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你在受贿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266章 你在受贿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阿谀奉承对沈安来说……还是管用的。

    一群商人围着他在吹捧,他的面色冷淡,心中却暗爽不已。

    等这群人把自己肚子里那些溜须拍马的词翻来覆去的说了几遍后,沈安觉得虚荣心已经满足了。

    他只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心情轻松的觉得世界都是自己的。

    虚荣心在许多时候实际上是积极的。

    人活着不就是想出人头地吗。

    这就是虚荣心。

    有了虚荣心,人类才能持续进步。

    沈安如是安慰着自己,觉得自己是在为了大宋的未来而虚荣着……

    “待诏今日看着有些虚弱……来人,把某的百年老参拿来。”

    一个高丽商人拍拍手,有下人急匆匆的抱着一个木匣子来了。

    他接过木匣子,一脸心疼的道:“待诏为了大宋而操劳,看看看看,大家看看。”

    众人纷纷看来,都觉得沈安唇红齿白,面色红润,比大伙儿都健康。

    看什么?

    大家都在看着高丽商人,觉得这货是在哗众取宠。

    沈安也觉得这货有些没礼貌。

    高丽商人面色黯然,用就像是在给沈安开追悼会般的语气说道:“待诏为了大宋苦心孤诣,每日操劳,日理万机……你们看看,看看他的脸色是这般苍白,这就是太辛苦了啊!”

    他眼中含泪,缓缓打开木匣子,惭愧的道:“小人托人归国搜寻了许久,最后只得了这几根人参,哎!竟然只有三百年……”

    高丽多人参,这个是比较出名的。

    三百年的人参?成萝卜没?

    沈安的心中一个哆嗦,然后看了一眼……

    一堆苔藓之上,几根粗大的人参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长长的根须……真的很长。

    根茎就有沈安前世见到的人参粗。

    目光上移,沈安就移不开目光了。

    这怎么就像是个人呢?

    人型人参……

    宝贝啊!

    他干咳一声,板着脸道:“这是贿赂!”

    高丽商人一脸正色的道:“待诏莫不是轻视小人吗?”

    众人愕然,心想这货竟然敢质疑沈安,怕是会被扔出去。

    可沈安却只是云淡风轻,边上有人赞道:“待诏心胸宽广,让小人敬佩不已。”

    高丽商人却不慌不忙的道:“小人和待诏是生意交往,这贿赂从何说起?从何说起啊!”

    沈安干咳一声道:“某从不借势欺人,虽然咱们是有往来,那也得给钱。”

    “那是那是,待诏嫉恶如仇的名声响彻大宋,刚正不阿,刚正不阿啊!”

    商人们拼命的吹嘘着,唯恐落后于高丽商人。

    高丽商人昂首道:“当然得给钱,否则小人怕是要亏的当掉裤子才能回家。”

    随后他和庄老实交涉了一番,就把人参送了出去。

    庄老实过来低声道:“郎君,他说那人参很值钱……”

    沈安的嘴唇微动,“有多值钱?”

    庄老实说道:“说是少了一贯钱不卖。”

    沈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么大的野人参,还是人型的,哪怕现在并未疯狂的追捧人参,可那价值……

    一贯钱?

    你打发叫花子呢?也就是给你看一眼罢了。

    沈安看了高丽商人一眼,觉得这厮很会来事,有前途。

    有了高丽商人开头,那些商人们都纷纷表示沈待诏真是太辛苦了,回头得送些滋养身子的东西。

    哥这算是……收礼受贿了吧?

    沈安摇摇头,觉得这是正常的买卖。

    王天德请示道;“安北,可要开始吗?”

    沈安点点头,庄子里一阵喧哗,随即有人喊道:“一家家的来,拿着契约来,咱们照着给货。”

    商人们都蜂拥而去,沈安站在边上,身后悄无声息的飘来一人。

    “你这是受贿!”

    张八年的气息很阴森,可沈安却觉得就像是空调吹着,格外的舒畅。

    “这是我的商业伙伴,我卖东西,他们送东西,干啥?谁敢说我受贿!”

    张八年冷冷的道:“可你做过副承旨。”

    “现在没做了。”

    他做过副承旨,主管过大宋对外交往,可现在不是卸职了嘛。

    张八年觉得这人很无耻:“可唐仁在那坐着,和你有何区别?你说了什么难道他会不听?”

    “对,他肯定会不听我的话。”

    沈安觉得自己的无耻都是被这个时代逼出来的,看看那些老家伙吧……

    文彦博、富弼、韩琦、曾公亮……

    这些老鬼都是人精,他若是要脸,估摸着活不了多久。

    他的无耻让张八年的威胁变得毫无意义,最后只得说了来意。

    “那些商人在各国都有些地位,某想收买几个……”

    “收买?怕是设套坑人,然后再威胁利诱吧。”

    沈安觉得皇城司的手段不大好,太粗糙了些。

    他回过身来,伸手拍拍张八年的肩膀,一脸诚恳的建议道:“要学会共赢。”

    “什么共赢?”

    张八年皱眉,极力忍耐着被人拍肩膀的那种极端不舒服的感觉。

    沈安摸摸下巴,可惜没有胡须,装不了诸葛亮。

    他说道:“不管你们是威胁还是利诱,那些商人都不会尽心尽力……”

    张八年的脸上浮起了些杀机,眼中的‘鬼火’闪烁,阴测测的道:“那就弄死他们。”

    这厮最擅长的就是拷打用刑,什么铁汉在他的手中都会变成绕指柔。

    沈安唏嘘道:“要文明,不要打打杀杀,那样不好,非常不好!”

    “你有主意?”

    张八年想起沈安的那些过往经历,就有些意动了。

    他的身后是两个彪形大汉,大抵见惯了张八年的冷酷,从未见过他会这般和善,都有些呆住了。

    沈安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然后转身往前走。

    “你等自去。”

    张八年跟了上去,两个大汉没敢走,只是远远的吊在后面。

    “给好处!”

    沈安简单的说了自己的想法:“对于那些外国商人而言,大宋就是一块宝地,可对?”

    张八年点头。

    “那就许诺好处,比如说他们能提供的消息肯定是五花八门的,咱们按照重要程度给好处。一般的消息给钱,一条消息多少钱,照价给,千万别吝啬。”

    “若是不肯呢?或是敷衍呢?”

    张八年觉得沈安考虑事情有些片面。

    沈安笑道:“你高看了这些商人,这年头能跨国而来做生意的,节操对于他们来说算是个什么东西?再说不管是辽国还是西夏,更别提什么大食,这些商人心中会有自己的国?”

    张八年摇摇头:“不会有,都是逐利之徒。”

    他并未搪塞,这让沈安对他的评价又高了些。

    “实际上那些外国商人的心中压根就没有归属……谁给的钱多,谁给的好处多,他们就听谁的。咱们给钱他们要不要?肯定要!”

    沈安自信的道:“咱们把消息分为三六九等,按照规矩给钱,最重要的消息,比如说对大宋有切身利益的消息,咱们可以把赏格给高些嘛,比如说可以全家来大宋定居,甚至给个官衔……他们会不动心?”

    这年头,抛开武力值来评估的话,大宋就是世界中心,花花世界……

    谁不想在世界中心定居?

    这人竟然能这般洞察人心?张八年有些呆住了。

    他习惯于用冷酷的手段去获取自己需要的东西,时日长了,早已不再揣摩人心。

    可在听了沈安的一番话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琢磨琢磨人心和人性。

    沈安嘚瑟的道:“时移世易,咱们要与时俱进才是。严刑拷打只能得到一次消息,可咱们这却能源源不断的获得消息,你说哪个好?”

    “某幼年进宫……”

    张八年的语气没有变化,永远都是这么冷冷的,据说和赵祯说话时也是这样。

    “见过许多争斗,还见过许多死人……某也曾经差点成为死人。”

    他突然笑了一下,沈安却没看到。

    “某当时就被压在枯井边上,身后是逼问……那一刻某发誓……只要让某多活一刻,某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包括魂魄……”

    “所以某在逃脱生天之后,就发誓一定要让自己的对头日日夜夜都身处这等绝望之中……”

    这货……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啊!

    沈安觉得张八年有些变态了,可他却丝毫不觉,继续说道:“这等日子过久了,身上都带着血腥味……一般人见到某都怕。”

    这是杀人杀多了,同类都害怕。

    “你不怕某?”

    张八年问出了自己郁积很久的问题。

    “从未有人敢拍某的肩膀,就你,拍的就那么自在……”

    沈安鄙夷的看他一眼,说道:“你是人,不是鬼。”

    “你能活到现在真是难得。”张八年神色古怪的看着他:“某审讯过许多人,知道许多让人瞠目结舌之事,所以才知道……人,在许多时候比鬼还可怕。”

    沈安刚才还能洞察人心,可现在却又变得有些天真。但张八年觉得这样才符合一个少年不成熟的形象。

    沈安却摇头道:“我不怕人,再阴险狡诈,十恶不赦的人我都不怕。”

    是人就有弱点,逼急了我,哥直接弄死你!

    张八年觉得这少年迟早会为了这种想法而吃大亏,他拱手道:“你的主意不错,多谢了。”

    他转身离去,沈安觉得这厮真是不懂事,就提醒道:“得了我的主意,谢礼呢?”

    没谢礼下次你自家去折腾吧。

    张八年摆摆手,“有人操练了几百个所谓的学生,里面大半是泼皮,叫嚣着找邙山军比试……”

    这就是张八年给沈安的谢礼。

    沈安觉得自己亏了,所以回到家就叫人去弄酒来,泡人参酒。

    至于什么叫嚣,沈安压根不想搭理。

    ……

    夏日炎炎,赵允让躺在榻上,边上是一架风扇,一个下人在慢慢的拉着。

    这是赵仲鍼孝敬他的。

    凉风习习,那感觉实在是舒坦。

    但赵允让却板着脸,气息咻咻。

    “赵宗绛出去体察民情,回来上了奏章,说了十余条建言,大多是吹捧,少数说什么水利不便,百姓种地艰难……大而化之,可却有人在为他鼓吹,说他知民疾苦,还说什么不畏艰难……无耻!”

    ……

    第二更送上,大伙儿晚安。初八,也就是后天就恢复四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