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第一次(为‘葉子天’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77章 第一次(为‘葉子天’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府州一面是大河,另外两面地势险要,唯一好些的地方就是城北。

    西夏人在城北外蜂拥猬集,牛角号吹的震天响。

    “来了,敌军来了!”

    一声尖叫后,西夏人开始缓缓逼近。

    折继祖没有慌乱,还有余暇问沈安:“安北觉着如何?”

    这一波攻击大约有一千余人,那些西夏人扛着木梯缓步而来,叫喊声震天响。

    沈安却神奇的没有紧张,他说道:“敌军的人数有些少啊!”

    折继祖点点头,等沈安拿出望远镜后,就问道:“这是何物?”

    望远镜生产的不多,目前没轮到府州,所以折继祖有些眼生。

    折克行低声道:“叔父,这是安北兄发明的望远镜,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那不是千里眼吗?”

    折继祖有些不相信,沈安把望远镜递过来,“折知州,敌军后续好像没人,你看看。”

    折继祖第一眼就被吓坏了,幸而折克行早有准备,伸手在下面等着,接住了望远镜。

    “叔父,您得把绳子挂在脖子上,免得摔坏了。”

    这厮不说遮掩一番,还点出了折继祖土包子的本质,沈安觉得他昨夜挨的那一顿不冤。

    折继祖老脸通红,但目光震惊。

    “这是……安北,这是你弄出来的?”

    “这是神物啊!”

    沈安矜持的道:“舍妹说想看月亮,于是我就弄了这个出来,好歹能看清楚些。”

    折继祖看着远方,赞道:“这简直就是我兵家的神物,宝贝,宝贝啊!”

    他放下望远镜,看向沈安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绝世宝贝,还舔舔嘴唇,说道:“安北,折家有些小娘子……你若是看中哪个只管说,某做主……”

    他是彻底被震惊住了。

    以前若是有人告诉他能看到视线之外的东西,他绝对会嗤之以鼻。

    可他刚才却真的是看到了。

    他看到了那片林地。

    那里并无敌军驻扎。

    也就是说,敌军总计也就是一千多人。

    陈昂就站在不远处,有些紧张的看着不远处冲击而来的敌军。

    “弩箭!弩箭赶紧发射!”

    他神经质般的叫喊着,可在折继祖没有下令之前,城头上没人搭理他。

    敌军开始接近,有人拿出了弓箭。

    “你将会成为大宋的骄傲!”

    他觉得如此赞誉都不足以表达自己对沈安的看法。

    “折继祖!”

    陈昂猛地扑了过来,喊道:“该放弩了。”

    他的脸上全是惊惶,瞬间转为愤怒。

    “为何不放弩?”

    折继祖叹道:“他们就这些人,某想让他们上来再动手……”

    陈昂愤怒的指着远方喊道:“他们在那里还有人,还有无数人!”

    折继祖摇摇头。

    “防箭矢……”

    一声厉喝后,众人都纷纷蹲了下去。

    箭矢飞了上来,除了两个倒霉蛋之外,其他人完好。

    呯!

    一架木梯搭在了沈安的脑后。

    他从未这般近距离的接触过敌人!

    他在急促的呼吸着。、

    左边的折继祖很镇定,甚至还有闲暇对沈安说道:“安北,男人总是要杀人的,第一次……”

    “杀!”

    折继祖猛地起身,同时挥刀。

    一个爬上来的敌人刚面露欢喜之色,长刀就从他的脖子上掠过。

    人头飞起,鲜血从脖腔子里喷射出来。

    鲜血从空中坠落……

    沈安从不知道人血会是这般的腥臭。

    臭不可闻!

    他的身后有喘息声传来。

    折克行就在他的左前方,此刻他手握长刀,单膝跪在那里,目光锐利,就死死的盯住了那个垛口。

    折继祖吩咐要让沈安的第一次杀人尽量安静些。

    所谓的安静些,就是别帮他。

    就像是洞房花烛夜,新郎只能独自面对自己的妻子,哪怕手足无措也得履行完那个礼。

    人伦大礼!

    而此刻就是沈安的另一种洞房花烛夜。

    杀人之夜!

    汗水从沈安的额头上滑落。

    他的目光呆滞。

    他的呼吸急促的分不清节奏。

    折克行的眼睛微微眯着,就在沈安的脑后,一个脑袋已经冒了出来。

    这是一张黝黑的脸,西北的风沙与阳光把它变成了黑色。

    下一刻,这张脸上出现了狂喜之色。

    沈安并没有做出反应。

    同样退开的陈昂也看到了这一幕。

    “这就是所谓的文武双全?”

    折克行长身而起……

    安北兄,既然您无法决断,那就让我来吧。

    沈安每天早上都会练刀,他笃信什么招式都是扯淡,越简单、越快的刀法越有效。

    所以当他拔刀时,折克行依旧被惊了一下。

    呛啷!

    就如同每天早上那样,沈安最喜欢练习的就是拔刀。

    越快越好!

    长刀出鞘,刀光如匹练般的闪过。

    刚攀爬上来的敌人刚想挥刀,眼前就是一花。

    嗤!

    沈安只觉得手中一滞,然后视线内就变成了红色……

    人头飞起,惊喜之色依旧残留着。

    鲜血喷了出来,就像是刚打开开关的喷泉。

    眼前失去脑袋的敌人双手一松,尸骸就跌落下去。

    沈安深呼吸了一下,然后那股子腥臭味就涌入了肺部。

    第二个脑袋冒了上来,沈安下意识的挥刀。

    这一刀并未斩下脑袋,反而是嵌在了肩上。

    “啊!”

    敌人惨叫着往下跌倒,沈安用力的握紧长刀,看着那一股鲜血从肩头上飙射出来。

    锁骨断裂,这人完蛋了。

    折继祖抽空看了一眼这边,不禁大笑道:“好!好汉子!”

    沈安的咽喉涌动了一下,他下意识的隔绝了自己的害怕。

    他表现的格外镇定自若。

    他开始从容挥刀,就像是一个老卒般的熟练。

    折克行想起了那些被他砍掉的桩子。

    只要确定了方向,沈安就舍得对自己下狠手,风雨无阻的操练。

    无数次挥刀,这才换来了此刻的锋锐。

    不知道第几次挥刀,沈安突然喊道:“差不多了。”

    敌军的攻击从头到尾都不算激烈,更像是一次试探。

    “弩……”

    一排排弩手出现在了后面。

    弩弓倾斜朝天……

    “弩……放!”

    乌云出现在了天空之中,然后消失在城下。

    城下就像是被种植了一片细小的森林,而土地就是那些身体。

    一片惨嚎声中,那些西夏人开始了奔逃。

    “宋军放弩了!”

    宋人有许多弩手的消息不是新闻,一旦看到弩箭,西夏人跑的比兔子还快。

    按照上面的说法,除非是真想打下府州城,否则少惹折继祖。

    敌军潮水般的退了回去,城头上一片欢呼之际,沈安强忍着呕吐的欲望说道:“这是牵制!”

    麟府路的上一任钤辖是郭恩,那时候和西夏还经常发生战事。

    可等到陈昂继任时,这边已经差不多太平了。

    所以闻着这股血腥味,陈昂的身体不禁微微摇晃,面色古怪。

    他艰难的咽下唾沫,问道:“牵制什么?”

    沈安说道:“西夏人没准备打下府州城,他们在做戏!”

    “他们做什么?”

    陈昂艰难的走到前面,看着一路奔逃的西夏人,喃喃的道:“胜了!胜了呀!”

    折继祖放下望远镜,对沈安说道:“没错,是牵制。”

    两人相对一视,就蹲在了一起。

    折继祖说道:“他们为何要来送死?”

    这种送人头的举动不符合兵法,就像是白痴在指挥。

    但大宋在麟府路的谋略就是防御,压根没想到进攻,所以消息不是很灵通。

    陈昂也走了过来,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蹲在了折继祖的身边。

    “为何送死?他们怕是以为弩手都走了吧。”

    陈昂觉得能防住就是大捷,他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报捷文书。

    沈安抹了一把脸上,顿时干结的血痂就被带了下来。

    他皱皱眉,说道:“没藏讹庞野心勃勃,可却失于决断。他需要在麟府路闹出些大动静,可麟州和府州可好打吗?”

    折继祖自信的道:“除非没藏讹庞大军压境,否则他们别想攻下麟州和府州。”

    府州城地势险要,真要攻打的话,怕是要用尸骸来堆积。

    后世折可求就是坚守不出,金人无可奈何。

    陈昂失去了耐心,说道:“报捷吧!”

    他需要用战功来为自己铺平回京之路。

    不回京也成,只要调离麟府路他就心满意足了。

    西北的风吹的他头晕,文思枯竭,友人来信都说他的诗词越发的枯燥无趣了。

    沈安看了折继祖一眼,说道:“没藏讹庞不会来试探。西夏国内应当不安宁,李谅祚虽然年幼,可权利能催熟他,没藏讹庞急了,可他却色厉内荏……”

    折继祖盘腿坐着,突然喊道:“无关的出城收拾尸骸!”

    陈昂皱眉看了他一眼,折继祖说道:“安北这是在说西夏的关窍,旁人如何能听?若是有人去告诉了西夏人或是辽人,那大宋就亏了。”

    他是领教过沈安的高明,所以说的很是自然。

    可陈昂却不知道,而且昨日沈安给了他没脸,所以今日他是忍不得了。

    “胡扯!”

    陈昂觉得自己此刻是孙膑附体,就说道:“没藏讹庞若是想动手,就该大兵压境。首先要造势,让麟府路和河东路震动,直至汴梁震动。到时候大宋援军云集,他就可从容离去……”

    这还是门槛猴的套路。

    哥带人来吆喝一阵子,等你家大人拎着菜刀开门出来时,哥马上掉头就跑。

    “没藏讹庞不是大宋!”

    沈安一句话就堵住了陈昂,然后说道:“他肯定是要打下个地方,否则不好交代。麟州和府州打不动……我在想,他会不会打其它地方,比如说那些堡寨?”

    折继祖沉吟道:“从这里到麟州,还有到原先的丰州方向,咱们都有堡寨,这是为了保护粮道……”

    丰州早就被敌军攻陷了。

    沈安抬头,目光炯炯的道:“派出斥候,周围二十里探寻一番,可否?”

    他恶补过不少军中的常识,所以急切的道:“要快,否则敌军一旦合围某处,救援就来不及了。”

    陈昂不满的道:“这只是你的猜测!”

    沈安霍然起身,他断然道:“我知道没藏讹庞需要什么,而你却不知道。”

    陈昂色变,可折继祖却喝道:“全军出城,驱散那些敌军。派出斥候,马上出发!”

    ……

    第四更送到,大伙儿晚安。

    .。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