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死牛烂马的地方(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4)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64章 死牛烂马的地方(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4)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孺子帝     许久没有担任过实职了,沈安也习惯了懒散。

    早上操练完毕,他先去洗澡出来,照例懒洋洋的准备吃早饭。

    “郎君,今日要谁跟着去?”

    庄老实觉得人还是要有事做才好,对郎君的懒散很是不满,只是不好劝。

    沈安才想起今日要去外剥马务巡查,就板着脸道:“那边的都是屠夫,让陈洛和姚链跟着去。”

    他真的不想去,而且剥马务那等地方能有什么贪腐?想想都知道是小事。

    “哥哥!”

    果果穿着新衣裳出来了,大清早她也锻炼了一阵子,脸上的肌肤白里透红,很是可爱。

    “早上想吃啥?”

    沈安对妹妹的感情很是复杂,说是兄长吧,可更多时候却是父亲的角色。

    果果牵着他的衣袖,兄妹俩去吃早饭。

    “哥哥,红烧羊肉。”

    果果想吃这道菜了,仰头央求道:“好不好?”

    “不好!”

    沈安觉得大清早就吃这个不好消化,所以就拒绝了。

    “哥哥……”

    果果伤心了,觉得连红烧羊肉都不能吃,可见哥哥是不疼自己了。

    看着那开始积蓄泪水的大眼睛,沈安一筹莫展的道:“中午好不好?早上吃着不好,中午让二梅做。”

    哄好了妹妹,沈安吃了几个羊肉馒头,把折克行赶出去,让他去殿前司和那些人厮混。

    “好歹混个脸熟,你以后出去带兵,说不定这些关系都能用上。”

    沈安从来都不喜欢这种蝇营狗苟,但理想是理想,现实是现实。没有一副不吃人间烟火的肠胃,还是别太清高。

    赵仲鍼在自家门口等着,见他出来就使眼色,示意找个借口把自己也带走。

    这娃最近被赵宗实抓在身边教导,可他自由散漫惯了,这一下就像是孙悟空被镇压在五行山下,那滋味……

    “保重!”

    沈安幸灾乐祸的拱拱手,然后上马而去,前方有人影闪过,陈洛就准备追过去,沈安喝道:“别去。”

    他下了马来,把缰绳丢给姚链,然后步行过去。

    就在前方,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在疾步而行。

    沈安一溜小跑追了上去,低声道:“郡王……”

    那人止步,然后板着脸回身道:“老夫这几日肠胃不好,郎中说要多走动……”

    可你走动就走动吧,从郡王府到这里和不近,你莫不是走错地方了?

    沈安吸吸鼻子,回身看了一眼,然后摆摆手,陈洛两人就止步。

    他再度回身,说道:“郎君近日过的很是悠闲,仲鍼也不错,刚才还想出去玩耍,只是郎君这几日要教他些东西……”

    “你说这些作甚?”

    赵允让穿着一身便服,若非是沈安熟悉他,刚才绝对认不出来。

    他板着脸道:“老夫也该回去了,你这是去外剥马务?去吧去吧,那边就是死牛烂马,小心中毒就是了……”

    老家伙心中挂念着被赶出来的赵宗实一家子,就趁着清晨人少来偷看一眼,可却被沈安当场‘抓获’,有些尴尬了。

    中毒?

    沈安心中一紧,可赵允让却准备开溜了,他赶紧建议道:“郡王,要不……去我家坐坐?家里的梯子不少!”

    老赵把赵宗实一家赶出门是配合赵祯的决定,可人年纪大了,就格外想念儿孙。

    榆林巷这里不算宽阔,没有给他隐蔽观察的地方,所以沈安的这个建议正当其时。

    ——去我家,免费提供梯子让你爬墙看看儿孙。

    赵允让一怔,然后摆手道:“罢了。”

    他缓缓回身离去,不远处有一个侍卫在等候。

    那背影很是落寞,让沈安心中微酸,就说道:“啥时候来都行。”

    等以后赵宗实一家子进了宫,再见面时双方的身份就不同了。

    赵允让只是摇头。

    他当过备胎,知道那种痛苦,所以希望儿子能做皇帝。

    可要做皇帝的话,赵宗实就得认赵祯为父,他不能干涉,否则就是犯糊涂,会引发一系列的变动。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沈安摇摇头,一路往城西去了。

    外剥马务,这名字一听就很落伍,等看到那斑驳的院墙后,沈安觉得这地方有些像是太平间。

    大门处竟然后两名军士把守,让沈安很是诧异。

    验证身份之后,外剥马务监官程旭带着专知官黄渡前来相迎。

    程旭剑眉微微皱着,诚恳的道:“外剥马务最近人心惶惶,待诏来的正好,好歹查出谁贪腐,谁不干事,清理干净之后,大家才能专心做事。”

    专知官黄渡笑道:“是啊!下官就盼着待诏来,好歹让这造杀孽的地方多些文气。”

    院子很大,空地上躺着几头死马,十余名剥手站在那里,束手而立。

    腥臭味在鼻端萦绕着,沈安刚吃的羊肉馒头在胃里翻滚。

    那几匹死马看着瘦骨嶙峋的,其中一匹死马的眼珠子都掉落了,隐隐有些腐臭味传来,让人作呕……

    “待诏,这些都是京中各处送来的。”

    京城之中各衙门的牲畜数量多不胜数,每天都有死掉的。这些死牛烂马自然不能私下处置,都要送来。

    这就是剥马务存在的意义。

    “动手!”

    程旭见沈安有些恶心,就厉喝道。

    沈安下意识的摸向了腰间,可长刀却没带。

    一个剥手拎起了斧头,先冲着沈安谄笑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挥斩下去。

    噗!

    马头掉落,可却不见血液喷溅。

    那颗眼珠子猛地蹦了出来,却被几条经络牵着,就挂在马脸边上来回摆动着……

    随后有人破腹,那些内脏看着……

    沈安极力忍着恶心感,负手问道:“就这么些人?”

    这里有十余名剥手,外加些军士。

    程旭看了沈安一眼,说道:“待诏,全叫出来?”

    沈安诧异的看着他,说道:“不叫出来……他们在作甚?孵蛋吗?”

    整个剥马务的事务都在院子里,那些人在干啥?

    程旭的脸颊颤动了一下,喊道:“人呢?人呢?朝中来人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沈安缓缓回身,就见一群人从后面疾步出来。

    五个……七个……十个……

    他眼睛都没眨,数出了十二人。

    这些人干啥的?

    “他们……都是剥马务的人?”

    程旭点头道:“都是。”

    沈安想起了自己刚补的功课,就说道:“某记着外剥马务的编制有监官一人,专知官一人,手分一人,军典一人,节级二人,剩下的就是剥手十五人……剥手都在了,剩下的不过是六人而已,可这十二人是怎么回事?”

    “见过待诏。”

    一群人乱糟糟的行礼打招呼。

    程旭低声道:“待诏……朝中……冗官……您懂的。”

    “某不懂!”

    沈安板着脸看着这些人,眸色冷淡:“有人说外剥马务人浮于事,官家令某来巡查,如今一看果然!”

    按理众人应当是要心慌的,可沈安看到这些人只是懒洋洋的拱拱手,就表示惶然了。

    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

    按照现在的规则,这些人总得要找地方安置,外剥马务不行,那就换个地方完事。

    一句话,官家总会给大家一条活路,所以干活和不干活没啥区别。

    沈安瞬间就猜出了原因。

    程旭有些尴尬的道:“待诏,这些人……不好管啊!”

    不是不好管,而是无事可做。

    做事的都在院子里剥皮抽筋,剩下的无所事事,你不可能让他们来帮忙吧?

    大家都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你想让我去拎刀剥皮?

    不能吧?

    “查!”

    沈安只是说了一个字,身后就涌进来十余人。

    “账册都交出来!”

    这些都是沈安从三司弄来的查账高手,苏晏也在其中。

    还有一个年轻人低着头走过来。

    “安北兄。”

    赵仲鍼就像是个受委屈的小媳妇般的来了。

    “家父说要多经历些事才好,早上逼着小弟写了一篇文章,然后就赶了出来。”

    赵仲鍼很是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等看到剥皮分解现场时,不禁就干呕了一下。

    那些死马不新鲜,解开的肉看着颜色都不对了。

    臭味不断袭来,赵仲鍼目露哀求之色。

    咱们进去吧。

    那十二人站在那里,也有些不耐烦。

    若非是外间传言沈安刚弄了刘展,这些人大抵就要开始抱怨了。

    凶名在外的感觉真好啊!

    沈安第一次觉得被冤枉也不错。

    赵仲鍼的面色已经发白了,沈安心中微叹,说道:“去吧,跟着他们學學怎么解剖牛马。”

    “安北兄……”

    赵仲鍼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这次不是哀求了,而是愤怒。

    我嗅着味道都想吐,你竟然让我去剥皮解肉?

    沈安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人在年少时多经历些事总是没错的,去吧。”

    他冷漠的看着那些官吏,说道:“这坐衙的官吏和做事的剥手一般多,一人养一人,这谁养得起?”

    这话把有编制的程旭等人都扫了进去,可没人敢驳斥。

    沈安负手看着这些人的反应,可是很遗憾,没看到什么羞愧之色。

    吃惯了大锅饭,习惯了每日厮混就能有俸禄,谁特么愿意去干活?

    这些人在沈安的眼中和行尸走肉一般,所以他自然不会客气。

    “按照编制来,没有编制的,从明日起,某要看到你们存在的价值,也就说,你们在剥马务得有事情做,没有……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这样,散了吧。”

    ……

    第三更送上,周六假期快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