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沈安……是个好小子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48章 沈安……是个好小子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当那封信被拿出来时,这个案子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赵允良派了府中的管事来反驳,说那管事被人绑架,可旋即开封府就得了消息,说那管事上午回府时身上的衣裳整整齐齐的,更是连伤痕都看不到一点。

    这是怎么被绑架的?

    莫不是被绑架去做贵人?

    而且那封信怎么说?

    郡王府的说那封信是被逼着写的。

    傅求见他‘胡搅蛮缠’,就冷笑着说道:“既然说是被逼迫的,那可有伤痕?”

    有毛线!

    管事飞快跑回去回话,赵允良大怒,把那被绑架的管事叫来,当场把他剥成了光猪,结果别说是伤痕,只有几个淤血的唇印,一看就是女人留下的。

    管事双手捂着下身,惶然跪下。

    赵允良的眼中多了杀机,问道:“为何写了那封信?”

    管事抬头道:“郡王,他们用刑……”

    赵允良看着他完好无缺的肌肤,怒道:“软骨头!来人!”

    “郡王!”

    外面进来了两个大汉。

    管事觉得势头不对,就喊道:“郡王,他们挠痒痒……用毛刷刷小人的脚底板……”

    挠痒痒就让你变成了软骨头?

    赵允良厌恶的挥挥手,“家里在琼州有些生意,把他赶到那边去。”

    “郡王饶命……”

    琼州在此刻就是穷山恶水的代名词,去了那里虽不说什么九死一生,但水土不服的几率非常高。不管是官还是民,都视琼州为畏途。

    赵允良捂着额头,呻吟道:“官家是什么意思?”

    站在边上的幕僚小心翼翼的说道:“郡王,宰辅们没插手,皇子选谁官家还在斟酌。”

    赵允良的眼中多了些希望,说道:“上次让你们找的那个丹方可在。”

    “在。”

    幕僚欲言又止,他觉得丹药就是毒药,可郡王竟然有这个意思,是劝阻还是不管?

    “找出来,献给官家。”

    就在赵允良病急乱投医之时,京城各处对此事都开始做出了反应。

    大部分人觉得这事儿热闹,两家郡王府针锋相对,让大家看了一出好戏。

    可有些人却觉得这里面多了些不和谐的因素。

    于是汝南郡王府就多了几波客人。

    “……郡王,那沈安手段狠厉……少年狠厉这可不好啊!”

    一个权贵不着痕迹的看了赵允让一眼,见他并未动怒,就继续说道:“他才十七岁就是如此,以后……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郡王,一个权臣的模子啊!不可不防……”

    赵允让看了他一眼,正准备说话,外面却进来了赵仲鍼。

    赵仲鍼的脸色微红,先行礼,然后看着权贵说道:“你若是能说出沈安的坏处也就罢了,不过是恶意的揣测,而且只敢背着说他的坏话,担当何在?你的话能信几成?”

    权贵干笑着看向赵允让,用那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说道:“郡王,某一番好意……小郎君毕竟年少,热血啊……可你我都知道热血只是能让人头昏的东西,只会让人做出冲动的决断……”

    在权贵的字典里,热血和蠢货是同义词。他们会看着那些人热血奔涌的去杀敌,然后自己搂着女人,喝着美酒,把那些热血的蠢货斥之为贼配军。

    赵允让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摇头。

    赵仲鍼冷笑道:“热血昏头?若是没有热血,大宋从何而来?人人都如你这般做事瞻前顾后,大宋还有什么未来?”

    权贵愕然看着赵允让,心想这些话孩子说也就罢了,那是不谙世事。可你竟然不呵斥他?

    再这样下去,你这个孙子可就成傻子了。

    在权贵的世界里,利益才是第一位的。为了利益,他们可以六亲不认,为了利益,国家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符号……

    这样延续下去,谁来都无所谓,大伙儿不过是换个主子罢了。

    他觉得赵允让会呵斥,可老赵的嘴角微微翘起,说道:“那沈安……是个好小子。”

    噗!

    边上的老仆看了这几个权贵一眼,仿佛听到了喷血的声音。

    老赵亲口说的好小子,这就是亲手打脸。

    赵仲鍼心中振奋,躬身道:“翁翁,孙儿出门了。”

    老赵看着这个渐渐成长起来的孙儿,心中得意,就说道:“可是去寻那些伙伴?是了,都是些好孩子,去吧去吧,晚上不回来也无事。”

    伙伴。

    汴梁人都知道赵仲鍼的伙伴就是以沈安为首的那几人。

    这是当众不给面子啊!

    你说沈安有问题,未来会成为权臣,老夫就说沈安不错,还马上鼓励孙儿去和他交好。

    怎地?不服气?

    赵允让斜睨着这几个权贵,说道:“老夫的孙儿,老夫自己会教。”

    权贵们心中尴尬,有人冷笑着,心想官家可还没定下选谁,且看你家得意,以后大家再看吧。

    赵仲鍼一路往榆林巷去,杨沫的眼睛四处乱瞟。

    “小郎君,王郎君在那呢!”

    赵仲鍼熟稔的看过去,就看到王雱站在炸鹌鹑的小店前,正在帮那个妇人收钱。

    “这人是魔怔了?”

    赵仲鍼不理解王雱对那个妇人的痴迷,摇摇头,悄然去了沈家。

    沈安在午睡。

    秋风吹拂,躺在院子里挺尸,那感觉就是神仙。

    微风吹在脸上感觉很凉爽,就像是一只小手……

    “啊嘁!”

    沈安打个喷嚏,醒来时见果果正在逃跑,就揉揉鼻子道:“越发的顽皮了。”

    果果如今再也看不到当年来汴梁时的畏惧和惶然,小女娃的活泼可爱一样都不缺。

    “安北兄。”

    赵仲鍼坐在边上,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看。

    沈安打个哈欠说道:“别着急,等着。”

    宫中的赵祯应当是已经决定了人选,可他却在观看,大抵是心情不爽,所以想折腾一下两边的候选人。

    赵仲鍼说道:“某不着急,只是有人却急了。”

    “什么意思?”

    “有人为了制科考试开盘,说苏轼能入第四等,许多人下了注。只是有宗室子入局,问苏轼敢不敢为自己下注,苏轼……”

    没钱!

    苏家父子三人目前就靠着苏洵的薪资过活,苏洵为此愁的不行,幸而苏轼经常来这边厮混,倒是减少了许多开销。

    “明日御试出结果,本来没人注意苏轼,可他和咱们交好,昨日更是喝骂赵允良,所以……”

    赵仲鍼显得有些内疚,他觉得是自己连累了苏轼。

    “想什么呢?”

    沈安笑道:“这是站队,他为了兄弟情义站在了咱们这边,那咱们福祸与共就是了,怕个逑,走,看看去。”

    “哥哥,我要去嫂子那边。”

    果果又出来了,见哥哥不和自己计较先前的恶作剧,顿时就得意了。

    沈安笑道:“好,那个……早上二梅做了不少汤,多带些去,就说是秋季干燥,给他们润润。”

    果果欢呼着跑去找曾二梅,又叫人准备马车,一时间乱作一团。

    沈安笑吟吟的和赵仲鍼出门,心中却有些遗憾。

    要是能在婚前和妹纸谈谈恋爱该多好啊!

    一上手就是夫妻,这个让他有些不适应。

    一路到了苏家租住的地方,苏辙不在,说是出去访友;苏轼正在午睡,睡被叫醒后一脸起床气。

    “哪里在开赌?”

    屋内狭窄,沈安坐在床边,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篇文章看着。

    苏轼揉揉眼睛说道:“虽说朝中禁赌,可哪里禁得住。这里不能赌,别处还能赌,堵不如疏啊!”

    他担心沈安会去举报,然后带人去抓了私下开赌的那一群人。

    沈安放下文章,想装个文人点评一下,可却担心出丑,就忍住了。

    “赶紧起来带路,某不是去砸场子,而是……看看那人可接得住某的赌注。”

    一行人出了这里,从辽国使馆侧面出去,最后在太平兴国寺的后面巷子里找到了开赌的地方。

    院子外面有两个闲汉在打瞌睡,听到脚步声后就警醒的抬头,等见到苏轼时就笑道:“这不是苏学士吗?怎么,这是回家卖了家当来下注了?”

    所谓苏学士,这是讥讽的称呼。

    苏轼微怒,沈安却走出来说道:“谁做主?”

    两个大汉眼中多了警惕之色,问道:“敢问……是来下注的吗?”

    “陈洛!”

    陈洛和姚链拎着两个袋子过来了。

    “打开。”

    袋子打开,一个大汉往里面看了一眼,惊呼道:“竟然是银子?”

    另一个大汉笑道:“是有些意思,不过这点钱不算是什么。”

    大门打开,沈安等人被引了进去。

    “谁要下注?最多一个时辰,再往后就停了啊!”

    院子里很是热闹,三十余人围着一张桌子,前方一个敞胸大汉在主持,周围有几个大抵是泼皮在盯着沈安几人。

    “哥哥,有人来了。”

    大汉抬头,见到苏轼就不屑的道:“钱都没有,来此作甚?”

    “要多少?”

    沈安问道。

    那些围着桌子的赌徒们好奇的回身,见沈安年轻,赵仲鍼更是未成年,于是就笑了。

    “这是哪家的孩子,不回家读书来此作甚?小心家长找来,砸了李二哥的赌坊。”

    那大汉就是李二哥,他见沈安从容,就收了轻视,然后盯着陈洛二人看了一阵子,点头道:“有多少某就接多少!”

    “李二哥豪爽!”

    众人一阵吹捧,大汉笑道:“只是几贯钱那等赌注以后少来,某还不如睡个女人更自在。”

    沈安指指桌子。

    陈洛和姚链走过去,然后把袋子放在桌子上。

    “银子?”

    “怎么,不收?”

    大宋的法定货币是铁钱和铜钱,金银都不是。

    不过随着铜钱的匮乏,金银,特别是银子渐渐的加入了流通市场。

    李二哥拿了一锭银子出来验货,最后点数。

    “哥哥,有一百三十一两。”

    李二哥看着姚链两人赞道:“好力气。”

    这是套话,沈安问道:“怎么算?”

    李二哥说道:“二十年前,一两银子能换两贯钱,可如今一两银子只能换一贯二,可行?”

    沈安点点头,李二哥问道:“怎么下注?”

    沈安反问道:“苏轼过试,多少?”

    李二哥摇头道:“这个不赌,只是赌他们中几等罢了。”

    看来这人对苏轼的文名也有些了解,觉得他肯定能过试,所以不肯开这个盘。

    李二哥说道:“苏轼四等,一贯钱赔二十文。”

    这赔率太低了,没多少搞头。

    但赌坊往往就是这样,大热的赌注赔率低,冷门赔率高,引诱你下注冷门。

    “苏轼三等……一贯钱赔六百文!”

    这是一赔一点六,而此刻一贯钱不是一千文,所以差不多是一赔一点七,算是高赔率。

    李二哥笑吟吟的看着沈安问道:“客人要下多少?全部?还是……”

    这时一个男子从后面钻了出来,先是冲着赵仲鍼拱拱手,然后阴测测的道:“沈安,一千贯可敢?”

    赵仲鍼低声道:“安北兄,此人是赵允弼的幕僚邓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