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拭目以待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550章 拭目以待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赵祯站在殿外,目光定定的看着前方。

    曹皇后就在侧后方。

    太阳很大。

    陈忠珩过去说道:“官家,打个伞吧。”

    太阳不小,陈忠珩担心他会出事。

    赵祯的脸颊有些松弛,他微微摇头。

    “他在埋怨我,一直是。所以他不肯进来,不肯见到我……”

    陈忠珩看了一眼侧面的曹皇后,目光中带着哀求。

    曹皇后微微摇头。

    从得到赵宗实即将进宫的消息后,赵祯的情绪就不大稳定。此刻他需要的是见到那个人,而不是躲太阳。

    那个养子要回来了。

    赵祯无子,却一直不肯放弃,直至如今,他才知道自己没有那个命。

    既然没有那个命,帝王的本能就会复苏。

    “见过大王!”

    喊声传来,赵祯的身体一震。他踮起了些许脚尖,眉间微蹙。

    “来了!来了!”

    一个内侍跑进来,随后赵宗实走了进来。

    他抬头见到赵祯,止步。

    赵祯向前一步,止步。

    赵祯的面色渐渐平静了下来,说道:“你来了。”

    “是。”

    赵宗实近前行礼,抬头道:“劳官家惦记,是臣的错。”

    赵祯看着他不说话,气氛渐渐沉凝。

    “宗实才进宫,有些生疏了。官家,那些人给您的名字您不是都不满意吗?如今可得了?”

    气氛不对,曹皇后果断出面调和。

    赵祯问道:“你该叫我什么?”

    赵宗实微笑道:“爹爹。”

    赵祯的脸上浮起了笑容,说道:“你这一代要带个日字,中书选了十个,我看来看去,想了一夜,后来爬起来琢磨,最后定了一个字。”

    “曙。”

    皇子要成为皇太子,之前就要改名。

    赵宗实俯身下拜:“是。”

    从此他便是赵曙了。

    赵祯含笑道:“仲鍼何在?”

    赵宗实说道:“仲鍼……他在外面野惯了,臣担心他进宫会犯错,想缓一缓。”

    “好,不过不许长。”

    赵祯含笑道:“你便去庆宁宫住下,差了什么只管叫人去拿。”

    “是。”

    庆宁宫差点意思,前面的那套宫殿才好。

    不过赵宗实并未在意这个。

    他跟着内侍出去,到门外时,缓缓回身看了一眼。

    赵祯在微笑,曹皇后神色平静。

    ……

    “郡王回来了!”

    一声吆喝后,就听到赵允让的声音:“叫魂呢!滚!”

    他急匆匆的进了屋子,老仆和阿苏都忍不住笑了。

    这么热的天,他穿了好多件衣服,看着整个人都臃肿了一大截。

    而且他还戴着个斗笠,就像是个乡村老汉。

    “热死老夫了!”

    老仆和阿苏去帮忙,因为衣服穿的太多,脱了一件还有一件,所以半晌才剩下单衣。

    “扇风,上冰盆来!”

    赵允让热的不行,可老仆却说道:“阿郎,你该去洗澡,不然会受凉。”

    赵允让瞪眼,老仆不为所动:“水早就备好了。”

    稍后赵允让洗澡出来,大笑道:“老夫乔装在边上看着十三郎进宫,好生爽快。传老夫的话,今日府中酒肉管够,另外……此事韩琦出力甚多,可老夫不喜此人。沈安出力也不少,请了来。”

    老仆说道:“明日发解试……”

    ……

    上次科举考试,太學独占鳌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新的一科又来了。

    酒楼里,自诩定然能考中的来放松,那些自认为肯定过不去的也来放松。

    “去年一年做的文章和诗词,怕是比前面二十多年的还多,如今看到题目某就能张口就来。”

    “文章呢?”

    “文章?文章做多了都有脉络可寻,看到题目脑子里就顺着来了……”

    “只是苦啊!真的苦!”

    “要想做官,不苦怎么能行?”

    “可此次真的是苦透了,一年下来某觉着这人都呆了,满脑子都是诗词文章,旁的都没了。”

    “是啊!以前还知道去青楼喝酒玩女人,现在……去了青楼,脑子里不是女人,而是题目……”

    一群考生在互相诉苦,有人起身道:“上次太學一鸣惊人,那些人多得意?这次咱们卷土从来,据某看,这次的考生怕都是在用沈安的题海之法,太學……某看他们此次怎么哭!”

    这话引发了共鸣,有考生说道:“题海之法有用,大用。只是斯文扫地罢了。太學的學生资质也就那么回事,难道比咱们高?”

    “不可能!”

    “天下英才多了去,有几个入太學的?若非是沈安上次用题海之法打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哪来的独占鳌头?”

    众人都渐渐的兴奋起来,有人起身喊道:“诸位诸位,學问在天下,而不在太學,可对?”

    这话有些蛊惑的意思。

    上一次科举让天下考生哀鸿一片,今日大家来此聚会,实则有些誓师的意思。

    “对!”

    众人欢呼起来,掌柜在含笑看着。对于他来说,谁赢谁输都无所谓,生意好就行。

    可伙计们却聚在一起嘀咕着。

    “待诏弄了那个金肥丹,某家里做出来了。等丰收之后,这日子也就好过了。”

    “还有那个救心丸呢!”

    “待诏是好人,这些學生不學无术,看着像是……”

    “发情的公狗。”

    “咦,那人是谁?”

    “待诏……”

    “见过待诏。”

    那些考生听到声音都看向门外。

    沈安走了进来,说道:“声音不小。”

    考生们有些尴尬,有人说道:“我等却是忘形了。”

    有人却不服气,大抵是觉得低头不爽,年轻人的胆子又大,就说道:“某钱林,见过待诏。敢问待诏,此次太學可能再度独占鳌头吗?”

    有人怒道:“题海之法是待诏所创,拿着待诏弄出来的东西得意,要不要脸!”

    “是,不该这般得意。”

    “某错了。”

    几个考生赧然冲着沈安躬身。

    喝水不忘挖井人,这是美德。

    沈安看着他,良久不语。

    钱林依旧昂着头,丝毫不见害怕。

    沈安微微颔首道:“拭目以待。”

    他出了这里就去了太學。

    太學今日已经停课了,沈安去时就郭谦他们在,还有十余名老儒。

    “學生们可有自信?”

    郭谦摇头道:“平常罢了。如今各地的學生都學会了多做题,學生们都以为把握不大,可……”

    他眼中多了钦佩之色,“你请了这些大儒来,专门去探究历年来的考题,还去琢磨今年可能出题的人,还有可能的阅卷官,看看他们喜欢什么文风……”

    陈本也低头了,“从上科结束之后你就着手此事,当时某还说你急切了些,可如今某却服气了。”

    沈安微笑道:“万变不离其宗,发解试和省试是关键,可怎么才能去猜到题目?怎么才能写出让考官喜欢的文章诗词?这就要去琢磨。”

    “当初有人说人选太多,不好找,可当今官家当政多年,秉性都定型了。只要经过仔细探究,就像是从湖里打捞鱼儿一样,不断缩小范围,最终确定一个范围,这便是筛选,也叫做……”

    也叫做大数据!

    不过此刻没有后世的条件,只能人工来分析。

    “明年!明年的省试我太學依旧能独占鳌头!”

    沈安微笑道:“拭目以待!”

    ……

    发解试依旧是按部就班,开封府的考场里,考生们拿到了题目,只是一看,就不禁面露微笑,然后看看左右。

    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的左右,胆子大的甚至还敢回头。

    妥了!

    长时间的疯狂做题,带来的是熟练,拿到题目就有了腹稿的熟练。

    大家都在微笑,淡定得意的微笑。

    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微笑。

    “坐好,不许交头接耳,否则都赶出去!”

    巡场的人来了,厉色大喝几声,考生们赶紧端坐。

    此刻大多数考生的心中都在想着一个人。

    沈安……

    他的题海之法……真的好啊!

    至于什么微言大义,什么圣人之言……

    对不起,此刻某只想考中,然后走上人生巅峰。

    人性在这些细微处被剖开,没有人能幸免。

    众人低头,渐渐有人开始书写。

    考场内的气氛渐渐安静下来,只余写字时的细微声音。

    这是从未有过的。

    以往的发解试时,此刻大部分考生都在琢磨题目,愁眉苦脸的打腹稿。

    几个考官面面相觑,有人低声道:“沈安弄了那个题海之法,如今的考生都是下笔如有神,快的不行。”

    “那人……他这是把文章诗词变成了市井的东西,人人皆可學,人人皆可考,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会如何?”

    “到了那时,一次考试蜂拥数十万人……可怖!”

    “那科举估摸着就废掉了。”

    “不会被废掉,只能是换个法子,不能再考诗词文章了。”

    “那考什么?”

    “某不知。”

    众人面面相觑,但又觉得这个猜测有些无稽了。

    人就是这样,危机没出来之前总是乐观,鸵鸟心态之下,得过且过。

    “题海之法……将会改变科举,这是毋庸置疑的。而沈安作为创始者,必将青史留名。”

    “不过太學却没了优势,此次沈安要愁眉苦脸了。”

    “他这也算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

    考场内的气氛渐渐活泛起来,考官们面带微笑,仿佛就是弥勒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