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大宋翰林待诏沈安向辽皇问好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502章 大宋翰林待诏沈安向辽皇问好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民国谍影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在辽人的眼中,宋人真的是和绵羊一般无二。

    从赵老二北伐大败开始,辽人对大宋就一直占据着心理优势。

    宋人从不是威胁!

    这是辽国从上到下的统一认识。

    可今日这个认识竟然被击破了。

    大家相对一视,有人厉喝道:“就是那支乡兵!”

    是了,结合上面通报来的情况,宋人那支一百余人的乡兵就该在此刻出现在附近。

    一个文官痛心疾首的道:“宋人的乡兵……那就和百姓差不多。可就这么一支乡兵,竟然击败了咱们三百余人,这传出去……”

    传出去大家怕是要被呵斥了,弄不好还会降职。

    各种目光在交汇着,渐渐的有些恐惧之色。

    耶律洪基手段狠辣,降职只是小事,若是耶律洪基发怒,大伙儿怕是要倒大霉了……

    “这是耻辱!”

    “这是宋人给咱们的耻辱,要还回去!”

    “……”

    一阵群情激昂后,有人命令道:“出击,让我们的人出击,去抓住他们,踩死他们,拖死他们!”

    随着这道命令,析津府沸腾了。

    骑兵们结队出发,在城外集结。

    “杀一个宋人的乡兵,赏五贯钱!活捉一个……赏十贯钱!”

    一个将领在大声的说着赏格,将士们兴奋异常,恨不能马上和宋军遭遇。

    文官们站在一起,有个汉官说道:“五贯钱,这个算是重赏,三天之内定然有好消息传来。”

    众人纷纷点头,却不知道在汴梁,有人直接悬赏一万贯,只是为了找到一个人的下落。

    骑兵轰然出动,城头上的文武官员们踌躇满志,就等着他们送人头回来。

    ……

    良乡外围,黄春带着人小心翼翼的绕了过去。

    严宝玉在看着前方,“春哥,感觉如何?”

    黄春摇摇头,等远离了人居后,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辽人以为咱们走固安方向,可老子偏要从良乡走,让他们去扑个空吧。”

    他喋喋不休的道:“老子就是天才,郎君都说过了,老子这样的人……百年难得出一个,就是祥瑞。”

    严宝玉看着他的脸,认真的问道:“春哥,很危险吗?”

    “没有。”

    黄春笑的很灿烂,可额头上的汗水却出卖了他。

    严宝玉眸色微冷:“哪边?”

    黄春摇头道:“不知道,好像四处都有。”

    这是黄春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程度的危机。

    “只觉得浑身发麻,四周都有眼睛在盯着咱们。”

    他的目光缓缓转动,额头上的汗水慢慢流淌下来。

    “辽人疯了,宝玉,咱们弄死了他们不少人,辽人要发狂了。”

    黄春神经质的吸吸鼻子,突然喊道:“左边,往左边!”

    没有丝毫犹豫,邙山军全体往左边疾驰。

    就在他们消失在这片土地上之后没多久,一队辽骑出现了。

    大约四百余人的辽骑轰然而去,远处的黄春放下望远镜,心有余悸的道:“特么的,这是辽人的精锐。”

    接下来他们的处境很艰难,在黄春的指引下,他们不断转换方向,一次次避过了敌军的搜捕。

    就这么到了第三天……

    宿营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晚上只能坐在战马边上打盹。

    为了不暴露目标和留下痕迹,他们连火都不敢生。

    凌晨时分,邙山军准备出发了。

    涿州已经被他们甩在了身后,再往前,若是敢疾驰,他们今日就能突入大宋的境内。

    大家沉默的醒来,吃了些干粮后,有人过来说道:“春哥,小五发烧了。”

    黄春的心中一个咯噔,就跟着过去。

    一个乡兵躺在地上,身下铺着一块兽皮,可他浑身在打颤,面色发红。

    “春哥,某怕是不行了……”

    他强笑道:“把某放在这里,你们只管走,回头辽人来了,某弄死几个垫背。”

    “垫尼玛!”

    黄春吸吸鼻子,对身边人吩咐道:“点火,给小五弄点热乎的。”

    小五焦急的道:“别,点火会被人发现……”

    “现在没危险。”

    黄春笑道:“你还不信某吗?”

    小五呼吸急切的道:“可灰烬会让辽人知道……”

    “这里有牧民,他们会认为是牧民留下的。”

    黄春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起身道:“多弄些,让兄弟们都吃喝些热食。”

    一阵忙活后,一锅水煮干饼就好了。

    只是简单的放些盐和油脂,一人分了一点,几口吃了,然后上马远去。

    他们走后没多久,一队骑兵就来了。

    “咦!有痕迹!”

    哪怕邙山军走时掩埋了火堆,可那痕迹却无法抹平。

    有辽人下马过来查探,回身喜道:“热的!”

    “挖开!”

    辽将的眼中多了欢喜,等挖开后,发现是灰烬,他喊道:“吹号,告诉他们,宋人就在前方……想要五贯钱的,都打起精神来!”

    牛角号长鸣,很快周围就传来了相同的声音。

    声音不断传导,最后到了一个辽将那里。

    辽将大概是此次围杀邙山军的指挥,他看着前方,冷笑道:“不过是一百余人的乡兵罢了,弄的阵势这般大,平白给宋人增添了威风。出来前某说过了,定然要拎着宋人的人头回去。时候到了,传令各处,围杀。”

    牛角号长鸣,各处回应。

    辽将策马前冲,一路不断接收着消息。

    “发现宋军!”

    “丢掉了,他们消失了。”

    “他们丢下了一匹马,那马不行了。”

    辽将冷冷的道:“他们在拼命,不惜马力在狂奔……他们有多少匹马?”

    “三百匹上下。”

    “一人双骑还有余,可咱们也不少。”

    追击开始了……

    从上午到午后,他们甚至已经过了新城,可见速度之快。

    辽将的神色渐渐凝重,可依旧自信的道:“宋人跑不了,他若是跑了,此次追击失败的罪责,某一人担当!”

    手下一听不禁就感动了,纷纷赞美着他的胸襟和自信。

    可等到了下午时,辽将的自信在渐渐消散。

    “他们消失了!找不到!”

    辽将怒道:“分散去找,找不到……把草原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挖出来!”

    随即辽军就发狂了,骑兵们在这片草原上四处奔驰,寻找着邙山军。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不断传来的消息让辽将暴跳如雷。

    在他的催促下,辽军继续搜寻,并不断前进。

    而就在离他不到五里的地方,黄春汗出如浆,耳朵都竖起来了,低着头在说话。

    “别动,都别动……”

    他蹲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根枯枝在画着线条。

    战马有些不安,它们的嘴被布条给勒出了。

    乡兵们在安抚战马,他们也不好过,嘴里咬着各式各样的东西。

    人衔枚,马勒口,这就是真实再现。

    黄春突然停住了动作,然后闭上眼睛,低声道:“某发誓,若是能回到汴梁,某就去找女人,睡她三天三夜……然后喝的烂醉……睡它三天三夜……”

    这段时间他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之中,这两天更是在生死边缘不断试探,若是有一点轻忽或是判断错误,邙山军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他的责任。

    所以他必须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某发誓,一定要让郎君拿出最好的美酒来……”

    他在喘息着,身边的严宝玉很平静的通过望远镜在观察着四周。

    “东边一队骑兵……一百余人,过了。”

    “南边……冲着过来了,过去了,他们转向了。”

    “后面……”

    严宝玉的呼吸骤然一紧,黄春抓住一团泥土,浑身颤抖的道:“他们……他们会走……他们会走……”

    乡兵们在准备上马,只要敌军发现这边的情况,他们将别无选择,只有往南边冲杀。

    朝着大宋的方向冲杀!

    严宝玉的手依旧稳定,他的声音也不见波动:“来了……有人截住了他们,往右边去了,先前我们在那边丢下了一个马鞍……这些蠢货,他们是焦急了,急不可耐。”

    黄春的身体一软,就躺倒在地上。

    他在大口的喘息着,骤然放松的身体竟然在抽搐。

    “宝玉,腿……腿抽了……”

    高度紧张下,他的小腿抽筋了,严宝玉一把拽过他的腿,然后用力的按了几下,黄春就像是中箭的大鸟挣扎了起来。

    “好了,别捏了,疼!”

    “天黑了!”

    黄春躺在湿润的地上,贪婪的看着渐渐昏暗的天空,只觉得人生从未如此美好过。

    “宝玉,某发誓,以后什么恩怨都不放在心上,要做一个豁达的人,对,學郎君,做一个豁达的人。”

    乡兵们都在暗自欢喜,他们握拳相互碰击,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庆祝脱离险境。

    在黑夜中,就算是被发现了,以辽军现在分散的程度来看,他们自相残杀的可能性会更高。

    这里离大宋很近,他们现在需要的是等待,等天色再黑一些,就跟着黄春摸过去。

    大家开始吃干粮,黄春却在喝酒。

    不喝不行,他的精神高度紧张的时间太长了,身体绷紧的时间更长,导致一放松就会抽筋。

    一瓷瓶酒喝下去,他又恢复了精力。

    “出发!”

    黑夜中,邙山军跟在他的身后,悄然往南边而去。

    而辽将却身处光明之中。

    周围的篝火在噼啪燃烧着,他呆呆的站在那里,脚下丢着一只烤羊腿。

    这里的条件不好,可羊腿却烤的极好。

    羊肉的香味无法让他动容,他在等候消息。

    “过了今夜,就再也抓不到他们了。”

    一个将领在低声叹息着。

    辽将的眼中多了怒色,他知道这是不满。

    这次他是总指挥,可最终连宋人的毛都没找到一根,回去怎么交代?

    等啊等,篝火渐渐小了,远方突然有人在呼喊。

    这声音不像是一个人发出来的,因为距离的原因,这边听不清楚。

    辽将指指声音的来处,有人准备去查探。

    “有人来了!”

    远方来了几骑,很快,很急。

    “说话!”

    辽将侧身喝道:“刚才是谁在叫喊?吓跑了宋人该当何罪!”

    来人下马,低头道:“刚才是对面有人叫喊……”

    辽将的身体一个踉跄,问道:“喊了什么?”

    周围的人都低下了头,几日的辛苦却得了这个结果,没有人服气。

    “他们喊……大宋翰林待诏沈安向辽皇问好……”

    这是羞辱!

    一个将领愤怒的冲到了篝火边,一脚就踹了出去。

    一根燃烧着的木材被踢飞,对面的军士急忙闪避,现场有些混乱。

    “沈安……是那个沈安吗?”

    辽将木然问道。

    “是的,就是那个把大辽恨之入骨的沈安,那人还说什么江山北望……他的父亲是沈卞。”

    辽将叹道:“是他亲自来了吗?可惜了,先前你们合围晚了,让他们从缝隙里逃了出去……回头某会为你们说情。”

    众人愕然,想起先前他拍着胸脯担保抓不到邙山军就独自承担罪责的话,有人就说道:“先前……”

    “先前什么?”

    辽将拔出长刀,说道:“此次有人偷懒……”

    再哔哔就是你偷懒,杀你也是白杀。

    辽将看着南方,沉声道:“快马禀告析津府,沈安此人狡诈,下次若是有机会,当大军合围……”

    有人快马去报信,辽将叹道:“以前那些人说使者都是蠢货,在汴梁被沈安那个少年羞辱……可如今一看,此人却是个狡猾的,怪不得能在汴梁呼风唤雨。”

    众人听出了他的意思,于是就附和着说了些沈安的坏话。

    在他们的嘴里,沈安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恶魔,狡猾的恶魔。

    远在汴梁的沈安无辜的躺枪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