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仁慈的帝王(为‘佃佃莹欣’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85章 仁慈的帝王(为‘佃佃莹欣’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民国谍影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流民?当然见过。”

    司马光说道:“老夫每年都见到流民。”

    汴梁周边每年都会有人活不下去,这些人孤陋寡闻,但依旧记住了一条:汴梁繁华,那里的机会多。

    所以一旦活不下去了,大家就往汴梁来。

    这些流民有的留在了汴梁,有的被收拢重新安置。

    “见过?”

    沈安冷冷的道:“司马公可知道那些流民是怎么活的?”

    司马光愕然,却无法答。

    “那些流民衣衫褴褛,眼神茫然,宛如行尸走肉。大人也就罢了,那些孩子饿成了皮包骨头,只有一个大脑袋……那眼神看着让人心颤……”

    沈安问司马光:“司马公可见过这些吗?想来是见过的,只是见了没当回事……为啥?因为觉着自己是神仙,而那些流民就是蝼蚁!”

    司马光拂袖道:“荒唐!”

    可沈安的怒火已经起来了,“荒唐?都是人,都是大宋的人,为何有的人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为何有的人锦衣玉食,高高在上?们会说这是读书中举换来的好日子。是啊!是读书换来的好日子,可既然为官,就当以天下为己任,以生民的福祉为自己的为官准则……可天下有几人如此?”

    有毛线!

    正如后面富弼的那句话:“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

    百姓只是工具罢了,和蝼蚁一般。

    “人心呢?”

    沈安喝问道:“见生民离乱……同情心呢?麻木了?自己视百姓如蝼蚁,自然不会有什么同情心,于是麻木。可麻木了,难道还要求赵仲鍼也得跟着麻木?”

    司马光面色铁青,说道:“不可理喻!”

    在场的都是重臣,多年的宦海生涯早就让他们心如铁石,什么同情心……那是升官的最大障碍,当一脚踢开。

    可沈安却不是,他冷冷的道:“赵仲鍼前日见了那些流民落泪,回来就上奏疏建言,在此之前,可有谁建言了?”

    无人回答。

    几十个流民,小事情罢了,谁有空去管他们。

    “昨日到了文峰村之后,常二一家子的……那两个孩子看着可怜,鞋子破的几乎无用,饿的人都傻了。赵仲鍼见了伤心……他才多大?诸位贤达多年宦海,自然修炼有成,哪怕大宋沉沦了也不会变色分毫……”

    “住口!”

    赵祯喝住了他,面色铁青的道:“好好说话。”

    什么叫做大宋沉沦?

    这话也不嫌兆头不好?

    沈安躬身,然后说道:“从见到流民到见到常二一家,赵仲鍼的愤怒已然不可压制,这等时候自然要发泄。可怎么发泄?罪魁祸首就是陈敏,这等人死不足惜,那就给他殴打一顿泄愤如何?不行吗?”

    群臣默然。

    沈安说道:“这是一个本性善良的少年,他见到弱小会同情,见到不法会愤怒,见到衰弱会焦急……这样的少年还要怎么去教导他?难道要把他教导成麻木不仁才好?”

    噗!

    有内侍听到这话不禁一愣,手中的拂尘落在地上。

    陈忠珩却意外的没看他,而是在发呆。

    包拯叹道:“麻木不仁……说得好。陛下,臣记着自己当年为官时,见到那些百姓活的艰难就会难过,夜里辗转难眠,心中想的也是那些百姓,一心只想着怎么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他诚恳的道:“只是后来……臣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臣竟然渐渐就麻木了,见到那些艰难也不会动容,渐渐的夜间睡的安稳了,此时想来,臣却是麻木了,忘却了为官的初衷……”

    欧阳修也出班说道:“臣当年中举后在洛阳为官,那时臣正事不管,整日游山玩水,喝酒作诗词,看歌姬歌舞,通宵达旦……堪称是糜烂。臣此刻思之当年是得意忘形,为官的初衷变成了享乐逍遥,臣错了。”

    他当年在洛阳的日子堪称是神仙,上官纵容,甚至还出钱给他们潇洒。

    那样的日子让欧阳修念念不忘,在诗词里也多有体现,可此刻他却一脸羞愧的请罪。

    可这样的日子谁不喜欢?

    赵祯欣慰的道:“为官为官,要想想自家为何为官。若是贪图享受,这样的官对大宋何益?赵仲鍼……少年热血,心中纯真,自然外露,朕当年亦然。此刻思之,不禁唏嘘不已。”

    “陛下春秋鼎盛,怎可如此伤感?”

    群臣见他伤感,就劝慰了几句。

    赵祯说道:“朕当时说那孩子有勇有谋,如今看来还爱恨分明。朕见多了那些喜怒不形于色之人,早已麻木,如今竟然觉着新鲜,诸卿家中的孩子可是如此吗?”

    一提起这个,众人都是一肚子的苦水。

    王安石说道:“臣子桀骜,见到不平事就要发作,臣本怜子不肯动手……只是有一次却……”

    王安石给人的印象有些刻板,木讷,可谈及儿子时却多了人味,那无奈的模样让赵祯都笑了起来。

    “孩子总是任性,若是少年老成也好,只是却少了乐趣,会心疼孩子。”

    沈安一番话就让司马光无言以对,欧阳修见状就笑道:“沈安,没有孩子,怎地知道这些?”

    沈安说道:“欧阳公却忘记了舍妹。”

    欧阳修拍了一下脑门道:“是了是了,那妹妹年幼,这个长兄倒是和父亲差不多。”

    他看着司马光说道:“君实乃是实诚君子,可却不知道孩子自有天性,不可压制太过了。”

    他是一番好意提醒,可在司马光先前质疑的前提下,就有些像是讥讽。

    司马光微微皱纹,仔细看着欧阳修,可那老汉一脸的诚恳,再加上他一贯的好人招牌,竟然看不出半点恶意。

    沈安看了他一眼,说道:“此事臣去清查过,当地官吏为虎作伥。那陈敏许诺,只要能拿下文峰村的好地,回头人人都有好处……于是上下勾结,竟然坐视陈敏违规催债,堪称是无耻!”

    大宋的吏治……咳咳!说个笑话,大宋的官员多到了什么程度?多到许多事要扯皮做才能体现出每个人的存在感。

    没有明太祖剥皮实草的狠辣,官吏的贪腐自然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赵祯的脸一黑,说道:“查!韩卿!”

    他的声音中带着怒火,韩琦出班听命。

    “立即派人去查,重惩!”

    韩琦应了,赵祯叹道:“可怜那些百姓……这天寒地冻的出来挣命,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了。”

    曾公亮出班道:“陛下,昨日就已经开始妥善安置了。”

    “好。”

    赵祯看着沈安问道:“那常二一家究竟有多可怜?”

    他现在越发的心软了,不喜欢听到惨事,也不喜欢听到坏消息。

    沈安知道他这个毛病,可这种躲避的心态对于帝王来说是大忌,“陛下,常二一家子就在皇城外。”

    赵祯起身道:“朕为帝王,却不能让百姓安居乐业……走,去看看。”

    有人劝道:“陛下,让他一家子进来就是了。”

    赵祯摇头道:“进来看着这些宫殿侍卫威严,他的孩子岂不害怕?诸卿稍后都和气些,莫要吓到他们。”

    群臣应了,然后浩浩荡荡的去皇城外。

    沈安故意拖在后面,等司马光过来后,就说道:“司马公的孩子穿什么衣裳?”

    司马光不答,沈安又问道:“司马公家的孩子每日吃些什么?”

    “跟老夫来!”

    包拯从后面给了沈安一巴掌,然后当先过去。

    司马光的眼神已经冷的能冻死人了,再嘀咕,说不得就会结个大仇。

    沈安跟上了包拯,笑道:“包绶现在可还哭?”

    老包溺爱包绶,弄的老大了还爱哭,被果果笑过好几次,这才下决心不再纵容。

    “没有的事。”

    老包干咳一声,说道:“怎地还是这般促狭不饶人?司马光的儿子没了,家中的孩子乃是从他大哥那边收养的。这性子……小心仇人多过朋友。”

    沈安一怔,然后笑了笑,眉间有些冷肃之色:“包公您不知道,这朋友吧,大多是利益之交,喝喝酒,青楼听听曲,走马章台什么的最多。可一旦遇到事……若是能有几人倾力相助,就算是这辈子没白活。”

    包拯回身看着他,目光中多了赞许。

    “好。”

    老包就是这个观点的认同者,所以朋友不多。

    那种虚情假意的朋友多了只会耗费的时间,有那功夫还不如好生做事。

    “……出门一日,果果定然要嘀咕了,也不知道昨夜哭了没有。”

    沈安一路嘀咕着,前方就是宣德门。

    宣德门的外面,常二带着一对子女怯生生的站着,他不理解沈安为何昨夜给了新衣服,今日却收回去,让他们穿之前衣服的意思。

    当大宋最尊贵的一群人出现时,边上有小吏喝道:“官家来了。”

    常二下意识的就按住儿女的脑袋,“快跪下。”

    他只是一个乡村野夫,对帝王的印象全数来自于传说。

    传说中的帝王威严不可亲近,哪怕有人说官家仁慈……

    可那仁慈谁见过?

    那群人看着浩浩荡荡,步伐中带着威严……

    常二惧怕了,他按下了儿女之后,自己赶紧跪下,喊道:“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陛下……陛下万岁!”

    两个孩子也跟着叫喊,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

    第三更送上,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