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站稳了,别怂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66章 站稳了,别怂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最强兵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父亲是什么样的?

    别人家的赵仲鍼不知道,因为唯一的好友沈安也没了爹。

    可自家的父亲他却很清楚。

    平日里面色惨白的坐在屋子里,阳光仿佛都不愿眷顾他。就坐在幽静阴暗的地方发呆,不小心还以为是个人偶……

    这是安静时的父亲。

    等到了发病时,这位父亲就会发狂。

    骂人只是常事,砸东西更是寻常。

    有时病情严重了,他甚至会动手打人。

    他知道自己在犯错,可那一刻他的眼中全是痛苦。

    那种焦躁不安的眼神让赵仲鍼无法忘怀,午夜梦回时都会被吓到。

    那时的他最渴望的就是父亲能和一个正常人一样,哪怕是板着脸也好,只要他不发呆和发狂,那么这个家就是完美的。

    可这个愿望一直没实现。

    而现在他看到了一个平和的父亲,在微笑的父亲。

    他的心情极好,他忘却了今日的不快,甚至是有些雀跃的道:“爹爹,是有些生气,不过明日就好了。”

    少年人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赵宗实笑道:“做事的法子并非只有雷厉风行,有时候得先不动声色的查看,然后再动手,这样更稳靠些。若是能让对手轻敌,就更妥当了。”

    赵仲鍼惊讶的道:“那他今日就是在骄敌吗?”

    今日的沈安堪称是一头猪,睡的连口水都流出来了,所以赵仲鍼觉得不像是在骄敌。

    赵宗实点头道:“那孩子为父却是琢磨了许久,若是没有办法解决此事,他也不会睡觉。”

    他看了儿子一眼,说道:“让你去就是多看看,去看看那些底层的官吏和剥手是什么样的,自己琢磨琢磨。”

    赵仲鍼应了,赵宗实起身道:“你娘已经给你重新准备了饭菜,去吃饭吧。”

    赵仲鍼雀跃着应了。

    这才是一个正常孩子的模样。

    赵宗实若有所思,出了这里后,吩咐道:“明日沈家会弄锅贴,记得好了之后去要些来,送去郡王府。”

    仆役担心的道:“郎君,就怕被人看到了说闲话呢!”

    赵允让都说了断绝父子关系的话,你这时候去送东西,不是让他的打算落空吗?

    赵宗实看着明月,感受着冰冷的夜风,说道:“许多时候……别想太多最好,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才是最好的应对。”

    赵允让的手段在赵祯的眼中很是拙劣,不过算是给了舆论一个交代。

    可赵宗实却令人送了早饭去……

    这个要弹劾不?

    弹劾好像没道理啊!

    血亲的父子,你再怎么声明不要这个儿子了也没用。

    第二天早上,赵允让的叫骂声再度响起,这次被骂的换成了赵宗实。

    “骂他是不知耻的畜生,被赶出家门了还涎着脸送锅贴……很难听。”

    陈洛看了落在后面的赵仲鍼一眼,觉得他真可怜。

    今早的主食就是锅贴,沈安一边啃一边说道:“你不懂,这时候骂的有多厉害,他就有多心疼。”

    赵允让用叫骂把火力都吸引到了郡王府里,榆林巷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无人打扰,让赵宗实一家子得了最后的安静和惬意。

    父母于子女而言,更多的是牺牲。沈安想着赵允让一边叫骂一边心疼的模样,不禁叹息着。

    到了外剥马务之后,程旭已经到了。

    昨日查账的人也到了。

    “待诏,就只有几贯钱的出入。”

    这里热闹时每天会处理几十只死去的牲畜,账上只有几贯钱的出入,在大宋的任何衙门都堪称是清廉了。

    沈安看着那些聚拢的官吏,微笑着问道:“谁?”

    正准备回去的小吏愕然说道:“是节级李赟。”

    “多少?原因?”

    沈安的眼中多了笑意,赵仲鍼只觉得心跳加速,觉得有事会发生。

    小吏苦笑道;“小人仔细查看,还问了话,是去年他们挪用了,说是吃饭,后来忘记了补回去,待诏,这等事在各处都有,多如牛毛,而且这里才两贯三百余钱,真的……”

    真的不多啊!

    那些账上出现大规模亏空的多如牛毛,比如说范仲淹的老友滕子京,就是修岳阳楼的那位。这位老兄当年的亏空可大了去,最终只得一把火烧掉了账册,死无对证。结果被流放去了岳州,顺带修了岳阳楼。

    他挪用公款的动机值得商榷,但烧账本的举动却让人无语。

    重修岳阳楼花费不少,但也能拉动一些鸡滴屁,顺带还是一件文化盛事,这等一举两得的事儿……

    两贯三百多文钱去吃饭,也是相应的拉动了些鸡滴屁,按理是好事。

    可沈安却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喝问道:“拿下李赟!”

    李赟是个矮小男子,听到这话后就喊道:“救命……”

    陈洛冲了过来,单手就拎住了他,回身问道:“郎君,是弄死还怎地?”

    李赟差点被吓尿了,他喊道:“这是草菅人命,这是草菅人命!”

    沈安可是上阵杀过人的,所以李赟才这般惊惶。

    “带进去!”

    沈安说道:“某要问话。”

    专知官黄渡有些尴尬的道:“待诏,那两贯多钱……”

    你这是想闹哪样?补上就好了啊!

    沈安肃然道:“莫以恶小而为之!公家的钱,一文都不该贪!”

    这话很是正义凛然,若非是知道沈安的秉性,赵仲鍼都差点信了。

    程旭怒道:“李赟,你竟然敢挪用?亏得某还看重你,你竟然这般……两贯多啊!两贯多啊!要重惩!”

    李赟闻言就泪奔了:“是,小人有罪,小人辜负了您的厚望……”

    这就认罪了?

    沈安看着程旭,赞许的道:“你不错。”

    程旭苦笑道:“这里虽然不大,可……您知道的,做官难,做事更难啊!”

    沈安点点头,随后就去了值房。

    到了值房里,李赟垂泪道:“小人去年一时糊涂,身上带的钱不够,就挪用了两贯多钱去吃饭,后来小人却忘记了补回来……小人有罪。”

    这是认罪了,而且罪行很清楚,就是挪用……注意,不是贪腐,因为账上有记录。

    若是贪腐的话,那么他会千方百计的隐瞒。

    所以这只是挪用公款,而且数额小的让人想发笑。

    而且吃了这顿饭的人不会只是李赟……看看那些官吏吧,都是目光闪烁着。

    赵仲鍼就觉得该发笑。

    可沈安的脸上却多了冰霜。

    他目视外面,陈洛说道:“姚链,不许人靠近!”

    外面的姚链应了,随即喝道:“我家郎君发话了,诸位退出去吧。”

    沈安这才问道:“两贯三百多文钱,还只是挪用,你以为是小罪,所以就自信。你自信某无法收拾你……对吗?”

    李赟抬头,茫然道:“待诏,小人……小人愿意领罪。”

    挪用两贯多钱,这是什么罪?

    有这等事的官员多不胜数,若是收拾了李赟,怕是会人人自危。

    所以李赟确实是很自信。

    赵仲鍼怒道:“挪用也是罪。”

    李赟低头称是,就像是滚刀肉。

    你说是罪就是罪?

    沈安没说话,赵仲鍼看去时,才发现他竟然又在打盹了。

    “安北兄!”

    你有点做事的样子行不?

    沈安醒了一下,擦擦嘴角说道:“等等,等消息。”

    等消息?

    赵仲鍼压住心中的急躁等待着。

    李赟站在那里很是镇定,时间长了就动了动。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显得很是轻松,甚至还活动了一下脖颈……

    然后他就听到了脚步声,看到沈安睁开了眼睛。

    沈安盯着他,目光冷漠的问道:“可愿说了吗?”

    李赟愕然道:“敢问待诏要小人说什么?”

    你要屈打成招吗?

    可你没有动刑的权利啊!

    他的眼中依然是诚恳:“待诏,小人愿意领罪。”

    什么叫做滑如油,这就是了。

    不过是挪用了两贯多钱你就要上纲上线?来,动动我试试,随后京城官场将会义愤填膺,你沈安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因为你打破了潜规则!

    谁没有个紧急的时候?

    这时候挪用点公款又怎么了?

    你沈安这是要逼着大家做圣人君子?

    而且他李赟因此最多不过是去职而已,但事后那些人为了对付沈安,肯定愿意为他提供许多好处。

    这就是底层官吏的算计,无处不到。

    一般人你压根就斗不过他们,最终只得狼狈而逃。

    “你愿意领罪?”

    沈安笑眯眯的问道,赵仲鍼觉得奇怪,就起身出去看了看,却是严宝玉来了,还拎着个袋子。

    他转身,就见李赟很诚恳的拱手道:“小人愿意领罪!”

    “郎君!”

    严宝玉走了进来,把口袋放在桌子上打开,说道:“这是在李赟家厨房房梁上找到的。”

    这是一本账册。

    沈安随后放开,只是看了一眼,就抬头问道:“你愿意领罪?”

    李赟的面色发白,身体在颤抖着。

    他颤声道:“待诏,小人……小人……”

    “你该当何罪!”

    沈安一声怒喝,李赟的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这等小事都是在衙门内解决,谁会去家里搜查。

    而且你也没有人手啊!

    可沈安就愿意,并且也有人手,还是高手。

    账册里记录的钱财不多,今日几十文,明日几百文……

    看似不多,可这么一本册子加起来,涉及的金额少说也得有五十贯。而且里面还有和个人的金钱来往,堪称是一本贿赂文集。

    沈安把账册丢给赵仲鍼,说道:“算一下。”

    心算的作用马上就被体现了。

    赵仲鍼一手执笔,一手翻动账册,因为数据不大,所以很快就算完了。

    “六十三贯五百七十二文。”

    沈安微微一笑,再次问李赟:“可愿领罪?”

    这个不是两贯三百多文,更不是挪用,而是贪腐。

    李赟的脸上全是愕然,旋即就膝行过来,仰头低声道:“待诏,小人愿意检举……小人……”

    “晚了!”

    沈安接过账册,冷笑道:“沈某给了你机会,可你却矫情……知道某最厌恶什么吗?”

    李赟摇头,一脸的诚恳:“只要待诏一句话,小人以后就是待诏的人了,但凡待诏吩咐,小人豁出命去也会办成。”

    沈安用手中的账册拍打着他的脸,这种羞辱性的动作却换来了李赟的谄笑。

    “待诏对小人极为亲切,小人……嗷!”

    沈安一脚就踹倒了他,骂道:“老子最厌恶矫情的人,有事说事,该硬气就硬气到底,别怂!”

    ……

    阴雨绵绵的半个月,下半个月也会雨水不断,这是梅雨季节提前来了啊!求月票,用月票来干燥一下爵士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