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封爵了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12章 封爵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民国谍影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沈安在摸未来媳妇的小手,赵祯却面对着女人们的围追堵截长叹不已。

    今日好不容易轻松些,他想着来后宫转转,可没想到那些女人竟然会这般……热情。

    小径边,门边,或是弹琴,或是舞蹈,还有人假装崴脚了……

    弹琴朕听听还好,舞蹈也行,好歹赏心悦目,可你崴脚是个啥意思?

    朕还在五步开外你就痛呼一声,然后才跌倒……

    女人啊女人,你就不会先跌倒再痛呼吗?

    他仰头看天,心中哀叹着。

    身体不行了啊!心有余而力不足,看着一宫的美女却只能忍着,隔一阵子才能去宠幸某位妃子。

    那些女人的眼睛都在冒绿光,那模样分明就是想把朕给生吞活寡了。

    可怕!

    他有些悻悻的出了女人们的地盘,叫人准备了些酒菜。

    “就那个什么……卤肉,沈安弄的这个卤肉好啊!比以前做的都好,还不用麻烦,做好了放着就行。”

    卤羊肉很美味,比卤猪肉好吃多了。

    赵祯抿了一口酒,吃了一片羊肉,美滋滋的道:“那猪耳朵也好吃,明晚吃那个。”

    陈忠珩却不喜欢吃这个,他喜欢的是卤大肠,那个味道……啧啧,好吃。

    有人说猪大肠臭,可卤出来的那股味……就是要那股子味道啊!

    他应了,想着晚些去弄些卤大肠,切成环状,弄点好醋,然后找个地方喝点小酒,这日子金不换啊!

    赵祯喝着小酒,美滋滋的,正想哼唱一首诗时,就见张八年脚步匆匆的来了。

    “哎!先别说,等我吃了这块羊肉。”

    赵祯夹了那片最厚的羊肉,缓缓的咀嚼着,最后一口酒送下去,这才满足的道:“说吧。”

    别让坏消息坏了朕的胃口!

    张八年微微垂眸,周围的光线照在他那干瘦如骷髅般的脸上,看着阴森森的。

    “官家,沈安回京了。”

    赵祯看了一眼卤羊肉,问道:“刚到?”

    张八年冷冷的道:“午时前就到了。”

    “又给我出难题了。”

    赵祯叹道:“他可有掩饰行藏?”

    掩饰自己的动向就值得怀疑。

    他看向卤肉的目光中多了无奈。

    如此美食,为何不能让我慢慢享用呢?

    “并未掩饰,他回到家中之后就没出来,晚些有人送了东西去杨继年家……杨继年就是沈安的未来丈人……”

    赵祯的眉间放松,然后骂道:“国事抛之脑后,一心只想去拍自家丈人的马屁,何其不堪!”

    作为帝王,只有丈人去拍赵祯的马屁,所以觉得很是古怪。

    他夹了一片羊肉,又开始了美滋滋的享用。

    张八年看了一眼那羊肉,说道:“不是为了杨继年,今日是那杨卓雪的生辰。他早就联络好了几个商家,最好的花冠,最好的杂耍,最好的酒菜……最后就是一辆镶满鲜花的马车,一路把自己的未婚妻接到了家中……”

    赵祯呆呆的看着张八年,嘴里的羊肉也忘记了咀嚼,然后被呛了一下,顿时就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

    好不容易好了些,他喘息着说道:“他……他竟然把杨继年的女儿给拐走了?这小子,这小子……定然是甩开了曾公亮他们,快马回京就是为了自己未婚妻的生辰,这是什么?包拯知晓了定然会打他个有口难言。”

    ……

    第二天凌晨,沈安压根就不想起床,庄老实担心官家会发飙,就在外面苦口婆心的劝着。

    带着唐僧般的念叨,沈安骑马来到了皇城前。

    他竟然回来了?

    百官都在盯着沈安,韩琦眼中有些不明的色彩,挺着有些大了的肚皮走过来,很是慈祥的说道:“何时回来的?既然回来了就该歇息一阵子……曾相呢?”

    最后的问题才是他的目的。

    沈安打个哈欠说道:“下官在关城门之前回来的,累的不行,想着官家辛苦,再说也没什么重要事情禀告,所以就偷了懒,如今心中有些惶然……曾相,曾相在后面,估摸着……”

    这可是个重要情报,你韩琦得知了消息之后,就可以从容布置,比如说给老曾一个下马威什么的。

    但天上不会掉太学馒头啊!

    沈安微微挑眉,就像是在榆林巷外面的菜场里和卖菜的老汉讨价还价般的理直气壮。

    韩琦心中微冷,心想果然是商人。他提高了些嗓门,说道:“回京不管多晚都要向官家禀告,你还年少不懂这些,回头老夫帮你向官家解释。”

    沈安一脸纯良,用更大的嗓门说道:“如此就多谢韩相了。”

    随后他低声道:“十日左右。”

    韩琦盯着他,虽然没说话,但潜台词却出来了。

    你别忽悠老夫,否则老夫收拾你。

    沈安冲着他眨眨眼,表示绝对没问题。

    韩琦被他眨眼的猥琐给恶心到了,他干咳一声,威严的走了回去。

    稍后进了宫中,等陛见时,赵祯先冷哼一声,问道:“昨日到了,为何没禀告?”

    你哪怕在皇城外让人说一声,让朕知道也好啊!

    就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哎!朕都不好说你了。

    韩琦出班了,信誉极好的说道:“陛下,他回京之后想来疲惫欲死,这时候怕是不好陛见,再说也没什么大事,今日来也是一样。”

    首相的面子还是有的,韩琦很是自信。

    赵祯板着脸说道:“此事朕自有主张。”

    韩琦心中一惊,心想官家咋不给老夫面子了?

    他不知道沈安是昨天中午就回京了,所以还喜滋滋的认为自己用说情去交换曾公亮的归期太划算了。

    然后被赵祯一耳光打的晕头转向的。

    脸好痛啊!

    沈安一脸纯良的出班请罪。

    “陛下,臣错了。”

    赵祯看着他,恨铁不成钢的道:“要稳重。”

    “是。”

    我才十七岁,稳重毛线。真要稳重的和六十老汉一般,你又要怀疑我是不是胸怀大志什么的。

    这是何苦来哉!

    果然,赵祯马上就换了个脸色,说道:“这一路也辛苦,说说吧。”

    沈安把西南战事说了一遍,他是亲历者,所以说的更加的详细和栩栩如生,让君臣都不禁为之惊讶、愤怒,或是欢喜。

    “……曾相豪迈,追上敌军就挥剑砍去……”

    沈安帮曾公亮吹嘘了一阵,等看到殿内的君臣面色古怪后,这才随口道:“臣叫人弄了个京观在那边。”

    赵祯皱眉道:“五千多具尸骸……”

    沈安满不在乎的道:“异族是畏威不畏德,记打不记吃,有个京观在,想来交趾人和西平州的那些野心家们会老实些。”

    这人把杀戮和京观说的和吃饭喝水般的自在,让赵祯不禁有些头痛。

    沈安看了韩琦一眼,示意‘你可没完成承诺啊!’

    韩琦不知道自己被沈安给坑了,心中就有些不自在,觉得丢人丢大了。

    关键先前大家都听了自己的承诺,现在官家却不给面子,丢人啊!

    赵祯那边渐渐欢喜,说道:“你此行立功了,回家去,赏赐稍后就到。”

    沈安的眼睛放光,差点想问你要赏赐个啥,最后还是忍住了。

    赵祯的嘴角抽搐着,心想哪个臣子像你这般两眼放光的?听到有赏赐,至少表面上要婉拒一下,做个姿态。

    你倒好,不但没婉拒,还迫不及待的想打听是什么赏赐。

    沈安不知道赵祯的想法,喜滋滋的回家了。

    回到家中没多久,陈忠珩就来了。

    “……特封归信县开国子,食邑五百户,实封两百户……”

    哥是子爵了?

    还有实封?

    沈安心中得意,但面色不显,抱怨道:“官家也忒抠门了些,竟然只实封两百户,这一户朝中才给二十五文钱,某算算,一户二十五,一百户两千五,两百户……竟然才五贯钱……”

    他摇头叹息,陈忠珩冷笑道:“你去打听打听,那些封爵的啥时候才有的实封。别不知足,你现在是开国子,以后的路长着呢,等到了宰辅就会封国公。”

    沈安得意的道:“老陈,以后某出门是不是能显摆显摆?”

    陈忠珩冷笑道:“汴梁城中多权贵,你没法显摆。”

    “某有军功,他们有个屁!”

    沈安觉得很不平,就说道:“封爵最好还是一代过,什么二代,那就是祸害。”

    “你这话说出去,那些权贵能活活把你撕成碎片。”

    “沈安呢?”

    包拯的声音传来,听着有些愤怒。

    沈安笑道:“包公,某在这。”

    陈忠珩的眼中有些幸灾乐祸之色,说道:“某走了,对了,下次有卤大肠给某留些。”

    “好说好说。”

    沈安笑眯眯的送走了陈忠珩,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

    “老夫打死你这个不知规矩的蠢货,竟然回京不去禀告……”

    外面的陈忠珩听着这个声音,得意的道:“该!以为官家就这么轻易放过你了?哈哈哈哈!”

    他一路回去禀告,赵祯心情愉悦的道:“朕让人去传话,说包拯辛苦了,给了他一日的假……顺带让人不经意间把沈安昨日中午归来却没陛见的消息放给他,果然……朕的心情大好啊!走,去后面。”

    心情一好,他就想去花园里转转,看看那些红绿花朵,然后酝酿些情绪,写几幅字。

    “写字要有精神,心中所想皆是那些文字的蕴意,或喜或悲,把这些蕴意倾注于笔端,下笔才有神……”

    若是沈安听到了,多半会不屑一顾。

    哥写字就是随心而为,什么蕴意,那是吃饱撑的。

    赵祯心中愉悦,等在御花园里溜达了半晌,准备回去时,却看了一些光。

    那些女人都出来了。

    那一双双美眸里仿佛蕴含着绿光……

    看向赵祯的目光中蕴含着饿狼般的绿光,以及坚定。

    今日不会再让你逃脱了。

    “官家……”

    救命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