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母狼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32章 母狼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最强兵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西北的风吹走了云彩,天空碧蓝的就像是被洗过一样。

    牛羊成群在草地上缓慢游走,牧人在边上轻声驱赶着跑出羊群的小羊,凶狠的獒犬坐在那里,准备应对外来的威胁。

    西边高大的贺兰山不仅挡住了寒风,也挡住了风沙,让兴庆府成为了塞上江南。

    李元昊在时修建的水渠依旧在滋润着土地,让兴庆府四周成为了良田,也让西夏人有了粮食保障。

    流水悠悠,一直到了王城前那宽阔的护城河。

    一队商旅从高原下来,带来了牦牛和粮食,在门口就引发了抢购。

    在嘉佑六年初,大宋判定西夏内乱即将开始后,就断掉了榷场交易,让没藏讹庞暴跳如雷。

    但大宋的借口是西夏入侵麟府路,这个借口很是正大光明。

    按照没藏讹庞的尿性,他应当马上发动威胁性的进攻,直至大宋低头。

    可从年初开始,王城内的气氛就有些诡异,没藏讹庞根本没法兼顾西夏之外的事务。

    他就像是一头兀鹫般的盯着王宫之内。

    王城不小,周长差不多二十里。经过几代人的建设后,城内颇有些繁华之像。

    但这个繁华也只是相对而言。

    “这里没法待了。”

    王城的驿馆里,一个官员在发牢骚。

    “官家让我们紧急出使西夏,我等把屁股都磨破了,这才紧急赶到了这里,可李谅祚是什么意思?直至现在依旧不肯见我们?”

    “会不会……”一个官员有些心虚的道:“上次咱们的使者和没藏讹庞交往密切了些,可没藏讹庞最后却谋逆失败,李谅祚会不会觉着咱们是支持没藏讹庞的,所以就不想搭理咱们。”

    一个小吏有些心慌的道:“冷落也就罢了,就怕他发狂,到时候拿咱们来祭天。”

    “祭天?”

    “对,那个梁氏要生了,据说李谅祚有些急,怕生产时出问题,这阵子杀了不少人。”

    “死则死耳,莫要让西夏人轻视咱们。”

    “……”

    众人一阵分析,都觉得不大妙,于是就看向一直没说话,坐在边上闭目养神的唐仁。

    “承旨……此事咱们要不要去问问?”

    夏季的兴庆府雨水不少,气温比汴梁低了许多,很是适宜。

    唐仁睁开眼睛,淡淡的道:“慌什么?某早有准备,等着就是了。”

    众人苦笑,有人说道:“承旨,李谅祚弄死了自己舅舅全家,没藏讹庞一党也被弄死了不少,那少年狠着呢!大宋当初支持没藏讹庞他定然看在了眼里,等那梁氏生出了孩子,怕是会拿咱们来祭天。”

    “是啊!那李谅祚某看过一眼,很是木讷的一个少年,可谁曾想那木讷都是假的,好深的城府……”

    “……”

    唐仁皱眉道:“莫要吵,某说了早有准备,等着就是了。”

    说完他又闭上眼睛,神色自然的打盹。

    众人都出了正堂,在院子里转悠。

    “承旨有何准备?难道是要准备回去?”

    “怎么回去?李谅祚现在上台了,若是不能摸个底,回头朝中问起李谅祚的秉性,问他可会入侵大宋,咱们怎么回答?”

    “哎!”

    “若是灰溜溜的回去……到时候都是罪责,少说要挨呵斥,弄不好还会降职。”

    “承旨太托大了,以为李谅祚年少不懂事,会惧怕大宋。可某敢说李谅祚绝不会怕大宋。”

    一个官员看着大家苦笑道:“西夏人从不怕大宋。”

    另一个官员补充道:“所以李谅祚会冷着咱们,现在没藏皇后还在宫中,据说没了尊荣。梁氏被接了进去待产,看李谅祚的架势,分明就是要废掉没藏氏,立了梁氏为后。”

    众人纷纷点头。

    这时外面有人在干咳,众人纷纷噤声,然后装作散步的模样在溜达。

    “陛下到……”

    院子里的宋人都是一惊,然后纷纷站好。

    李谅祚竟然来了?

    这事儿不对吧?

    就在他们心中忐忑之际,唐仁从正堂里出来,目光坚毅的看着大门外。

    稍后一队侍卫冲了进来,很是严谨的搜查了前院的所有房间。

    “安好!”

    有人传递了安全的信息,随后李谅祚就来了。

    这是一个看似木讷的少年,抬头间,眼中多了微笑,很是温和。

    唐仁疾步下了台阶,抱拳道:“见过西夏王。”

    李谅祚自称皇帝,可唐仁却只是称呼他为西夏王,这是沈安的交代。

    他盯住了李谅祚,想看看他的反应。

    李谅祚微笑道:“朕登基以来,一直想和大宋亲近,可逆贼没藏讹庞把持朝政,让朕无计可施。此次他准备谋逆,却不知朕早已洞察其奸,一举扫平了没藏讹庞一党。此事大宋亦有功劳,回头朕在宫中设宴,贵使可去。”

    通译翻译了他的话。

    李谅祚竟然要宴请咱们?

    那些大宋官吏都想揉揉自己的眼睛,可却忍住了。

    但狂喜和不解依旧存在。

    李谅祚为何会对大宋表达出了善意?

    还有他说大宋有功,大宋有什么功劳?

    这些疑问盘旋在大家的脑海里,唐仁从容的道:“多谢西夏王的好意,只是某想及早回去复命……”

    李谅祚看着他,眼睛只是微微一眯,顿时唐仁就觉得自己被一头野兽给盯住了。

    这才是李谅祚的真面目!

    他微笑依旧。

    李谅祚负手看着院内的摆设,说道:“屈野河之事……罢了,明日朕在宫中设宴。”

    他微微颔首,目光温和,然后被簇拥着匆匆离去。

    他前脚一走,有人去门外看守,然后那些官员就闹腾开了。

    “承旨,他说大宋也有功,这是什么意思?”

    “还有明日为咱们开宴席,这可是李谅祚杀了没藏讹庞之后的第一次宴席啊!”

    ……

    李谅祚一路回到了王宫之中。

    “没藏氏如何?”

    前方就是幽禁没藏氏的宫殿。

    宫殿看着破旧狭小,周围有十余人在盯着,确保没藏氏无法逃出来。

    一个内侍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道:“陛下,她先前还在嚎哭……”

    李谅祚走到大门前,微微点头。

    “开门!”

    有人打开大门,顿时一股子霉味和腥臭味就冲了出来。

    李谅祚站在门外,光线投射进去,让他看清了一个颓然坐在地上的少女。

    那头颅低垂,长发垂落遮住了那张脸。

    大抵是听到了响动,少女缓缓抬起头来,那张许久未曾洗过的脸上多了惊喜,那双呆滞的眸子里迸发出了光彩,然后她就扑了过来。

    呯!

    李谅祚一脚踹倒了少女,木然道:“说,没藏讹庞的财物藏在哪了?”

    少女趴在地上,勉强撑起上半身,苦笑道:“不知道……真不知道……”

    李谅祚眯眼看着她,冷冷的道:“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他毫不犹豫的回身下了台阶。

    那少女挣扎着往外爬,可侍卫们关闭大门的速度却比她更快。

    李谅祚回身,大门正好只剩下了一条缝隙。

    透过缝隙,他看到了一双绝望的眼睛……

    “李谅祚……陛下……”

    大门完全关上了,只有那捶打的声音传出来。

    “陛下……”

    一直到了后宫之中,李谅祚仿佛都还听到那宛如母狼般的嚎叫。

    他毫不动容,等到了一个奢华宫殿的外面时,他的眼中多了暖色,问道:“那些人看过梁氏了吗?”

    内侍说道:“看过了,说是产期就在近几日。”

    李谅祚微微点头,然后进了殿内。

    梁氏长的不算是漂亮,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一双眸子。

    她的肚子很大,娇小的身材上长着一个硕大的肚子,让人觉得不忍。

    见到李谅祚进来,梁氏狭长的凤目微微眨动着,看不到女人的柔弱,反而有些坚强之意。

    宫中最多的就是女人,柔弱的女人已经无法吸引李谅祚的注意力。他疾步过来,按住了准备起身的梁氏,说道:“别动,这几日你都别动。”

    梁氏今年也不过才十七岁,但却比李谅祚大了三岁。

    她握住李谅祚的手,眼中多了一丝笑意,说道:“别着急……还有,生产前要走动才好,不然会……难产。”

    李谅祚反握住她的手,然后放在自己的脸侧,喃喃的道:“你要给朕生个儿子才好……然后再多生几个……”

    “好。”

    姐弟恋对目前的李谅祚来说再好不过了,两人磨叽了一会儿后,梁氏就问道:“宋人急了吗?”

    她本是汉人,可提到宋人时,却没有丝毫温度。

    这个年代并不存在什么民族,国家的概念也非常薄弱。

    你能保护我,那我就是你的族人,我就承认这个国家。

    这就是丛林法则。

    李谅祚冷笑道:“去年宋人的使者和没藏讹庞相谈甚欢,可此次新来的使者……叫做唐仁吧,此人去年却在汴梁对朕派去的使者说小心没藏讹庞谋逆,最好安排眼线……这是明着和没藏讹庞虚与委蛇,暗地里却想让朕翻盘……这是为何?而且此次宋人派了这个唐仁来是什么意思,示好?有意思!”

    梁氏深呼吸了一下,双手摸着大肚子,说道:“宋人迂腐……莫不是正统?没藏讹庞毕竟是逆贼,宋人……不对,没藏讹庞上台对宋人的好处更多,宋人再迂腐也不会看不到。”

    两人一阵合计,最后还是确定了以不变应万变的方针。

    最后梁氏摸着李谅祚的脸庞,目露深情,“陛下,真想明日和你一起去赴宴……若是有逆贼,臣妾也能帮着呵斥他……”

    李谅祚点头道:“你赶紧把孩子生出来,到时候就带你去上朝。”

    梁氏的凤目中多了神彩,喃喃的道:“小心宋人,不拿到好处别答应他们什么……”

    李谅祚展颜一笑,“你放心。”

    ……

    第一更,求支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