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他就是有钱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99章 他就是有钱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民国谍影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皇城司的作用比不上后世的锦衣卫和东厂,它更像是一个黑暗中的行者,睁开冷冰冰的双眼在看着汴梁,在看着天下。

    但也只能看着而已,很少听到皇城司动手抓人的消息,可见他们的谨慎。

    而这个谨慎来源于他们的身份。

    帝王的私有力量!

    在文官空前强大的背景下,帝王的私有力量也得要归于阴暗处,不得冒头。

    沈安知道皇城司的人不能插手太多,但他却有些恼火,最大的恼火就是张八年不肯通风报信,否则他能让那些权贵们扑街!

    张八年定定的看着前方,说道:“皇城司不是某的。”

    他转身出去,“带走!”

    只是一句话,却让沈安内疚了,他喊道:“二梅!”

    “郎君!”

    曾二梅冲了出来,一个皇城司的大汉见到她不禁惊呼道;“好丑!”

    陈洛不禁怒道:“二梅是美人!”

    我去!

    习惯了陈洛这种审美观的沈安一本正经的道:“是,我家二梅自然是美人。”

    魏明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觉得这家子都不正常。

    曾二梅心中不满,福身行礼。

    沈安交代道:“给张都知弄几块腊肉带着回去。”

    正好赵仲鍼过来串门,听到这话不禁就笑喷了。

    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张八年拎着几块腊肉,就这么招摇过市,直至到了宫中……

    汴梁人民会笑喷的。

    张八年别过脸去,皱眉道:“罢了,某最近辟谷……吃素。”

    他也觉得不妥,可沈安却热情的道:“这个不碍事,记住拿回去就挂在通风的地方,别潮湿啊!最好挂在厨房里,这样少说能挂大半年不坏……”

    曾二梅一溜烟就跑回去,稍后拎着三条腊肉出来。

    沈安接过,不容拒绝的把绳子挂在张八年的手中,说道:“看看,这可是上好的猪肉,肥瘦相间,大半是肥肉,一口下去,那油就迸发出来,爽啊……那瘦肉有嚼头,还不柴……”

    张八年觉得浑身不自在,可闻言还是不禁看了手中的腊肉一眼。

    腊肉的外表看着有些灰黑,但油脂在外面覆盖了一层,灰黑中透着油脂的白,就像是一位藏在深闺中的少女,欲拒还迎……

    “这肉用淘米水洗洗,再丢进水里煮一炷香的功夫,随后蒸了,最后切片……下酒是好菜,下饭更是……不说了,回家去慢慢体会,若是想吃了,记得回头……”

    张八年皱眉出了沈家,上马,一路往皇宫去。

    他的骑术精湛,单手控缰毫无压力。

    等进了皇城司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拎着那三块腊肉。

    他微微皱眉,想把腊肉扔掉,可最后却鬼使神差的吩咐道:“弄半块,按照沈安说的做来。”

    半个时辰后,陈钟的口供全部出来,腊肉也来了。

    切好的腊肉随意的夹起一片,当空看看,竟然有些半透明的味道。

    一股子香气萦绕在鼻端,张八年吃了一片。

    香。

    那种熏制的香味先在口腔里打了个转,然后咀嚼一下,油脂就出来了。

    那油脂带着肥肉的香味,加上熏制的味道混合在一起……

    张八年抬头,眼中有讶色,吩咐道:“弄一壶酒来。”

    这腊肉竟然让他不肯独食,要么是下饭,要么必须有酒。

    一手拿着口供仔细看,一手夹肉喝酒,等把口供分析完之后,肉尽,酒光……

    赞!

    吃了一顿腊肉,张八年带着口供去见赵祯。

    一路行走在宫中,那些内侍和宫女无人敢和他对视,都低着头,仿佛前方来的是洪水猛兽。

    张八年冷冷的看着前方,直至出现了陈忠珩。

    “有紧要事。”

    张八年和宫中的这些内侍没有什么交情,也不可能有交情。

    陈忠珩也冷冰冰的道:“官家刚吃了午饭,你快些说,晚些官家要打个盹。”

    张八年一边往殿内去,一边说道:“这个盹打不了了。”

    赵祯已经有些精神不济了,见他进来就问道:“可是找到了?”

    张八年说道:“有人抓到了陈钟,送到了沈家,臣刚才去拿了人回来讯问,已经得了结果。”

    赵祯的睡意一下就消了,“说吧,我听着。”

    “陈钟和沈安有了冲突就一直耿耿于怀,邙山军出发后,枢密院有人暗中把消息告知了陈钟,陈钟就令人私下和辽人会面,通报了邙山军去辽境之事……前几日他又令人去找辽人询问消息,结果被泼皮目睹……陈钟就出逃,在新乡被人给抓住了。”

    赵祯厌恶的道:“召集宰辅们,商议处置之事。”

    稍后宰辅们来了,得了消息后一致要求处死陈钟。

    “……陈钟家人当全数流放琼州,不如此,不能警示后人!”

    韩琦的心中怒火升腾,若是陈钟就在身前,他定然要饱以老拳。

    “臣等附议!”

    赵祯满意的道:“好,如此就处死陈钟!”

    命令下达,自然有人去执行,赵祯叹息道:“先前陈钟逃窜,大家都束手无策,可沈安只是悬赏了一万贯,不过是几天罢了,这人竟然就被送来了,可见财帛动人心,让人不知该喜还是该愁。”

    曾公亮说道:“陛下,百姓的教化要如同春风化雨,非一朝一夕之功,再说……恕臣直言,一万贯,臣也心动了……”

    “哈哈哈哈!”

    君臣都大笑了起来,最后欧阳修说道:“可咱们都没沈安有钱啊!”

    韩琦苦着脸道:“以后谁和他结仇,就得要小心他的悬赏。”

    曾公亮也觉得有些麻爪:“沈安有钱,若是习惯了悬赏,陛下,怕是人人自危啊!”

    赵祯想象了一下,沈安手持巨款,倨傲的直接用钱砸人……

    但这只是一个幻觉。

    他莞尔道:“他若是这般舍得,那朕去领了这悬赏如何。”

    宰辅们都笑了起来,可心情都不大好。

    出来之后,韩琦唏嘘道:“老夫在想啊,那些豪商若是舍得钱,这天下会不会乱套了?”

    欧阳修摇头道:“沈安敢那是因为陈钟截杀在前,商人若是敢……那就是自寻死路!”

    ……

    陈钟先前是被皇城司的人丢在大车上拉回去的,所以看到的人不少。

    稍后陈钟被处死的消息就传遍了汴梁城。

    里通外国……

    “说是里通外国。”

    一家酒楼的包间里,十余人围坐着,气氛沉郁。

    上首的老人苦笑道:“陈钟行事不密,结果事败。事败也就罢了,他竟然去截杀沈安。那个蠢货有什么人手?还自以为是,结果派出的人都是草包,连沈安的皮毛都没碰到。”

    下首有人说道:“那沈安……诸位,一万贯啊!陈钟才出去了多久?竟然就被人弄回来了。诸位,下次他若是暗中悬赏要咱们的命……怎么办?”

    众人一阵沉默,老人不屑的道:“我等家中难道就没有好手?若是惹急了就火并而已,怕他不成?”

    “是啊!咱们谁会怕他!”

    “可他有钱啊!”

    “有钱又怎地?”

    “他就是有钱。”

    “……”

    众人无语,老人无奈的道:“一群人竟然被一个只知道使唤钱的年轻人给难住了,他就是有钱,不满意就用钱砸。”

    众人面面相觑,都觉得无奈之极。

    是啊!他就是有钱!

    不舒服就砸钱,谁特么能和他比?

    “这日子没发过了!”

    一个男子奋力砸了酒杯,仿佛是在砸钱。

    另一人也骂道:“那个小畜生,手段阴狠,真想弄死他……可架不住他有钱啊!”

    “下次要小心,别大大咧咧的學陈钟。”

    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有些压制不住了……

    ……

    “小人从小就是孤儿,差点被饿死,后来有人收养了小人,小人跟着他四处浪荡,等大了些之后,就回到新乡开了家酒肆度日。”

    闻小种看着很淳朴,沈安问道:“杀过人?”

    闻小种点头:“当年一路出去,遇到过不少贼人。”

    大宋年年有人造反,大多是胡闹,可贼人却真是不少。

    那些贼人占据了要道敲诈勒索,甚至是洗劫行人,运气不好连命都得交代了。

    沈安看了他一眼,说道:“先在家里住下,至于上阵杀敌,这个得等待时机。”

    闻小种叉手应了,沈安起身道:“此刻某的心中都是邙山军,只恨不能活剐了陈钟……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

    此刻的北方还是冰天雪地,有些地方的冰雪融化之后,连战马都不愿意涉足。

    “好冷!”

    一条小溪边上,一百余乡兵在修整。

    战马在刨着雪,然后伸嘴在下面寻找青草的嫩芽。

    这地方没法坐,所有人都在散步,缓解长期骑马造成的身体僵硬。

    黄春在看着南方,眉间多了些迷惑。

    “某怎么觉着……有些不对劲呢?”

    周围的乡兵马上就如临大敌般的紧张起来。

    逢凶化吉有春哥,黄春的本事并非是浪得虚名。

    严宝玉手握刀柄,目光敏锐的在四周梭巡了一圈,“是什么感觉?”

    黄春微笑道:“无事。”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然后吃干粮的吃干粮,喂马的喂马,笑声重新回归。

    黄春示意严宝玉和自己一起。

    两人走出了这个地方,黄春低声道:“某觉得危险来自于南方,好像有人在盯着咱们。”

    严宝玉皱眉道:“那你刚才为何不说?”

    黄春笑的依旧不正经,淡淡的道:“郎君既然对那白叠子这般看重,某就算是拼了命也得找到……宝玉,郎君对咱们不薄,你可不能糊涂。”

    严宝玉在看着南方,闻言说道:“是,为了郎君,继续出发!”

    队伍继续往北出发,直至看到了析津府的城墙……

    黄春回身,对乡兵们说道:“兄弟们,某感到了危险……”

    严宝玉在边上盯着这些乡兵,一旦有人动摇,他将会毫不留情的动手。

    幸运的是,无人建议马上逃跑。

    “都是好兄弟,郎君没白对你们好!”

    黄春轻松的道:“放心,有某在,总是能跑脱的。现在,让咱们进城去和辽人……玩玩他们的女人怎么样?”

    “好!”

    刚生起的紧张就被这话给冲散了,乡兵们嘻嘻哈哈的下马,然后又乔装了一番。

    析津府,也就是前唐的幽州,被辽人得了后,先改名幽都,然后又改名叫做析津府。

    析津府算是一座雄城,分散进了城之后,黄春就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个权贵家的后门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