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拉稀不行?那咱们就便秘吧(为lybanana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316章 拉稀不行?那咱们就便秘吧(为lybanana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堂内静悄悄的,阿苏坐在后面打盹,没有活计的她仿佛失去了灵魂。

    老仆在琢磨着什么。

    他看了赵允让一眼,终于忍不住说道:“阿郎,此事……此事怕是有些蹊跷啊!”

    这事儿真的透着古怪。

    下人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去陷害此时重新回到备胎争夺战中的赵仲鍼。

    也就是说,收买和泻药铁定是真的。

    可那泻药怎么就不灵了呢?

    难道……

    赵允让叹息一声,眼中多了苍凉。

    “此事怕都是仲鍼一手谋划的啊!”

    赵允让不傻,看了洪斌他们的表现之后,就知道这事儿没跑了。

    老仆一咬牙就出去了。

    赵允让知道他去做什么,却也不管。

    阿苏坐在榻后,此刻却睁开眼睛说道:“阿郎,小郎君真,别人假。”

    作为他身边的两个忠仆之一,阿苏一直在冷眼旁观这一家子。旁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虚情假意,但赵仲鍼却是真的有孝心。

    赵允让点点头。

    稍后老仆回来了,一脸的惊讶。

    “阿郎,有人窥看到小郎君在花园里和那下人说话……”

    赵允让叹道:“少年人做事总是急躁,这不就留下了把柄……处置了吗?”

    老仆说道:“小人刚才让他去乡下的庄子里,等过几年再回来。”

    赵允让点点头,然后笑道:“药是假的,银钗是真的,却不是府里的东西。若是那人肯下药,那么以后就能收买了他……”

    这手腕不错啊!

    老仆也想通了此事,他赞道:“小郎君手腕高超啊!洪斌若是压下此事,必然会装腹泻,小郎君也能知道事败了。高明啊!”

    假药你都能吃拉肚子了,那还用说,铁定是那个下人给你透露的秘密。

    老仆摇头晃脑的,不明白的还以为他在读文章:“若是洪斌没动静,就说明那人真的下了药……他肯定会去找小郎君,诅咒发誓说自己下了药,却不知为何没拉。他的心中惶然……此时最好下手收服了他……”

    “可洪斌却急于求成,不等验证就急匆匆的来告状……”

    你来告状就更简单了,银钗是大路货,泻药是假的……

    一句话,随便你们做出什么反应都得被我吭!

    赵允让很纠结,觉得这个孙儿真的是太腹黑了。

    你这样不好啊!

    要是以后真的进了宫,宫中的内侍宫女们何辜……

    想到以后宫中的内侍和宫女们今日这个拉稀,明日那个跑肚,赵允让就抑郁了。

    老仆得意的道:“以后小郎君进了宫,哪个人敢下黑手,那没说的,直接一包药下去,把他的肠子都拉出来……或是……阿郎,小人觉着是不是找个人来教小郎君學医啊!”

    长此以往,得罪赵仲鍼的人都拉稀,这事儿就不对了啊!

    啧!

    赵允让犹豫了一下,最终却摇头道:“他以后若是为君,此等手段就有些犯忌讳,一旦被人发现……”

    除了下毒要人命,古往今来有哪个皇帝向臣子下药的?

    没有吧?

    赵允让想了许久,真的没想到。

    名声臭了啊!

    赵允让叹息着,老仆和他多年的主仆情义,就知道他在忧郁什么。

    “阿郎,这肯定是沈安的言传身教。”

    “不会吧……”

    赵允让觉得这事儿不好赖在沈安的身上。

    “老夫觉着沈安没那么腹黑……”

    ……

    “便秘也是一种痛苦。”

    沈安很是悲天悯人的在和一个郎中说话。

    这里是医馆,现在正好没病人。

    沈安进来买了点药材,然后见郎中无聊,就聊了几句。

    郎中闲着无事,为人师的那股子嘚瑟感觉让他倾囊相授:“是啊!便秘……弄不好就会痔瘘,哎!苦啊!”

    沈安笑道:“是啊!痔瘘……好像是会出血吧。”

    郎中点头道:“有的会大出血。”

    “一般怎么防止便秘呢?”

    这事儿就像是以后的健康课堂,郎中看在他买药还大方的份上,就详细的说了一通。

    “……要小心上火,燥热,不然铁定便秘……”

    郎中当做是闲扯淡,沈安看似也是在闲扯淡,可等出了医馆后,他就换了另一家,然后出手买了些上火燥热的药材。

    他回到家中,稍后就给王雱等人授课。

    赵仲鍼来晚了,沈安也没说啥。

    一堂课下来,王雱领悟良多,折克行依旧是浑浑噩噩,让沈安怒不可遏。

    而赵仲鍼却有些神思恍惚。

    “作业不可疏漏了,不然有你好看。”

    对付折克行,沈安只能使出作业大招。

    但对付赵仲鍼,沈安却需要开导。

    “这是怎么了?”

    赵仲鍼没精打采的道:“安北兄,小弟这次怕是露馅了。”

    “什么意思?说清楚!”

    这孩子有些小腹黑,但心思却不坏。

    “安北兄,小弟坑了洪斌他们一把,不过翁翁应当是看出来了。以后在府里怕是不好下泻药了。”

    少年的烦恼总是这般的与众不同,大抵是和无病呻吟有些相近。

    不能下药了怎么去收拾人?

    “某不喜欢打人,也不喜欢骂人,就喜欢看着他们拉稀……乐啊!可现在却不成了,某……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很难过。”

    赵仲鍼以手托腮看着沈安,忧郁的道:“想着洪斌以后可以肆无忌惮的快活,某这心里就觉得不舒服,恨不能让他再拉三日。”

    “会得痔疮的。”

    沈安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道:“年轻人不要绝望,上天对你关上了窗户,可却打开了大门,为何不走呢?”

    “什么意思?”

    赵仲鍼心中一喜,就问道:“安北兄可是有妙招?小弟请教。”

    沈安看着虚空,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不能拉稀……可便秘也不好受啊!”

    “便秘?”

    赵仲鍼的眼睛一亮……

    两个脑袋渐渐靠近,沈安低声的道:“让他上火焦躁,然后就会便秘,拉不出屎来,憋几天才拉一次,这心情……体会过没有?”

    赵仲鍼摇头道:“没,某从未便秘过。”

    “那就先去体会一番吧,不然你怎么能体会到被你下药的那人的痛苦呢?他有多痛苦,你就有多快活……”

    沈安觉得自己在教导人犯错,若是外人知道了,肯定会觉得他是在胡闹。

    可这不是胡闹。

    他是很正经的在引导赵仲鍼。

    赵宗实登基后也想有一番作为,可还没来得及施展就去了。

    等赵仲鍼上台后,他的目光第一时间就投向了北方和西北。

    重臣们自然知晓他在想什么,于是各种劝谏都来了。

    那时的富弼一张口就是‘臣愿陛下二十年口不言兵,不宜重赏边功。’

    这个姿态很有趣,也很鸵鸟,和此时的富弼差异较大。

    沈安不知道是岁月让富弼变得越来越保守,还是对手的强大让他变得越来越胆小。

    但他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赵仲鍼登基后,他的一系列主张并未找到盟友。

    没有重臣支持他那看似‘激进’的政治主张和治国路线。

    大伙儿才安稳过了几十年的好日子,你就觉得大宋不改革就过不下去了?

    别胡闹了行不?

    咱们这一百年过的好得很,日子那么巴适,上下都叫好啊!

    连他的老娘高滔滔都是反对者。

    最后憋屈的赵仲鍼只得选中了彼时无所作为的王安石。

    老王,咱们俩来一波?

    王安石早就耐不住性子了,此刻得了帝王的召唤,那矜持都抛在了脑后,一路飞升,直至京城。

    然后就开始了新政……

    可结局却是个悲剧,并且造成了朝中的分裂。

    分裂之后就是党争,而党争就是内耗……

    最终这场因为新政而引发的党争内耗,一直延续到了北宋灭亡,赵构南渡。

    可见为君者的手腕不行,那就千万别硬着头皮搞大动作,否则就是害人害己。

    而沈安此刻给赵仲鍼出馊主意看似无趣,可这里面却带着深意。

    ——这个方向走不通,你难道不会换个方向吗?

    “人要活,别死板,要触类旁通……比如说此人不行,那不一定非得要把他赶下台去,咱们……可以以德服人嘛!”

    赵仲鍼若有所思的回到了府里,正好赵宗实找他。

    “府中之事你无需多管,为父这里自然能一一压下去。”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个儿子,心中什么情绪都有。

    骄傲、沮丧、难受……

    赵仲鍼不明所以,但还是应了。

    府中之事……府中发生了啥事?

    “一群畜生,自己不干事,还不许旁人干事?”

    “整日把脑袋削尖了,想干什么?想要荣华富贵!”

    赵允让在咆哮着,怒不可遏,声音连外面都听见了。

    “可荣华富贵哪来的?若非老夫生了你们出来,换个肚皮,在普通人家你等可有富贵?有个屁!整日去地里刨食吧!”

    “是老夫让你等得了荣华富贵,那么在老夫死之前,你等且安生些,否则都滚!滚的远远的!”

    老赵大手一挥,子孙们灰溜溜的出去了。

    一个儿子大抵是先前被骂惨了,出门的时候就嘀咕道:“是娘生了某……”

    咻!

    才说完他就下意识的低头,然后一个茶杯从头顶上飞了过去,落地化为齑粉。

    “畜生!没老夫生个屁!滚!”

    赵仲鍼站在边上,保持着纯真的少年微笑。

    “仲鍼回来了,回头和你哥哥他们一起玩耍。”

    “仲鍼看着又长高了些,以后有事只管说话。”

    “……”

    赵仲鍼一直在笑着,直至人走光了才进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