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汴梁头号金龟婿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351章 汴梁头号金龟婿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孺子帝     赵宗实见客了。

    大清早,赵宗绛就来访。

    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架势,按理赵宗实可以称病不见,可他还是出来了。

    “听闻你的身子好了许多?”

    赵宗绛是带着目的来的,第一目的就是看看赵宗实的身体情况。

    赵宗实木然道:“是。”

    还是那么呆傻啊!

    赵宗绛心中微喜,说道:“旁人说你要听唢呐方能歇息,某这里找了几个精通唢呐的歌姬,今日给你带来了。”

    郡王府经常传来唢呐那喜庆的声音,开始外界觉得好奇,等得知是唢呐后,不禁捧腹大笑。

    “你这病艰难,某去年派人去北边搜罗东西,顺便弄到了几个女人,那唢呐吹的……”

    他的眼皮子跳了一下,想起先前在自家试听时的震撼。

    那真是震撼啊!

    赵宗实竟然能经常听,这也真是没谁了。

    但如此反而是坐实了赵宗实有病的传闻,所以他今日来也是验证一番。

    赵宗实淡淡的道:“府中的某习惯了,你的留着自用。”

    赵宗绛心说我用个鬼,那唢呐吵的不行,若是每天都听一听,我铁定会变成疯子。

    不过他此举有些孟浪了。这年头权贵之间送啥都别送药,否则出了什么问题你担不起责任。

    而唢呐对于赵宗实来说就是药。

    赵宗绛又闲扯了几句,然后就告辞了。

    他一路回到家中,赵允良在等候着,“怎么样?”

    赵宗绛得意的道:“他确实是病,估摸着是脑子有病,看着木讷。”

    赵允良抚须微笑道:“是啊!那唢呐这般吵人都能听得下去,可见确实是病了。”

    这是个好消息,赵允良欢喜的道:“今日天气不错,为父准备要准备辟谷一日。”

    赵允良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辟谷的感觉,腹中空空,身体轻轻,烦恼都消散了。

    赵宗绛说道:“爹爹,孩儿也想辟谷一日。”

    边上的管家苦着脸道:“若是宫中有事……”

    赵允良说道:“那就说辟谷了。”

    父子的爱好一致,这真是让他这个当爹的心中欢喜啊!

    他柔声道:“如此你我父子就携手闭关吧。”

    华原郡王府马上就闭门不见客了,对外声称郡王辟谷。

    ……

    赵宗实得知了消息也只是一笑而已。

    高滔滔却欢喜的道:“官人,那边喜欢辟谷,以后说不定就不争了。”

    道家无为,若是虔诚了,赵允良说不定就会主动退出这场争斗。

    阳光刺眼,赵宗实坐在门外,感觉很惬意。

    “这样的日子多好啊!一辈子最好。”

    高滔滔心中一个咯噔,担心他失去斗志,就劝道:“可仲鍼都卷进去了,您不是说若是不成的话,仲鍼以后就得隐忍度日了……”

    为了儿子,你要努力啊!

    赵宗实淡淡的道:“辟谷……那边对外说是赵允良辟谷,和赵宗绛没关系,你可明白?”

    高滔滔一怔,就叹道:“是了,赵允良说是辟谷,反而能让官家少些忌惮。”

    她想起了自己的公公赵允让。

    那人指天骂曰从不忌讳什么,喝多了甚至会骂官家,说自己当年在宫中受尽苦楚云云,最后反而是便宜了赵祯。

    这人的胆子真大,只是官家没和他计较,否则郡王府就要大祸临头了。

    赵宗实眯眼看着外面的阳光,舒坦的道:“爹爹是肆意而为,也是另一种辟谷……更自在,不作伪。”

    高滔滔给他轻轻揉着肩部,说道:“阿舅肆意而为,反而是天性。而那边说是辟谷,可以前都是赌输了……这有些假。”

    “管他假不假,这些不影响官家的看法。”

    赵宗实的态度始终是冷静的,只要不发病,他就是个好丈夫,好儿子,好父亲……

    未来呢?

    高滔滔希望他是个好皇帝,而自己也会是一个好皇后。

    夫妻俩默然片刻,赵宗实问道:“仲鍼呢?”

    这个儿子整日不挨家,赵宗实也不管,只是隔几天问问情况。

    高滔滔嗔道:“又出去了,说是发解试在即,要去太学帮忙。”

    赵宗实微微点头。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高滔滔以为赵宗实睡着了的时候,他突然问道:“沈安的亲事……府中可有适合的?”

    高滔滔心中一凛,知道这是丈夫为儿子做出的一个保障。

    沈安若是能和郡王府联姻,加上和赵仲鍼的关系,那以后大伙儿就彻底的是一家人了。

    “有呢,只是那些侄女和咱们这边不亲。”

    他们家在郡王府是特殊的存在,府里和他们亲近的不多。

    赵宗实示意她别按了,然后幽幽的道:“亲近不亲近是男人说了算。”

    一家之主是男人,外事也是男人在管。

    高滔滔喜道:“是啊!只要能成,就由不得她了。”

    她欢喜的去张罗,赵宗实微微一笑,然后闭目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些急促。

    赵宗实听出了是妻子的脚步声,他没有睁开眼睛,问道:“被拒绝了?”

    “不。官人,好些人去沈家说亲了……”

    “什么?”

    最后赵允让来了。

    “听闻你想和沈安结亲?”

    赵宗实赶紧起来站好,说道:“爹爹,孩儿想着从那些兄弟们的女儿里找一个……”

    “找个屁!”

    赵允让怒道:“仲鍼和他交好,老夫也是他救回来的,你的毛病也是他找到的唢呐,这样的交情还要用联姻的手段,丢不丢人?”

    赵宗实只能束手而立,不敢反驳。

    高滔滔在屋里听着这些咆哮,心中有些不屑。

    联姻才是最稳靠的法子,不然只是沈安对郡王府有恩情,这可不是长久之道。

    “这个念头赶紧消散,否则腿都给你打折了!”

    ……

    这是第六个媒人。

    “你家郎君只管想,想好了就叫人传个话……不,老身每日来一次……”

    “别,我家郎君都婉拒了,你还想着纠缠有意思吗?”

    “怎么没意思?”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瞪眼对庄老实说道:“沈郎君虽然拒绝了,可那是少年人……少年人害羞呢!说不准晚些想到了女人的好处,就答应了……话说沈郎君一看就是没经历过女人的雏,你作为管家也该给他说说了。”

    庄老实一脸黑线的道:“这事某自然有数。”

    他只是管家,难道要去给沈安说说女人的妙处?那多猥琐啊!

    他送走了这个媒人,对姚链吩咐道:“下次就说郎君不在家,别再放人进门了。”

    姚链应了,庄老实唉声叹气的去后面,路过厢房时,就见折克行拎着个酒壶,边上是几块肉干,一口酒一口肉干,颇为快活。

    “安北兄喜欢那个女人,所以这些都拒了吧。”

    折克行端坐椅子上,手一动,一条肉干就进了嘴里,然后缓缓嚼几下,就用一口酒送下去,这才叹息一声。

    酒鬼!

    “少喝些。”

    庄老实觉得少年人喝酒总是不对味。

    折克行说道:“这是淡酒,喝一坛子都不会醉。”

    到了后面,庄老实找到了沈安。

    沈安正在给果果念诗,见他来了就说道:“这日子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庄老实也头痛,“郎君,若是定亲就好了。”

    沈安叹道:“等包公下衙吧,就请他出面说说。”

    果果停住了背诵,大眼睛骨碌碌的看着哥哥,突然拍手道:“哥哥要娶嫂子了!”

    沈安摸摸她的头顶,笑道:“还早呢!”

    定亲是一回事,成亲又是另一回事。

    庄老实想着也是,然后就想到了刚才那个媒人的建议,就心动了,说道:“郎君,小人有些话要说。”

    沈安起身和他出去。

    等他出去后,果果把毛笔一丢,欢呼道:“花花!”

    一阵喘息声传来,接着花花就不知道从哪里跑了过来,然后在果果的身边摇尾巴。

    “我们去抓蝴蝶!”

    果果带着花花溜了,前面的沈安却是懵了。

    庄老实一脸神秘的道:“郎君,女人……妙啊!”

    沈安一脸懵逼的道:“妙什么?”

    庄老实笑了起来,很是猥琐的那种,甚至连腰都弯了些,然后用那种密谍接头的低沉语气说道:“郎君,女人自有妙处,这男人啊!就该……嘿嘿……”

    嘿嘿你妹!

    沈安这才知道这厮想说什么。

    他虽然今生是雏鸟,可前世却是老司机啊!

    你庄老实那点段数也敢来教我吗?

    沈安走了,庄老实以为他是害羞,就说道:“郎君,若是不行就去青楼吧,那些女子都熟了,保证会让您的第一次舒坦。”

    扯淡!

    沈安没搭理他,等估摸着包拯下衙的时间到了,就去衙门外堵他。

    “定下来?”

    包拯一脸疲惫的道:“那边也同意了,老夫却忘记了此事,好,等挑个吉日老夫去说。”

    “别啊!”

    沈安想起那些前赴后继的媒人,不禁都胆寒了,“家里全媒人,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可某却不能说自己定亲了,那些媒人就不舍……”

    定亲有程序,程序没到,他要是说自己定亲了,杨继年绝对会打上门来了。

    包拯自然是不信的,为啥?因为他的女儿全出嫁了。

    若是有女儿,他肯定是要寻摸女婿,心态自然就不一样了。

    于是他换了便衣,和沈安一起去实地考察。

    一路到了榆林巷,就见前面围了不少人,而且很是嘈杂。

    沈安戴着个斗笠,微微低头,就想是个密谍。

    包拯兴致勃勃的揪住一个看热闹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看热闹的男子本是不爽,等看到包拯胡须老长,这才换了个口气。

    “老丈,那些都是来沈安说媒的。”

    “说媒的?”

    包拯觉得自己怕是看花眼了,说媒的也不能这么多吧?

    “对啊!这几日咱们可算是开眼界了。”

    男子与有荣焉的道:“沈安被堵在家里不敢出来,据说是从后面翻墙跑了。”

    这么厉害?

    包拯摸了过去,和那些媒人们站在一起。

    几个媒人正在说着自己手头上的少女是如何的出色,见来了一个老汉,不禁都乐了。

    “老丈……您这岁数还出来做媒人?家里的儿孙不孝啊!”

    “就是,您这该回家好生歇着,就别和咱们抢饭吃了。”

    “话说老丈,您手头上的女子如何?”

    沈安在后面听到了这些话,忍笑忍的很辛苦。

    一群渣渣,竟然把包拯看作了媒人,要是传出去老包也不用做人了。

    包拯干咳一声道:“老夫说的那个女子……正合沈安。”

    几个媒人一听就不干了,有人说道:“你这是大言不惭!那沈安本就少年有为,这次检阅更是让大家知道他竟然文武全才,这样的少年,一般女子怎能般配?”

    包拯突然觉得很有趣。

    所以他负手道:“没什么般配不般配的,过日子罢了。”

    “好大的口气!”

    几个媒人不禁冷眼相对,然后有人说道:“吹牛谁不会,有本事你把门叫开。”

    ……

    第一更,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