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邙山医术闪光了(为教主白银大盟加更1)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88章 邙山医术闪光了(为教主白银大盟加更1)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室内,沈安有些想睡觉。

    冬季本就容易发困,闷着的室内,而且还温暖,更是让人只想躺下去。

    他看着病床上的赵允让,说道:“郡王您若是去了,十三郎可就任人欺负了……”

    那眼皮子猛地眨动了一下……

    沈安低着头没看到,他强忍着睡意,说道:“说句实话,您是怕官家担心您干政,可朝中的文官是干啥的?不说旁的,一个韩琦就够您受的……”

    “仲鍼还小,您若是去了,谁来照顾他?我?我照看不了啊!还得您来。”

    “后宫干政那是因为她们是帝王的妻子,可您是男的啊!还是个特爷们的男人……”

    沈安用手肘撑在床边,单手撑着下巴,目光呆滞的说道:“帝王考量接班人,那肯定是希望……首要是乖,别野心勃勃的让帝王觉得背后有个人在盯着自己,这个十三郎就很好,压根就不想进宫,若非是你们一家子贪慕虚荣逼着他,他铁定愿意带着妻儿到乡下种地去。”

    沈安闭上了眼睛,思维麻木,但依旧记得要说话。

    “那啥……如仲鍼这样出色的少年可不多,皇家……不是我说啊!这老赵家就是黄鼠狼下崽,一窝不如一窝,仲鍼就是鸡窝里的凤凰,官家看的清楚呢,除非是赵宗绛那边能生个厉害的儿子,否则他家……”

    他眨了一下眼睛,睡眼惺忪的道:“您要是绝食而死,赵允良能笑掉大牙,顺带也跟着绝食三日展示一下自己辟谷的本事,我……我说您这是……怎地脑子都没了?”

    他缓缓趴在床边,嘟囔道:“你们这些老汉就是不省心,整日以为自己老谋深算,可……可你这是蠢!自以为是!哥就没见过如你这般蠢的老汉,我说……我说……”

    他觉得不大对。

    这是什么感觉?

    他缓缓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

    啪!

    沈安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只觉得浑身的毛毛汗都崩了出来,然后汗毛直立。

    他的身体猛的后仰,就准备跳起来。

    “坐……坐好!”

    惨白的脸上多了些红色,赵允让的身体在颤抖着,筛糠般的颤抖着。

    他用力的喘息了几下,然后说道:“老夫是男人!”

    沈安的身体里重新多了温度,他强笑道:“是,您当然是男人,谁敢说不是……”

    谁敢说不是,那就来比比。

    赵允让的模样很是凄惨,虚弱的都坐不稳了。

    沈安赶紧扶着他往后靠在床头,然后在边上弄了温水给他喝。

    一杯温水喝下去,一阵肠鸣声传来。

    这叫做什么吃不下去啊!

    这分明就是饿惨了。

    赵允让精神了些,就直挺挺的盯着沈安说道:“官家不忌惮?”

    果然是这个原因啊!

    沈安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他忌惮什么啊!您都大把年纪了,还能折腾几年?再说您活着才好啊!不然十三郎真那个啥了,到时候该怎么称呼您?”

    赵允让点点头,“是啊!皇考还是什么?”

    那就是濮议之争啊!

    沈安猛地想起了这茬,顿时一股子寒意涌上心头。

    赵宗实为了给你争名分,直接就和群臣开干了,最终为你争到了皇考的名分,可朝中也有了裂痕。

    曹皇后和赵宗实的关系不咋滴,当年赵宗实进宫说是抚养,可皇后哪里会照看孩子,只是个名头罢了。

    一个濮议,赵宗实就得罪了朝中大半官员,以及曹皇后。

    “老夫……老夫却是想偏了?”

    赵允让有些呆滞的问道。

    “是啊!”沈安纠结的道:“您今年若是三四十岁也还有些威胁,可您这……您这都六十多了,官家他忌惮您作甚?您这就是灯下黑,钻牛角尖,以为自己还能活五十年呢?”

    沈安这话有些嘲讽过分了,他说完就有些后悔。

    可赵允让却喃喃的道:“灯下黑,老夫总觉得自己还能活许久……可还是老了啊!”

    你可别走出一个牛角尖,掉头又进了一个牛角尖啊!

    沈安赶紧劝慰道:“这个……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他一连串蹦出了几句诗词来,却有些词不达意。

    我怎么好像是在劝老赵去英勇就义一般啊!

    沈安干笑着停住了诗词大批发,可赵允让却赞道:“只是去了一趟府州,你的诗词中就多了雄烈,看来杀人还是好啊!”

    老家伙的感觉很敏锐,沈安尴尬的道:“没杀人,就杀了几条野狗。”

    他担心提到杀人会让赵允让脆弱的神经出问题。

    赵允让呆呆的在想事,稍后问道:“老夫是病了……你……你怎么救回来的?”

    沈安头痛的道:“这个不好想啊!”

    你怕丢脸要找借口,可这不该是你自己想的吗?

    赵允让很是笃定的道:“你有秘技。”

    “没有。”

    沈安摇头道:“真的没有,我不会医术。”

    “一定有!你精通医术,邙山神医就是你的老师。”

    赵允让喘息道:“不然老夫马上就晕过去。”

    这个老家伙竟然开始耍流氓了!

    沈安心中大定,正准备找个借口时,就听到外面有人喊道:“这不是羞辱我等是什么?那邙山隐士会算术,还会兵法,现在还懂医术,可沈安年少,哪能精通医术?郡王府既然如此,我等告辞,只是官家问起时,我等却只能实话实说……”

    外面的两个御医却等不得了,当即拂袖准备离去。

    “二位二位,稍等片刻!”

    赵宗实的兄长拦住了他们,然后对赵宗实皱眉道:“十三郎,沈安都进去许久了,此事不能再等,开门!”

    赵宗实犹豫了一下,就回身道:“安北,可能进去吗?”

    里面依旧安静。

    一个御医说道:“这怕不是……不好说啊!”

    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谁见过郎中给人治病悄然无声的?

    另一个想起沈安曾经破过巫蛊,就说道:“难道是……术法?”

    赵宗实面色难看,再次问道:“安北……”

    “进来吧。”

    沈安的声音听着有些疲惫,赵宗实的兄长闻言就忍不得了,一下就推开了房门,然后就站在了原地。

    赵宗实只觉得心中发冷,而赵仲鍼更是不堪,泪水都滑落了下来。

    两个御医也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道:“咱们是官家派来的,若是郡王有个三长两短,回头咱们也得受牵连,看看吧,若是还有些气息,就尽力挽救一番。”

    两人就往前面去,等到了门口时,就叹息一声,然后拍拍赵宗实兄长的背部,说道:“让开吧,好歹让我等尽尽人事……”

    赵宗实的兄长侧身,两个御医走了进去,一抬头就看到了赵允让。

    一个虽然虚弱,但却目光不善的赵允让。

    “鬼……呜呜呜!”

    一个御医震惊之余就脱口而出,然后被同伴给捂住了嘴。

    沈安就站在边上,一副随时都会虚脱的模样。

    “他只是醒来了!”

    御医在同伴的耳边第声道:“不吃东西还是活不了。”

    是啊!

    两人进去,对沈安投以警惕的一瞥,然后问道:“敢问郡王,如今何处不适?”

    另一个就去摸赵允让的脉搏,却被他摇头拒绝了。

    “老夫……”

    “郡王,您可是觉着腹中鼓胀?”

    吃不下东西,多半肚子鼓胀,里面有腹水什么的。

    这是多年的经验,绝不会错。

    两个御医看了边上的沈安一眼,觉得这个少年怕是用了些龌龊的手段把赵允让弄醒了,可后续无力,还得要自己来收拾残局。

    “翁翁!”

    这是赵仲鍼冲了进来,见赵云让竟然坐在那里,不禁喜极而泣。

    “安北兄……”

    这等恩情他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而且沈安是才回京,刚从宫中出来就来了这里,这情义……

    不说了!

    沈安干咳一声,矜持的道:“小事罢了。”

    这个姿态很高人,一个御医冷笑道:“醒来简单,可让郡王能吃东西才是本事!”

    “老夫饿了……”

    我……

    说话的御医一脸不相信的回过头来。

    他的脸颊在颤抖,嘴角上翘……

    “您说什么?”

    他觉得自己是幻听了,于是就问了问。

    赵允让怒道:“老夫饿了!”

    “这……这是怎么弄的?!”

    那个御医猛地抓住了赵允让的手腕,强行给他拿脉。

    “不对……咦!怎地跳的那么快……急……”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愤怒的赵允让。

    “滚……滚……咳咳咳!”

    赵允让愤怒的吼道,但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所以不禁就往后倒去。

    赵仲鍼扶住了他,说道:“翁翁别生气……”

    沈安干咳一声,大家才想起这个功臣。

    面对着这些震惊的目光,沈安淡淡的道:“郡王,他们也是一番好意,是官家的好意,给看看吧。下面的事沈某就不掺和了。”

    赵允让的身体虚弱,怎么固本培元的补回来,沈安压根不知道,所以他就趁机推卸责任。

    可大家都不知道啊!

    连赵允让都觉得他的医术了得,可见他这话的‘淡泊名利’,以及‘胸怀宽广’。

    好人啊!

    两个担心回去丢人的御医不禁热泪盈眶了。

    ……

    推一本书:华娱之冠。平行世界纵横娱乐圈的故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