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弄出了个大动静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90章 弄出了个大动静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赵允良一直在期待着老对手嗝屁,为此愿意辟谷三日。

    辟谷要心诚,他就很心诚。

    他盘腿坐在蒲团上,而且是最难的双盘。

    前方供奉着三清的神像,三炷香在香炉里蕴蕴生烟,檀香的味道让人心神安宁。

    今日是辟谷的第二天了,赵允良觉得自己的状态非常好。

    口中的唾液不时涌出,他鼓漱之后分三口咽下……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目光平静。

    “第五日……不,第六日了吧?汝南郡王府可有举哀?”

    门外有人低声道:“郡王,还未曾听闻,不过……”

    “不过什么?”

    赵允良冷哼一声,一股寂寞的感觉涌上心头。

    “赵允让啊赵允让,咱们两家互相看不顺眼多年了吧。老夫当年一直装疯卖傻,如今你不疯不傻,可却命不久矣……老夫没了对手,这是何等的寂寥啊!”

    他微微叹息,然后冲着神像稽首:“福生无量天尊,弟子妄言了。”

    “何事?”

    他觉得情绪宣泄完毕,这才问话。

    门外的仆役说道:“郡王,沈安回京了。”

    说完仆役就看向赵允良,发现他有些呆滞,就说道:“他直接进宫了。”

    “那个小畜生!”

    赵允良咬牙切齿的道:“那就是个没事都要找事的小畜生,赵仲鍼跟着他也學坏了,上次……”

    上次王实挑战邙山军时,他们父子开了辟谷三日的赌约,以为能坑赵宗实父子一把,可最后自家却又沦为了汴梁城的笑柄。

    辟谷之家啊!

    可赵允让却来了个不思饮食,这下让他们父子兴奋的无以复加,想着这一下算是扳回一城。

    若是赵允让嗝屁,郡王府马上就会分崩离析,各种平日里藏着的矛盾都会爆发出来。

    到时候不但是少了个老对头,赵宗实父子也会焦头烂额。

    这是多好的时机啊!

    “这就是天意!老天的意旨!”

    赵允良觉得很是踌躇满志,觉得自己还能再辟谷三日。

    “郡王,那沈安号称是邙山隐士的传人呢!若是他出手……”

    幕僚来了,赵宗绛也来了,一群人围坐在神像前议事。

    “沈安究竟有何医术?”

    赵允良一直没觉得沈安有什么神奇之处,可幕僚却不同。

    “郡王,据说那位隐士无所不会呢!”

    “胡说!”

    赵允良不满的道:“什么都会……可沈安才多大?”

    十多岁的少年,他能學到些什么?

    “说他的医术。”

    赵允良把话题拉了回来。

    赵宗绛不屑的道:“他的医术再厉害,难道还能比宫中的更厉害?”

    一个幕僚赞道:“郎君此话不假。他若是医术如神,官家早就招他进宫看病了。”

    赵祯一直想要个皇子,可老是生皇女。而且他的身体情况也不容乐观,若是有名医的消息,他肯定不会错过。

    赵宗绛说道:“辟谷三日都艰难,他这是五六日了,最多两日,汝南郡王府就将会举哀,到了那时,爹爹不好出面,到时候某去悼唁,你等可想想说辞……”

    说辞很重要,一番精心打磨的话,能让一个坏人赢得同情。而赵宗绛希望得到一个美名,所以需要幕僚去琢磨。

    赵允良欣慰的道:“要赶紧,不然赵允让那老东西可撑不了几日。事后,老夫……”

    “郡王……”

    赵允良正准备许诺些好处,却被人打断了。

    他恼怒的道:“何事?”

    门外进来一个仆役,他面色苍白的道:“郡王,赵允让……他活了。”

    呯!

    赵允良一拍案几,起身道:“什么活了?谁救活的?”

    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两天辟谷带来的虚弱让他有些站不稳了。

    赵宗绛起身扶着他,喝道:“说清楚!”

    仆役低下头去,这代表着是坏消息。

    “郡王,沈安先前去了郡王府……”

    “那个小畜生!那个小畜生……”

    赵允良的身体开始颤抖,颤颤巍巍的骂道:“老夫就知道他是来害咱们的,那个小畜生,快说说,后来怎么了?”

    病人被救活的情况不少,可此后成为废人的更不少。

    赵允让的病可不简单。不能吃东西,你就算是救回来了,以后大概也只能躺在榻上等死了吧。

    仆役说道:“据说沈安进去了一会儿,赵允让就醒来了,稍后就说腹中饥饿……”

    一个幕僚震惊之余,不禁脱口而出道:“这就是神医啊!”

    神泥马!

    赵允良看了这人一眼,然后身体一个摇晃,就靠在赵宗绛的身上,悲愤的道:“那个小畜生……气煞老夫了!”

    “郡王!”

    华原郡王府里一阵惊呼,随即有人冲出府中,稍后就带着郎中回来。

    ……

    赵允让的病情好转了,并在快速的恢复之中。

    “官家,说是能骂人了。”

    张八年依旧是阴森森的。

    “能骂人了?那就说明好了。”

    赵祯有些羡慕那个老家伙的活力,他试着想蹦跳一下,可只能双脚离地,然后就坠了下来。

    他微微喘息着,觉得这具身体就像是一个处处漏水的木桶,沉重而破败。

    这时两个御医回来复命。

    “你等辛苦了。”

    赵祯的话让他们有些难为情,一个御医说道:“陛下,臣等无能,是沈待诏出手才救回了郡王。”

    “陛下,沈待诏的医术可通神啊!满城郎中对郡王的病情束手无策,他进去不过是一刻钟多一些,郡王不但是醒了,更是胃口大开……真是不可思议!”

    “他的诊治悄无声息,也不用药,令人叹为观止。”

    “陛下,臣想去拜沈待诏为师,重新學医。”

    两个老御医把沈安的医术夸成了仙术,赵祯却面色古怪。

    赵允让分明就是钻牛角尖,觉得自己会忌惮他,所以干脆来了个绝食,准备把自己饿死,换来赵宗实的上位。

    这和医术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们……你们上了那小子的大当了!

    “陛下……”

    两个御医兀自不肯死心,宁可拜沈安为师,也要學到那等玄妙无比的医术。

    这就是典型的被坑了还帮对手数钱!

    赵祯无奈的道:“此事……那不是医术,你等自去吧。”

    沈安所谓的医术,唯一一次出手就是赵宗实的毛病。

    无需用药,无需仔细检查,只是看一眼,问几句话,沈‘神医’就能开药方。

    而且那药方还很神奇,竟然是吹唢呐。

    那小子所谓的邙山神医传人身份,赵祯认为值得商榷。

    赶走了两个被沈安忽悠瘸了的御医,赵祯惆怅的道:“汝南郡王府里……沈安现在还有神医的名头?”

    张八年点头道:“是,那府里上下都觉得沈安乃是高人。”

    赵祯叹道:“赵允让好面皮,当然不许沈安说出病因。罢了,这等事也就是灯下黑……”

    赵允让那身体怎么会突然不思饮食?

    头一天还饮酒无数,据说一顿吃了半斤羊肉,第二天竟然就粒米不进了。

    你这是哄鬼呢!

    也就是旁人不敢怀疑和质疑,否则那老东西早就被人揭穿了真面目。

    他丢下此事,但另一个事却有头痛。

    “沈安此行有军功,还不小,怎么封赏他?”

    赵祯有些没招,就去了后宫找到曹皇后说话。

    “封赏?”

    曹皇后真的是不懂这个。不过赵祯难得来请教,她那股子御姐的小情绪又冒泡了,粉红色的。

    她的浓眉微微皱着,哪怕是在思考问题,依旧是英气勃勃。

    “官家,按理武功当封爵,不过沈安这个够不上吧?”

    赵祯一拍大腿,欢喜的道:“果真是贤妻,这个主意好!”

    曹皇后有些懵,“官家,少年封爵……外间怕是会不安吧?”

    你不怕那些文官喷你满脸口水了?

    当年你为了给张尧佐加官进爵,可是被包拯喷了一脸,现在还来?

    赵祯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得空去问问我大宋封爵的事,等级不少啊!”

    曹皇后等他走后就找人来问话。

    “圣人,大宋的爵位分为十二等,开国男、开国子、开国伯……王。不过臣子最多到国公。”

    “臣子的官职到了,那爵位就会自动给他……文彦博下去了,可还挂着个潞国公呢!”

    曹皇后微微点头,说道:“官家……奸猾啊!”

    赵祯稍后就召集了宰辅们议事。

    “封爵?陛下,沈安还年少啊!”

    旁人都默然,宋庠却在反对。

    “此事朕意已决。”

    赵祯难得乾纲独断一次,宰辅们大多从命,可宋庠却喋喋不休的反对着。

    “……陛下,少年得封爵,沈安可就得意了,少年得意……它不是好事啊!”

    他很是诚恳的道:“再说沈安那少年总是立功,以后难道要给他封王吗?”

    那人邪性的很,这才短短的两年,竟然就混到了翰林待诏、国子监说书。

    官家觉得这少年还不够成熟,于是就丢到府州去,准备让他學學武事。

    可这一學……他竟然就學出了大功。

    “折继祖说那一战若非是沈安,双方怕是会两败俱伤,所以功劳不小。”

    宋庠很是惆怅,然后不禁就看了韩琦一眼。

    人沈安就带着百余人去府州,然后砍的西夏人屁滚尿流,可你韩琦带了好几万人,却被打了个鼻青脸肿……

    韩琦也很郁闷,就说道:“折继祖在奏疏里也没说清楚他是怎么立的功。”

    府州大捷,这个消息还在封锁中。

    而原因就是里面有些地方含糊不清。

    比如说沈安怎么能带着邙山军从侧翼突击敌军,而且还成功了。

    你一百多号人去突击西夏人……你逗人玩呢?

    这时张八年进来了。

    “陛下,军功无误。”

    “怎么立功的?”

    赵祯也很好奇,但他更担心沈安和折继祖联手蒙骗自己,谎报军功。

    张八年说道:“说是弄出了个大动静,吓坏了西夏人,然后趁势掩杀。”

    皇城司有自己的渠道获得真实的消息,可依旧没法获得更详细的战报。

    “原来如此啊!”

    赵祯的眉间多了振奋,说道:“京城报捷吧!”

    富弼皱眉道:“陛下,此事……怕是会让西夏人恼羞成怒。”

    大宋现阶段的军事目标就是防御,所以任何激怒对手的举动都不在选项内。

    赵祯负手而立,只觉得那股子郁气在渐渐发散出来。

    他淡淡的道:“西夏是叛逆,如今贼心不死,又来大宋挑衅,这等蛮夷,朕恨不能亲率大军灭之,可……”

    主辱臣死!

    “臣等有罪。”

    宰辅们齐齐请罪,这个才是殊为难得。

    赵祯笑道:“卿等无罪。只是朕确认了捷报心中欢喜,想着那些年的苦楚,朕……这口气不发出来,心中难安呐!”

    “报捷!”

    命令被传了出去,顷刻间人马的喊叫声就回荡在宫里宫外。

    “御街报捷谁去?”

    “小人去!”

    “某去!”

    无数人在争夺着这份荣耀。

    看似太平的环境让武人再无热血奔涌的机会,而报捷就是一次机会。

    唯一的遗憾就是那是别人的战功,和自己无关。

    “列队,我等去御街!”

    一队骑兵沉默列阵,领头的军官对站在边上的上官微微颔首,然后催马出去。

    “捷报……”

    ……

    第一更,今天依旧四更不打折,此刻正在专心码字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