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折家的家传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578章 折家的家传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种世衡起家倚仗的是叔父种放,靠着叔父的恩荫得了官做。后来却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爬了起来。

    他在西北一步步的站了起来,最终竖起了种家将的大旗,成为大宋的将门之一。

    种世衡去了之后,他的八个儿子都很能干,可却少了一个扛旗之人。

    种谔就是想谋求那面旗帜。

    知青涧城这个职位就是种家的大旗!

    张昇答应为他说话,种谔起身道谢,然后告退。

    “听闻你昨日遇到了司马光,还笑谈许久,可让他代为筹谋了吗?”

    种谔的眼中多了冷色,拱手道:“家父去后,大哥上书为家父数功,被庞籍压制。”

    庞籍就是司马光的宦海大恩人,所以当一体视之。

    当年之事早已消散,但种谔这种不求第二人的态度还是赢得了张昇的赞许。

    求人办事很正常,但你最好别乱求。

    你求某人去办某件事,转过头又去求别人办这件事……正所谓一事不烦二主,你为了一件事去求多人,就好比生病了请一群郎中来诊治一样,都是得罪人的事儿。

    “你且去,等着消息就是了。”

    种谔躬身,心中渐渐涌起了期待。

    知青涧城,他希望能在那里扛起种家将的大旗,在青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相公!”

    刚出们,就见一个小吏急奔过来。

    种谔避在一边,然后准备离去。

    “种副使且等等。”

    小吏冲着他拱手,堆笑道:“有好事。”

    种谔心中一动,就微笑拱手,却也不进去,就在外面等候。

    这是知礼。

    张昇微微颔首,心想果然不愧是大儒种放的侄孙,这礼仪一点都不错,比那些粗俗的武人好多了。

    “是何好事?”

    小吏说道:“相公,刚来的消息,官家令种副使和折克行一起出来练兵。”

    这是牵制!

    张昇瞬间就理解了这个安排的含义。

    这是要让他们二人各自操练一支禁军,若是好,自然会扩大化。

    “种谔……”

    种谔进来行礼,“相公。”

    张昇饱含深意的道:“若是能压制住折家子,知青涧城小事一桩,而且此后的好处颇多,你可懂吗?”

    种家压住了折家,好处当然多多。

    种谔躬身谢了。

    张昇问道:“可能赢了折家子?”

    种谔沉声道:“下官不会坠了种家的将门之名。”

    这是将门之争!

    而且在赵祯和宰辅们的推波助澜之下,越演越烈了。

    折克行得知消息已经晚了些时候。

    “练兵?”

    “为何不是我叔父?”

    折继祖更名正言顺一些,折克行还是太年轻了。

    沈安在写石头记。

    杨卓雪已经念叨许久了,若是按照前世的说法,他断更的时间太长,十恶不赦。

    “练兵?”

    沈安觉得这事有趣了。

    “是好事。”

    大宋军队一直在和平的光晕沐浴下嬉戏着,后来和西夏人的几次交锋又让他们打起了些精神,可终究还是越行越远。

    折克行说道:“某知道是好事,可和种家人相争无趣。”

    他这话说的有些平静,沈安问道:“是怕争不过他?”

    折克行摇头道:“争过争不过都是虚的,两家离远些才是真的。”

    “你说了这话某才放心。”

    沈安把毛笔一丢,丝毫没有继续断更的愧疚感,起身说道:“出去走走。”

    天气已经有些微凉,两人在院子里缓缓踱步,头顶不时有落叶飘下。

    沈安伸手比了一下折克行的身高,说道:“你如今也算是高大魁梧了,此后折家的重任肯定会压在你的身上,所以你得有脑子。此次练兵就是一次展示,至于和种家的关系,远着些,最好有些不伤大雅的仇怨,这样也能让上面安心。”

    将门联手,那就是谋逆的前兆。

    “多谢安北兄。”

    折克行行礼,沈安愕然道:“你谢我作甚?”

    折克行正色道:“没有邙山军给小弟练手,没有你说的那些,小弟此次输定了。”

    邙山军就是一个试验品,沈安在前世所知晓的理念都用在了他们的身上,结果打造出了一支让人胆寒的军队。

    ……

    殿前司,李璋看着种谔和折克行说道:“此次官家令你二人操练禁军,某这里出万胜军十个指挥,你二人各领五个指挥,一个月后见分晓,可有异议?”

    种谔没有看折克行,拱手道:“任凭殿帅吩咐。”

    折克行也拱手道:“下官无异议。”

    种谔的年纪几乎能做他的父亲,二人并肩站着,李璋见了不禁暗自叹息。

    等他们出去后,手下有人说道:“殿帅,那折克行年纪轻轻的,怎么是种谔的对手?朝中难道要抬起种家来……和折家制衡吗?”

    种家这几年有些默默无闻,而折继祖在府州却混的风生水起,折家将的威名渐渐的盖过了种家将。

    若非种放是大儒,若非折家有异族血脉,两家早就胜负已分。

    张昇淡淡的到:“主要是练兵,顺带制衡。”

    “官家要看看这两家谁是真本事,谁是……假本事。”

    ……

    秋季最舒坦的就是睡觉。

    秋风凉爽,盖个薄被就很舒坦。

    很久以前,沈安觉得自己习惯了一个人睡,和旁人挤在一起会失眠。

    可现在他搂着媳妇睡觉却很惬意。

    当夜里他翻身过来,伸手去搂杨卓雪时,却落了个空,然后就醒了。

    他眨着眼睛,努力适应着黑暗的环境。

    “……折郎君在练刀呢,练了一宿了。”

    “让管家去说说,让他早些歇息。”

    “好,娘子赶紧歇息吧。”

    稍后房门打开,杨卓雪悄无声息的摸了进来。

    她浑身僵硬的躺在床上,然后缓缓放松……

    “好生睡觉。”

    沈安突然一把搂住了她,吓得杨卓雪惊呼一声,然后埋怨道:“醒了也不说。”

    沈安笑道:“是陈大娘?”

    “嗯。”黑夜里,杨卓雪说道:“怕是有些慌了。”

    这是两家将门的比试,容不得半点轻忽,折克行肯定是紧张了。

    “不用管。”

    沈安觉得年轻人必须要经历这些,否则以后成不了大气候。

    ……

    按照大宋军队的编制,一个指挥满编是五百人,不过满编的很少。

    “三百人一个指挥,一共一千五百余人,都在这了。”

    折克行被丢在营地里,前方的五个指挥使拱手道:“见过折郎君。”

    折克行点点头,深呼吸一下,说道:“从此刻起,一切都要听从某的指挥,谁越矩……军律无情!”

    治军首在军纪,折克行的第一步没错。

    “列阵!”

    一千五百人站成了阵列。

    “站直了,对齐!”

    “谁敢懈怠,重责!”

    “那是谁在说话?拖出来!打!”

    一个军士说话被发现了,被拖出来时,有人在鼓噪。

    “折家子,在京城耍什么威风?”

    “这里是京城,不是府州!”

    “折家子,滚出京城!”

    “……”

    气氛渐渐有些紧张起来,折克行面色如常,边上的指挥使们都尴尬不已,有人说道:“折郎君,要不……我等先处置了再说?”

    折克行摇头,若是任由指挥使们去处置此事,他再无半点威望,那还练什么兵?

    他站在阵列的前方,看着那闹腾的数十人,说道:“今日折某在此,军律也在此,万胜军可还是大宋的军队?”

    那些人依旧在闹腾,渐渐的周围安静了,他们有些不适应,就左右看看。

    折克行冷冷的道:“继续说,折某在看着。”

    那些人有些尴尬了。

    他们原先以为同袍们会跟着起哄,这样就算是法不责众。

    可谁曾想同袍们却不给面子,把他们孤立了出来。

    关键是折克行的话有些吓人。

    万胜军可还是大宋的军队?

    谁特么还敢闹?

    折家子可是要动手了。

    折克行看着那五个指挥使,问道:“还等什么?”

    那五人愕然。

    你想干什么?

    折克行咆哮道:“拿下他们!”

    瞬间,没有选择权的五个指挥使面面相觑。

    “你等可是同谋吗?”

    折克行冷冷的问道,这是最后的逼迫。

    “动手!”

    那五人别无选择,再拖延下去,折克行绝对敢把此事捅上去,说他们阳奉阴违。

    这样的话,折克行算是练兵失败了,可他们五人也会跟着倒霉。

    关键是沈安在啊!

    那厮和折克行是兄弟般的关系,他会坐视不管?

    那数十人被拿下后还在叫嚣,折克行冷冷的道:“某在西北见识过更凶悍的军士,你们……汴梁的看门狗,也配和折某叫嚣吗?”

    有人骂道:“折家子,可敢和爷爷一对一……”

    主将不会答应这种要求,而会选择令人打断你的腿。

    “放开他!”

    折克行的话让人惊讶,旋即那个大汉被放开。

    “兵器还是拳脚?”

    大汉看看折克行,说道:“拳脚。”

    折家刀法凌厉,他觉得自己的拳脚有优势,所以该扬长避短。

    “好!”

    折克行解下腰刀,丢在了地上。

    腰刀激起的尘土还未落地,大汉就冲了上来。

    他必须要干翻折克行,如此方有脱身的机会。

    所以他拼命了。

    一上手就是合身抱来,这是相扑的手段。

    相扑在大宋的流行程度非后世所能理解,真正的相扑好手,一般人压根就没法近身。

    折克行并未躲避,准备硬扛。

    边上的军士们都惊呼一声,觉得他怕是要被放倒了。

    大汉心中狂喜,大吼一声后,双臂猛地合拢,准备去抓折克行的肩膀。

    同时他一膝就顶了过去。

    这个才是他的杀手锏!

    你若是去格挡他的双手,那么下面的一膝就能让你跪地嚎哭,胜败顷刻就分出来了。

    “小心!”

    有人喊了一声,提醒折克行注意这一膝。

    折克行已经出拳了。

    他没有躲避,没有格挡,而是选择了一拳……

    “当年他把家传的长刀送给果果时,说了一句话……”

    沈安就在营地外看着这一幕,面沉如水。

    “折家的家传就两个字……”

    “不怕!”

    呯!

    后发先至的一拳,把大汉所有的攻击都止住了。

    那张脸几乎被这一拳打成了平面,大汉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直接扑倒在折克行的身前。

    这一刻,万胜军鸦雀无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