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大话精没藏讹庞(为‘赵三华’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374章 大话精没藏讹庞(为‘赵三华’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民国谍影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哈哈哈哈……”

    辽使正在得意的大笑,笑声嚣张。

    “陛下,府州急报。”

    府州!

    正在大笑的辽使想到了这个地方。

    那里不就是此次西夏人出兵的方向吗?

    急报……

    他不禁看了过去,心中越发的得意了。

    急报,那肯定就是开战了。

    宋人这次要慌了吧。

    肯定的,西夏人大军压境,大辽若是再屯兵边境,亡国的阴影会让宋人君臣崩溃,然后大辽自然可以予取予求。

    他微微昂首,右边嘴角上翘,讥讽的看着这群君臣。

    府州的急报。

    赵祯等待的就是这个。

    他的心中一紧,然后看了沈安一眼。

    沈安说府州那边的奏报未来,可见西夏人的十万大军一说有假,所以他一直在等待着。

    今日终于来了。

    “送来!”

    他的声音短促有力,富弼不禁看了他一眼,心想为何不先让辽使出去。

    可赵祯却觉得不管消息好坏都瞒不过辽人,那何必去刻意遮掩,显得心虚。

    内侍带了信使进来,然后奉上了奏报。

    陈忠珩打开奏报,然后送了过去。

    赵祯接过,先看了沈安一眼,然后低头。

    沈安很是镇定,心中却有些哆嗦。

    没藏讹庞不会发狂吧?

    他若是失去理智,那真有可能会起大军来报复。

    ——历史上没有发生过此事!

    但是现在已经变了,沈安觉得眼前浮起了一层薄雾,但随即薄雾就渐渐消散。

    不管怎么变,那些人的性子却不会变。

    所以该发生的事还是会发生。

    赵祯的手微微抖动着,心中突然涌起了狂喜。

    ……臣等观察敌势,见敌不敢靠近府州城,斥候出击也只是拦截,却不趁机掩杀……

    ……臣派出斥候巡查,并未找到大股敌军,此虚张声势也!

    ……臣派出游骑查探,敌军惶然而逃……

    赵祯抬头,眼中的喜色一闪而过。

    然后威严渐渐生出。

    他不知道这是折继祖和陈昂冒险发出的急报,什么派出游骑查探,敌军恍然而逃……这些都是谎言。

    若是他知道了,第一件事就是派皇城司去府州拿人。

    此刻他只想宣泄心中的欢喜,掀开这段时日的郁闷和憋屈。

    他看了沈安一眼,微微颔首。

    这个少年精准的判断到了没藏讹庞的举动,让大宋没有就此大张旗鼓的应对。

    想想,若是大宋相信了所谓的十万大军,然后从各处调集援军赶赴河东……

    等大军云集时,却发现西夏人只来了小猫两三只,然后……

    辽人肯定会狂笑,然后耶律洪基会喝的大醉,为赵祯这位‘皇叔’庆贺,庆贺他的‘大获全胜’。

    没藏讹庞会把这事儿当做是自己的‘政绩’四处宣扬。

    大抵就和草船借箭一样,没藏讹庞成了诸葛亮,而他赵祯就成了倒霉的曹操。

    辽使在得意,那微微昂首的姿态,目中无人的眼神,让人恨得牙痒痒,只想让他颜面扫地。

    赵祯淡淡的道:“府州折继祖和陈昂奏报,西夏人……小股袭扰罢了。”

    殿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富弼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缓缓看向沈安。

    韩琦先是一喜,然后黯然失神,也是看向了沈安。

    他竟然能判断出没藏讹庞的一举一动?

    辽使愕然,旋即问道:“敢问陛下,这是……玩笑?”

    富弼看了赵祯一眼,见他神色凛然,就知道消息确凿了。

    “贵使自重!”

    富弼微微昂首,眼神中多了轻蔑,就和辽使刚才一样,说道:“是否玩笑,贵使自可去查证。”

    查个屁!

    一国皇帝亲口说出来的话当然不可能造假,否则事后就会贻笑大方。

    辽使失魂落魄的道:“没藏讹庞怎敢虚言……他怎么敢?”

    没藏讹庞要谋逆,这事儿不但大宋知道,辽人也知道。

    但是两国都不想管,都在看热闹,巴不得西夏乱起来,分成两派内战。

    在这等关键时刻,你竟然说假话,这是啥意思?

    你还要不要脸了?

    沈安淡淡的道:“蛮夷自然没有什么信誉可言,不过贵使莫要伤心,想来没藏讹庞得知你这般失魂落魄,下次就会真带来十万大军,不过却不知道会和谁开战。”

    这话里讥讽味道十足,辽使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却无言以对。

    沈安此刻只觉得胸中大畅,恨不能高歌一曲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没藏讹庞,你果然就是这样的人啊!

    当初做出虚张声势的判断,沈安是基于对历史的回顾。

    历史上,大宋和西夏不时发生战争,但大规模的战争在仁宗末期好像没有,后来就只是来了个梁太后,那个老娘们是汉人,但是在垂帘听政之后,几次来找大宋的麻烦。

    这是他当年的记忆。

    至于李谅祚,这小子还没上位,没机会发动战争。

    没藏讹庞这人没什么作为,而且作为国舅兼权臣,磨蹭了那么久,竟然没有篡位成功,真是无用之极。

    曹操虽然在世时没有篡位,可却大权在握,而且成功的让儿子接手了这一切。

    没藏讹庞呢?

    这厮就是个蠢货,色厉内荏,干大事却惜身,怪不得最后扑街。

    但另一个念头又浮现在沈安的脑海中。

    李谅祚今年才十三岁,竟然就能和没藏讹庞掰手腕,可见这个少年不简单。

    这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啊!

    赵祯听到沈安把西夏比作是蛮夷,就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目光带着些威严,说道:“西夏人挑衅,唐仁。”

    “陛下,臣在。”

    这里都是大佬,没有唐仁显摆的余地,所以他一直很老实。

    “去见西夏使者,呵斥之。告诉他,乱臣贼子永无好下场!”

    咦!

    官家竟然发飙了?

    这可不常见啊!

    一般情况下,这等事过了就过了,可赵祯却来了个呵斥使者,和后世召见对方大使抗议是一个性质。

    这官家的水平也不低啊!只是以前有些太老实了。

    唐仁大声应诺,然后昂首出去。

    在经过辽使的身边时,他问道:“贵使先前说想看我大宋的脸色,如今你的脸色如何?”

    好!

    沈安赞道:“这话问得好啊!贵使先前说的话却忘记了,唐仁你这么一提醒,两国关系的亲密就体现无疑,不错。”

    唐仁正色拱手道:“多谢待诏夸赞,下官告退。”

    他恭谨告退,辽使的脸上不断变幻着颜色,恍如沈安后世见到的变脸。

    “贵使可是病了?”

    韩琦最是没有大臣体统,这话问的格外的无礼。可此刻却得了赵祯的暗赞。

    辽使拱手道:“陛下,外臣告退。”

    他心中失望之极,羞辱感让他只想把没藏讹庞那个大话精干掉。

    然后……

    他看了沈安一眼,沈安正好也在看着他,见他面色不善,就笑道:“贵使可是还有话说吗?如此沈某洗耳恭听。”

    这还是羞辱。

    先前辽使气势汹汹、自信满满的来求见赵祯,目的就是和多年前一样,也想来一次增币。

    仁宗庆历二年,大宋内部矛盾重重,外部和西夏这个叛逆的战争连绵不断,局势艰难,堪称是内外交困。

    就在这个时候,辽兴宗耶律宗真,也就是耶律洪基的老爹对大宋发起了恐吓威胁,并屯重兵于宋辽边境。

    局势一触即发之际,大宋一边和辽人交涉,一边做好了战争准备。

    那时的赵祯多次写信去驳斥耶律洪基的那些条件,最后派出了以富弼为首的使团去谈判。

    在谈判中,辽人的底线是割地,可富弼却坚决不同意,并说‘若是辽国入侵,此战胜败难说’的话。

    彼时富弼的立场强硬,但朝中却有些软,赵祯都慌了。

    那个时候的富弼,堪称是中流砥柱,两次出使辽国谈判,最终守住了底线,也为大宋挽回了局势。

    辽使遥想当年大辽对宋人的居高临下,不禁黯然神伤。先前的他是如何的意气风发,想着大宋君臣会是如何的窘迫和难堪,正如同自己现在的遭遇一样。

    他看着沈安说道:“沈待诏,大辽铁骑百万正无所事事……”

    他微微颔首,然后昂首出去。

    辽人的骑兵是不少,但所谓的百万铁骑只是个笑话而已。

    沈安就把这当做是笑话,随口道:“那就先把西夏人收拾了再说。”

    辽人可是在西夏人的手中吃过亏,却一直没能报仇。

    辽使刚走到门边,听到这话神思恍惚了一瞬,然后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扑了出去。

    “贵使,听闻辽人是走下坡路,所以眼睛长在了头顶上,今日沈某终于得见,果真如此,佩服。只是要走稳了,不然会一路滚下去……”

    辽使稳住身体,然后面色涨红的回身看着沈安,期期艾艾的道:“迟早有一日……迟早有一日要……要……”

    他觉得口吃更丢人,就一拂袖,急匆匆的离去。

    辽人最擅长威胁,从大宋立国开始,被威胁的次数数都数不清,每一次大宋都会吃瘪。

    可在遇到沈安之后,这些威胁往往会被揭穿,几次之后,大宋君臣渐渐明悟……

    “辽人如今也少了敢战之心啊!”

    富弼的话引来了韩琦的共鸣,他说道:“陛下,辽皇耶律洪基醉心于四处游猎,享受美酒美人,辽国渐渐在衰落了。”

    赵祯点头道:“朕知道。”

    这个话题他直接略过,然后对沈安说道:“先前你说没藏讹庞不会起大军来攻打,如今果然。朕记着你在枢密院时,掌管礼房颇有建树,如今唐仁也多有长进,可见你不只是自己能干,还知道培育下属,这很好。”

    他看着宰辅们,赞赏的道:“有些人只知道自己立功做事,却防着下属,把自己的本事藏着掖着,恨不能带到棺木里去,这等人保守,不堪大用。”

    这是对沈安的夸赞,他躬身说道:“陛下谬赞了。臣在枢密院任职过,目前在国子监厮混,深知不管是为官还是为师,都要抱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心,否则就是因循守旧,带不出好下属,更教不出好學生。”

    ……

    这次四联疗法里换了种抗生素,左氧氟沙星片,只是吃了一片,一直头晕,些微恶心感。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