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阖府喝粥了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77章 阖府喝粥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曹佾觉得自己听这个不合适,就告退了。

    张八年把自己跟在后面看到的说了,最后说道:“他后来回了家,也没把此事告诉家人。”

    做了好事不留名,是个好人。

    “见了别人遇到了难处肯出手,得知是大麻烦也不退,这便是勇。”

    赵祯分析道:“给那女子出主意去北海郡王府,又用高利贷太过分来压制那大汉,后来更是用去开封府来逼迫,这便是谋。有勇有谋,最后还不肯领功,这便是谦逊,沈安……”

    沈安听他夸了赵仲鍼一耳朵,心中欢喜之余,脸上的神色就雀跃了些,让赵祯不禁笑了。

    “他和你在一起厮混,如今倒是學到了不少,好。”

    沈安努力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淡淡的道:“臣只是尽本分而已,不值当官家的夸赞。”

    赵祯唏嘘道;“赵允让整日叫骂不管事,十三郎心中郁郁,也不肯管,我还以为那孩子就被荒废了。如今看来还好,不,是很好。你立功了……别得意,你引发争斗之事我还未和你算账,且小心些,若是功劳不够偿,你便准备去雄州吧。”

    沈安心中已经是得意的不行,知道赵仲鍼算是过了这一关,而自己更是得了肯定。

    赵祯见他欢喜,就说道:“去吧。”

    “跳脱!”

    等他走了之后,赵祯问道:“可有疑处?”

    张八年摇头道:“没有。”

    赵祯欣慰的道:“如此就好,我也算是有了底气,晚上也能安枕了。”

    张八年一般不主动说事,但今日却说道:“官家,若是睡不好,可找御医看看。”

    赵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睡的还好,只是以前一边想着生个皇子,一边担心生不出来,到时候祖宗社稷没个依托,那我便成了大宋的罪人。如今大事已定,十三郎是个聪慧的,那赵仲鍼也是个大气的,我便安心了。”

    张八年点头,然后告退。身后的赵祯喃喃的道:“这北海郡王……这般奢靡吗?”

    陈忠珩说道:“官家,要不……臣去一趟?”

    “也好。”

    ……

    沈安一路往宫外去,心中在琢磨着赵仲鍼这小子。

    有勇有谋吗?

    可哥怎么就不信呢?

    那个腹黑的小子,怎么会玩英雄救美?

    他更喜欢的模式是美女救英雄啊!

    难道是没开叫的原因?

    可没开叫也会对妹纸感兴趣啊!

    这是本能,只要荷尔蒙分泌的数量足够多,只要雄性激素足够多,你就会忍不住对女人感兴趣。

    这是上天赐予人类,不,这是上天赐予动物的本能,否则个个心如止水,咋繁衍后代?

    春天来了,汴梁城中的街道上多了……

    见鬼,现在是初冬!

    沈安抛开脑海里那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以及那些发青的斑马角马什么的。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熟人。

    任守忠鬼鬼祟祟的在往外面去,看那缩头缩脑的模样,分明就是心虚。

    这厮是要干坏事?

    沈安悄然跟着,陪他出宫的内侍也心领神会的不说话。

    任守忠太过跋扈,今日有机会看看他的丑事也好啊!

    两人一路跟着,可任守忠最后竟然进了皇城司……

    “圣人那边……不能指使皇城司吧?”

    沈安有些惊讶,觉得曹皇后那个老娘们怕是得意忘形了。

    内侍摇摇头,“这是大忌,不可能。”

    皇城司只有官家才能指使,若是皇后或是宰辅也能驱使他们,那官家怕是危险了。

    就和后世张居正可以驱使锦衣卫一样的道理,这是犯大忌讳。别看一时爽,最后只能全家……

    两人心中纳闷,可沈安却不好在宫中久留,于是就准备出去。

    “来了来了!”

    内侍心中发痒,就在此时,却看到任守忠又出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男子。

    “咦,这人怎么这般……落魄呢?”

    任守忠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身边的几个男子都在嬉笑,有人甚至在讥讽。

    内侍看了一眼,说道:“是冰井务的人,任都知怎么和他们厮混在一起?”

    冰井务隶属于皇城司,但却和密探压根不搭干。

    所谓冰井务,就是专门为皇室取冰的。汴梁每到夏季炎热,官家和那些女人自然要用冰,于是皇城司就多了个叫做冰井务的部门。

    大抵也是担心有人在冰块里下毒弄手脚什么的,所以才把冰井务和皇城司划在了一起。

    现在是初冬,金明池的水还未结冰,不过冰井务的人每天都得去查看,等湖面结冰后,就得准备动手了。

    任守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沈安想了想,就走了过去。

    “咦!这不是任都知吗?”

    任守忠抬头见是沈安,顿时脸就红了。

    这厮倒霉了?沈安见他竟然没反驳,不禁大喜,就故作不知的道:“任都知这是要去金明池监督他们取冰?”

    任守忠支支吾吾的不说话,边上有男子笑道:“任都知……任都知这是来我皇城司取冰呢!圣人说了,今年的第一块冰得让任都知取,并一路送进宫中……”

    卧槽!

    任守忠这是得罪曹皇后了?

    取冰可不是简单的事儿,你得沿着四周凿,不小心会掉冰窟窿里去。

    凿好了冰之后你还得搬运,听这个意思,到时候这些人不许帮忙。

    这货倒霉了。

    沈安心中大乐,就拱手道:“取冰多重大的事,圣人能想到任都知,可见任都知在她老人家的心中是多么的重要,恭喜恭喜。”

    重要个屁!

    取冰就是个苦力活!

    任守忠心中羞恼,知道自己当时向官家表忠心是吃里扒外,可某是无意的啊!

    溜须拍马这是某的本能,只是一时说错了人,圣人你怎么能下这等狠手呢?

    而且还遇到了沈安这个对头,当真是羞不可当,难堪之极。

    “任都知慢慢凿冰,某回家去弄个火锅吃吃。这天气冷嗖嗖的,家里架个火锅,放些羊肉进去,再弄个蘸水……对了,还得来些好酒,那滋味……给个神仙也不换啊!”

    沈安大笑而去,几个冰井务的人都舔舔嘴唇,“那沈安乃是厨神转世,他家的火锅定然鲜美异常,真想去吃一顿!”

    一阵冷风吹过,任守忠不禁打个寒颤,然后觉得肚子里空荡荡的很是难受。

    若是来一个火锅多好啊!

    他吸吸鼻子,哀怨的回身看看宫中,只祈求皇后早日想起自己来,然后把自己召回去。

    刚出了皇城没多远,后面就来了几骑。

    “这不是任都知吗?罕见啊!”

    陈忠珩勒住自己的马,回身看着任守忠,诧异的道:“这是去凿冰?圣人果然是仁慈……”

    他神色严肃,说道:“官家时常说人要忠心,可有的人就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一心只想攀高枝,可这人他得有这命才行啊!否则……沈安那话咋说的?”

    他身后有内侍就说道:“好像是什么……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这做官和做人一样,要平常心,别到处钻营,省得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陈忠珩赞道:“看看,看看,这就是才子的话,多贴切啊!以后你等都要记牢了,少去谄媚别人,否则某打折你们的腿!”

    “是,都知放心,我等效忠官家,却不肯去迎奉旁人……”

    “这就好,别學了有些人……走!”

    任守忠呆在那里,那几个冰井务的人觉得这人可怜,但也只是唏嘘一下而已。

    在宫中的都是可怜虫,任守忠还是位高权重,只是自家胡乱钻营被责罚了而已,以后说不定还有翻身的机会。

    ……

    赵允良父子在家中眼巴巴的等着消息,而他们派出去的人手也给力,不断把最新的消息传回来。

    “……郡王,国舅出宫了,看着好似欢喜。”

    “没被处罚?”

    赵宗绛皱眉道:“官家对外戚看的紧,曹佾此次动手堪称是丧心病狂,官家竟然放过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赵允良抚须微笑道:“围堵欧阳修家本是在触犯官家,曹佾有功无过。”

    幕僚一脸纠结的进来了:“那沈安还没出来。”

    “这是好事,说不定正在被呵斥呢。”

    赵宗绛心中欢喜,幕僚摸摸肚子,犹豫了一下,“郡王,某却是饿的不行了。”

    赵允良说修道要虔诚,最近把郡王府里的下人都拉进来一起辟谷,结果饿跑了不少。

    若非现在是冬天不好找活,幕僚都想跑路了。

    赵宗绛看了自家老爹一眼,说道:“爹爹,要不……咱们吃点?”

    他也饿的不行了。

    赵允良想了想,说道:“最近很是虔诚,所以才有了福报。罢了,都喝点粥吧。”

    “多谢郡王!”

    幕僚如蒙大赦,出去就喊道:“郡王有令,喝粥,喝粥了!”

    死气沉沉的郡王府瞬间就动了起来,许多仆役从房间里出来,面带菜色的看着幕僚。

    “真的?”

    幕僚眼中含泪,“真的,郡王说了,阖府上下……都喝粥!”

    那些木然的脸上多了欢喜,有人欢呼道;“郡王英明!”

    “郡王英明,喝粥了!”

    “喝粥了!”

    郡王府里的欢呼声传到外面,有路人讶然道:“这郡王府是怎么回事?喝粥……喝粥都这般欢喜?”

    同伴笑道:“你不知道吧,这华原郡王府乃是汴梁赫赫有名的辟谷之地,那郡王父子一心修道,为此隔三差五的辟谷……”

    “可他府上的人是怎么回事?”

    “都跟着辟谷呢!”

    “都跟着辟谷?难道他们的道心这般虔诚?”

    “虔诚个屁,是被逼的,所以喝粥都跟过年似的,欢喜的不知所以了。”

    “喝粥了!”

    郡王府里欢呼声一片,接着有炊烟渺渺升起。

    就在大家蹲守在厨房外等候救命粮时,一个仆役飞快的冲进了府里。

    “郡王,那沈安得了夸赞,说他把赵仲鍼带的极好……”

    郡王府里的气温瞬间下降,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边。

    良久,就听赵允良唏嘘道:“这还是道心不坚固的缘故……今日阖府……辟谷半日……”

    “喝粥,我等要喝粥啊!”

    希望变成了绝望,那些下人真的是想跑了。

    可他们大多有契约在身,你能跑哪去?

    炊烟散去,厨子在吃着半生不熟的米,那些人察觉后就蜂拥而至……

    “还没熟!”

    “等熟了某也饿死了,吃了再说!”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