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凶猛的鱼(为‘v5程小哥’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356章 凶猛的鱼(为‘v5程小哥’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民国谍影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一番瞎扯淡后,赵祯说道:“既然是喜事,那朕也沾沾喜气,来人。”

    “陛下。”

    赵祯抚须说道:“告诉皇后,赏杨继年家的女儿些东西,好歹能震震沈安,免得她日后过门被欺负了。”

    这话带着调侃的意味,沈安干笑道:“臣却是君子,不会欺负妻儿。”

    赵祯看了在边上茫然的赵允弼一眼,说道:“如此就散了吧。”

    沈安和赵允弼告退,然后一起出去。

    出了大殿,一路往外走,前方的小内侍大抵跳脱了些,就走快了点,把两人拉下了一截。

    赵允弼还在想着是谁把郡王府给点了,边上突然传来声音:“就是某点的火。”

    赵允弼不敢相信的侧身看去,就看到了一个正义凛然的沈安。

    “你看某作甚?”

    沈安皱眉看着他,不满的道:“这里是皇宫,你莫不是要和某打一架?”

    赵允弼喃喃的道:“你刚才说什么是谁点的火?”

    沈安的眼角瞟到那个小内侍止步回身,心中就是一笑。

    你想坑我……

    他茫然的道:“刚才没人说话啊!”

    他的表情真的很真挚,特认真。

    赵允弼今日遭遇了几次打击,所以有些神思恍惚,他强笑道:“是吗?那是老夫听错了。”

    两人向小内侍走去,沈安的嘴唇几乎不动,低声道:“就是某点火烧了你家……”

    “是他!”

    赵允弼霍然侧身,指着沈安,看着小内侍喊道:“你可看到他说话了?你可看到了?”

    刚才的声音不足以让小内侍听到,但人说话嘴唇得动……

    小内侍一脸茫然的道:“小的没看到。”

    看毛线,刚才沈安的嘴压根就没动。

    你这个老汉坏得很,竟然诬陷人。

    赵允弼怒道:“老夫亲耳所闻,这是第二次,第二次啊!”

    他指着沈安说道:“先前他说没人说话,可……”

    他指着周围道:“这里就老夫与他二人,不是他说的会是谁?”

    小内侍一脸懵逼的道:“郡王,小的……小的没看到啊!”

    人沈安刚才嘴都没动一下,你这个老家伙竟然就叫喊着什么他在说话。

    还要不要脸了?

    沈安退后一步,皱眉道:“郡王,某自问与你无冤无仇,可你在大朝会后的赐宴上几次挑拨,后来更是弄了红袖楼,某知道是你的……可你府里失火和某有啥关系?某和你究竟有和恩怨?让你几次三番来陷害……说吧,咱们今日做个了断。”

    沈安步步紧逼,赵允弼心中一紧,就低声道:“谁敢说红袖楼是老夫的?你这是污蔑……”

    沈安又逼近了些,突然提高了嗓门说道:“什么?您要香露?郡王,那可是沈家的命脉啊!而且邙山军就靠着那点钱在养着,若是把香露给了您……宫中的进贡咋办?”

    香露?

    小内侍不禁叹息着,结合前面赵允弼的诬陷,他自行脑补出了一个故事……

    赵允弼想抢夺香露生意,沈安不干。然后赵允弼就想诬陷他……

    太过分了!

    小内侍心生同情的看着沈安,欲言又止,那些正义感在渐渐消失。

    惹不起赵允弼啊!

    不过可以在背后说话帮忙……

    沈安仰天长叹道:“钱财如粪土,若是旁的也就罢了,可宫中也少不得香露啊!郡王……”

    “郡王?”

    赵允弼的身体在摇晃着,他觉得脑袋有些晕沉。

    “无耻!”

    他怒道:“老夫何尝说过这话?你这个无耻之徒,老夫誓不与你罢休!”

    沈安难过的道:“罢了,沈某这便回家去清理香露,回头就送去郡王府……”

    他掩面而去,后面的赵允弼已经要疯了。

    他不差谋略,城府也深,可他的城府是应对正常人的。

    正常人不会如沈安这样不要脸。

    说那把火是自己点的,说了两次都不认账。

    那个小内侍和他有勾结吧?否则怎么视若未见。

    赵允弼的面色渐渐阴沉,大步出去。

    什么狗屁的香露,老夫的红袖楼若是还在……

    你这个小畜生,竟然敢栽赃陷害……老夫何时说要你的香露生意了?

    他不知道有些人说话时嘴唇几乎不动,或是微动,不注意就无法察觉。

    这一番争执马上就传到了赵祯的耳中,他缓缓起身,随手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左手按着桌面,意味深长的说道:“这汴梁城就是一个鱼池,原先一群鱼在这个鱼池里转悠,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大家各自相安……”

    陈忠珩心中一动,就觉得沈安给赵允弼挖的坑大抵是被官家发现了。

    “可如今这鱼池里却来了条凶猛的鱼,搅动不休,原先安生等小鱼吃的大鱼都没了食物……有趣啊!”

    陈忠珩谄笑道:“官家,您说的臣一点都听不懂……”

    赵祯看了他一眼,皱眉道:“别跟朕装糊涂。沈安就是那条凶猛的鱼,赵允弼就是一条等小鱼吃的大鱼,如今这条大鱼被搅动的不安生了……也好,朕就看着,看看他要怎么应对。”

    这是要看热闹?

    陈忠珩觉得赵允弼真是够悲催的,以为自己啥事都没有,可红袖楼背后的东主早就被官家查知了,还装样。

    这就像是一个人拉肚子拉在了裤子上,却以为自己很帅,在街上招摇……

    “大宋就是鱼池!”

    陈忠珩心中一惊,再看去时,赵祯已经重新拿起了奏疏。

    室内渐渐静谧,陈忠珩换了一杯热茶,然后悄然出去。

    外面艳阳高照,却不算太热。

    秋风习习,吹的人心情舒畅……

    ……

    “说是赵允弼想侵吞了沈家的香露生意,在宫中就吵起来了。赵允弼还说府中的火是沈安点燃的……”

    赵允良辟谷一日,整个人看着飘然出尘。

    他摸摸胡须,看了边上的赵宗绛一眼,然后喜悦就从眼中洋溢了出来。

    “赵允弼阴狠,许久都未曾有人让他吃亏了,沈安竟然……”

    赵允良一拍桌子,大笑道:“好,厉害!老夫佩服!”

    他是真的佩服。

    赵允弼八岁被招进宫中,真宗令赵祯行礼,赵允弼惶然不敢受,可终究那份尊贵却让人艳羡。

    “但凡经历过那些尊贵之后,这人就会迷恋不舍,权势啊!”

    赵允良叹道:“万人簇拥之路,万人仰望,多少人为之痴迷……为父亦不能免,也难免要望子成龙……儿啊!莫要小瞧了赵允弼,那是比赵允让更狠辣的老东西。”

    赵宗绛点头赞同道:“爹爹,赵允弼行路乃八字,可见心中之意。那沈安竟然能几次让他没脸,这次更是在官家的眼皮子底下让他原形毕露,爹爹,赵允弼怕是要吐血了。”

    赵允良兴奋难言,负手在室内走了几圈后,说道:“咱们和赵允让那个老东西是对手,可好歹大伙儿一刀一枪的对着干,胜负看天意。赵允弼却是个变数……”

    他看着室外,觉得心中空灵,就淡淡的道:“沈安果然是厉害!”

    赵宗绛讶然问道:“爹爹,您是说……他坑了赵允弼?”

    赵允良点点头道:“赵允弼再蠢也不会去夺香露生意,为父觉着此事怕是沈安放出来的谣言……”

    赵宗绛赞道:“爹爹高见。”

    赵允良含笑道:“辟谷一日之后,为父觉得心中空灵,自然能洞察其奸……儿啊!你以后也要时常辟谷才是。”

    赵宗绛笑道:“爹爹这是修炼到家了,不过一下就看穿了沈安的手段,他若是在的话,定然会失魂落魄,以为天人……”

    “郡王!”

    一个幕僚急匆匆的来了,进来后先指指外面,等室内只剩下他和赵允良父子后,才低声道:“赵允弼威胁沈安的消息是宫中放出来的……据说有人在为沈安打抱不平。”

    卧槽!

    赵允良老脸一红,刚才宛如诸葛亮的自信都消散了。

    赵宗绛却追问道:“是谁?”

    幕僚摇头道:“不知。”

    “不知才厉害!”

    赵允良叹道:“那沈安……他为何不和咱们家交好呢?”

    这话有些打脸了。

    而且打的是赵宗绛的脸。

    你看人赵仲鍼,和沈安交好几年,一下子就变得光彩夺目了。

    可你呢?

    别说是你儿子,就你自己都是灰头土脸的,怎么争?

    赵宗绛低着头,只想把脑袋埋进腿间。

    我也想认识一个沈安,可他没有啊!

    就一个,而且还和赵仲鍼好的不能再好了。

    ……

    “哈哈哈哈!”

    汝南郡王府的下人早已习惯了这个猖狂的大笑声,若是一日没有听闻,就会觉得心中没底,没着没落的。

    “好,好啊!”

    赵允让红光满面的站在屋外,身边是老仆,身前是赵仲鍼。

    “赵允弼家里烧了十多间屋子,据说是爆炸了……”

    老仆看了赵仲鍼一眼,眼中多了疑窦。

    “阿郎,是爆炸。”

    赵仲鍼何等的眼色,马上就喊冤道:“先前孙儿在写文章,爹爹在外面乘凉可以作证。”

    赵允让得意的道:“就是那个什么尘土爆炸?沈安教的。老夫就知道那小子不是个善茬,真是厉害……竟然能摸进赵允弼家里炸起来。”

    老赵是真高兴,随即就吩咐道:“那个……果果呢?最近许久没来了,去接了来,老夫今日亲自下厨……”

    老仆在他的身后沉稳的道:“郡王,沈家的小娘子昨日才来过,和府中的一群孩子们玩耍到了下午。”

    赵允让的老脸有些没地搁,他板着脸道:“他们是他们,老夫是老夫,据说包拯很是稀罕那个女娃子?接了来,让老夫也稀罕稀罕。”

    “郡王,宫中的消息。”

    一个下人进来禀告道:“一个小内侍在宫中散播对北海郡王的坏话被抓住了……”

    赵允让面色一变,喝道:“仲鍼快去沈家,让沈安赶紧请罪。”

    一个里外勾结的罪名就能让沈安身陷绝境,饱经风霜的赵允让下意识的就作出了决断。

    那下人无礼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郡王,后来人被放了。”

    ……

    第三更送上,大伙儿继续嗨皮,爵士码字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