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瀑布,打群架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555章 瀑布,打群架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宫中的内侍最要紧的是有眼色。

    乔二觉得自己察言观色的本事不错。

    皇子进宫之前他就开始钻营,最后成功拿到了赵仲鍼身边近侍的c位。

    成为赵仲鍼的近侍是个好差事,但乔二却觉得等待太漫长。

    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乔二站在自己屋子的屋檐下,仰头看着屋檐滴水。

    水滴断断续续的落在石板上。

    石板上有密集的小坑,雨水就滴落在这些小坑里。

    “水滴石穿……”

    乔二伸手接了几滴雨水,说道:“可官家活十年,大王再活二十年……三十年后,某多大了?等不起啊!”

    作为赵仲鍼的近侍,在乔二看来,自己想发达还得再等三十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三十年后,天知道某是否还活着。”

    雨渐渐的大了,从细丝变成了粗线,视线内全是雨线。

    一个内侍单手挡在头上,急匆匆的跑过来:“乔二,小郎君那边要用饭了。”

    作为近侍,赵仲鍼用饭时乔二要在场。

    乔二听到用饭,肚子里就觉得鼓胀难受。

    他打起油纸伞走进了雨中。

    稍后到了地方,赵仲鍼在看书。

    “怎地晚到了?”

    乔二低头道:“雨大,走快了小的怕身上多了湿气,到时候传给了您。”

    赵仲鍼放下书,说道:“下次注意,用饭吧。”

    宫中的饭菜味道还算是不错,可赵仲鍼吃了几口就叹道:“还比不上二梅做的,这是御厨?我看连州桥夜市的小贩都不如。”

    乔二凑趣道:“小的胆大问一句,那曾二梅……”

    赵仲鍼放下筷子,皱眉道:“沈家的厨娘。”

    乔二一怔,笑道:“炒菜就是沈待诏弄出来的,他家的厨娘,御厨怕是都要甘拜下风。小郎君在外面吃多了好饭菜,如今进宫……小的说句不该的,宫中的饭食虽然食材好,可做法却刻板,一年到头都这么吃……会厌了。”

    赵仲鍼赞许的道:“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是寻常,你倒是看得通透,不错。”

    “谢小郎君夸赞。”

    乔二心中欢喜,觉得自己左右逢源的本事不错。

    宫中各种势力纷杂,内侍看似忠心耿耿,可内里如何只有天知道。

    亲从官号称天子亲兵,可当年谋逆的却就是亲从官。

    赵祯的戒备和猜忌近乎于神经质,起因大多来源于宫中的那次谋逆。

    有人要赵仲鍼的消息,原因大抵不会是谋逆,而是想了解这位未来的太子。

    这种事不复杂,乔二觉得自己做个顺水人情很轻松,不但能得好处,以后局势若是有变,这些人就是关系,靠着这些关系拉扯几把,自己就能脱离苦海。

    这是什么?

    钻营!

    乔二自认为自己钻营的本事无双,所以很是自信。

    某不可能会翻船!

    赵仲鍼淡淡的道:“撤了。”

    “是。”

    乔二带人撤了饭菜,等出去后,一个内侍谄笑道:“乔供奉,那鸡腿给您留着呢!”

    乔二揉揉肚子,觉得很难受。

    几天不大解,心理上的纠结会压倒肉体上的痛苦,若是再不得排解,估摸着就要抑郁了。

    乔二想拒绝,可最后还是没忍住。

    “今日的鸡腿是炸的,放了好些香料,香喷喷呢……外面哪里舍得放香料?还是宫中好啊!”

    香料在此时属于奢侈品,可以当钱用。外面除去那些上档次的地方之外,大多舍不得。

    乔二拿起鸡腿,那香味浓郁的让他不禁叹道:“就是舍不得这一口啊!”

    他几口吃了鸡腿,然后打个嗝,说道:“午后无事,某去歇息歇息。”

    “乔供奉,小郎君要散步。”

    有内侍来通报了赵仲鍼最新的行动。

    乔二笑了笑,说道:“某这几日大解出不来,屁多,就怕臭到殿下,去帮某告个罪吧。”

    内侍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理由无可挑剔。

    在贵人的身边侍候要小心,身体有毛病你得养好了再来。若是爱放屁的……

    以前有过这种例子,侍女放屁声音大,还臭,结果主人大怒,后面就悲剧了。

    所以乔二的理由很正常。

    等回到自己的地方后,乔二和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在剔牙。

    “此事得慢慢的琢磨,不能急切了。”

    他在想着和那些人的交往,觉得要有节操,什么消息可以泄露,什么消息要保密,这些得有个数。

    “只要把握了这个度,某就能左右逢源,岂不快哉……”

    他闭上眼睛,缓缓进入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肚子里的动静闹醒了。

    肚子里在咕噜咕噜的叫唤,而且蠕动很明显。

    乔二欢喜的道:“这是要来了?”

    便秘几日,肠子里一直没动静,他几乎要被憋出抑郁症来了。

    此刻肚子里在翻滚,肠鸣声如雷,这是什么?

    这就是来大解的节奏啊!

    他欢喜的出门,一路笑眯眯的,遇到的人都问他可是有好事。

    “无事。”

    乔二一脸我很爽的模样进了茅房,然后用力一拉……

    “噗!”

    只是张开了菊花,但乔二却觉得自己是打开了一道瀑布……

    这道瀑布的口子就是他的菊花……

    “哦……”

    “好臭!”

    有人进了茅房,被味道熏的捂鼻。

    “乔供奉?您拉着呢。”

    乔二只觉得一泻千里,爽的不行,就点头道:“是啊!憋了几日了,拉着舒爽。”

    这人就走了,等一个时辰后他再次进茅房准备撒尿……

    “乔供奉,您又来了。”

    乔二呻吟一声,“是啊……”

    老子就一直没走啊!

    “乔供奉在哪?”

    一个内侍冲了进来,喊道:“怎么这么臭?乔供奉?你不是说拉不出来吗?怎地拉的满坑满谷的……”

    两个内侍相对一视……

    这厮竟然敢忽悠赵仲鍼,胆子不小啊!

    稍后消息就传到了赵仲鍼那里。

    “拉稀了?”

    “是。”

    赵仲鍼微微颔首,说道:“都不容易……不过他先说拉不出来,转眼又拉了稀……可见是自愈了,难得。”

    他微微沉着脸,然后露出了些苦笑。

    看看吧,堂堂的大宋未来继承人,竟然被人给忽悠了。

    他微微皱眉,“去请示官家,就说我想去看看太學的发解试成绩。”

    有内侍去了,赵仲鍼负手而立,看着渐渐明朗的天色,说道:“雨过天晴。”

    稍后有人就来禀告,“小郎君,官家说只管去。”

    赵仲鍼有些意外于赵祯的爽快,就问道:“爹爹呢?”

    “大王和官家在一起。”

    这几日赵祯带着赵曙在宫中到处转悠,很是悠闲。

    这是‘父子情深’?

    赵仲鍼压住心中的鸡皮疙瘩,一路去了榆林巷。

    才进榆林巷,赵仲鍼的脚步就加快了。

    杨沫看着他急匆匆的模样,心中不禁暗自叹息着。

    这是对宫中没有一点儿感情和留恋啊!

    嘭嘭嘭!

    赵仲鍼亲自去敲门,捶的大门震天响。

    “找死呢!”

    大门被人从里面拉开,陈洛刚准备叫骂,就被赵仲鍼一把推到了边上。

    “某弄……小郎君?”

    陈洛欢喜的道:“郎君,小郎君来了。”

    杨沫干咳道:“以后这称呼是要改改了啊!什么小郎君?我家小郎君如今可是进宫了,哪小了?”

    沈安没想到赵仲鍼竟然出宫了,他甚至揉揉眼睛,诧异的道:“逃出来的?”

    赵仲鍼不禁大怒,“谁能逃出来?”

    他从小就在皇城外生活,对皇宫的印象都来自于父亲的癫狂。

    所以从小他就有些印象,觉得皇宫不是好地方。

    这几日他在皇宫中看似平静,可却一步不敢走错,包括对乔二的手段都是小心而隐忍。

    “……他以为我不知道……可笑。”

    赵仲鍼先是吃了一大碗汤饼,然后才说着自己在宫中的遭遇。

    果果在边上,双手托腮,双臂压在哥哥的腿上,好奇的听着。

    折克行在门外喝酒,一壶淡酒被他喝出了茅台的小心翼翼。

    “他当我小,以为看不懂那些眼神。”

    赵仲鍼打个饱嗝,“只可惜为了坑他,这几日都没吃饱。”

    这娃还是下药了?

    虽然赵仲鍼没说,但沈安已经嗅到了一股子挖坑埋人的味道。

    “下药了?拉了还是没拉?”

    “不拉,又拉。”

    果果觉得他们在打哑谜,就恼怒的用手肘敲打了哥哥的腿一下。

    沈安捂额叹息,心想你现在學乖了,知道先便秘,再拉稀,这样没人能发现问题。

    便秘必然难受,然后会去寻求各种办法。

    结果办法真的来了,不拉则以,一拉惊人。

    “官家的身体如何?”

    “不知道,不过最近心情极好。”

    “如此就好。”

    两人断断续续的说了些彼此的事,闻小种在外面说道:“郎君,发解试有了结果,那些考生打起来了。”

    “为何?”

    沈安觉得有些不对劲。

    “考试之前有人说题海之法是邪路,和人打赌自己能过,结果落选,就恼羞成怒,和人打了起来。”

    卧槽!

    谁那么有才?

    沈安兴致勃勃的和赵仲鍼去观战,等到了东华门外的十字街头,就看到两帮子人正在群殴。

    两边打的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边上的巡检司军士在喊住手,可没人听。

    一帮人是过了发解试,正在意气风发的时候;另一帮人是名落深山,得等下一科再来,胸口里憋了一口老血,谁都不买账。

    巡检司的人拔刀威胁过,无用。眼瞅着他们渐渐失去理智,下手越来越狠,心中急的不行。

    “沈安来了。”

    有人喊了一嗓子,然后奇怪的事发生了。

    “他们竟然不打了?”

    两帮人都停手了,齐齐四处张望。

    “见过待诏。”

    一帮人拱手行礼。

    另一帮人却是冷眼以对。

    “题海之法让读书成了市侩之事,此人便是始作俑者。”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