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沈安这厮疯了吗(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5)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67章 沈安这厮疯了吗(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5)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十二人都在值房内,李赟跪着,其他十一人站着,气氛凝重。

    “六十多贯啊!”

    程旭痛苦的说道:“下官有罪,下官监管不力,有罪啊!”

    他剑眉星目,看着一身正气,此刻痛苦的自责更是让人动容。

    沈安笑着问道:“以往那些人一来就查的是你吧?”

    程旭点头道:“是。下官被查过两次。”

    “这就是清廉了。”

    沈安微微点头,说道:“你家里并未找到什么东西,可见你的谨慎。”

    “下官从未伸手,一直牢记着为官当清廉的道理,兢兢业业……”

    程旭微微皱眉,但最后还是释然的笑道:“待诏怕是对下官有些误会,若是有暇,自可去问问下官的为人。”

    沈安笑了笑,问道:“以往李赟挪用那两贯多钱的事儿早就被发现了吧?”

    程旭点头道:“是,前面两次都发现了,下官也是一时疏忽,竟然就忘却了此事,也忘记了去催促他归还。”

    “你不是忘记了,而是有意留着作为诱饵,让那些来查的官员自以为找到了错处,他们也正好拿去交差……”

    沈安叹道:“你算是个人才,真的。”

    他看了赵仲鍼一眼,说道:“挪用公家的钱粮本是常事,那些来查的官员看到了,只要数额不大就不会搭理。为何?因为他们不敢揭开这个黑洞,一旦揭开……仲鍼,你可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吗?”

    赵仲鍼已经被沈安的话给惊呆了,闻言下意识的道:“官场上人人自危,随后就是群情激昂,揭穿此事的人就会成为大家的仇敌,哪怕是帝王也只能含糊应对……”

    这就是qian规则,连帝王都无法去打破的qian规则。

    赵仲鍼看着程旭,叹道:“此人果真是聪慧,用此事来让人畏惧,随后自然是草草了事。”

    他看了沈安一眼,心想你别是想搞事吧?

    那可是天下官吏的qian规则啊!

    哥,咱回去吧!

    他太了解沈安的,在看到他眼中的亮光后,就觉得怕是要出大事了。

    官家,你就不该让他来查这件事,现在安逸了……

    和赵仲鍼心中惶然不同,此刻的沈安只觉得浑身舒爽。

    “那些人来查此事,首要就是查账,一看有两贯多挪用挂着,于是就拿了这件事去交差,上面的知道了也草草了事,无人去管……”

    沈安叹道:“因为只要往下查,必然就会查出更多的挪用,到时候人人自危,查案子的官员怕是连肠子都悔青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点到为止。只是这里却有人在不断举报……”

    是谁?

    众人都面面相觑。

    这等事儿有什么好举报的?

    沈安的目光转动,在一脸贪官模样的黄渡那里停驻,说道:“黄渡你出来。”

    在众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中,黄渡一脸苦涩的走出来行礼。

    沈安赞道:“整个外剥马务中,就黄渡一文钱的好处都没拿,堪称是清廉的典范。”

    他没说,但众人都知道了。

    那些复杂的目光盯住了黄渡,甚至还有怨毒。

    竟然是你在不断的举报?

    你这个畜生,为何要坑我们?

    黄渡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沈安拉出来示众,他知道自己以后算是完蛋了。就拱手道:“此事是下官举报的。这里每日进来许多肉食,交上去的数额都对,可偶尔却能听到有人抱怨,说是那些肉都臭了,或是少了,下官觉着不对劲,若是一人说也就罢了,可说这话的人不少,下官就关注了些,跟着大车出去,结果发现他们在外面把好肉换成了不值钱的臭肉……”

    沈安不禁叹息道:“贪心不足啊!”

    黄渡木然道:“下官知道以后怕是再难为官了,恳请回家种地。”

    举报同僚就是触犯qian规则,黄渡自觉以后再无出头之日,而且还会被人盯着,动辄背后捅刀子。

    这就是官场生态。

    “怕了?”

    黄渡点头。

    沈安笑了笑,淡淡的道:“别担心,首先你马上就会被人忽视,其次……以后谁敢动你,那就是动官家,你要升官了。”

    黄渡不敢相信的抬头,沈安起身走到了程旭的身前,说道:“你是想进皇城司再交代,还是想现在就坦白?”

    程旭强作镇定的道:“下官并未贪腐,问心无愧。”

    “有种!”

    沈安赞道:“某最佩服有种的人,那就这样吧。”

    “待诏,下官曾看到那些拉肉的人给程旭钱。”

    黄渡算是豁出去了,只是为了沈安那虚无缥缈的保证。

    沈安对他微笑道:“别担心这个,张八年会教他做人。”

    他出了这里,赵仲鍼低声道:“张八年不会为了这等小事出手。”

    沈安淡淡的道:“某会让他出手。”

    赵仲鍼觉得有些心慌,他追了上去劝道:“安北兄,此事要从长计议。”

    沈安点点头,上马而去。

    什么从长计议?

    这是一个契机,错过了怎么办?

    王安石的万言书失踪了,原因不明。

    没有这份万言书,未来的赵仲鍼不会选择他做自己的改革利刃。

    而大宋的改革不可避免,既然老王的万言书没出来,那就让我沈安来打响第一枪吧!

    外剥马务的贪污和人浮于事真的是沧海一粟,程旭最大的倚仗就是查案子的官员不敢揭开这个qian规则。

    是的,绝大部分官员都会遵循这个qian规则,并默然,守口如瓶。

    这是时代的局限。

    可他却不知道沈安来自于后世,压根就不会循规蹈矩。

    于是他最大的倚仗被沈安无视了。

    沈安直奔皇城,在等待禀告的时间里,他琢磨了一下赵祯等人的反应。

    稍后他跟着人进宫,等见到赵祯时,这位帝王刚吃完了一份点心,正在喝茶消食。

    见他进来,赵祯微笑道:“外剥马务那边的事不着急,慢慢的来。”

    他以为沈安是来诉苦的,所以很是轻松。

    沈安看了陈忠珩一眼,说道:“官家,外剥马务之事臣已经查出来了。”

    赵祯正在喝茶,闻言一怔。他缓缓放下茶杯,仔细看着沈安。

    这才是第二天,而第一天沈安是在打瞌睡,不务正业。

    第二天才过去一半,你这就查清楚了?

    赵祯笑道:“是贪腐了多少?”

    他并未问人浮于事的事,只是问贪腐,这个态度值得琢磨。

    沈安却不管这个,“官家,外剥马务一个节级就贪了六十余贯,监官程旭顽抗,但臣估摸着最少两三百贯吧……”

    不多啊!

    贪腐是禁绝不了的,这一点赵祯很清醒。

    几百贯的贪腐……

    “此事且等明日商议。”

    赵祯欣慰的道:“你这边倒是快,让我想着是不是让你去查查刑狱,和王卿配合,想来能查出不少案子。”

    老王在复查各地的案子,这活儿很琐碎,但他干的很是有热情。

    可沈安觉得自己不是破案的料,所以就表示了自己的谦逊。

    随后沈安告退。

    大家都得知了沈安今日在外剥马务的怒吼,好笑之余就等着他的后续招数,可直至从宫中出来,程旭依旧无事。

    那个虚张声势的蠢货!

    程旭下衙后就邀请了外剥马务的下属们去喝酒,据说酒酣时,他高呼一声‘沈安就是个没卵的货色。’。

    这话顷刻间传遍了有心人处,今夜的汴梁多卖了不少酒水,青楼也多了不少客人。

    权贵们在大笑着,嘲笑着沈安的色厉内荏。

    查出了问题却不敢深究,你和我们有何区别?

    哔哔个啥?

    你不也这样吗?

    大哥不说二哥,两个都差不多……

    可你装个啥?

    哈哈哈哈!

    权贵们喝着酒,看着歌姬且歌且舞,只觉得这世界重新恢复了正常。

    韩琦在家中看着夜色品酒,最后唏嘘一下,感慨自己现在都不怕冷了,心情愉悦的去睡觉。

    赵仲鍼不知道是该失望还是庆幸,依旧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

    这一次赵宗实没有开导他,只是在外面微微皱眉。

    隔壁的沈家传来了花花的叫声,却是无奈的哀嚎。

    这是沈安的妹妹又在折腾这条大狗了吧。

    ……

    第二天,当沈安出现在皇城外时,那些人都忍不住指指点点的,或是交头接耳。

    那些目光中多了揶揄,也多了善意。

    原来你也是咱们一类人啊!

    那就融合进来吧,大家一起享受这个时代。

    沈安也笑了笑,然后蹲在边上吃炊饼。

    炊饼从中间用刀子切开,然后塞入果果心心念念的红烧羊肉,一嘴咬下去满嘴油。

    沈安大口的吃着,看的周围的人直流口水。

    稍后宫门大开,众人鱼贯而入。

    沈安揉揉肚子,很是心满意足的出现在了老位置。

    韩琦看了他一眼,眼中多了轻蔑之色。

    不过也是花架子而已!

    随即开始议事。

    沈安依旧在发呆,而肖青已经化身为人偶,现在基本上听不到动静,也就站在那里当个摆设。

    晚点议事结束,赵祯笑眯眯的让大家散去。

    一直没吭声,让大家有些奇怪的沈安出来了。

    他躬身行礼,然后说道:“陛下,臣此次在外剥马务查案,查出有人贪腐。”

    这是要给自己请功吗?

    年轻人啊!总是这般急切。

    赵祯笑道:“辛苦了。”

    这是夸赞。

    沈安依旧板着脸道;“臣在此次查案中发现了些问题……”

    他抬头看了众人一眼,眼中渐渐多了亮光。

    “臣发现挪用公款已然成为了惯例,据臣所知……”

    这货要发疯了!

    韩琦只是希望沈安把事情闹大些,但从未想过沈安会来揭开这个qian规则。

    所以他必须要出面:“许多挪用都是用在了公事上。”

    这个是有的,沈安也承认,但他话锋一转,说道:“可臣却知道,许多挪用都一去不回,最终就成了贪腐……公开的贪腐,无人追查的贪腐。”

    呯!

    笏板落地的声音很清脆,曾公亮借着弯腰的机会掩饰住了自己的震惊。

    沈安这厮疯了吗?

    ……

    第三更送上,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