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石头记(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1)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55章 石头记(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1)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第二天宫中就来了内侍。

    沈安在家中唏嘘着:“就为了住一宿,竟然就租了那么大的院子,还折腾来折腾去的,累不累啊!”

    他觉得没意思,正好杨妹妹的礼物来了,却是一首词。

    这是一首柳永的词,通篇都是无病呻吟。

    是的,沈安觉得老柳的词太哀怨了些,实在是让人不想看。

    “这不大好。”

    沈安摇摇头,身后赵仲鍼鬼鬼祟祟的靠过来,踮脚见到这首词就赞道:“一叶便舟轻帆卷……天际遥山小,黛眉浅……柳永的词,这字娟秀,好……”

    沈安回身,脸上多了狰狞。

    老子媳妇的字也是你能看的吗?

    这一刻他把破除封建迷信和封建礼教的重任给丢开了,一脚就踹了过去。

    赵仲鍼一溜烟就跑了,在外面嚷道:“果果,你嫂子来信了。”

    果果一听就欢喜,然后急匆匆的跑来:“哥哥,嫂子给我写信了吗?”

    沈安气得牙痒痒,说道:“不是,你嫂子……这是给哥哥的。”

    果果马上就瘪嘴不乐:“嫂子不疼我了……”

    女人都是这般不讲道理的吗?

    沈安不禁仰天长叹,然后把这幅字给了果果当字帖,写了一幅字叫曾二梅去一趟杨家。

    曾二梅丑,丑的让人安心,所以她一到杨家就受到了欢迎。

    “你家郎君让你来作甚?”

    阿青觉得沈安最起码不好色,否则家里的厨娘怎会找这么丑的,看着连饭都不想吃。

    一路见到了杨卓雪,曾二梅拿出一幅字来。

    “这是郎君给小娘子的。”

    杨卓雪打开一看,却是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这是很熟悉的一首诗,很干净清爽。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杨卓雪不禁痴了。

    这少男少女定下了婚期却不得相见,想着自己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的秉性,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这种情绪大抵是紧张中带着期盼。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我思念你呀,可却见不到你。南风若是知道我的心思,就请把梦中的我吹到你的梦境里去吧。

    杨卓雪心中欢喜,就问道:“你家郎君可还有什么话说?”

    现在他们俩是准夫妻了,所以李氏也稍微放开了些口子,让他们之间能鸿雁传书,或是令仆役来回传情。

    曾二梅板着脸道:“奴走之前听到郎君在嘀咕什么……哦,说柳永的词动不动就是愁断肠,或是拍栏杆……引得现在这些人作词都写拍栏杆。栏杆何辜,竟被这些人拍遍了。”

    柳永的词太酸了,而且多是幽怨,无趣。

    这个潜台词让杨卓的脸都有些红了。

    少女有些羞恼了。

    你这是觉得我是痴呆文妇吗?

    她咬着红唇想了想,说道:“是了,现在多是幽怨之词,却看不到发人深省的文章,若是能包含了家国天下,或是针砭时弊,想来才是大才。”

    你说我是痴呆文妇,可现在的环境就是如此,官员文人们作词都是一副深闺妇人的幽怨模样,这怪谁?

    谁能站出来引吭高歌一曲,震震这股子风气;谁能写些家国天下、针砭时弊的好文章?

    曾二梅带着这话回到了家中,然后转告给了沈安。

    呃!

    赵仲鍼和王雱正好在,两人一听都乐了。

    赵仲鍼笑道:“就凭着这些话,这个嫂子某却是认了。”

    王雱打开折扇,也不嫌冷的扇动了几下,说道:“安北兄……莫要男不如女啊!否则日后怕是乾纲难振了。若是不行……小弟为兄捉刀写一篇文章如何?”

    这两小子肆无忌惮的在嘲讽着沈安,就等着沈安羞恼,然后才会帮他出主意。

    可沈安却笑了笑,说道:“有趣。家国天下吗?还要针砭时弊,如此也好。”

    王雱笑道:“要针砭时弊和家国天下,安北兄,那可要一大篇文章才行。”

    赵仲鍼想起沈安成亲后被妻子催促着做文章的场景,不禁就捧腹笑了起来。

    这年月男女之间的规矩并非那么死板,比如说赵明诚成亲后还在太学读书,每逢太学假期,李清照就带着钱和赵明诚一起去大相国寺游逛。

    这种类似于后世男女恋人去逛超市的举动,在此时很是寻常,礼教还未张开血盆大口吃人。

    所以王雱和赵仲鍼才能这样调侃沈安。

    沈安微笑道:“是啊!要不某就做一篇文章吧。”

    他突然想起了隔壁的事,就问道:“内侍不是去了你家吗?怎么还没准备搬家?”

    王雱也才想起了此事,就拱手道:“仲鍼此去宫中,再想出来怕是难了,若是有话只管交代,我等自然会尽力。”

    赵祯是干爹,赵宗实的日子不会太好过,所以赵仲鍼自然没法经常溜出来。

    赵仲鍼面色有些古怪的道:“此事……起复家父为泰州防御使,知宗正寺,只是家父方才婉拒了,说是身体有疾,不堪重用。”

    嗯?

    他竟然拒绝了?

    沈安觉得事情不妙,他担心赵宗实是不是老毛病犯了,把宫中视为监狱,不肯再进去。

    赵仲鍼干咳一声说道:“家父说……官家也不急。”

    王雱的眼珠子一转,说道:“是了,确实是不急。这时候急切了味道不对。”

    刚选中了你,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进宫,这是觉着朕快驾崩了吗?

    赵祯从登基到现在差不多四十年了,从未有过继承人追在屁股后面的紧迫感,所以还是让他缓缓吧。

    “家父说正好让某再肆意一阵子,过了这一阵,进了宫之后,那日子怕是……”

    沈安叹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是不好过,熬吧。”

    他只担心这小子到时候下黑手,要是哪天听闻赵祯便秘或是腹泻不止,他就要准备带着果果跑路了。

    王雱好奇的问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安北兄,这是你新作的诗吗?”

    沈安想了想,“在想写个故事。”

    他前世时颇为无聊无趣,无事可做时就看看书,而四大名著自然是必看不可的。

    有一阵子流行红学,他也跟着赶潮流,就像是后来的追星族一样,很是钻研了一番红楼梦那本书,几乎可以背下来了。

    既然赵宗实不着急进宫,赵祯也不着急,那沈安也乐得能和赵仲鍼多待一阵子。

    他回到了书房里,坐在窗前,仔细的回想着。

    “多准备些纸。”

    上好的纸被裁切,然后写上编号。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作者自云,因曾经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

    沈安来到这里后文事最多就是练字,或是写几首诗词压箱底,以备后来之用。

    写文章……不,写小说,这事儿还真让他有些兴奋。

    曹公,小子得罪了。

    他双手合十,冲着外面虔诚的默念着。

    然后他开始书写。

    开始他觉得做文抄公很容易,很爽。

    可渐渐的就有些晦涩起来,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才想到了问题所在。

    那么多字的一本书,他不可能完全记得住,这就要他斟酌填补那些缺失的地方,这就很难了。

    曹公,托个梦给我呗!

    才写了一天,沈安就想放弃了,只是想到妹纸的话,又咬牙开始了抄袭大业。

    第一天他就写了一章,那感觉就像是便秘,超级难受。

    他把几篇稿子丢在桌子上,然后看看天色,才发现已经是傍晚了。

    “哥哥,吃饭。”

    “来了。”

    第二天他睡了个懒觉,赵浅予来找果果玩耍,赵仲鍼顺便过来转转,就转到了书房里。

    沈安买了这个院子后,得了安身之地,就把后世的不少知识抄录了下来,不过却不是放在书房,而是放在了卧室里的隐秘地方。

    书房还兼了教室的功能,没啥可以保密的。

    赵仲鍼看到了桌子上的那几张稿子,就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

    “这里雨村且翻弄书籍解闷。忽听得窗外有女子嗽声,雨村遂起身往窗外一看,原来是一个丫鬟在那里掐花,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明,虽无十分姿/色,却也有动人之处,雨村不觉看得呆了……”

    这是什么?

    赵仲鍼觉得很有趣,以为是最近开始流行的‘说话’。

    说话又细分为小说和说史等四种。

    此时的小说就是白话文,只是故事不长,都是短篇。但已经有了些未来的雏形,主要的内容有两种,一种是爱情,大抵就是公子小姐,才子骚客什么的。而另一种就是破案,以破案为题材,若是故事紧凑,也能在勾栏瓦舍里赚的盆满钵满。

    这些都是在勾栏瓦舍里用说书的形势表现出来的娱乐内容,赵仲鍼看了一眼这第一回,觉得不大像是那种小说。

    “咦,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赵仲鍼一直站在窗前看着,许久才抬头,然后赞道:“安北兄大才!”

    他回了自己家,恰好赵宗实和高滔滔在后院晒太阳,就上前行礼。

    “去了隔壁?”

    赵宗实很是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闲暇时光了,所以能有多松散就多松散。

    高滔滔埋怨道:“你也别到处跑,有空就做做文章,看看书也好。”

    这可是我的儿子,未来的太子!

    高滔滔心中欢喜,就叫人去泡茶来。

    赵仲鍼却不喝茶,说道:“爹爹,孩儿方才在沈安那里看到了一首诗,很有趣。”

    “什么诗?”

    赵宗实此刻不想什么朝政和未来,只想把大脑放空。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

    第三更送上,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