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这便是汉人吗?(为“kenny”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344章 这便是汉人吗?(为“kenny”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最强兵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逆流伐清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汴梁城的百姓见过许多军队,最精锐的上四军也经常能看到。

    所以他们早就麻木了,认为军队顶多就是这样。

    就凭着这样的军队,大宋肯定打不过辽人,打不过西夏人。

    这样的民心之下,才有了用黄河当防线的急迫感。

    民心即君心,这话在许多时候都是真理。

    眼前的军队默不作声,他们缓缓走进了朱雀门。

    阵列很整齐,整齐的让人无可挑剔的清爽。

    但是没有威严和煞气!

    “他们是干嘛的?难道还得要去迎接什么人?”

    “估摸着是吧……”

    百姓们议论纷纷,气氛渐渐轻松。

    当先的是折克行,本来该是黄春的,可他的那个正八字眉毛实在是有损形象,所以才换成了折克行。

    当他能看到前方的宣德楼时,就张口喊道:“起步……走!”

    瞬间所有人齐齐抬腿,然后重重的砸了下去。

    嘭!

    嘭!

    嘭!

    声音渐渐雄浑,恍如爆炸。

    整齐的脚步声轰然而起,那些刚才还在轻松说笑的人都被镇住了。

    他们呆呆的看着前方,然后悚然而惊。

    那些整齐的步伐在轰然而来,仿佛是雷霆,一下下的震慑人心。

    “这是……这是我大宋的军队?”

    “这般威严?”

    从未有人见到过这等整齐划一的阵列。

    从未有人听到过这等轰然作响的整齐步伐。

    一个老汉的眼中多了泪水,泪眼模糊中,他说道:“多少年了,多少年了,那些败军之后,大宋就再也看不到这等景象了。”

    从高粱河之后,大宋再无军心,再无民心。

    此后的澶渊之盟勉强维持了一个和平的态势,大伙儿于是就欢喜了。

    和平好啊!

    可谁愿意屈辱的活着?

    辽人年年叫嚣着南下,年年要增加岁币……

    每一次叫嚣就是一次屈辱和煎熬,哪怕知道那些叫嚣多半为假,可万一变成真的呢?

    辽人若是南下,大宋军队可挡得住?

    挡不住!

    所以和平才变成了永久的期盼。

    可眼前的这支军队却让人感到了不同。

    “这是大宋的军队?”

    有人惊呼道。

    那些维持秩序的军士们也惊呆了。

    有人认出了阵列中的同袍,那些往日相熟的同袍,此刻却在肃然行走。

    脚步声铿锵有力,渐渐往宣德门而去。

    ……

    “这是……”

    脚步声在震动着大地,渐渐传来。

    辽使趴在城头上看去,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富弼的嘴唇在颤抖着,喃喃的道:“这就是那些兵?”

    “大宋的兵。”

    韩琦一拳砸在城头上,喝道:“当年某为何无这等麾下!”

    “辽使呢?”

    有人在寻找辽使。

    陈忠珩一直记得自己的职责,他的目光梭巡,找到了趴在城头上的辽使。

    辽使在说话,有人近前听了,然后跑过来说道:“说是劲敌。”

    陈忠珩跑到了赵祯的身边,低声道:“官家,辽使说是劲敌。”

    嘭嘭嘭!

    赵祯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了,他的眼中全是那一长排阵列,他的耳中全是那震撼人心的脚步声。

    “君不见……唱!”

    折克行突然大声喊道。

    少顷歌声骤然而至。

    一个个军士张开嘴,奋力的歌唱着。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洪亮的歌声从御街直冲过来,赵祯首当其冲。

    他的身体微微后仰,就听到前方有人喊道:“杀气腾腾啊!”

    近前了。

    一双双眼睛里蕴含着愤怒和杀气,那目光坚定,自然带着让人慑服的气势。

    这种眼神……

    辽使看不清眼神,可他的随从在前方却看得清清楚楚的。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歌声宏大,让人心惊。

    辽使不懂这歌,他急切的问道:“谁知道?谁知道?”

    这里就数高丽使者的汉学最为精深,他神色凝重的道:“终军,前汉人,武帝时南越不服王化,终军请见武帝,曰‘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后来在南越遇害。请缨一词即是出自于他。”

    辽使喃喃的道:“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这便是汉人吗?”

    高丽使者说道:“正是。”

    他觉得眼前的辽人有些让人厌恶,就微微退后一步,说道:“班定远就是前汉的班超,其人果敢,曾率三十六骑远赴西域,纵横五十余城,三十余年,其人之名在西域可止小儿夜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话即是来自于他。”

    “三十六骑?”

    辽使不禁惊道:“汉人亦有如此悍勇吗?”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功名误此生。”

    “这是说男儿该遵循古人,持剑杀敌,莫要一心求功名。”

    “杀气腾腾啊!”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周围不少人都变色了。

    韩琦不满的道:“什么叫做岂让功名误此生?他这是在影射老夫当年的话吗?”

    当年狄青求情时说焦用是好汉子,韩琦轻蔑的道:“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名者方好儿……”

    可这歌却直接打脸了。

    富弼说道:“况乃国危若累卵,况乃国危若累卵啊!”

    黄河东向计划落空,大宋君臣心中慌乱,担心没了这条防线之后,辽人就要南下了。

    而辽使顺势而为,语出威胁。

    局势危急!可不正是国危若累卵吗!

    “岂让功名误此生……”

    有人低头,有人抬头,但更多的人却是感到了震撼。

    这词并不出色,用典也只是寻常。

    可就是这些寻常的文字,最终却组合成了震动人心的歌声。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矜。”

    这是投笔从戎之意。

    那些读书人都面色凝重,有人在反驳,声音在那雄浑的歌声中恍如虫鸣。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同志一词古已有之。

    ——同心则同志!

    志同道合者汇聚十万,高唱战歌去从军。

    这是何等的气势。

    赵祯不禁捶打了一下城砖,喊道:“好好好!”

    读书人不肯从军,因为他们觉得武人就是臭虫,就是下贱人。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凶残不顾身!”

    轰!

    整条御街都轰动了。

    无数人爬上屋顶在呼喊着。

    声音嘈杂。

    折克行的面色涨红,他走到了宣德门下,然后用力跺脚。

    轰!

    一万人齐齐跺脚,眼前的天地仿佛都在晃动着。

    众人齐齐噤声。

    沈安就站在侧面,负手看着这一幕,百感交集。

    那些前一刻还在平静的脸上,此刻全是癫狂。

    谁说汉儿没有勇气?

    只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在当政者的不作为中,那些勇气渐渐被消磨。

    而今一次雄壮的行军,就让他们爆发出了血性。

    哪怕只是一时,可沈安相信,只要持续开导,汉唐时的人人争先就不是梦。

    折克行仰头看着楼上……

    沈安坚定的道:“我要让汉儿重新抬头做人,我要让大宋威加宇内……”

    “大宋万胜!”

    折克行一声嘶喊惊破了安静。

    一万人齐声高喊着:“大宋万胜!”

    热血瞬间就从心脏那里迸发了出来。

    无数人觉得眼中发热,然后情不自禁的呼喊道:“大宋万胜!”

    呼喊声山呼海啸般的传来,渐渐传到远处,然后又从远处汇集而来。

    “大宋万胜。”

    辽使呆呆的站在那里,边上的高丽使者惶然道:“天崩地裂,天崩地裂啊!大宋竟然威严如此吗?”

    那些使者都面无人色,有人甚至是双股颤颤。

    赵祯激动的喊道:“好!好!好!”

    他拍打着城头,问道:“辽使如何?”

    陈忠珩从那边匆匆而来,满脸兴奋之色:“陛下,辽使面无人色!”

    赵祯仰天长叹道:“这便是我大宋虎贲,威震敌胆啊!”

    他兴奋的不能自已,“壮哉!壮哉!”

    富弼也是激动不已,他双手扶墙,身体探了出去,贪婪的看着城下的阵列。

    “这便是我大宋的虎贲,若是有此虎贲十万,大宋何惧凶残!”

    这里是公共场合,使者就在边上,不适合用国名,所以就用凶残代替。

    韩琦也被刚才的欢呼给震住了,此刻才缓过来。

    他叹道:“好气势!某在军中多年,从未见过这等雄壮的气势。”

    而百姓们已经完全被镇住了。

    他们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就跟着一起欢呼。

    这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往日的憋屈都跟随着这些呼喊发泄了出来。

    李璋在城外全程目睹了沈安操练这一万人的过程,虽然看着过程很震撼,可此刻整座汴梁城中的百姓都加入了进来,那气势却不是演练时所能比的。

    他向着赵祯靠近了一步,低声道:“陛下,请听……”

    赵祯正在狂喜之中,闻言就问道:“听什么?”

    “陛下万岁!”

    下面一声大喝,旋即万人高呼:“陛下万岁!”

    赵祯的身体一个摇晃,面色潮红,就像是喝醉了一般。

    李璋赶紧扶了他一把。

    “陛下万岁!”

    无数百姓在欢呼着。

    “这是万众一心啊!”

    高丽使者摇头道:“负责操演的那人高明,两次呼喊之后,整座汴梁城就是万众一心。”

    “陛下万岁!”

    整座汴梁城都在呼喊着。

    那声音之宏大,放眼看去,天上的白云都纷纷被撕裂开来。

    风云变色!

    目之所及,无数人在振臂高呼着……

    “大宋万胜!”

    “陛下万岁!”

    这个大宋,坚不可摧!

    ……

    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