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人生如棋,我便为卒(为‘妞妞点点猫’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43章 人生如棋,我便为卒(为‘妞妞点点猫’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若说大宋谁的日子最好过,那非大地主莫属。

    大宋不限制土地兼并,而且各种赋税沉重,今日你是小地主,明日很有可能就破产变成了佃户。

    但大地主不同。

    但凡是大地主,背后几乎都有力量支撑。

    吴钊是个大地主,日子还不错,很稳当。

    他坐在圈椅上,身边有年轻女仆轻轻扇着扇子。微风轻拂,外面的秋高气爽不用出门就享受到了。

    “他们还没来?”

    他刚吃了早饭,吃的有些多了。胸腹动了一下,食物就上涌到了嘴里,他咀嚼了一下,然后问了门外的管家。

    管家在看着外面,眉心紧皱:“郎君,会不会被拿住了?”

    吴钊嗯了一声,就在管家暗赞自家郎君沉稳如山时,就见他猛地蹦了起来。

    “去看看!”

    吴钊冲到了门边,女仆被吓得惊呼了一声。

    这声惊呼婉转娇媚。

    若是往日吴钊会调戏一番,可此刻他霍然回头,那眼神凶狠的就像是一头狼。

    “闭嘴,不然弄死你!”

    女仆捂着嘴,被吓得浑身颤抖。

    吴钊站在门边,右手扶着门框,左手垂在身侧,在微微颤抖。

    管家已经出去了一会儿,吴钊喊了一声:“杨勇!”

    秋风吹过庭院,树叶沙沙作响……

    吴钊抬头看着风中摇曳的枝叶,往日觉得诗情画意的场景竟然如此恐怖。

    那些枝叶仿佛是妖魔鬼怪的手臂在挥舞着,那些沙沙响声仿佛就是狞笑……

    吴钊突然侧耳倾听,他的身体奇迹般的停住了颤抖,然后缓缓回身。

    女仆站在边上,束手而立,见他回身,就挤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

    可这笑容马上就凝固在脸上,女仆惊骇的看着他的身后。

    吴钊听到了身后细微的声音,他发誓这就是脚步声。

    他浑身僵硬,脸颊颤抖着。

    没有人会这般轻手轻脚……

    “杨勇……”

    他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召唤了管家。

    “吴钊?”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接着脚步声加重。

    吴钊盯住了女仆,他缓缓转身……

    就在转身转到一半时,他冲着女仆扑了过去。

    女仆已经被吓呆了,被他一把拉扯到身后。

    他希望女仆能挡住追兵片刻,所以迸发出了潜力,冲着后面狂奔而去。

    沈安并未追击,黄春去弄了椅子来给他坐下,然后叫人把杨勇提溜过来。

    杨勇的脸上青紫了一块,他淡定的问道:“敢问贵人是谁?这里乃是吴家庄,今日贵人马踏吴家庄,明日的朝堂之上……弹劾怕是不会少。”

    沈安大马金刀的坐着,反问道:“昨夜那两人是你派去的?”

    那两人已经进来了,被牵着跪在边上,鼻青脸肿的很是凄惨。

    杨勇愕然道:“小人并未指使什么……他们……他们因为偷盗被小人才将赶出吴家庄……”

    这个撇清的速度很快,而且借口不错。

    “是吗?”

    沈安微微仰头,突然一脚踹翻了杨勇,骂道:“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如此也好,春哥。”

    黄春心中欢喜,“郎君。”

    沈安说道:“动刑,就在这里。”

    杨勇愕然道:“这是私设公堂!”

    黄春一把揪住他的后领,狞笑道:“我家郎君就是公堂。”

    一顿皮鞭后,黄春拿出个小毛刷,叫人把杨勇的鞋袜脱了。

    杨勇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顾着喘息。

    被毛刷轻轻刷脚底是啥感觉?

    “哦……啊……哈哈哈哈……”

    杨勇极力的扭曲着身体,一边大笑一边流泪。

    “郎君,吴钊来了。”

    吴钊的脸上多了一道鞭痕,被严宝玉单手拖了过来。

    “哈哈哈哈……”

    杨勇流泪大笑,吴钊看了他一眼,眼中就多了厉色。

    “跪下!”

    严宝玉把他踢跪在沈安的身前,说道:“郎君,这人狡猾,竟然先躲在茅房里,等咱们的人冲过去之后,就悄然从侧面逃。若非是墙头上有咱们的人,今日还真是会被他逃脱了。”

    “狡猾?”

    沈安身体前俯,盯住吴钊问道:“香露的配方乃是沈某多年的试验所得,耗费了无数钱粮。想夺取配方的人多了去,那些顶级权贵做梦都在流口水,可他们却不敢轻举妄动……你可知为何?”

    吴钊的眼中多了狡黠,说道:“某不知你在说什么……”

    沈安笑了笑,“因为邙山军就在庄上,他们吃过亏……所以你敢动手倒是让沈某有些意外。本来沈某以为背后会有顶级权贵在出谋划策,可在见到你之后,沈某知道背后顶多是个小权贵或是官员……”

    吴钊摇头道:“某不知你在说什么。”

    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沈安笑了:“你这是有恃无恐?有趣。”

    “小人招了……小人招了……”

    这时杨勇已经受不了毛刷刷脚底板的酷刑,直接崩溃了。

    “是谁?”

    黄春提着毛刷,作势继续给他挠痒痒。

    “是一个商人……”

    “一般的商人不敢,那商人和谁打交道?”

    “和……和几家宗室……”

    “哪几家?有没有郡王府?”

    “郡王府?没有……”

    “这样啊!”

    沈安想起了近来的暗流涌动,就问道:“可有谎言?”

    杨勇从不知道挠痒痒竟然这么痛苦,他畏惧的看了一眼黄春手中的毛刷,说道:“小人不敢。”

    沈安看向了吴钊……

    “问他……”

    随后院子里惨叫声不绝于耳。

    “郎君,就是那个商人在中间牵线。”

    黄春的眼中多了兴奋之色,说道:“把他们直接吊在作坊的外面,在身上刷一些蜂蜜,那些虫子最喜欢不过了……”

    “待诏饶命……”

    吴钊和杨勇直接被吓尿了,跪在地上叩首求饶。

    沈安一脚踢开想抱自己大腿的吴钊,眼中有些不明之色在闪烁着。

    “你可……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小人想活。”

    “那就听话,记住了,乖巧些对你有好处。”

    ……

    秋高气爽的同时,秋季也带来了干燥。

    赵允让的脾气不好,现在更不好。

    室内就像是刚刮过龙卷风,一片狼藉。

    赵允让顶着两个大眼泡怒吼道:“那个畜生……老夫说过多少次了?多少次了?要谨慎要谨慎,要好好做人……可他做了什么人?他去做了畜生!”

    外面跪着他的一个孙儿赵仲懿,身上全是茶水,此刻正在瑟瑟发抖。

    侧面站着一群儿孙,都被吓得噤若寒蝉。

    赵允让出现在了门口,他先扫了儿孙们一眼,然后盯着赵仲懿喝问道:“谁让你喝的酒?”

    赵仲懿低头道:“翁翁,北海郡王府的管家说……说十三叔是个病秧子……孙儿喝多了酒,就……就……”

    “就个屁!”

    赵允让骂道:“踢断了那人的三根肋骨,吐的血都有一盆,你可是想吃人血?老夫叫人弄一盆给你喝。”

    赵仲御知道自己的祖父说得到做得到,就哀求道:“翁翁,孙儿当时喝多了,以后保证不敢了。”

    赵允让仰头叹息道:“宫中的官家已经松口了,在这等关口,别说是说你十三叔是个病秧子,就算说是死人也别管……等十三郎进了宫,等……以后自然有的是机会来收拾那些人,小不忍则乱大谋懂不懂?”

    赵仲御低头道:“孙儿懂。”

    如果是儿子的话,那么赵允让绝壁一脚就踹去了。

    他怒不可遏,可最终只是挥手道:“滚!”

    等赵仲御走了之后,赵允让坐在台阶上叹道:“群臣正在进谏,官家已经松口了,皇子之位就在眼前,这等时候要离那两家人远一些……那管家……十三郎……”

    赵宗实说道:“这是故意的,仲御平日不怎么喜欢喝酒,哪日他和谁去了?”

    他的一个兄长,也是赵仲御的父亲说道:“是仲御的几个好友。”

    赵宗实淡淡的道:“必然有人被收买了,然后把仲御灌醉,那管家再来激怒仲御,那几个好友再怂恿一番,后面动手就是顺理成章……仲御毕竟年轻,此事怪不得他。”

    赵仲鍼在边上已经想清楚了,他微微点头,觉得父亲的分析丝毫不差。

    “可他毕竟动了手,而且还是在这等时候。不管官家在不在意,那些臣子都会去弹劾,而且一弹劾必然就会带上十三郎……那赵允弼好阴沉的心思。”

    赵允让不屑的道:“从小就觉得这人阴,如今果然。此次他竟然敢坑了老夫的孙儿,这是想为赵允良铺路?为何?难道赵允良答应了他什么?”

    赵宗实心中微喜,但却叹息一声,知道避不过这一关。

    他巴不得赵宗绛在这场皇子争夺战中胜出,可看看老父,再看看妻儿兄弟子侄……他没法退出。

    人生如棋,我便为卒。

    过河的卒子有进无退,直至冲到尽头。

    冲过去就没法再回头了……

    赵允让挥挥手,赶走了那些儿孙,只留下了赵宗实父子二人。

    赵宗实见他疲态尽显,心中一酸,就扶着他进去。

    “爹爹,莫要急。”

    赵允让坐在榻上,阿苏赶紧来给他捶打肩背。

    他叹息道:“不急不行啊!那些臣子得了这个消息,定然会弹劾咱们家。想想他们会说些什么……是了,还不是皇子的家人就跋扈如此,等你做了皇子,这郡王府怕是就要凌驾于大宋之上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谁也无法阻拦。

    赵宗实正准备说话,外面来了个下人。

    “郡王,沈安来了。”

    ……

    第三更送上,今日更新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