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那把火是谁点的?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355章 那把火是谁点的?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民国谍影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郡王府的火灭了,大伙儿都准备各自散去,可才出了大门,就见到了被打成猪头的那位都头。

    “噗!好难看。”

    “看着好惨!”

    都头在那里发狠道:“郡王肯定会收拾那人,到时候有好处某不会忘记你们。”

    他的麾下大多欢喜,就先前阻拦他的那个军士在冷笑。

    都头本就怒火难抑,见他冷笑就喝问道:“为何阴阳怪气的?若是说不出原因,某今日就收拾你。”

    当着麾下被人暴打一顿,那羞辱感自不待言,可随后丢失的威信更是让他心急如焚。

    不过他相信赵允弼不会亏待自己,否则日后谁还肯为郡王府效力?

    那军士低下头,低声道:“那人……都头,您惹错人了。”

    都头咬牙道:“什么意思?”

    那军士抬头道:“那人是沈安……”

    卧槽!

    都头不敢相信的问道:“那个少年就是操练了御街检阅那一万人的沈安?就是打了御龙弓箭直的沈安?”

    军士点点头,都头仰天叹道:“为何不早说?你特么的害死老子了!”

    军士无辜的道:“先前小人拉了您,可……”

    可你却威胁了我。

    我不是蠢货,那种时候再说话,哪怕是让你避过了一难,可事后你会为了掩饰自己的愚蠢对我下黑手。

    而今消息已经散开了,咱们的上官对沈安可是颇有好感,你的好日子……没了!

    军中就是一个小社会,外面有的矛盾和阴暗军中都不会少。

    但凡是有人的地方,这些都不会少。

    都头惶然道:“这下该如何是好?该如何是好?”

    ……

    “……小弟刚才在边上吃东西,本来想给果果带些好吃的,可听到郡王府门前吵闹,就过去看了看。”

    折克行看着很诚恳,以沈安的阅历竟然看不出真假。

    “长进了啊!”

    沈安赞道:“现在撒谎作假一气呵成,还会找借口,不错。”

    折克行无辜的道:“安北兄,小弟并未说谎。”

    “编,你继续编!”

    沈安摊开右手,上面是半根烧焦的鸡毛。

    “你点火的地方定然是靠近厨房,边上莫不是库房?今日郡王府可是买鸡了?你就没先摸半只烧鸡来下酒?”

    右边是个小摊,沈安有些饿了,就要了几块烤肉,然后让小贩切片用炊饼夹了,边走边吃。

    那半只鸡毛就在买烤肉的当口被丢进了炉子里,化为一缕青烟。

    折克行看来是饿了,三个夹了烤肉的大炊饼,不过是顷刻间就被吃的一干二净。

    他搓着手道:“安北兄,小弟……那个啥……您是怎么知道的?”

    他本是冷漠少年,但跟着沈安这一两年却多了人气。

    沈安不会平而无故的来郡王府对面,必然是发现了他的踪迹,这才来接应。

    沈安没好气的道:“你的性子是不吃亏,早上遇到了那个女人设套,你没打招呼就跑了,定然是去查……”

    “查就查吧,可你的性子却急切,肯定会下手。”

    沈安惆怅的道:“你点火就点火吧,怎么弄出来的动静?”

    先前那爆炸的动静可不小,沈安有些怀疑这货是不是偷學了调配火药。

    折克行干笑道:“那个……你常说要學以致用,不然就是书呆子……小弟就来了一次學以致用,只是弄了三次才炸。”

    沈安一个激灵,目光不善的盯着他问道:“可是粉尘爆炸?”

    折克行点点头,一脸我是好學生的骄傲。

    啪!

    沈安一巴掌抽打过去,折克行撒腿就跑。

    “你还敢跑!”

    沈安真是被气坏了。

    这群小子都是不省心的,上次赵仲鍼把自家给炸了,这次折克行把赵允弼家给炸了,而且引发了好大的火头。

    你们就不能安分些吗?

    ……

    “他就不能安分些吗?”

    看着浑身衣服皱巴巴,面色难看,仿佛是刚被几个大汉蹂躏了一顿的赵允弼,赵祯头痛的道:“去,把沈安叫来。”

    赵允弼哽咽道:“郡王府里火焰升腾,臣几无幸理,幸而有忠仆把臣架了出来……可才将出来,那沈安竟然就在郡王府的对面……陛下,这是欲盖弥彰,他想逃的时候被臣给逮到了……臣……请陛下做主。”

    他的声音听着很哀伤,而且还带着些绝望之意。

    这得多悲伤才会如此啊!

    赵祯怒了。

    宗室长者也是你能动手的吗?

    陈忠珩在边上招呼人递了毛巾给赵允弼,“郡王,擦擦吧。”

    “多谢。”

    赵允弼很是和蔼的道谢,然后慢条斯理的擦脸。

    这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贵族,举手投足之间,那股子贵气挡都挡不住。

    陈忠珩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赵允弼以端庄著称,可为啥在遇到沈安后就接二连三的倒霉失态呢?

    他借着接毛巾的机会,突然说道:“官家,那沈安的胆子好大,竟然敢火烧郡王府……”

    才说了一半,他惶然跪下道;“臣妄议朝政,死罪。”

    赵祯淡淡的道:“起来吧。”

    他的目光转向了赵允弼,问道:“沈安……与你何仇?”

    按照他的了解,沈安这人虽然嫉恶如仇,但却不会对无关者下黑手。

    你说沈安对你下黑手,那总得有个理由吧?

    他就算是抽抽了也只会去寻别人的晦气,而不会找你赵允弼。

    红袖楼就是你的……

    赵祯的嘴角微微翘起,很是慈和。

    而赵允弼却是怒不可遏。

    老夫的红袖楼啊!

    那邙山军就是一群流氓,砸了红袖楼不说,那沈安竟然睚眦必报的寻机把红袖楼一锅端了,让郡王府损失了一大笔财源。

    老夫的钱啊!

    赵允弼怒向胆边生,但最终却只是委屈的道:“大朝会赐宴时,臣说了几句关切的话,那少年大概不服……”

    这是少年得志的臣子对宗室长者下毒手,你管不管?

    老夫委屈啊!

    尼玛!

    陈忠珩见他流泪,不禁讶然。

    这位大把年纪了,竟然当着官家的面流泪,沈安,你究竟是作了多大的孽啊!

    赵允弼的模样让人不禁心生恻然,赵祯叹道:“何苦如此……来人,送了茶水给北海郡王。”

    赵允弼今日也够倒霉的,先是谋划被沈安识破,然后上女人发现石更不起来了,最后就是郡王府火灾……

    他不知道喝酒喝多了会有些小麻烦,所以很是惶然,现在依旧是在惊惶之中。

    先前的短暂雄起会不会是错觉?

    他慌了。

    平时他可是老谋深算,城府堪比山川之险。

    可此刻却有些魂不守舍。

    “陛下,沈安来了。”

    赵祯正在可怜着赵允弼的失魂落魄,闻言就板着脸道:“让他进来。”

    沈安进来后,行礼,赵祯就喝问道:“为何点火烧了郡王府?”

    沈安愕然道:“陛下,谁说的?谁说的?污蔑人也没这么欺负人的,臣要和他拼命!”

    赵允弼怒道:“起火时,你在郡王府对面作甚?身边还跟着护卫,可却少了折克行。”

    这个老阴人的感觉竟然那么敏锐?

    沈安一脸茫然的道:“在你家对面就是嫌疑?我说郡王,你家的规矩也太大了吧。”

    赵祯怒道:“少搅合,朕来问你,你去郡王府作甚?”

    赵允弼的问题沈安可以含糊,但赵祯这里却不行。

    赵允弼盯住了沈安,心中畅快。

    来,你来说,老夫看你怎么撒谎?

    你要是有那等急智,也不至于会答应那些权贵之子进太學附學。

    蠢货,今日且看老夫让你垮台!

    沈安突然有些……那个害羞,赵祯见了就怒道:“赶紧说。”

    别说是害羞,就算是装死也得说,否则赵允弼出去一说,说他包庇欺负宗室的臣子,那他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沈安一脸让赵允弼想动手打人、让赵祯想抽人的赧然,说道:“陛下,臣……臣定亲了。”

    啥?

    陈忠珩只想一巴掌拍死沈安。

    你定亲和这事有啥关系!

    赵允弼冷笑道:“你定亲难道要点把火来庆贺一番吗?”

    咦!

    老家伙真是好主意啊!

    本来决定回去就收拾折克行的沈安改主意了,晚上准备给他点酒喝。

    沈安的心情一好,就笑了起来,说道:“陛下,郡王府对面有个盲人,号称是半仙,臣拿着草帖去请他看凶吉呢!”

    噗!

    正在喝茶的赵允弼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

    “你撒谎!”

    赵允弼一脸恳切的道:“陛下,臣府里才将起火,他竟然就出现在郡王府对面,哪有这么巧的?”

    赵祯黑着脸问道:“和谁定亲?草帖何在?”

    你敢欺君……那朕就把你打发去雄州,去负责榷场,和辽人打交道。

    沈安伸手在怀里摸了摸,然后摸出了草帖,还有那位‘高人’的批语,陈忠珩接了先看了看,见那墨痕新鲜,就看了赵允弼一眼。

    这一眼带着同情,让赵允弼有些懵逼。

    这是什么意思?

    赵祯接过一看,见女方家那里父亲一栏上写着杨继年的名字,就问道:“可是那个刻板的杨继年……”

    沈安说道:“正是。”

    赵祯点头含笑道:“朕记得他,记得那年本来要升……可这人竟然弹劾了宰辅……”

    是块硬骨头、

    而且还不讨厌。

    这样的臣子帝王自然喜欢。

    赵祯再一看杨卓雪的生辰八字,就赞道:“这年岁正好适合你,谁做的媒?”

    “是包公。”

    “包拯?”

    包拯对沈安兄妹那堪称是贴心贴肺,所以赵祯也不意外。

    “你这里才递草帖,那边可同意了?”

    男方递草帖代表着同意这门亲事,随后还得要看女方的。

    沈安得意的道:“臣侥幸得了陛下看重,所以这亲事是必成的。”

    赵祯抚须微笑道:“你倒是知道借了朕的名号去招摇撞骗,不过杨继年为人方正,家教定然好,你算是得了个贤内助,不错。”

    这两个君臣竟然说起了亲事,边上的赵允弼却有些麻爪了。

    他竟然真是去占卜凶吉的?

    那么……那把火是谁点的?

    ……

    妇女节是个好日子,大伙儿还庆贺一番,那个啥……咱们用月票来庆祝可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