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这么不要脸的事儿谁干的?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74章 这么不要脸的事儿谁干的?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这谣言传的到处都是,后来那些人家的管事都来了,只是都在看着其他人,不肯动手……就曹家讲究,曹国舅一来就动手,没废话……阿郎,这样的人家才是义气无双啊!”

    欧阳家的管家在嘀咕着,觉得整个汴梁城就国舅家有义气,其他的都不是好鸟。

    巡检司的人拉了大车来,把陈钟等人弄上车,也不知道拉到哪去。

    欧阳修站在门外说道:“此事波及颇广,那些人不肯被带累也是常理,国舅家……这里多半是官家的吩咐,不必管。”

    管家唏嘘道:“人情人情,有来有往才是人情,今日之后……阿郎,那些人的嘴脸也该看清了。”

    欧阳修点点头,“是该看清了,不过人情反复本是人性,老夫活了许久,这些早已看清。此事出力最大的便是背后传谣之人,你说他是谁?”

    管家摇头,“阿郎,市井谣言到处都有,到哪查去?”

    汴梁繁华,市井中每天的谣言没有百条也得有七八十条,连皇城司都没法查。

    欧阳修负手看着外面,等看到一个老汉悄然从边上走了,就笑道:“包拯老儿竟然不敢和老夫碰面吗?可笑!”

    老包是来助拳的,可现在这里用不上他了。

    “此事要破局也容易,只是不管是何手段都会把事情闹大,都容易引发对峙。到时候党争再起……不管是官家还是群臣,谁都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所以都不会动。”

    管家纳闷的道:“可这谣言却管用了。”

    欧阳修笑道:“是啊!这谣言玩笑般的把那些人引出来破局,一般人想不到这等法子,背后那人促狭,而且还有些……”

    还有些不要脸。

    可对方的初衷是帮助自己,所有欧阳修说不出那句话来。

    他笑了笑,说道:“那人想做好事不留名,可老夫哪会装傻。备马,老夫上门做个恶客。”

    欧阳修家门前一出大戏上演完毕,散播谣言的那人是谁,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所以当欧阳修出现在榆林巷时,那些人都有些傻眼了。

    是沈安干的?

    是了,那么不要脸的事儿,也唯有此人能干得出来。

    可等欧阳修说是被惊吓过度来求医后,这事儿又变得扑朔迷离了。

    老中医沈安接待了欧阳修,宾主在书房里进行了友好的寒暄。

    随后欧阳修就说是饿惨了。

    “那些人堵住前后门,府中采买的人也出不去,若非是你帮忙,老夫一家子怕是得饿死府中,成为大宋第一个被饿死的宰辅……”

    欧阳修一边说一边看着沈安,见他一脸茫然,就说道:“年纪轻轻的别装傻,老夫一辈子见识了多少人?自问一眼就能看出这人的秉性……”

    老欧阳就认准了是沈安干的,觉得这么不要脸的手段,也只有沈安使得出来。

    沈安小心翼翼的问道:“您不是眼神不好使吗?”

    欧阳修高度近视,外加色盲,这是沈安早就发现的。

    你一个高度近视眼,怎么去看别人的神色相貌?

    也就是看个大概罢了。

    欧阳修没好气的道:“老夫以前眼神还行。”

    好吧,沈安换了个话题:“那陈钟……实际上您出门最好,他绝对不敢动手,否则无数人会把他撕成碎片。”

    那些人不敢出手帮忙是因为欧阳修理亏,可陈钟若是出手……

    陈家以后估摸着就没了。

    欧阳修叹道:“当年……庆历年间闹得最厉害的时候,双方一触即发,官家率先妥协,随后范文正知机,就主动求去……否则……你可知晓党争的厉害?”

    “知道。”

    “你不知道。”

    欧阳修苦笑道:“官家都怕了,范文正也怕了,再坚持下去,朝野分裂就在眼前,到时候……就乱了呀!”

    老欧阳在唏嘘着当年的事,可沈安却觉得他小觑了自己。

    我知道党争这回事,比你们知道的更清楚。

    王安石后来一站出来,顿时朝野就分成了两派。

    老王是个强硬派,管逑你多少人反对,老夫就一句话:虽千万人吾往矣!

    来吧,让咱们来大战一场!

    那时候的党争可比庆历年间厉害多了,都要动手出人命了……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所以沈安才觉得王安石的那一套在大宋行不通,至少他的手段不够好。

    欧阳修唏嘘了一阵子,揉揉肚子道:“可有吃的?”

    老人到了一定年纪后,就会勘破一些东西,想吃就吃,想喝就喝。

    沈安叫人去弄吃的,欧阳修借机看了看他的书房,随手拿起一本册子仔细琢磨着。

    “这便是你的杂學?”

    “对。”

    欧阳修的眼神不好,册子得送到眼前才看得清。

    他看了一阵子,放下册子摇头道:“老夫老了,學不来。”

    他这话看似无奈,可沈安知道不是因为这个。

    欧阳修是文坛盟主,他要是流露出对杂學的兴趣,这事儿的轰动性……

    可沈安真的想试试,若是把这个老汉给勾过来,那动静……

    天下震动啊!

    欧阳修看似老眼昏花,可对气息的变化极为敏感。

    “大宋现在要的是稳,稳住了方能奢望其它。至于革新,别雷厉风行,当年就是雷厉风行……”

    结果扑街了!

    老王后来也是雷厉风行,结局依旧如此。

    这些人……

    “要學做饭啊!”

    “什么意思?”

    沈安一本正经的道:“都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可说这话的人里面,有几个会做饭的?连火候都不知道,就腆着肚子说什么烹小鲜,结果不是夹生就是糊了。”

    欧阳修一怔,然后肃然道:“是了,是这个道理。”

    老汉随即就和沈安探讨了一番做饭的道理,等吃了一碗沈家的面片后,就打着饱嗝回家了。

    是不是沈安?

    那些人见欧阳修面带红光的出来,和先前面色惨白截然不同,不禁就纳闷了。

    这是被治好了?难道真不是沈安传的谣言?

    这事儿现在变成了一团乱麻,那些权贵开始揣摩官家的心思,有人甚至去试探曹家,想问问是不是官家的吩咐。

    想想吧,曹佾曹国舅,那是多老实的一个人,别说是动手打人,就算是踩死一只蚂蚁都会伤心一阵子。

    这样的慈善人怎么会突然发狂了?

    只有官家啊!

    ……

    赵祯觉得自己很冤,可曹皇后却很震惊。

    “……国舅只是一拳就撂倒了陈钟,随后一阵狂殴,最后更是提着陈钟的脑袋往欧阳家的门槛上撞,若非是被人抱住了,陈钟今日绝无幸理。”

    张八年的禀告不带一点个人色彩和温度,可任守忠却傻眼了。

    某先前把国舅视为蠢货,还想以后寻机踩一脚来着。

    他竟然那么猛?

    幸好某没敢付诸实施啊!否则……

    想起被曹佾拎住脑袋往门槛上撞的痛苦,任守忠觉得自己今日算是走大运了,准备晚上弄个宵夜来压压惊。

    而赵祯则是完全震惊了。

    这是朕的小舅子?

    他目光软和了些,对皇后说道:“曹佾朕记着是个和善的少年,最听你的话,你进宫之后,他可是跟人……”

    可是學坏了?

    那等凶残的手段都使得出来,这还是朕放心的那个小舅子吗?

    大宋对外戚的管束算得上严格,特别是驸马什么的,那就是个养老的职位。一旦和皇家结亲,你每日享受生活就是了,只是别想在政治上再有作为。

    至于后戚什么的,比如说国舅,现在管得严,等赵宗实上台后就略微放松了些。

    曹御姐振眉道:“大郎少年时极为精神,臣妾还曾教授过他刀法,只是后来臣妾入宫,就让他安生度日,无事不得闹腾,这些年倒是……”

    做这个皇后,委屈我弟弟了!

    你这个娘们竟然还会刀法?

    怪不得就喜欢提刀出来问谁谋逆。

    赵祯心中不自在,“那曹佾可会兵法?”

    这是准备启用他?

    曹皇后眼中一亮,旋即黯然道:“祖宗规矩在此,若是破了一次,后世子孙就会有样學样,到了那时,朝堂就乱了。”

    这个女人能顾全大局,这是赵祯最欣赏她的一点。

    只是今日陈钟算是彻底的恶心到他了,最终是曹佾帮着出了这口气,所以该嘉奖才是。

    “来人。”

    “陛下。”

    赵祯抚须道:“皇后许久未曾和家人相聚,让曹佾入宫来,姐弟俩也好生叙叙话,让他在宫中吃顿饭再回去。”

    皇后自然不能经常和家人见面,否则就有里外勾结的嫌疑。

    所以这算是厚恩了。

    曹皇后惊喜的福身道:“多谢官家了。”

    赵祯含笑道:“朕就欣赏你这个爽利。若是换了旁人,定然会先扭捏一番,然后才肯答应,何苦!”

    他心情大好,就问道:“此事可知道是谁做的吗?”

    张八年摇头道:“查过,不过没找到那人。传言最先应当是从皇城边上开始的。”

    赵祯满脸黑线的道:“难道是朕传的谣言不成?”

    曹皇后莞尔道:“就算是要传谣,也该是让皇城司的人去办。”

    合着我皇城司就是一群整日扯淡传谣言的妇人?

    张八年永远都冷着的脸也难免要变色一下。

    曹皇后依旧没察觉,自言自语道:“这手段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臣妾想着朝中谁……这等没脸没皮的,臣妾好像想起了一个人……”

    女人的直觉胜过无数侦探!

    赵祯虽然不知道这句话,但却是践行者。

    “谁?”

    曹皇后微微皱眉:“怎么就像是沈安才能干出的事呢?”

    ……

    弄了个微博,id:我是迪巴拉爵士。这是爵士唯一的微博号,再无其他。欢迎书友们去踩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