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托孤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36章 托孤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被臣子频繁逼宫的帝王不多,赵祯就算一个。

    最近奏疏满天飞,都在劝他接宗室子进宫。赵祯自然有些恼火,他不动声色的在观察着这些臣子……

    张八年奉命去打探,得了不少小道消息。

    “……两家郡王府都有人去结交,他们还算是谨慎,没敢接触……”

    这是本能反应,若是那两家人现在就去结交臣子,赵祯这里想都不用想,直接换人。

    “外面有些传言,说赵允弼阴沉,怂恿赵允良父子出头和赵允让家争斗,自己坐拥渔翁之利,还说什么……不举让赵允弼心胸扭曲。”

    不举?

    赵祯差点破功,他干咳一声,极力忍住笑意问道:“此事你如何看?”

    换过人听到这等问题肯定要犹豫一下,可张八年却毫不犹豫的道:“难说。”

    难说就代表怀疑。

    赵祯沉吟了一下,说道:“让韩琦和李璋来,让沈安也来……”

    韩琦是首辅,李璋是殿前司都指挥使,武将的首领……

    沈安来作甚?

    “宰辅都来,重臣都来……”

    赵祯目光淡然,“朕今日宴客。”

    官家要宴客?

    宫中一阵忙乱,幸好官家请的人不多,所以一个时辰后,一切准备就绪。

    重臣们一脸懵逼的进宫,大伙儿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为何,等看到沈安后,又觉得古怪。

    这小子来干什么?

    大家按照官位坐下,沈安在最后面。

    稍后赵祯出来了。

    他换了便服,群臣见了心中不禁一松。

    便服就代表不是大事,不是公事。

    开宴了,沈安坐在最后面没人管,就甩开膀子吃。

    别人都在慢慢吃喝,甚至还停下来歇息歇息,装个雅致,可在看到这厮奔放的气势后,不禁都微微摇头。

    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啊!

    赵祯也看到了这一幕,陈忠珩就用目光请示了一下,他却摇摇头,然后说道:“朕御极已久,诸卿多有襄助,朕都一一记着。”

    群臣都微微低头表示谦逊。

    “嗝!”

    一个饱嗝声传来,赵祯不用看,也不想看,一脸黑线的继续说道:“大宋开国至今已然过了百年,百年大宋……要往何方去?朕不知,诸卿可知?”

    群臣低头,这话不好接,对错都容易被人揪住把柄。

    “陛下,臣以为大宋该往高处去。”

    赵祯哦了一声,说道:“你且说来。”

    沈安端坐着,腰背挺直的让那些重臣们艳羡不已,可自己的老腰却没法这么坐。

    “大宋立于中原,看似繁茂,可周围不是豺狼就是虎豹。如今人人都讲平安无事,可这个平安无事还能维系多久?”

    沈安看向前方的韩琦,韩琦没搭理他。

    能和平就和平,难道你还想要开战?

    沈安微微摇头:“大宋,辽人,西夏,三个地方互相牵制,于是大宋就得了和平,可……恕臣直言,这个和平是祈求来的,不稳当,总有一日,草原上会再度集结起无数虎狼……到了那时,内忧外患的大宋该如何应对?”

    “什么内忧?耸人听闻!”

    这话说的突兀,却代表了不少人的心声。

    三冗年年说,可大宋还不是年年都这么熬过来了?

    外患大家承认,可你能怎么办?

    “辽人和西夏都是虎狼,这是外患,可怎么办?说的好听,可怎么办?”

    说话的是刘展,他的地位也不算高,就在沈安的斜对面,大抵领先三个身位。

    沈安夹了一片烤羊肉,入嘴有些冷,但别有一番风味。

    刘展见他从容,就冷笑道:“至于内忧……陛下统御大宋多年,某看到的只是蒸蒸日上,所谓三冗,当可徐徐图之,莫要重蹈覆辙……”

    沈安咽下了羊肉,刘展一脸正色的道:“年轻人莫要急躁,治大国如烹小鲜……”

    “你烹个给某看看?”

    沈安放下筷子,目光炯炯的盯住了刘展,说道:“整日牛皮哄哄的说什么治大国如烹小鲜,来,今日你烹个给沈某看看。别叫嚣,来,说点实在的,大宋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怎么弄?你来点实在的……”

    “某……某……”

    刘展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上面的赵祯本是有些微怒,看到他的模样后不禁微微一叹,对沈安的那点不满也消散了。

    一番话就被逼得无话可说,这等人没啥本事,也就是厮混罢了。

    可大宋厮混的官多了去,难道都罢黜了?

    那么他的皇位怕是有些不稳妥了。

    “某什么?”

    沈安咄咄逼人的道:“大宋内忧外患,内忧最直接的问题就是钱……问问三司使包公就知道,大宋现在是何状况。寅吃卯粮了!还沾沾自喜,你喜个什么?等官员越来越多,军队越来越多,耗费越来越多时,要准备怎么收税?收十年以后的?”

    “好了!”

    赵祯的心情被沈安给搞坏了,他沉声道:“诸般事务都要一一去解决,不着急。”

    这个皇帝是心灰意冷了,再无半点进取心。

    沈安心中遗憾,旋即就想起了赵仲鍼。

    他渐渐沉默了下来,赵祯微微颔首,觉得这小子算是长进了。

    他眯眼看着下面,突然说道:“朕知道诸卿有些不自在,有人酒量好,好得很,可在朕的面前却不好痛饮……来人。”

    “陛下。”

    有内侍上前等候,赵祯的目光转动,含笑道:“取三个大杯来。”

    三个?

    给谁?

    是给宰辅吧。

    韩琦、曾公亮,孙抃老糊涂了,不算,那就还有个欧阳修……

    正好三杯。

    众人都心中有数,稍后三个大酒杯被送来了,有人斟满酒,赵祯微笑道:“韩卿……”

    韩琦起身,接过酒水,说道:“臣唯忠心耳!”

    他仰头干了,众人都含笑看着。

    下一杯该是曾公亮了吧。

    这就是宰辅的待遇,让人艳羡啊!

    “刘卿。”

    刘卿?

    姓刘的?谁?

    大伙儿没找到人,等内侍捧着酒杯走到殿前司指挥使李璋的身前时,大家才恍然大悟。

    合着是官家的亲戚啊!

    李璋起身,先恭谨行礼,然后才接过酒杯喝了。

    文武头领都喝了酒,第三杯是谁的。

    沈安看到群臣的目光在梭巡,大多是好奇,心中不禁有些悲哀。

    这不是好酒,这是托孤的酒啊!

    这段时间赵祯被群臣狂轰乱炸了一阵,他肯定有所触动,还有些担心。

    他能担心什么?

    他担心自己哪一天突然倒下了,这个大宋可能平稳过度。

    官家对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了信心……

    这个发现让沈安有些黯然。

    “沈安……”

    沈安抬头,见到了一堆不解的目光,这些不解马上就变成了嫉妒。

    他起身,默然行礼。

    酒杯很大,沈安一口气喝,再抬头时,就多了些酒意。

    赵祯笑道:“三位卿家都是忠心耿耿的臣子,朕已尽知。”

    这是暗示!

    沈安觉得应当是这样。

    随后宴会散去,群臣涌出了大殿。

    韩琦走到了李璋的身边,低声道:“可知官家的意思吗?”

    李璋木然道:“不知。”

    韩琦笑了笑,也不去找沈安。

    一路到了政事堂前面,就见一个官员正在等候。

    “见过韩相。”

    “何事?”

    “韩相,交趾使者来了,求见官家。”

    “交趾使者?李日尊好快……这是得了消息就派人快马而来吗?”

    韩琦眯眼道:“陛下今日不会见他,把他安置下就行了。”

    官员应了,等去驿馆时,却没见到交趾使者,就问了小吏。

    “说是去见沈待诏……”

    官员赶紧去告诉了韩琦,韩琦闻听了只是笑了笑,说道:“那使者怕是要怒气冲冲的出来。”

    曾公亮做了一阵子次相,正觉得韩琦看来还不错,就放松的道:“韩相怕是轻视了沈安吧?”

    韩琦哦了一声,眸色微冷,问道:“为何这般说?”

    曾公亮笑道:“韩相怕是没见过京观,交趾使者应当见过……”

    “你什么意思?”

    韩琦微怒,曾公亮心中暗自乐了,“没什么意思,沈安令人筑京观,在交趾人的眼中就是魔王般的人物,那使者怎敢和他翻脸……”

    他当时见到京观可是暗中心颤,回到营地后悄然呕吐了一阵子,胆汁都吐出来了。

    韩琦冷笑道:“你却是小瞧了交趾人,那些人凶狠,哪里会怕什么京观……”

    曾公亮也收了笑容,说道:“那么……拭目以待就是了。”

    边上的官吏们都面面相觑,等出去之后,有人说道:“二位相公这是在打赌?”

    “可不是吗,不过却不只是打赌。”

    “这话怎么说的?”

    “曾相是次相,韩相是首相,这人谁愿意屁股后面被人盯着?”

    “是啊!韩相就想打压一番曾相,而曾相同样想给韩相一记下马威……这是……斗上了?”

    “没错,他们拿了沈安来做赌注,却不知谁能赢。”

    “谁赢了就占了先手,所以都不会退让。”

    “那就赶紧派人去,去沈安家外面蹲着。”

    ……

    沈安家很好找,交趾使者带着两个随从一路寻摸了过来。

    “就是这里。”

    带路的闲汉得了引路钱,就冲着里面喊道:“待诏……有外藩人找……”

    交趾使者黝黑矮小,他默然看着,等里面有脚步声传来后,就低声说道:“这是通风报信……沈安此人竟然还能得了闲汉们的帮衬,可见也是个泼皮般的人物,稍后都谨慎些。”

    大门打开,庄老实问道:“敢问贵客身份。”

    交趾使者拱手道:“交趾使者李柏,求见沈待诏。”

    庄老实问道:“所为何来?”

    李柏笑了笑,说道:“某刚到汴梁,还未坐下就来求见沈待诏,乃是为了大宋和交趾的未来而来。还请待诏拔冗相见。”

    庄老实心想交趾人,那不是才被我家郎君弄了个大京观吗?

    这是来做什么的?

    认输服软了?

    他心中得意,就去通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