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报复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367章 报复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民国谍影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韩琦这人的经历比较复杂,他是婢生子,幼时父母过世后,他跟着兄长们度日,这一点算不得纨绔和官二代。

    他以弱冠之年就考中了进士,而且还是第二名。

    意气风发和逆袭这两个词仿佛就是专门为他而设。

    他就这么一路顺风顺水的走了过来,性子渐渐的跋扈,倨傲。

    好水川一战让他的顺遂终结,但依旧没有影响到他的仕途。

    他敢于顶撞自己的上司,比如说富弼。

    他敢于顶撞帝王,比如说赵祯。

    这世上就没有他韩琦不敢喷的人。

    直至他遇到了沈安。

    几次争执他都落入下风,这近乎于羞耻的战绩让他沉寂了好一阵子。

    他反击过,只是没成功。

    而今天机会来临,他竟然选择了宽容。

    这不是韩琦吧?

    众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韩琦别过脸去,低声道:“臣的肠胃之疾还是沈安给弄好的……”

    哦!

    赵祯恍然大悟,原来是知恩图报啊!

    韩琦点头道:“沈安的方子确实是有效,臣每日凌晨都要吃一大碗野猪的胃肠粉末,一直吃到现在,如今胃口大开啊!”

    赵祯眨眨眼,突然觉得自己怕是错过了什么。

    韩琦竟然胖了?

    而且还白了。

    白白胖胖的韩琦……他以前不胖啊!

    这是啥时候胖的?

    赵祯有些懵。

    “韩卿……这是胖了?”

    韩琦摸摸脸,说道:“臣没觉得胖啊!”

    富弼也点头道:“是啊!臣每日和他相处,也没觉得……咦!”

    富弼揉揉眼睛,然后又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说道:“真胖了!”

    每日都相处着,一般很难发现对方的细微变化,天长日久,自然觉得一切都没变化。

    韩琦得意的道:“家中人都说臣英俊了许多。”

    这是白白胖胖的富家翁形象,和英俊……它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啊!

    赵祯的嘴角抽搐着,违心的赞道:“韩卿俊伟过人。”

    韩琦既然高姿态,旁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去吧,拿了沈安来。”

    臣子们不准备深究,赵祯自然乐的轻松,只是姿态却是要做出来的,否则难免有纵容之嫌。

    张八年一路出宫,等见到沈安时,他正在给赵仲鍼等人上课。

    “张都知可是稀客,这是……”

    沈安觉得张八年身上的气息冷了些,就把书放下,叹道:“莫不是那些人生事了?”

    张八年看着他,迟疑了片刻。

    这个很难得,若是旁人的话,张八年一进门就会拿人。

    “你收了贿赂,放了那些人在太学附学,官家令某来拿你。”

    张八年骤然看向了折克行。

    折克行的身体猛的弹起来,就在他准备动手时,沈安说道:“遵道,坐下。”

    折克行的眼中多了血丝,久违的那股子血气开始上涌了。

    他看向沈安,眼中多了自信:“安北兄……”

    我能护着你杀出去!

    沈安单手按住他的肩膀,笑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折克行缓缓坐下,王雱冷冷的道:“礼送往来有何错?汴梁城中的权贵和官员们,谁不送礼?今日你们拿了安北兄,学生明日就会去举报,举报那些收受礼物之人。”

    这话很实在。

    权贵官员之间送礼自然是正大光明的,可暗地里究竟有没有猫腻,这谁知道?

    张八年看着他说道:“王安石的儿子……听闻你聪慧过人,如今一看也不过如此。”

    王雱还想说话,赵仲鍼却抢先说道:“安北兄不是那等人,那些权贵子弟此次全数没过,恼羞成怒罢了,此事若是听从他们的摆布,宰辅们可觉得羞愧?”

    “这是屈辱!”

    赵仲鍼愤怒的道:“权贵们本就是在敲骨吸髓,这次他们是把手伸向了朝堂,若是不斩断那只手,这大宋……究竟是谁家之天下!”

    轰隆!

    众人仿佛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

    张八年本是不在意,可等听到后面的话时,也不禁为之变色。

    权贵们伸手进朝堂不是什么稀罕事,没有实职的权贵会去寻找代言人,此后通过代言人来操作。

    另一种就是本就有实权在手,可以从容布置,为自己,为家族谋取利益。

    这些权贵大多有些联系,但却非常聪明,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和帝王能和睦相处。

    但赵仲鍼的一番话却把沈安这件事给提到了危急江山社稷的高度,作为皇城司的都知,张八年稍后必须要把这些话原原本本的禀告给赵祯。

    这些话会激化矛盾,若是传出去的话,赵仲鍼以后将会被那些权贵所唾弃。

    传闻赵仲鍼和沈安交好,如今看来,不只是交好啊!

    作为备选皇子的一家,他竟然敢说出这番话,可见和沈安的交情非同一般。

    张八年微微颔首道:“此事某知晓了,自然会转告给官家,沈待诏,咱们走吧。”

    沈安笑了笑,取出了一本册子递过去。

    “沈某就不去了,这个还请张都知转交给官家。”

    张八年面色微冷,随手翻动着册子,淡淡的道:“官家的吩咐,由不得你……咦!”

    他的身体一滞,看向册子的目光仿佛被磁石给吸住了,无法动摇分毫。

    “……这……”

    他快速翻动了几页,然后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然是多了钦佩之色。

    “好一个沈安,某这便去了!”

    张八年微微颔首,然后转身出去。

    门外站着十余人,这些人都是皇城司里的好手,若是在沈家遇到抵抗,他们将会无情镇压。

    所以张八年才觉得折克行的举动可笑至极。

    你一人竟然想从这些人的手中冲杀出去吗?

    庄老实在外面,下人们站在他的身后,心中忐忑。

    张八年看到了果果。

    果果的眼神中多了些怯意,见张八年看过来,那小脸就变成了木然。

    随后出来的沈安见了不禁心中发酸。

    他们兄妹到汴梁已经两年多了,生活渐渐安定。他以为果果已经忘却了从雄州迁移到汴梁途中的遭遇,可现在看来,她依旧还记得。

    遇到事情本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这事儿不该发生在孩子的身上。

    “果果。”

    沈安笑着走了出来。

    果果的眼睛一下就亮了,然后飞奔而来。

    “哥哥!”

    沈安蹲下去,然后把她抱了起来。

    随着果果年龄的增长,沈安现在很少抱她,也就是让她牵着自己的袖子。

    但今天不同,他必须要给妹妹安慰。

    曾经的经历让果果会害怕孤独,今日皇城司的大张旗鼓就是一个引子,引出了她隐藏着的害怕。

    这是好事,但沈安依旧怒不可遏。

    “没事,他们找哥哥是有事情。”

    沈安低声安慰着,他感到了脖颈里有些温热。

    果果点点头,然后回头看去。

    张八年刚走到门口,此刻正好回身。

    他看到了一个泪眼朦胧的女娃,然后也看到了神色冰冷的沈安。

    门外十余人在两边站着,人人佩刀,甚至还有带着弓箭的。

    街坊们都没敢出门,都在等待着结果。

    张八年的眼中鬼火幽幽,然后嘴角往两边裂开,竟然是想挤出一个笑容来。

    可太久没笑过的他却弄巧成拙了。

    他想安慰果果,可这个笑容在果果的眼中却格外阴森。

    “是坏人!”

    果果揉揉眼睛嘟囔着。

    张八年尴尬的收了笑容,然后转身。

    “走!”

    一群人簇拥着他出了榆林巷,街坊们蜂拥而出,想看看沈家是不是倒霉了。

    庄老实站在门外,只是一个负手而立,街坊们就懂了。

    “沈家没事。”

    是的,沈家没事。

    书房里,沈安抱着果果说道:“那些礼物收到的第二日就被折价卖掉了,所有的钱都捐给了福田院……有人要倒霉了。”

    他的眼中闪过利芒。

    福田院是大宋的慈善机构,专门收容残疾、老幼、乞丐等人。

    这样的机构自然不会嫌钱多,每年都有不少人捐钱捐物,然后得一张纸,上面写着捐献的详细情况。

    沈安拿出了一张纸扔在桌子上。

    赵仲鍼抢先拿过来看了,然后躬身道:“安北兄仁心。”

    王雱也看了,赞道:“旁人做了善事大多宣扬,以求福报,可安北兄却一直瞒着,若非是此次事情,大概谁也不知道你竟然捐了那么多钱粮,而且持续了两年之久。”

    折克行看了就笑道:“怪不得安北兄让某别动手,原来如此啊!小弟现在就等着看那些人的脸色了。”

    沈安淡淡的道:“从做炒菜开始,某就开始了捐款捐物,及至弄出了香露,捐的钱就更多了些……三万余贯,汴梁从去年开始,街上乞讨的人少了许多……”

    赵仲鍼佩服的道:“这是大功德。”

    沈安摇头道:“功德与否不知道,但人做事……”

    他摸摸果果的头顶,说道:“要心安!贪嗔太过都是大敌……”

    “家财万贯,可你也只能睡一张床,一餐饭也只能吃那么多,莫要骄奢淫逸,那不会有好结果。”

    三人起身道:“谨受教。”

    沈安压压手,等他们坐下后,才淡淡的道:“陈洛。”

    “郎君,小人在。”

    沈安说道:“传话出去,只要沈某在国子监一日,那些权贵子弟就别想再附学太学。”

    这个就是报复!

    张八年才出门,沈安的报复就出手了,可见这恨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