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挖个坑,咱们家不差钱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615章 挖个坑,咱们家不差钱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最强兵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逆流伐清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赵曙的神色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淡淡的,仿佛万事不挂心。

    可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的眼中却多了警惕:“谁?”

    他在渐渐的变化着,从开始时对进宫的厌恶和抵触,到现在知道自保,中间过的很快。

    “不外乎那几人。”

    赵曙揉了揉眉心,沈安心中不禁一惊。

    大佬,你可千万别犯病啊!

    沈安不知道前世的韩琦等人为何会力挺脑子有问题的赵曙上位,但此刻犯病,终究会给人提供攻击他的借口。

    一个神经病能做皇帝?

    你怕是脑子有问题吧?

    赵曙做不成皇帝,沈安就得带着一家子跑路,跑的越远越好。

    所以你可不能再发狂啊!

    赵曙松开手,眉间多了倦色,说道:“赵允弼第一,赵允良父子第二,都是野心勃勃之辈。不过官家那边不会改主意,所以他们注定是白费功夫。”

    他这话说的很轻松,可沈安却轻松不起来。

    “大王,此事得打压下去。”

    要是任由他们折腾,宗室可就离心了。到时候大伙儿振臂一呼,说不定能把你给逼疯了。

    前世可不就是这样吗?

    前世赵曙不敢登基,直接被吓疯了,然后曹皇后就趁势垂帘听政……

    曹皇后还行,可终究压不住宰辅,成了和稀泥的人选,所以沈安希望赵曙能有始有终。

    哥,咱们能正经些吗?

    赵曙的双手猛地握紧,刚进来的赵仲鍼见了就说道:“爹爹,娘那边找您有事。”

    卧槽!

    这是要犯病了吗?

    沈安赶紧站起来,心中祈祷千万别发作,否则就膈应了。

    他这个毛病在外面发作没事,可在宫中事情就大了去。

    赵祯会认为他不堪重用,做了帝王会败家,被宰辅们控制。

    这种情况下自然要换人,而换人……

    那是要出人命的啊!

    赵曙的脸颊颤动一下,说道:“安北……此事你以为如何?”

    这是真的在情绪爆炸的边缘了。

    沈安放低了些声音,说道:“大王,您这边……那些宗室都是您的血亲,不该坐视啊!他们既然能去抚慰,那您这边为何不能呢?”

    赵曙大抵是在崩溃边缘,就急促的道:“官家不一定会同意,还有,这需要不少钱。”

    沈安尽量挤出些温和的笑意,说道:“大王,您肯定不能去,否则事情就大了,有人会说您在邀买人心……可仲鍼没事,在宫中百般无聊,臣以为该让他去看看。”

    他冲着赵仲鍼挑眉道:“年底了,该走走亲戚才好,不然亲戚们的心都冷了。”

    “是啊!”赵仲鍼赶紧说道:“爹爹,孩儿长到这么大,好像还没怎么走过亲戚,官家想来不会反对。”

    赵曙点点头,面色稍微好了些,不过依旧有些挣扎。他的眼皮子在跳,这就是情绪失控的前兆。

    “钱……”

    “咳咳!”

    沈安矜持的道:“大王,钱……咱不差钱。”

    “可那是你的。”

    赵曙的话让沈安几乎想落泪。

    大佬,合着你竟然还没有做皇帝的觉悟啊!

    天之子,这天下的东西都是朕的。

    这是好事,所以沈安正色道:“你大概不知道,仲鍼在暗香里有些份子。”

    赵曙嗯了一声,皱眉道:“他哪来的钱投进去?”

    赵仲鍼觉得被小看了,“爹爹,当初暗香才刚弄起来,没多少钱,那时候孩儿就用一块玉佩投了进去。”

    赵曙松了一口气,说道:“如此……某会去和官家说。”

    一般的事情赵祯不会不给面子,所以这事儿肯定成了。

    ……

    “走亲戚?”

    赵祯放下奏疏,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听到那咔嚓咔嚓的声音,就觉得不自在。

    “是。”

    赵曙用力呼吸了一下,趁着心情好转的片刻说道:“仲鍼以前在外面时和那些亲戚见面不多……”

    赵祯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如此也好。”

    赵曙告退,等他出去后,赵祯说道:“去问问。”

    陈忠珩出去,稍后再回来时身后跟着张八年。

    “官家,有几位郡王约好了明日一起去看看那些穷困的宗室。”

    赵祯觉得头很晕,他捂着额头道:“此事有趣,谁带的头?”

    这话里带着笑意,可却很冷漠。

    张八年知道这位帝王最忌讳的是什么,“官家,带头的是华原郡王父子。”

    赵祯的神色轻松了些,说道:“那对父子胆小如鼠,罢了……那个,仲鍼那边准备怎么做?”

    张八年冷冷的道:“说是去走亲戚。”

    赵祯重新拿起奏疏看了起来。

    张八年没动,在没有得到同意之前,他不能离开这里。

    这就是家奴!

    等看完这份奏疏后,赵祯又拿了一份,随口道:“抚慰自然是要花钱的,谁的钱多?”

    张八年说道:“沈安。”

    “是啊!”

    赵祯笑了一下,“明日会很热闹,我都想去看看那伙人的脸色,想必会很好笑。”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禀告道:“官家,判大宗正事、北海郡王求见。”

    赵祯的眼中多了玩味之色,说道:“让他来。”

    稍后赵允弼被引了进来,见礼后说道:“官家,今日天气冷,宗室里有不少人日子难熬,华原郡王找到了臣,说宗正寺是不是该出面给些钱粮……臣不敢善专……”

    他微微抬头,见赵祯在微笑,心中就是一喜。

    宗正寺本来就该管这事儿,只是赵祯善猜忌,以前没人来管。

    赵祯微笑道:“尽管去。”

    他不答应就是不仁慈,所以自然不会拒绝。

    等赵允弼走了之后,赵祯冷笑道:“也不知道是想做什么,不过朕这里稳坐如山,任你等有千般手段也无可奈何。”

    陈忠珩在边上见他心情不好,就笑道:“官家,明日小郎君那边也会去,到时候两边碰上,这边可没准备。”

    想想,沈安出手,那手笔会有多大?

    赵祯失笑道:“一边心中欢喜,一边躲着想给对方好看,这事有趣,让我恨不能明日出宫去看看。”

    沈安又在挖坑了……

    ……

    “多少家人?”

    “他们定了三十一家人。”

    赵仲鍼挠头道:“你怎么看?”

    “太小气了。”

    沈安觉得赵允弼他们的手笔太小了些。

    “要不……再加点?”

    赵仲鍼有些犹豫,“人太多的话,官家那边估摸着会有些不满。”

    人越多,收买的人心就越多,赵祯在这方面是小心眼,要是他发作了咋整?

    “你不懂啊!”

    沈安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看了边上的乔二一眼,说道:“口渴了,去弄茶来。”

    乔二看了看沈安身边茶几上的那杯茶,觉得沈安怕是眼睛不大好。

    茶水依旧在冒着热气,可沈安却视而不见,他不悦的道:“怎地?在这里做客都没茶水喝吗?”

    赵仲鍼冷笑道:“还不快去!”

    乔二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他躬身请罪,然后悻悻的出去。

    这是不想让某听下面的话吧?

    乔二在外面磨蹭了一下,然后远去。

    “他走了。”

    王崇年盯着乔二的背影,说道:“不许人靠近。”

    “是。”

    王崇年回身看了一眼里面,也退到了听不见里面说话的距离。

    “……官家老了,会想的比较多,一会儿猜忌是不是在收买人心,一会儿又会担心若是你爹爹掌握不住臣子,以后会成为傀儡……懂不懂这个道理?”

    “……懂一些,左右为难,优柔寡断。”

    沈安笑道:“人老就会怕死,怕死就会阻拦追赶者,甚至看到鲜活年轻的生命都会嫉妒。你走路雀跃一些他们也会艳羡……这种心态很正常,你爹爹那边不动,你去做,这样就能让他那边少些猜忌。”

    赵仲鍼诧异的道:“安北兄,你怎么知道官家在想什么?”

    沈安的眼珠子一转,却不能说自己是老鬼,只得托言小说。

    “你知道的,某在写石头记,里面的人物有孩子,有老人,某得代入进去,一会儿老,一会儿小,这样写出来才生动有趣。”

    “那么辛苦?”

    “肯定,而且压力很大啊!若是你们挑剔,某会越写越慢,会不断纠结,所以……慢慢的吧。”

    沈安为自己的断更找到了借口,回家后就用同样的借口敷衍了妻子。

    “去采买米面,还有肉禽,包括油,还有,去弄一万贯来,全部要铜钱。”

    书房里,庄老实一听就懵了,“郎君,一万贯现钱可不好弄啊!太多了。”

    一万贯就是一万串铜钱,动静太大了。

    沈安说道:“放在暗香,明日动用。”

    “是。”

    庄老实觉得自家郎君就是个不知愁的,花钱如流水。

    沈安从桌子下面摸出一块东西来放在眼前。

    “不够透明啊!”

    这是一块玻璃,不过透明度不够好。

    “做窗户怎么样?”

    富贵人家在冬天最大的矛盾就是光明和黑暗。

    为了保暖,房门必须要关闭,窗纸也得加厚。这样保暖倒是保暖了,可室内却很昏暗,让人提不起精神来,整日昏昏欲睡。

    若是弄个玻璃窗呢?

    尼玛!要发财了呀!

    “哥哥……”

    果果一溜烟就冲了进来,嚷道:“哥哥,咱们家穷啦!”

    沈安一怔,见她脸蛋红扑扑的,就摸摸额头,说道:“小心吹风,还有,谁告诉你咱们家穷了?”

    “官家。”

    果果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哥哥,神色有些黯然,“哥哥,那我不要那些衣服了,卖了……”

    “傻丫头!”

    沈安揉揉她的头顶,用最温柔的那种语气说道:“咱们家有钱,有许多钱,你只管放心。”

    果果哦了一声,但眼神依旧黯淡。

    “真的有许多钱。”

    沈安起身过去,右手垂下来,果果习惯性的牵着他的衣袖,跟着他去了前面。

    兄妹俩一路去了城外,直至作坊。

    “见过郎君,见过小娘子。”

    “……”

    沈安微微颔首,然后指着那一排作坊说道:“那些都是咱们家的作坊,每日能创造出许多财富,钱多了不能做守财奴,要用在有意义的地方,比如说……给果果买炸鹌鹑怎么样?”

    “好!”

    太阳落到了西边,作坊收工了,许多女人嘻嘻哈哈的走出来。

    “是郎君呢!”

    “那个呢?”

    “那个是小娘子,没见过。”

    “嗯,听说过,是被郎君一路从雄州背到了汴梁。”

    “你们看,小娘子笑的很开心呢!”

    “是啊!有这样的哥哥照拂着,肯定过的很开心。”

    ……

    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