前抬头,依旧是木然的模样。

    “郎君,那人死了。”

    很木然的语气,配上他那木然的表情,却让人心惊。

    辽使霍然起身,“谁干的?”

    他不认为闻小种能杀了大辽的勇士,所以怒道:“来人!”

    外面冲进来了两个辽人,他们面色惨白,进来后不由自主的看着闻小种。

    “谁杀了他?”

    辽使问的很是绝望,因为他看到了些不对劲的地方。

    两个辽人指着闻小种,其中一人低声道:“是他。”

    另一个说道:“只是一刀……”

    辽使心中一惊,看过去时,正好沈安拿起酒杯,含笑道:“酒尚温。”

    这便是北宋的温酒斩华雄!

    闻小种接过酒杯喝了,然后木然看了众人一眼。

    这一眼很是平常,可使者们都不禁后仰了一下身体,仿佛下一刻闻小种就会冲到自己的身前来,随手一刀就干掉自己。

    “郎君,小人告退。”

    随着沈安点头,闻小种告退,众人这才哗然。

    “这就是沈家的帮厨?”

    “没错。”沈安信誓旦旦的道:“他每日都会去厨房帮忙。”

    闻小种喜欢厨房,觉得有厨房的地方就有家。

    众人不禁惊叹了起来,觉得这个沈家果真是藏龙卧虎。

    “某家中还有几个不争气的下人,赶车的可以去太学授课,厨娘可以让人一见忘俗……”

    沈安举杯道:“这一杯……为了刚才的血腥。”

    辽使的面色终于变了,他用力捏扁了手中的银杯,冷笑道:“那只是某牵马的奴隶……”

    “奴隶也是人。”

    沈安很认真的道:“在大宋,主人不得轻易责罚奴隶,弄死了下人或是奴隶,哪怕你是宰辅,依旧不能免责……知道这是什么吗?”

    众人摇头,辽使轻蔑的道:“软弱无能才会让奴隶翻身。”

    众人都笑了起来。

    沈安起身道:“这是因为仁慈。在大宋人的眼中,自己的同胞值得珍惜。大宋不支持奴隶制度,大宋希望每一个百姓都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哪怕对方是宰辅,亦能不卑不亢……”

    众人都收了笑容,唯有辽使依旧冷笑。

    沈安看了他一眼,眼神轻蔑:“在大宋,某就算是落魄了,依旧能背着妹妹从雄州迁徙到汴梁。我们没有被驱赶,凭着双手就能活下去。在大宋,只要你有本事就能过的很好,你的本事越大,就活的越好……”

    他继续说道:“这无需看你的后台和出身……我们都知道,某些人从娘胎里爬出来就含着金钥匙,于是富贵,可一旦落魄,举家为奴并不罕见。可在大宋,这一切不会发生。”

    那些使者的眼中多了艳羡,看那模样恨不能就在大宋定居下来。

    此时的大宋文化昌盛,经济发达,堪称是世界第一。

    若是武功能跟上,这就是统御世界的帝国,无人能敌。

    沈安微笑道:“这便是大宋,它温文尔雅,并且宽容。它欢迎来自于各地的朋友……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刀枪。”

    他微微颔首,然后缓缓出去。

    直至他消失在门外,使者们这才清醒过来。

    有人叹道:“是啊!你们看看汴梁,各个地方的人都有,大宋并不歧视他们,只要遵守规矩,只要符合规矩,你就能在汴梁住下……”

    “在汴梁,每日早晨有头陀报时,你起床就能买热水和洗漱的东西,随后早餐就送上门来了……足不出户,你就能在家享受一整日,这个大宋啊!真是让人艳羡不已。”

    “还有,你去御街看看,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各国的货物都在两边贩卖,你想要的东西都能买到。”

    “那大相国寺才繁华,外面各种杂耍戏法,里面许多小摊,什么东西都有。”

    “还有码头,那些船靠岸,无数货物就被搬运上来,供给汴梁人使用。”

    “这个大宋……就是天堂……”

    是的,沈安也是这般认为的。

    “不要弯腰驼背,否则你以后找不到媳妇。”

    沈安准备回家了,闻小种骑马跟着侧面,警惕的盯着四周。

    他说道:“郎君,小人这是习惯了,这样旁人不会警惕。”

    “可沈家不需要你去刺杀谁,就算是要刺杀……你也能昂首挺胸。”

    有邙山军在,沈安并不认为汴梁有他攻不破的豪宅。

    若是愿意,他可以点燃皇城。

    闻小种有些茫然的看着前方,此刻是新年第一天,街上多了好些人。

    这些人穿着新衣裳,笑容满面的四处游荡,遇到相识的就拱手问好,站在一起说着自己的近况。或是找地方喝一杯……

    那些孩子在街上玩耍,有的到处乱跑,大人被撞到了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让小心些。

    这就是生活吧?

    闻小种心中有些茫然,“郎君,这个大宋……值得吗?”

    沈安为这个大宋做了不少事,不管文武,神威弩和金肥丹造福了无数人。

    “值得。”

    沈安微笑道:“这个大宋纵然有百般不好,可看着这些繁华,还有那些宽容,你不觉着该守护眼前的这一切吗?”

    闻小种不知道,他看着这些繁华,觉得有些不真实。

    赐宴就这么草草结束了,礼房的人赶紧报往各处。

    今日没有大朝会,可宰辅们却在政事堂里弄了个火锅聚餐,算是犒劳一下自己,稍后就准备放大假了。

    韩琦最喜欢这等热闹的场面,他举起酒杯主持工作,没几下就把欧阳修灌的诗兴大发,连续作诗五首。

    “这等酒,老夫当年能喝十碗!”

    欧阳修喝的面红耳赤的在叫嚣。

    曾公亮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赞道:“微甜,不辣,喝着很是舒服。”

    韩琦举杯道:“嘉祐八年来了,这一年,辽人依旧不会入侵,西夏人会蛰伏,交趾人被打了一顿老实了,大宋从未如此安宁过,诸君,为此喝一杯。”

    三人举杯共饮。

    “相公。”

    这时外面有人叫门,韩琦皱眉道:“初一还有事?进来。”

    门被推开,一个官员进来说道:“见过三位相公,刚到的消息,赐宴结束了。”

    韩琦点头道:“如此就好,明日的弓箭比试……这是辽人的挑衅,不办了。”

    按照传统,明天该是大宋和辽国使者比试弓箭的日子,可赵祯卧床不起,韩琦也没心思去敷衍辽人,干脆不办了。

    来人说道:“先前辽使就挑衅过了。他叫了随从挑战,说是生死勿论……”

    卧槽!

    韩琦皱眉道:“沈安怎么婉拒的?”

    在他的眼中,仓促之间的沈安也只能婉拒。

    来人抬头,眼中有钦佩之色,“沈待诏并未拒绝,叫了随从出战……”

    “鲁莽了!”

    韩琦皱眉道:“此等事没有先例,他直接拒绝了事不好吗?”

    来人笑道:“沈待诏的随从只是一刀就了结了辽人的勇士。”

    卧槽!

    欧阳修本事醺醺然,听到这个不禁喝道:“只是一刀?”

    来人点头道:“只是一刀。”

    欧阳修举杯痛饮,喊道:“痛快啊痛快!老夫又有一首词了……”

    韩琦却没工夫听他的词,问道:“沈安可羞辱了辽人?”

    曾公亮说道:“此时最好镇之以静。”

    在赵祯倒下的日子里,最好别惹事。

    来人的眼中多了亮光,那自豪感连醉醺醺的欧阳修都感受到了:“待诏并未羞辱辽使,只是说了一番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