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试探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75章 试探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沈安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祯觉得自己早已看透了这一切:“沈安做事激进,不过还存着赤子之心,朕就取这一点。上次北海郡王家中失火,朕就怀疑是他干的,只是没有证据……”

    曹皇后补刀道:“那人虽然穷凶极恶,可还算是恩怨分明。欧阳修帮了他,那么他定然不会坐视不管。可怎么管?他若是出头就会被那些人盯上。到时候您这边还得担心引发党争,弄不好真会把他赶到雄州去……”

    曹家和沈安也有过恩怨,只不过那事儿都过去了。

    但女人记仇是天生的,曹皇后才想着补了沈安一刀,坐实传谣这等不要脸的举动就是这货干的。

    大气的曹御姐也难免记仇,赵祯自然是新仇旧恨一起算。

    “怪不得……朕说他怎地那么老实,竟然在家里不动……”

    这时有内侍急匆匆的来了,禀告道:“官家,先前欧阳修去了榆林巷,在沈家待了有一个时辰。说是去求医。”

    “就是他干的!”

    赵祯哭笑不得的道:“什么求医?欧阳修上次和朕私下说话时,就说过生死有命,所以不肯为了眼睛去折腾。这样的人,他有病只会找郎中,怎会去寻沈安?欲盖弥彰啊!”

    见他高兴,任守忠就堆笑道:“陛下英明……”

    还没拍完马屁,任守忠就发现自己的主子一眼横了过来,就赶紧束手站好,把肠子都悔青了。

    某怎么就下意识的去拍官家的马屁呢?

    拍也是私下拍,竟然当着皇后……死了死了。

    这下好了,皇后定然会给某小鞋穿。

    曹皇后看了他一眼,起身道:“臣妾这便去了。”

    赵祯点点头,皇后要去准备见自己的弟弟,他呢?

    “叫了沈安来!”

    那个不要脸的家伙,一番谣言让那些人心中憋屈,若是被他们知道是这厮干的好事……

    包括韩琦在内,都会咬牙切齿的想撕碎他。

    ——那些得了欧阳修恩惠的人,都被权贵收买了,准备寻机对欧阳修下死手……

    多恶毒的谣言啊!

    害的大家不得不站出来,否则以后真没脸见人了。

    一头雾水的沈安进了宫,等见到含笑的赵祯时,心中就是一个咯噔。

    “赵仲鍼可跟着你學了这些?”

    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没药可救了,可赵仲鍼却值得挽救一下。

    想到赵仲鍼跟着这厮學会了不要脸,赵祯就能幻想出未来朝堂之上的精彩来。

    “什么?”

    沈安一脸懵逼的问道。

    “什么?”

    赵祯冷笑道:“叫人去传谣,还装无辜,你倒是學会了骗人,只是别想骗过朕。”

    那事儿被他发现了?

    “是,臣当时气不过,却不能出去激化矛盾……就想了这个。”

    这话很是识大体,否则按照赵祯的理解,这厮多半是会带着人去和陈钟打群架。

    见他没狡辩,赵祯觉得还算是有救。

    “赵仲鍼的性子如何?”

    对于未来接班人的长子,赵祯觉得自己关注的少了些,这样不好。

    沈安诚恳的道:“心善,而且和气。”

    赵祯冷笑道:“你带了他几年,好坏都是你在说。若是敢骗朕,稍后自然有惩罚。”

    他吩咐道:“让人去试探一番,好歹让朕知道那孩子的秉性。”

    作为皇帝他很忙,而且赵仲鍼还不是他看着长大的,对那孩子的性格他几乎是一无所知。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赵宗实就是未来的皇帝,而赵仲鍼就是太子。

    赵祯想让大宋肩上万万年,可继承人却被他拖到现在才确定。

    赵宗实原先是被他养在宫中,所以是什么秉性他自认为还是了解的。

    可赵仲鍼呢?

    这孩子跟着沈安几年,不知道被这厮教了些什么东西。

    按理他应当是把赵仲鍼叫进来,然后仔细观察。可时间紧迫,他必须要用非常规手段。

    他看着沈安,正色道:“若是那孩子被你教的不堪,此后朕自然会找人教他。”

    沈安心中暗自叫苦。他不知道张八年会怎么去试探赵仲鍼,所以只能求满天神佛保佑。

    ……

    皇城司里什么人都有,张八年只是提了一句,无数注意都出来了。甚至有人建议绑架了赵仲鍼,然后威胁,看他的胆色如何。

    这种蠢货自然被张八年一脚踢了出去。

    “让人去……”

    ……

    赵仲鍼最近喜欢上了看戏。

    王雱每日都会来甜水巷的那家小店外站着。

    里面的妇人在熟练的炸鹌鹑,王雱就在街对面假装看书,偶尔抬头看那妇人一眼,就很是心满意足的模样。

    这是痴恋啊!

    赵仲鍼觉得王雱疯魔了。

    他看了一会儿,等王雱念念不舍的走了之后,才转身回去。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他念着沈安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觉得正契合王雱的处境。

    “救命!”

    正在唏嘘着的赵仲鍼被一个人扑过来抱住了大腿,却是个少女。

    少女仰头,泪眼朦胧的道:“奴不肯去做妾,救命!”

    很简短的话,却深刻的说清了自己的境遇。而且那张脸清纯无比,被泪水衬托的楚楚可怜,更是让男人移不开眼睛。

    赵仲鍼此刻正是慕少艾的年纪,蠢蠢欲动……

    他皱眉道:“松手。”

    少女悲鸣道:“那人来了,小郎君救命!”

    “贱人!”

    一个大汉狂奔而至,手中还拎着棍子,见状就喝道:“还不过来!”

    那少女看了赵仲鍼一眼,泪水不禁滑落下来,哽咽道:“奴一旦去了就会成为他的小妾,那人残暴,奴怕是命不久矣……”

    “怎么回事?”

    赵仲鍼负手问道,自然有一番威严。

    大汉冷笑道:“看你穿着简单,可却知道怜香惜玉了,好事,此人的父亲欠了某一千余贯,你若是替她还了,此后她就是你的人!”

    一千多贯啊!

    这年头买个小妾哪里需要那么多钱?

    一千多贯能买十个小妾了。

    可若是不肯伸出援手,听这个少女的诉说,多半是要去受苦。

    这等楚楚可怜的少女竟然要掉进那火坑里,少年,你忍得住吗?

    但忍不住你得出一千余贯钱,你舍得吗?

    这便是两难!

    最是考验人的难题。

    张八年乔装在侧后方的店铺里冷眼看着,身边的人说道:“这办法好,换做是下官的话,定然会忍不住出手……”

    “钱不够,你要怎么办?”

    “打!”

    手下的话让张八年冷笑道:“开封府是做什么呢?你以为欠债还钱是一句空话?”

    “都知,看!”

    有手下低呼一声,张八年凝神看去,就见赵仲鍼心平气和的道:“她爹爹欠钱……这是把她卖给你了?若是这般也没办法,可你得知道一个道理,女人不如钱有用,可对?”

    大汉不禁点点头。

    有钱就有一切,这话古今中外通用,若是不同意,那就是傻子。

    赵仲鍼正色道:“你既然想拿回钱,某这里有个主意。某听闻北海郡王府最近在招纳侍女,听闻那北海郡王最喜欢绝色女子,你……”

    他低头对少女说道:“你可去试试,听闻北海郡王很是仁慈,不会强迫人。你到时候签了契约,做几年再回家……”

    他抬头对大汉说道:“她做几年下来,至少能赔些钱给你,如此岂不是更好?”

    赵允弼无辜躺枪中!

    大汉冷笑道:“做几年工能挣多少钱?还不如这女人值钱。”

    他喝道:“还不快来!”

    少女仰头哭泣,然后松开手,缓慢的起身……

    这可怜模样啊!

    是人都想为她打抱不平!

    “且慢。”

    大汉喜道:“你愿意为她还钱?”

    “不。”

    赵仲鍼说道:“某想问问,她爹爹做了什么会欠一千多贯?”

    一千多贯是一笔巨款啊!

    大汉刚想说话,赵仲鍼冷冷的道:“汴梁城能借出一千余贯的人……谁?”

    能借出一千多贯的人不少,但那得有天大的交情,否则就是高利贷。

    大汉果然说道:“某就是放贷的。”

    赵仲鍼问那少女:“原先借了多少?”

    少女哽咽道:“原先借了四百贯。”

    利滚利啊!

    大宋的高利贷事业蓬勃发展,从汴梁到边疆,无处不在。

    这事儿没办法了。

    张八年微微摇头,觉得这试探过分了些。别说是赵仲鍼,就算是换了沈安来,估摸着也只有为那少女还钱的份。

    “这是吸血!”

    少年蓦地的爆发了,他愤怒的道:“四百贯竟然能滚到一千余贯,这是什么?这是盘剥,这是吸血!”

    大汉有恃无恐的道:“此事有借据在,到哪某都不怕!”

    众人都唏嘘着,但却没办法相助。

    高利贷破家无数,后来还引发了一场变法,青苗法。

    赵仲鍼凛然道:“借据是借据,可高利贷本就无耻,这等盘剥百姓,官家听了也会心疼。此事某管定了,来,跟着某,咱们一起去开封府!”

    啥?

    去开封府?

    大汉有些慌乱,随即强作淡定的道:“去就去。”

    赵仲鍼冷笑道:“说出你的上家是谁。”

    汴梁专门有人放贷,模式是这样的:家里有闲钱的,就找人来商议,说是你把我的钱拿去放贷,得的利润咱们对半分。

    大汉看着也不像是有一千多贯的模样,所以赵仲鍼一问,他就说道:“某是马五的人。”

    马五大抵就是一个有闲钱的土豪,赵仲鍼说道:“去个人把那马五叫来,咱们在开封府说话。今日某定然要为那些被盘剥吸血的百姓讨个公道。”

    那少女起身感谢,赵仲鍼摇头道:“你莫要谢某。这高利贷本就有问题。若是官府许了,就该定个规矩,最高是几成。否则任由那些人盘剥百姓,坐视百姓被人鱼肉,这是官府失职!”

    这话恍如一记雷电劈了下来,那些人心中一阵欢喜,有人喊道:“对,如今这高利贷却是太高了,借一百贯,一年就要还一百贯的利息,谁能还?”

    群情激昂啊!

    张八年也傻眼了。

    “都知,要闹起来了!”

    “那小郎君竟然这般……正义凛然,事情要糟了!”

    “……”

    “住口!”

    张八年喝住了手下,吩咐道:“三百步,若是赵仲鍼还不止步,就让他跑,或是让……去北海郡王府……”

    有人过去,借着机会把这话转给了大汉和少女。

    张八年跟在后面,死死的盯着了赵仲鍼。

    来,让某看看……

    三百步!

    你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正义凛然,咱们来见个分晓。

    ……

    感谢书友‘赵廸’的盟主打赏,熟悉的id,是仓库的老盟主。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