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汴梁屁王的开端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14章 汴梁屁王的开端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民国谍影大文豪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从赵老大得了江山之后,大宋的政治风格就陡然一转,变得格外的保守起来。

    要和读书人搞好关系,要和宰辅心连心……

    于是以后的帝王被赵老大弄的那些规矩整的憋屈,却没法诉苦。

    及至赵老二,这货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更是把这种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等到了真宗时,一首励学篇让天下人知道,皇室和读书人真是心连心。

    来吧,和俺老赵家一起过好日子。

    但真宗就是一坨烂泥,这个毋庸置疑,大宋的根基都被这货给挖空了。

    幸而他的儿子赵祯还不错,修生养息多年,好歹让大宋有了些起色。

    可大宋的问题已然根深蒂固,已然成为多个毒瘤。仁宗在庆历年间挣扎了一次,结果被既得利益者的反扑吓尿了,至此不敢再提改革。

    而宗室就是一颗毒瘤。

    他们不事生产,五岁就要授官,从此抱上了铁饭碗。

    若是宗室人数少也就罢了,可现在宗室的人数已经成功突破千人大关,对财政的压力越发的大了。

    上次沈安通过关系,悄然算了一下,结果被吓尿了。

    宗室的开支竟然比在京百官高一倍,而且这里并未把婚丧嫁娶和各种赏赐算在内。

    这是一颗毒瘤。

    若是老实也就罢了,可今日看来,有人不老实。

    赵允良嘟囔道:“老夫的忠心可昭日月。”

    “扯淡!”

    沈安压根就不相信什么忠心,赵祯也绝对不会信。

    否则赵允良哪用在家装疯子。

    “年轻人咄咄逼人不是好事,太过锋锐……易折。”

    一个声音传来,沈安看去,就见一个男子走了过来。他淡淡道:“某左龙武军大将军,深州防御使赵宗谔。”

    宗室中人多有倨傲,这位赵宗谔是赵允宁的儿子,算是近亲,所以很是嘚瑟。

    哪个裤裆没关好把你给放出来了?

    沈安皮笑肉不笑的道:“太过锋锐易折?这个某倒是不知,不过某在战阵之上杀敌时,总是嫌弃手中的长刀不够锋锐,恨不能一刀两段,那些内脏会流出来……你可知人的肠子是何颜色吗?”

    周围一阵艰难吞咽口水的口水,当面的赵宗谔更是面色微变。

    这些宗室从小就娇生惯养,从不担心自己的未来,哪里见识过这等残暴。

    沈安就像是个恶魔在口吐毒液:“花花绿绿的,看着再英俊的人,再美丽的人,他们的肠子都是花花绿绿的,腥臭难闻……还有那些肥肉……最好的就是肥瘦相间……那些肥油都是黄色的,和肥鸡的一样……”

    “呕!”

    赵宗谔在努力控制着自己,可却不可抑制的呕吐了出来。

    “咦!这是什么?肠子?”

    沈安一脸嫌弃的退后几步。

    那些呕吐物里有些绿色,大抵是早饭吃晚了,导致还没消化。

    “呕!”

    身后有人在呕吐,沈安一脸无辜的道:“这是他问的,某只是顺嘴说了而已。”

    赵允弼也有些恶心,他沉声道:“口舌之利……”

    沈安的面色陡然凌厉,说道:“某为了大宋斩杀敌人时,你在做什么?”

    他早就看不惯这个老家伙了。

    整日装什么正经人,可骨子里的贪婪却怎么都掩藏不住,对那个宝座的觊觎让他开始频频出头。

    他不知道的是,等赵祯驾崩时,这位一系列的表演才叫做精彩……

    赵允弼冷哼一声,说道:“我等天潢贵胄……”

    “天你妹!”

    赵允弼不禁变色,怒道:“你说什么?”

    沈安近前一步,说道:“某在西南为大宋出生入死,保家卫国,可将士们若是知道自己在保护你这等蠢货,怕是宁可把敌人放进来,弄死你再说!”

    爽!

    沈安对这群宗室的怒气终于发泄完毕了,顺带把老赵的谋划转了个方向。

    你不是要给我打标签吗?

    可以,等我先把你想和宗室抱团的想法打乱再说。

    老赵面对赵允弼和赵允良的联手有些招架不住了,所以就借此机会,想拉拢几个盟友。

    可现在被沈安这么一搅合,盟友都蹲在地上呕吐,还盟个屁!

    ——你没资格安排我的未来!

    这是沈安的暗示。

    他这话有些出格了,宗室们大多对他怒目而视,不过倒是成功的止住了呕吐的势头。

    “咳咳!”

    赵允让来了。

    现场的气氛剑拔弩张,赵允让见了就知道自己的打算落空了,就问道:“闹什么?”

    有晚辈说了刚才的冲突,赵允让的眼中多了无奈,然后骂道:“不就是肠子吗?吐个屁!老夫隔三差五就吃炒肥肠,卤大肠的味道也不错……”

    呕!

    那个赵宗谔又吐了。

    赵允让无奈的看着他,摇头道:“本来老夫还以为你是条硬汉,可现在看来……”

    老赵对这个赵宗谔有些好感,可这厮却不争气。

    赵宗谔心中大悔,正准备说些好话,沈安却假惺惺的道:“先前你看着有些疲惫,火气却不小,知道是为何吗?”

    赵宗谔摇头,沈安一脸关切的道:“这是虚火,最近是不是……”

    他笑了笑,很是邪恶:“玩女人玩多了吧?晚上睡觉可盗汗?”

    赵宗谔一脸惊色,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沈安是瞎猜的,他见赵宗谔面色潮红,说话中气不足,就联想起了后世电线杆上的那些症状。

    老军医包治百病啊!

    什么……什么……难言之隐,老军医一治了之。

    赵宗谔这是不打自招,沈安叹道:“要节制啊!回头……多吃些豆子,最好是烤来吃,炒也成,喷香,但要注意……”

    他负手而立,一股专家的气息散发出来。

    “能排毒最好……话说你们可吃炒豆子?”

    众人摇头,大家都不差钱,吃羊肉才是王道,谁特么吃炒豆子啊!

    这就对了啊!

    不经常吃炒豆子,你们就不知道后果。

    沈安点头道:“这方子极为简单,却能排毒。”

    “排毒?怎么排?”

    赵宗谔猛地想起了沈安的外号‘邙山神医传人’,而且这人极为有医德,哪怕韩琦是自己的对头,依旧给了个方子治胃病。韩琦照着做,如今白白胖胖的,号称一顿能吃一头羊。

    沈安见他上套了,就说道:“会……会有些那个矢气。”

    赵宗谔呆住了,沈安以为他不懂这个词,就说道:“就是会放屁!”

    赵宗谔点头,说道:“某最近老是夜里盗汗,精神不好,火气大……”

    “这就对症了!”

    沈安伸手抚须,半途想起自家没长胡子,就变个方向,拍拍赵宗谔的肩膀,说道:“坚持吃下去,好处多多。”

    “多谢。”

    赵宗谔诚恳的躬身道谢,沈安笑眯眯的道:“小事罢了,某平日里扫地怕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你这个只是小事罢了。”

    等你成为汴梁屁王之后再来谢我吧。

    “安北跟某来。”

    一直在看着这一切的赵宗实突然发声,他缓缓起身,对那些宗室点点头,然后往外走去。

    刚才他任由沈安打破自家老爹的如意算盘,现在来收拾残局,堪称是不动如山。

    沈安和他出了这里,一路转到了右边的小径。

    赵宗实的面色苍白,但神色却从容。

    他回身见沈安在胡乱看着周围的景致,就笑道:“许多事都是命,家父不肯认命,又不肯服输,今日之聚会只是一厢情愿罢了。那些人……各有心思,实则都是不见好处不肯出手,赵允良和赵允弼搅和在一起,若是肯给好处……”

    他眉间多了冷色,然后看向沈安。

    这是考教我?

    沈安老老实实地道:“官家要不满了。”

    宗室结党……老子还没儿子,你们这是想干啥?

    赵祯可不是善茬。

    赵宗实微笑起来,说道:“你不错。”

    “家父是关心则乱,总觉得我们家也该找个盟友,可我家以前就是独来独往,若是有了盟友,反而束手束脚……你莫要怪家父,他对你并无坏心。”

    沈安点头道:“这个某知道。”

    老赵是间歇性的犯毛病,沈安本可一笑置之,可赵宗谔却出来质问,让他也有了些火气,于是就忽悠了这位,顺带让那些宗室出丑。

    “你啊!睚眦必报。”

    赵宗实缓缓而行,从背后看去,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孤独。

    俗话说神经病人思路广,焦虑患者心思细……

    沈安胡思乱想着,觉得睚眦必报不符合自己的道德标准,就胡乱解释道:“今日宗室聚会,官家那边怕是会关注。若是一团和气,肯定有些后患。”

    赵宗实的身体一震,沈安知道他听进去了,就继续说道:“官家的身体愈发的衰败了,可帝王就是帝王,不管在何时,他们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对那个宝座的挑战……今日……”

    赵宗实回身,眉间多了愁色,说道:“此事是有些忌惮,可家父兴致却高……”

    老赵想干啥事,一般人都拦不住。

    哪怕是作死都不能拦。

    沈安的眼珠子一转,“要不……传个假话,让郡王发火,然后和赵允弼他们闹一场……”

    赵宗实有些犹豫,沈安叹道:“郡王想用今日的聚会来反击赵允良和赵允弼,可这不是好事啊!”

    赵宗实说道:“罢了,某去说说。”

    沈安拱手,等赵宗实回去后,赵仲鍼就从边上出来了。

    “安北兄,小弟准备了不少好东西。”

    沈安一脸黑线的问道:“可放了?”

    赵仲鍼的眼睛偏过去,然后微微点头。

    沈安举手,最后忍住问道:“放给了谁?”

    赵仲鍼低头道:“给了赵允弼和赵宗谔……”

    还好!

    这小子竟然还知道虚虚实实的道理。

    赵宗谔和这边的关系不错,若是他也中招,赵允弼就没法指控是郡王府下的黑手。

    沈安心情大好,和他闲聊了一阵,就听到那边闹腾了起来。

    原来是赵允让和赵允弼在吵架,赵允让功力深厚,赵允弼不敌,最后恼羞成怒,就作势动手,谁曾想赵允让以为他真要动手,就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两人急忙赶去,就见赵允让乌青了一只眼在大笑,而被人扶着回去的赵允弼脸上青肿,显然是吃亏了。

    赵仲鍼冷冷的看着赵允弼远去,说道:“早知道就该多下些药,让他十天半月拉不出来……”

    沈安看了他一眼,心中暗自叫苦。

    老子是教出了个什么怪物来啊!

    竟然成了用药大家。

    原先是拉稀,现在是便秘,等他玩的炉火纯青后,以后宫中人要倒霉了。

    ……

    本月最后三天了,有月票的书友们该出手了,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