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让我们红尘作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382章 让我们红尘作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民国谍影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苏轼和苏辙兄弟俩实际上都有官身,只是此次在家守孝结束归来后,苏洵却让他们婉拒了朝中所授官职,一心准备明年的制科考试。

    制科是有目的性的考试,录取的人数寥寥无几,只是为了某个方向的人才而设。

    制科的难度并不低,再许多层面上来说,想考好比殿试还难。

    但苏洵对自己的两个儿子有信心。

    他们父子三人原先是在怀远驿借住,可怀远驿是朝中接待外国使者的地方,住久了难免不方便。

    而且他们父子在汴梁耗费不小,若是坐吃山空下去,怕是等不到制科开考就要上街乞讨了。

    苏洵年过五旬,自然不会去考制科,所以爱才的欧阳修出手,给他谋了一个试校书郎的官位。

    有了工作就有了俸禄,他们父子才在这里租了房子。

    房子就租了两间,苏洵一间,还兼着小厨房的作用;苏轼两兄弟一间,抵足而眠。

    未来的苏仙此刻窘迫的就像是难民,而且还在床上打滚惨叫。

    沈安起身,定定的看着惨叫中的苏轼。

    “痛苦只是一种假象……人的肉体能承受更大的痛苦,只是紧张让我们觉着那些痛苦都是煎熬,无法忍受的煎熬。还有恐惧,你在恐惧什么?”

    苏轼的惨叫声渐渐低沉下去。

    苏辙扶着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沈安。

    苏洵经历了丧妻之痛,所以把这些话听了进去,神色微微肃穆。

    “莫要恐惧,安静下来……人最大的痛苦来自于大脑,来自于情绪。肉体的痛苦只是表象,你在担忧自己的未来……可你还年少,你在担心什么?”

    沈安的面色渐渐平静,看着有些莫测高深:“不要想着成为某个领域的第一人,那会很累,你该看着窗外的秋色,想着那些诗词……你该喝着酒,畅饮高歌,你将被世人敬仰,可在此之前,你该放弃名利心,这样会让你轻松,会让你忘却烦恼……”

    “忘掉那些踌躇满志吧,放轻松,你现在已经被忧虑给填满了,你需要放空……”

    沈安看着神色渐渐平静的苏轼,低声道:“桌子上有一只茶杯,某的手中有个茶壶,某在倒水……可茶杯里却满了,某倒的茶水只能漫出来……你,就是那只被填满的茶杯。放空自己,放轻松,看看这个世界,生机勃勃,有许多你未曾察觉到的美好……”

    “可你却在焦虑着,对这些美好视而不见。你的脑子里全是焦虑,再也容不下半点外来的事物。放空它,把你脑子里的那些焦虑和担忧抛掉……你会发现自己……无限可能……”

    在见到苏轼的第一眼时,沈安就确定此人身处焦虑之中。

    他能焦虑什么?

    苏洵破釜沉舟的让他们拒绝了朝中的安排,若是制科考不好的话,仅凭着苏洵的试校书郎职位是养不活他们父子三人的。

    再回头求人安排去处,那种羞辱苏轼无法接受。

    他有才!

    欧阳修说要为他让路。

    可母亲去了,让他的情绪低沉,进而成了犹豫,慢慢变成焦虑……

    这是个缓慢的变化,若是不加干涉,这人就会变得偏激,直至被生活打击的满头包,才会渐渐反省自己,找到自己的毛病,并去修改它。

    苏轼的双目闭上,面色渐渐平和,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苏辙伸手在他的鼻下试了试呼吸,然后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沈安。

    你这是什么术法?

    你把我哥怎么了?

    苏洵也是懵逼脸,生活常识告诉他,当一个人遭遇剧痛时,不可能安然入睡。

    可他的儿子就这么睡了过去,就像是被人下了药。

    他怔怔的看着沈安,心想这位传闻中的名医弟子竟然不用药,而是一番话后让人安然入睡。

    但那些话说的确实是好啊!

    一个人被旧有的见识和情绪装满了,世间的一切都再也无法接受,这个人也就僵化了。

    抛掉那些旧观念和旧情绪,把整个人放空,然后就会觉得好奇。

    重新对整个世界有了好奇心。

    苏洵都五十多了,可按照沈安刚才的话一转念,竟然发现自己轻松了许多。

    这人……高人啊!

    蜀中多有奇人异士,可在苏洵看来,那些奇人异士都比不过沈安。

    邙山隐士的传人。

    邙山隐士……

    苏洵不禁念了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

    沈安面色疲惫的坐了下来,对苏辙说道:“放他躺下。”

    苏轼就此沉睡,沈安交代道:“去烧水吧。”

    “烧多少?”

    “多烧些。”

    ……

    第一次进京是为了科举。

    那时的苏轼踌躇满志,觉得自己定然能让世人震惊。

    他做到了。

    大宋文宗欧阳修对他赞赏有加,说是要为他让路。

    可母亲的离去让他黯然神伤,接着就是居丧。

    再次进京是意料中事,可他的情绪却无法提起来,觉得没精神。

    渐渐的他觉得多了烦躁,每日不安。

    这样的日子很不舒服,但他还得要苦读,写文章,然后把这些文章存起来,到时候交给宰辅,作为参加制科的资格认证。

    这样的日子很煎熬,他一天都不愿意再过下去了。

    睡觉最舒服,无忧无虑……

    这一觉他睡的很舒服,再次睁开眼睛时,竟然发现小腹不痛了。

    “某好了吗?”

    “没有。”

    一张桌子摆开,沈安和苏洵相对而饮。

    桌子上是三道下酒菜,都不贵。而酒水也是普通,但沈安和苏洵却吃的很是惬意。

    两人刚才一番谈话后,都觉得对方不错,于是渐渐有些忘年交的意思。

    苏洵见他醒了,就仰头喝了酒,说道:“多亏了安北救你,可好了吗?”

    竟然改口叫安北了?

    苏轼说道:“好像是……好了。”

    “还早着呢!”

    沈安指着边上的水壶说道:“把那壶水喝了。”

    苏轼正好觉得口渴,就下床喝水。

    他喝了不少,可沈安却嫌弃不够,“再喝。”

    苏轼喝的肚子滚圆,水嗝打了好几个,然后问道:“这是为何?”

    “这是治病。”

    沈安特淡定的道:“准备一下吧,出门去。”

    “去哪?”

    “反正不是西天。”

    沈安起身道:“苏公,我等这便去了。”

    苏洵笑道:“如此就麻烦安北了。”

    苏轼不知道自己睡着之后发生了些什么,能让自家老爹压根就不在意的把自己丢给了沈安。

    他跟着沈安出去,却见院子里多了两个大汉。

    “郎君。”

    陈洛和姚链拱手行礼,沈安问道:“车准备好了吗?”

    “好了。”

    那就走吧。

    出了大门,外面是一辆大车,却很是奢侈的用了战马来拉车。

    咿律律!

    那匹死马一直渴望拉车而不得,今日终于得了机会,一直在外面等待。

    此刻见沈安出来,它知道属于自己的时刻终于来了。

    “出城!”

    马车缓缓出城,然后来到了一段不怎么平的土路上。

    前方渺无人烟,只有稀稀拉拉的树木,一只大鸟在树上孤独的鸣叫着,叫声沉郁。

    这是要去哪?

    苏轼觉得不对劲,就问道:“这是……去哪?”

    沈安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抓紧了边上,说道:“抓紧了。”

    “为何?”

    苏轼才将说话,姚链就吆喝一声,不等他来个响鞭,那马就一声长嘶,大车渐渐开始加速。

    终于得了狂奔的权利,战马开始撒欢了。

    大车颠簸的人都坐不稳,苏轼面无人色的抓住了边上,颤声问道:“这是要去哪里?”

    你要谋财害命吗?

    初出茅庐的苏仙有些懵了。

    马车不断加速,马车上的三人都在车上蹦着,身体渐渐被颠簸的发酸。

    这条路平时就是牛车缓缓的走,跑快的话太颠簸,没人受得了。

    沈安开始放声高歌:“让我们红尘作伴……”

    苏轼先前在家里喝了一肚子的水,此刻渐渐有了尿意。

    “不行了。”

    他不知道沈安想干什么。

    谋财害命?

    连他都知道沈安不差钱。

    害人的话,沈安和他无冤无仇,而且他老爹也挺放心他出门的,所以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

    膀胱在膨胀,苏轼终于受不了了,喊道:“要小解!”

    “忍住!”

    沈安也受不了了,但却为了疗效在强撑着。

    “要憋不住了!”

    马车终于停住了,意犹未尽的战马在打着响鼻,不屑的瞥了苏轼一眼。

    苏轼已经无法跳车了,他缓缓探出脚,结果一脚落空,人就站了下去。

    满胀的膀胱被颠簸了这么一下,让苏轼不禁痛呼一声。

    “爽!”

    沈安已经在边上撒尿了,边撒边遗憾的道:“竟然没有结石?”

    苏轼走到一棵树下,缓缓宽衣解带,然后也顾不得害羞,开始撒尿。

    “嗷……”

    他只觉得小腹下一阵剧痛传来,痛不可当。

    尿液没出来,被憋了回去,这是双重痛苦。

    “撒出去!”

    沈安知道这种痛苦,“扶着树干,赶紧,趁机把石头排出来!”

    苏轼满头大汗的问道:“为何?”

    沈安漫不经心的道:“这就是治病,撒吧。”

    这竟然是治病?

    苏轼欲哭无泪的扶着树干,然后憋一下撒一下,痛苦从未中断。

    “嗷……”

    这呻*吟实在是让人无语。

    沈安摇摇头走开了。

    苏轼渐渐开始用力,痛苦不断袭来,当撒尿的过程突然轻松时,疼痛也悄然而去。

    “好了?”

    他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家伙事。

    “别吹风了,比某的小。”

    沈安的话让苏轼马上就反驳道:“不不不,眼见为实。”

    没有男人会在这方面认输。

    沈安冷笑道:“某怕你自卑,赶紧收了,咱们回去。明天还得来一次。”

    “什么?”

    苏轼想起刚才的痛苦,不禁苦笑道:“难道还没好吗?”

    “不知道你有多少石头,今日忘了带夜壶,从现在开始,你撒尿就用夜壶,每一次都检查有没有石头。”

    任你以后再是万民崇拜的苏仙,哥现在让你去尿液里找石头你就得去。

    ……

    苏轼:某尿路结石好可怜……

    爵士:哥慢性胃炎加十二指肠溃疡……谁特么比哥更可怜?!哥就问一句,还有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