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沦陷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411章 沦陷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民国谍影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两个妇人准备告辞,李氏见她们真不要钱,这才相信了那花冠就是自家女儿的了。

    “辛苦了。”

    跑腿的小钱还是要给的。

    一个妇人临走前说道:“那花冠小店足足花了两个半月的功夫才制成,由多个老工匠出手,天下就这么一顶,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李氏闻言诧异的道:“为何?”

    这等花冠奢靡的让女人陶醉,能挣大钱啊!为啥不做了?

    妇人看了边上好奇的杨卓雪一眼,说道:“这花冠是那人想出来的,他说了,不许人仿冒,否则就打上门来。”

    杨卓雪问道:“为何不许?”

    妇人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她,有些像是艳羡,“那人说什么专利,谁敢弄……哪怕是皇亲国戚也不成,只能……这顶花冠全天下就只有你才能戴……”

    “为什么?”

    杨卓雪茫然问道。

    少女还未曾见识外面的人心,虽然學了不少管家的东西,但却不懂这些。

    李氏叹道:“这是珍宝……”

    你就是他的珍宝啊,我的傻女儿!

    他这是在告诉你,全天下只有你是独一无二的。

    李氏看着懵懂的女儿,心中都在为她翻腾着粉红色的泡泡。

    “可有人在家吗?”

    这时一个女子在门外问道。

    这是礼貌,李氏问道:“敢问是……”

    女子问道:“这里可是杨御史家?”

    李氏点头,女子回身道:“娘子,就是这里。”

    随即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男女。她福身道:“这位可是贵府的小娘子?”

    李氏心中已经麻木了,点头道:“是。”

    女子展颜笑道:“那就对了,见过小娘子。”

    杨卓雪顶着花冠回礼,女子说道:“奴赵娘子,今日特为小娘子的芳辰而来,还请让个地方。”

    让个地方?

    李氏还在不解,鹊桥楼的妇人已经惊讶了,问道:“可是杂耍的赵娘子吗?”

    女子微微一笑,很是矜持的点点头。

    两个妇人的眼中多了欢喜,然后遗憾的道:“娘子的杂耍在汴梁成名已久,往常都在勾栏里出演,今日竟然来了这里,可见那人得力。可惜我等却无福得看。”

    李氏是深闺妇人,所有对这些不大熟悉,但被两个妇人一提醒,就讶然道:“哎呀!那赵娘子的名号我也听闻过,只是一直不得见。”

    随即大门关上,那女子的随从把各种道具排开。

    赵娘子娇小玲珑,身体柔软的轻易的可以来回翻转,随后就是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杂耍,人体柔韧的极致,以及技巧的极致一一展现。

    当她站在两个大汉掌着的架子上,把脑袋反向从自己的双腿之间钻出来,小嘴张开,吐出了一条长布时,李氏捂着自己的胸口,已经陶醉了。

    那细长的布料上绣着几个字,虽然被唾液打湿了,可依旧清晰可见。

    ——恭贺卓雪芳辰!

    杨卓雪只觉得心中狂跳,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弥漫着。

    她呼吸急促的看着那字,心中有个声音想喊出来。

    你是谁?

    你是谁?

    她的面颊微红,身体微微发热,只觉得无比快活。

    少女的心在雀跃着,她希望这个人就是那个他,但却有些忐忑,担心不是。

    “有人在家吗?”

    门外有人在叫门,赵顺开门,见是陌生人也不惊讶了,问道:“哪里的?”

    来人是个男子,微笑道;“敢问可是杨御史家?”

    赵顺点头,男子问道:“贵府小娘子可在?”

    赵顺麻木的点头,男子回身道:“就是这里,都进来!”

    一群男女抬着食盒出现了。

    李氏闻声出来,男子拱手道:“小人乃是临仙楼的管事,奉命于今日来贵府,恭贺贵府小娘子芳辰。”

    李氏先是麻木,然后一惊:“可是那个临仙楼?”

    男子微笑点头,“汴梁只有一家叫做临仙楼。”

    临仙楼是汴梁最出色的酒楼,炒菜出来后,组织自己的大厨钻研半年,然后一鸣惊人。

    男子指着那些男女说道:“我家主人说了,当年受惠甚多,今日只是为了博小娘子一笑,等到了那喜庆之时,若是需要,只需说一声,临仙楼必然倾尽全力……”

    这是准备在婚礼时出手。

    李氏已经是木然了。

    杨卓雪站在她的身边,此刻那个人已然呼之欲出。

    酒楼能受什么惠?

    还是当年。

    唯有炒菜!

    李氏木然的道:“女儿啊!要稳住……要矜持。”

    可杨卓雪的眼中全是星星,闻言微微垂首,“娘,我知道了。”

    可她在说话时却俏皮的吐吐舌头,然后眼中全是憧憬。

    李氏觉得自家养的小羊马上就要被外面的野狼给叼走了,那悲伤几乎逆流成河。

    “女儿啊!女人要矜持,看我和你爹爹就是这样,所以你爹爹看着古板,可娘却能压着他……你要學啊!”

    叩叩叩!

    大门再度被敲响。

    赵顺欢喜的过去开门,李氏把女儿挡在身后,好奇的等待着。

    那个少年还有些什么?

    她觉得已经够了,再来一样的话,女儿怕是会着魔。

    这年月的男人哪懂得浪漫,男尊女卑的氛围下,能体贴些就不错了。至于最浪漫的事儿……来来来,为夫给你作一首诗。

    所以今日的三波攻势之下,李氏自己都为女儿感到那啥……

    如果再来一次,我的女儿铁定要沦陷了。

    大门打开,杨卓雪的个子比母亲的高,就越过她的头顶看过去。

    然后她就看到了春天。

    一辆马车就停在外面,马车的车厢全被花朵给装饰满了。

    粉红和嫩黄是主色调,间或些白色的小花,看着清新脱俗。

    一阵花香袭来,媒人下了马车,盈盈笑着进来。

    “见过娘子。”

    李氏有些不解的道:“这是何意?”

    虽然很好看,很让同为女人的我心动,可你一个媒婆弄这个作甚?

    这就是杨家托请的媒婆,可和沈安的亲事已经定下了,她来做什么?

    媒婆笑吟吟的道:“奴受人所托,请小娘子去和未来的小姑见面。”

    “果果?”

    杨卓雪轻呼道,马车的窗户被打开,探出一个女娃的小脑袋来。她笑嘻嘻的冲着里面喊道:“我马上来……”

    果果被陈大娘抱下马车,然后蹦蹦跳跳的进来,显得心情极好。

    她像模像样的福身行礼,李氏笑道:“这是来贺喜吗?”

    果果说道:“不是,是请嫂子出去吃饭。”

    李氏愕然,然后觉得好笑,“你请吗?”

    果果的大眼睛转动了几下,嗯了一声。

    李氏全明白了。

    阿青在边上满眼星星的道:“娘子,姑嫂早些熟识好处多多啊!”

    以后嫁过去就不会陌生,也不用从头培养关系,多好啊!

    李氏纠结着,看向那马车的目光带着利芒。

    那头该死的野狼回来了,他一回来竟然就先来了这里,而不是进宫面见官家,可见势在必得。

    答应不答应?

    果果的大眼睛在看着,李氏偏头,正好看到了脸颊绯红的女儿,那眼中多了期盼。

    她暗叹一声,说道:“去吧,阿青跟着去。”

    她不会让自家的小羊直接和野狼见面,那是送羊入狼口。

    马车辚辚而去,李氏的心都要碎了。

    “娘子!”

    正准备关门时,杨继年回来了。

    他板着脸进了家,等见到那些食盒时就问道:“怎地那么多?”

    他一家四口人,怎么吃得了那么多?

    李氏叹息一声,把今日的事告诉了夫君。

    “娘!”

    儿子也放學了,等见到那些美味佳肴时,顿时就喜翻了。

    “出去了?”

    杨继年心中很难受,想到沈安现在正在等待着自己的女儿,他就想马上进宫,向官家举报沈安回京后不陛见的罪行。

    那头野猪!

    李氏柔情似水的道:“官人,用饭吧。”

    咦!今天这女人怎么那么温柔了?

    杨继年还在诧异,等吃完饭后,就听李氏在嘀咕什么沈安多有心,多舍得,多什么的,顿时一头黑线。

    合着那厮竟然拐走了我闺女的心啊!

    ……

    如果杨继年得知马车最终是去了沈家的话,他发誓一定会让沈安好看。

    而他的闺女却不知道人心险恶,傻乎乎的进了沈家。

    后院里,一张桌子上全是美味佳肴。

    当果果带着杨卓雪进来时,穿着一身玉色长袍,显得格外有风度的沈安出来了。

    “某刚回京。”

    他的眼中只有自己未来的女人。

    好吧,这是婚前的恋爱,但他现在觉得好像有些搞砸了。

    因为阿青的目光中带着警惕和不满,那模样分明就是准备回去告状。

    想到以后老丈人和丈母娘会给自己脸色看,沈安毫不犹豫的说道:“陈大娘陪着她去吃饭吧。”

    他给了陈大娘一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的微微点头,表示一定会把阿青给弄迷糊了。

    再回头时,沈安的眼中全是柔情。

    “曾公亮他们还在后面,估摸着还得等十天半月的才能回来。”

    沈安隐晦的表达了自己对她的思念之情。

    他竟然为了我的生辰那么辛苦赶路吗?

    杨卓雪看着他有些瘦削的脸,不禁感动了。

    沈安给了果果一个眼色,果果瘪嘴,然后悄然出去了。

    我妹妹真机灵!

    沈安觉得自己带回来的礼物能让妹妹玩好几天,所以就心安理得的和妹纸诉说衷肠。

    “……十六岁的生辰是如此的重要,某在西南归心似箭,路上又记着搜罗东西,这不就差点错过了,不过得了这个东西倒是还满意……”

    他拿出来一个小锦盒,然后递过去。

    “你看看。”

    杨卓雪一直在低着头,心口像是有头小鹿在蹦跳着。

    锦盒打开,一对翡翠手环静静的躺在里面。

    这是一整块翡翠,沈安得了之后就奢侈的令人直接挖了四个手环,然后很是装比的把剩下的废料丢给了工匠,扬长而去。

    女人总是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杨卓雪当然不例外。

    沈安的手邪恶的从桌子上越过来,他低声道:“这翡翠的水头极好……你仔细看看。”

    天可怜见,他懂个屁的水头,这裴翠在他的眼中大抵还不如玻璃漂亮。

    杨卓雪仔细看着,不留神小手就被一只邪恶的手握住了……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天空中有一片乌云飘过……

    外面的阿青已经被陈大娘灌的眼睛发绿,还叫嚣着继续喝。

    ……

    本月最后几天了,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