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蒙汗药,打断腿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98章 蒙汗药,打断腿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临高启明民国谍影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船?”

    刚起身的闻小种说道:“有,黄河边上某有一艘小船,店里的生意不好时某就渡船挣钱。”

    黑脸大汉微笑道:“如此正好,快准备酒菜。”

    稍后酒菜来了,黑脸大汉狼吞虎咽的吃了,闻小种准备带他去后面的客房,黑脸大汉却说道:“可能连夜过河吗?”

    闻小种迟疑了一下,“能倒是能,可……”

    “钱好说。”

    黑脸大汉拿出了一吊钱来,随手放在地上:“钱就放在这,免得你说某谋财害命。”

    闻小种又迟疑了一下,然后试探着俯身去捡钱。

    黑脸大汉冷笑道:“某是要回汴梁做生意,大生意,还会亏你的船钱?赶紧收拾了,晚些就走。”

    稍后两人就趁着城门关闭之前出去,然后直奔黄河边。

    初春的黄河看着没有一点春天的气息,若是太冷的话,河面上会有许多冰块。今年的情况不错,河面上只有些许冰凌。

    闻小种带着黑脸大汉往下游走,一直到了一个小茬口,才找到了一艘小船。

    他一个人就把小船给拉了出来,在靠近河道时,回身说道:“上船吧。”

    “好。”

    黑脸大汉战战兢兢的上了船,随后就是一段很平常的航行。

    小船平稳的到了对岸,黑脸大汉有些脚软,他爬到了岸上,说道:“来,某这里有馒头,看你辛苦,吃一个,还有一壶好酒。”

    他摊开包袱,如释重负的道:“今夜某就寻个人家住下,明日就直奔开封,好啊!这下算是好了。”

    闻小种把船系好,过来坐下,接过了黑脸大汉递来的冷馒头。

    “吃吧吃吧。”

    冷馒头很难吃,里面的肉馅都能冰牙齿了。

    黑脸大汉低头咬了一口,再抬头时,见闻小种已经吃了大半,在咀嚼着,就笑道:“果然还是食量宽大。”

    此刻周围静悄悄的,唯有些许星光照着大地,格外冷清。

    少顷,闻小种就捂额道:“怎么有些头晕?”

    黑脸大汉摸出一把短刃,狞笑在星光下若隐若现。

    “中了某下的药……你到了河里记得爷爷叫做沈安……”

    黑脸大汉猛地一刀捅去,他甚至还有工夫去看看河对岸……

    他的手被人一下握住了,随后他下意识的加力,可那只大手却只是微微一用力,他就痛呼出声。

    短刃落地,黑脸大汉嘶声道:“你……你竟然没晕……那药可是某花了两贯钱买的!”

    闻小种一拳把他打跪在地上,然后说道:“那起迷药某五岁就能分辨,你夹在肉馒头里……把那羊肉味都岔了。”

    黑脸大汉失魂落魄的道:“你竟然……你不是开酒肆的,你是谁?”

    闻小种单手揪住他的头发,反问道:“你是谁?”

    黑脸大汉突然哀求道:“某错了,某有钱,只要你把某送进汴梁城,十贯……不,一千贯钱,某给你……”

    “有趣。”

    闻小种的眼睛微微反光,“说话,你是谁?为何要去汴梁?为何要动手灭口……”

    这是个老手。

    黑脸大汉察觉到了煞气,他嚎哭道:“某只是一时糊涂……”

    嚎哭声在黄河边上回荡着,宛如游魂。

    “某许久未曾动刑了,今日倒好……”

    随后就是一场刑罚,不过是半刻钟,黑脸大汉就吐实了。

    “某是陈钟……杀你是为了掩盖行迹……”

    “为何?你是什么人?怕什么?”

    黄河水流淌着,闻小种站在河边,陈钟就跪在边上。

    他只需要纵身一跃就能跳进河里,可这种天气跳进去就是送死。

    他怕冷,抽噎道:“某家世代为官……后来得罪了那个沈安……”

    “有趣!”

    闻小种把陈钟捆了藏在一个地窝子里,随即消失在黑夜之中。

    陈钟很懊悔,他觉得自己不该走新乡,更不该进那家酒肆。

    就算是在城外露宿一夜也好啊!

    此刻他忘记了寒冷,浑身发热。

    后面会面临着什么?

    那个闻小种若是聪明,就该听我的,然后回汴梁拿钱,说不定后面能把他给哄了……

    是了,陈家在汴梁朋友无数,那些人绝对不会出卖自己。

    可某为何要出逃呢?

    这是惧怕,对人性的惧怕,生怕被人盯住了。

    他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地窝子上就出现了一个黑影。

    他被吓得挣扎了几下。

    “陈钟,那沈安竟然悬赏一万贯要你。”

    一股尿液不受控制的流淌出来,陈钟语无伦次的道:“某给你十万贯,百万贯……”

    “沈安是什么人?”

    “他是个疯子!仗着和未来的皇子亲近,就肆无忌惮……”

    “那就对了。”

    闻小种单手把他拖了出来,随后也不嫌弃他身上的尿骚味,扛在肩上就走。

    “你放过某,某给你钱。”

    “住口!”

    “真的,某陈钟,在汴梁多少权贵认识某……沈安杀人不眨眼,匪号魔王,他会弄死你……某知道……你的身上有煞气,你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人……沈安会弄死你……”

    闻小种随手弄了一块布堵住了他的嘴,很快就扛着他消失在黑夜之中。

    ……

    枢密院和皇城司的人都出发了,枢密院的人将会坐镇雄州,随时传递消息。

    而皇城司的人则是要深入辽境去打探邙山军的消息,若是他们还在,那就冒险露头示警。

    沈安想去雄州,可赵祯却派了两个侍卫在沈家盯着他。

    这样的日子太过煎熬,沈安只能祈祷黄春的感觉更敏锐些。

    “郎君,外面有人求见。”

    沈安在在家里的行动不受限制,两个侍卫懒洋洋的在厢房里喝茶。

    偏厅里,沈安见到了闻小种。

    “你是……”

    闻小种的身材高大,站起来很有威慑力。

    “某闻小种,见过沈待诏。”

    闻小种仔细看着沈安,说道:“某听闻待诏悬赏一万贯……”

    “陈钟?”

    沈安心中一喜,就问道:“他在哪?”

    闻小种说道:“某不想要一万贯。”

    咦!

    沈安觉得这世界怕是有些颠倒了。

    竟然有人不爱钱?

    “那你想要什么?”

    他担心这个大汉会提出自己无法完成的要求。

    闻小种拱手道:“某听闻待诏南征北战,杀敌无数,心中颇为敬佩。某只想跟在待诏身边,以后若是有上阵的机会能带上某。”

    “杀敌?”

    大宋的武人地位低,竟然有人想去杀敌?

    你怕不是想忽悠我吧!

    见他皱眉,闻小种说道:“家父战殁于北方,待诏使人去新乡一问便知。”

    “竟然是军中的兄弟吗?”

    沈安肃然道;“如此也好,陈洛,带他去洗漱歇息,顺便把陈郎君请来。”

    陈郎君很狼狈的被带了进来,姚链一脸见鬼表情的道:“郎君,闻小种雇了一辆牛车,竟然把陈钟绑在车底下运进了城里。”

    “是个聪明人!”

    沈安随后就去了厢房,两个侍卫见到陈钟不禁大惊。

    “二位,某要用刑了,你们可是要旁观?”

    两个侍卫也不在沈家待了,随即进宫去报信。

    有了陈钟在手,沈安今天肯定不会跑路。

    “陈郎君,久违了。”

    沈安伸手,陈洛递上了刑具,陈钟哭喊道:“某错了,某错了,饶了某,某愿意在沈家为奴,沈安,饶了某,某的家产全给你……”

    沈安一皮鞭抽去,陈钟嚎叫一声,喊道:“饶命……”

    一顿鞭子抽打下来,陈钟的嚎叫声传遍了榆林巷。

    幸好果果今日去了包家,否则沈安还真没法下手。

    “你和辽人说了些什么?”

    沈安气喘吁吁的问道,手中的皮鞭已经换成了锤子。

    可陈钟却是个软蛋,“某和他说邙山军去了北方,有人说是去了辽境……”

    沈安冷笑道:“他为了一支乡军动手?谁信?”

    一百多人而已,别说是乡兵,就算是禁军也不放在辽人的眼中,更不会为此派人去报信。

    陈钟开始嚎哭,沈安冷冷的道:“把花花牵来!”

    当花花出现时,陈钟喊道:“某说……某说了邙山军在府州和西夏的战绩……”

    “畜生!”

    沈安怒极了,一锤子就挥舞过去。

    “且住!”

    身后有人抱住了他,锤子偏了,就落在陈钟的肩膀上。

    “啊……”

    陈钟惨叫着在地上翻滚,沈安回身,那人拱手道:“沈待诏莫要见怪。”

    这人是上次潜入沈家被吊在树上待了一夜的魏明,他的身后就是张八年。

    张八年走了进来,说道:“整个汴梁能动私刑的就是你沈安,不过某知道你上次还有功劳在,正好抵了。”

    沈安教授了赵仲鍼等人杂學,而杂學救了司马光,沈安同样是立功了。

    沈安冷冷的道:“还差一条腿!”

    魏明面色大变,心想你竟然敢当着张八年继续动手,这是要翻脸吗?

    沈安俯身一锤,陈钟的惨叫声顿时就直上云霄,尖利的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

    “沈安!”

    张八年的眼皮子眨动着,眼中鬼火幽幽,显然是有些恼火了。

    沈安回身,顺手把锤子扔掉,笑道:“人是某悬赏抓到的,他要截杀的也是某。冤有头,债有主,若是皇城司愿意出一万贯,那陈钟就会一根毫毛都不会少的交给你们。”

    这是挑衅!

    你皇城司无用抓不到人怪谁?人在我沈安的手中,我想弄断他的腿就弄断他的腿,如何?

    沈安从被截杀以来憋着的那股子气借着那一锤子发泄了大半,剩下的都冲着张八年去了。

    魏明站在中间,不禁觉得遍体生寒,就悄然退了出去。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官家纵容,不肯收拾那些权贵,若非如此,陈钟怎敢勾结辽人?怎敢截杀沈某?”

    “那你想如何?”

    “某不准备如何,只想告诉你,皇城司在中间和稀泥的日子太久了。既然你们不肯动,那沈某来动,想来汴梁城中多几个残废会多些欢喜……哈哈哈哈!”

    ……

    第一更,求月票……偷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